万花筒里看美加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万花筒里看美加,走马观花看世界。
正文

寻找尘封的记忆 (1)

(2018-04-30 11:38:54) 下一个

《世界周刊》四月二十九日(周日)第1780期以封面故事“民国空军魂断美国-埋藏半个世纪的真相”发表了我的文章 ,并加了小标题,可能编辑觉得这个标题更能吸引读者的注意力。原文的标题是“寻找封存的记忆”, 以下这篇是原文,以飨读者:

 

那是一个平常的周末,我们从加州硅谷飞抵凤凰城,然后驱车7个多小时到达德州边陲小城EI Paso的布利斯堡国家军人陵园(Fort Bliss National Cemetery),代表我们家人第四次去看望我的二叔。

“布利斯堡国家军人陵园”是美国100多个国家军人陵园中的一个,位于德克萨斯州的埃尔帕索县,在布利斯堡军事中心管辖区域内。陵园呈长方形,蓝天白云下园内芳草如茵,静谧、寂然。洁白大理石墓碑鳞次栉比,排列有序,宛如逝者组成庞大的军队方阵,声威浩荡,非常壮观。

布利斯堡国家军人陵园前门(我哥拍摄)

美国国家陵园的徽记 (我哥拍摄)

陵园的整体面貌 (我哥拍摄)

目前,在布利斯堡总共安息着34,670位近百年来在各个时期和各个战场上,如二战、朝鲜战争、越南战争等,为国殉职的现役军人、长期服役的退伍老兵、在联邦政府担任过职务的退伍军官以及他们的家属。因为是周末,我们看到不少逝者的亲属,开车带着花束到这里悼念他们的亲人,他们满怀悼念之情在墓碑前默哀,其中有妻子或带着孩子来看望亡夫,也有儿女用轮椅推着老母追悼父亲……

二战老兵的女儿悼念父亲

越战老兵的妻子为丈夫凭吊

我们去的那天是星期日,不知道当日为谁举行安葬仪式,部分道路汽车需绕道而行,陵园下半旗致哀,整个园区显得更加庄严肃穆。

陵园为下葬的军人下半旗致哀

没费太大的功夫,我们就找到了二叔的墓碑,因为每个埋葬在这里的军人都有一块墓碑,墓碑上有特定的编号,事先可以从网站上查询到。和二叔埋葬在一个园区的都是二战期间牺牲的军人,其中有五十多位是原民国空军将士。所有的墓碑上除了名字之外,还刻着军衔,军种(CHINESE AIR FORCE)及去世日期等……

二叔的墓碑在美国德州布利斯堡国家军人陵园

寻找在美国学习期间去世的二叔,包括他的埋葬地点和死亡原因,一直是我们家族的一个愿望,这个过程曲折而漫长。当我们的家人最终找到二叔的墓地时,没有想到和二叔埋葬在一起的竟然还有五十多位民国空军的英烈,死亡的时间都是在1942-1945年期间。由此,我们更想了解这些英烈们究竟是在怎样情况下牺牲的,他们的家人是否知道自己的亲人在这里?

我的二叔李嘉禾

我的二叔李嘉禾于1921年出生于北平书香世家【2】,家中兄妹四人。二叔从小聪慧过人,为人沉稳内敛,志向远大。记得以前我父亲对他这个弟弟总是赞赏有加,说他为不仅为人亲和,而且“天文地理无所不通”。二叔先是在北平考入北大数学系。抗日战争爆发后,全家人随我在北大教书的祖父先后辗转去了云南昆明。1939年二叔转入西南联大的物理系,【6】按时间算,当时他应该与杨振宁同系。

唯一留下的二叔照片 (拍摄日期不详)

抗战初期,日寇占尽空中优势,而民国空军的飞机数量少,机型落后,后勤维修条件也差,无法与日本空军抗衡,在空中对阵经常损失惨重,致使日本飞机在中国土地上肆意狂轰乱炸。

1941年珍珠港事件之后,美国正式对日宣战。作为对日战争的一个重要环节,美国开始加大对中国的军事援助,包括派遣空军志愿队到中国作战,为民国政府提供更多更好的战斗机和轰炸机,以及培养大批空军飞行员,以期夺回在中国大陆的制空权,进而以中国为基地,对日本本土实施战略轰炸。美国的空军志愿队,即陈纳德将军领导的飞虎队,在1942年7月改编为美国陆军第10航空队第23大队,1943年改为美国陆军第14航空队。

与此相应,国民政府决定在全国各大学大批召募空军飞行员。西南联大学生积极响应号召,踊跃报考,勇赴国难,全校形成了从未有过的从军热潮。联大3位校务委员会主席读大学的儿子都率先做榜样:原清华大学校长梅贻琦的独子和两个女儿从军担任美军译员;原北大校长蒋梦麟之子去参战部队当从军译员;训导长查良钊之子任参战汽车部队驾驶员;文学院院长冯友兰之子也担任从军译员。教授们在“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兵”运动中的表率作用在西南联大一时传为佳话。

