柿子树

爱书爱树爱美食爱这个世界,记录生活点滴个人感悟
正文

我在北大燕园的日子

(2018-05-05 14:02:53) 下一个

最近几天北大120周年校庆,朋友圈刷屏不少。看到有人晒出北大食堂的塑料饭票,还真让我怀旧了。我就是没出息:人家想起母校是湖光塔影,最打动我的却是食堂饭票。我在南方长大,上大学之前的十几年里,天天都是米饭泡饭, 包子是难得吃的。到北方,才知道原来北方人可以顿顿吃面食。这可把我乐坏了。北大有个食堂早饭面点最多样,有馒头,春卷,豆包,花卷,糖三角和芝麻火烧,配稀稀的玉米糊糊,真香呀!比起南方每天早上一碗泡饭,花样多多了。有次室友告诉我:听说玉米糊糊的大桶里捞出条长筒丝袜呢,你还敢喝嘛?我说:怎么不敢?我又没看见!年轻时胃口真好。上完蛔虫解剖课,我去食堂吃面条,我室友又想倒我胃口,说:这面条真像蛔虫呀,你怎么吃得下去?呵呵,我理科生,没这么矫情。食堂里的菜,吃得最多的是木须肉,宫保鸡丁和青椒土豆肉片,一份菜里肉不多,还肥的居多,不见得有多好吃,但是吃多了就有感情。囊中羞涩,芍园的饭店是想都不去想的。小卖部有一元钱一斤的冰淇淋,我们宿舍三个女生经常周末买来吃,最爱香芋味道的了。周日早上赖床,派代表到外面买煎饼果子,是每周日的温馨时光。冬天食堂里的涮羊肉很好吃。食堂外面的大白菜堆成了山,有时宿舍里自己吃火锅就派人去偷颗白菜。还有北方的大葱,又长又粗,看北方同学大饼卷大葱,吃得真爽。在那个商品还不很流通的时代,