二叔亲眼目睹日寇飞机在中国领土上狂轰滥炸,昆明的平民百姓死伤相藉,难民流离失所。他怀着一颗忧国忧民的心,和其他同学一起毅然弃学从军。后来从他的出生年份和牺牲年份推算,他考入中央空军航校大约是在1943年间,也就是他在大学二年级之时。

梅贻琦在西南联大校务会议报告第三次从军报名情况时说:“本校学生报名参加‘知识青年志愿从军’者共318人,其中有因年岁不足或投考空军及译训班者共40余人应减除外,计检查体格合格者246人。”【4】。又如民国空军军官学校十五期学员马豫所著 “抗日战争时期西南联大学生参加空军纪实”【1】 中提到:

日寇疯狂入侵,祖国处于生死存亡的关头。身为中国青年,投身报效祖国是理所当然的事。当时,首次在全国大学生中招考空军飞行学员(以前是从陆军军官学校的学员中选派) 。投考空军,要通过最严格的检查,录取率约为百分之一。入学后的飞行训练分为初、中、高三个阶段,淘汰率约为百分之五十以上。

投考空军的同学们都怀着英勇报国的雄心壮志。回忆我们被录取后,在走进昆明巫家坝空军航校的大门时,看到大门两旁的对联写道:“升官发财请走别路,贪生怕死莫入此门”。

被录取的联大同学们清楚地意识到,这将是他们英勇报国的开始。经过短期飞行训练后,同学们又先后到美国继续接受各种飞行训练,包括初、中、高级的教练机飞行训练,和毕业后的作战飞机训练,为期约为一年。1944年,分批回国,分配在空军的各个轰炸机和战斗机大队,与美国空军盟友并肩作战,给日寇的陆军和空军以沉重的打击,为最终取得抗战胜利尽了自己的力量。

中央空军航校校训 (网络图片)

二叔的父母兄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我二叔在美国受训结束,即将回国前夕,一纸阵亡通知书由军政部传回昆明,将他永远地留在了美国。

这突如其来的噩耗,让全家人是多么的伤心欲绝,他的老师和同学也皆为之扼腕叹息。虽然,我的祖父母和家人都明白,当年参加空军抗击日本侵略者,生还的可能性很小。据统计,当时的空军学员从中央航校毕业上战场,能活过六十天就算长寿,没有多少人还期望自己能看到抗日胜利的那一天!可是,从遥远的美国训练基地传来的哀讯,还是让家人禁不住喟然顿首朝天长叹。

真所谓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

二叔为国从军,英年早逝,他的故事令人唏嘘感慨,同时也留下了一个几十年未能解开的谜团。当年那张阵亡通知书只用了一段话简短地叙述了二叔的死因,说他在美国飞行学校毕业之前,一次随机长飞行,不幸坠机身亡。而他的父母兄弟姐妹,都没有人知晓他当年的经历,那次飞行事故的缘由,以及殉难人员遗骸掩埋的所在地。

二叔,您在哪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0)
评论
潇潇雨轩 回复 悄悄话 向为抗战捐躯的英雄致敬!
美加万花筒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人心不平' 的评论 : 的确是这样的。现在我所要做的是帮助因公牺牲的烈士找到他们的家人。
台湾飞虎协会也刊登了这篇文章,http://www.flyingtiger-cacw.com/new_page_791.htm
有机会的话请转发,让更多的读者看到,了解这件事情,也许能帮助找到他们的家人。
谢谢!
美加万花筒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龙东云' 的评论 : 谢谢!
台湾飞虎协会也刊登了这篇文章,http://www.flyingtiger-cacw.com/new_page_791.htm
有机会的话请转发,让更多的读者看到,了解这件事情,也许能帮助找到他们的家人。
文学城网站在大陆是看不到的。
美加万花筒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yy56' 的评论 : 为了了解这段历史,我看了很多关于抗日战争时期的纪录片和电影,对国军和美国当时援华所付出的牺牲,感触深刻,台湾拍摄的纪录片《冲天》非常好,真实地记录了年轻学子毅然从军的事迹,值得推荐。
美加万花筒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elmonte' 的评论 : 我也特别敬佩当时的年轻人不惜个人安危,保家卫国,毅然参军。可惜国共内战,后来的中国又分成大陆和台湾,让这些英烈有家无归七十多年。目前,中国与台湾和美国的关系也很微妙,想找到他们的家人很困难,我只能靠在民间广发信息,希望把这个消息传出去。

台湾飞虎协会也刊登了这篇文章,http://www.flyingtiger-cacw.com/new_page_791.htm
有机会的话请转发,让更多的读者看到,了解这件事情,也许能帮助找到他们的家人。
谢谢!
Sharonsharon1 回复 悄悄话 向英雄们致敬!
人心不平 回复 悄悄话 看过几篇当时年轻空军飞行员的几年文章。如果没有一腔报国热血不可能踏上这不归的征程。向阵亡的年轻英雄们致敬。他们的生命虽然极为短暂,但英名千古永存。
yy56 回复 悄悄话 你看过电影无问西东吗?看了你的文章,我想起了电影里的沈光耀,向你二叔致敬。
晓龙东云 回复 悄悄话 向英雄致敬!
elmonte 回复 悄悄话 一字不漏读完,令人唏嘘不已,流泪向为和平捐躯的热血青年致敬!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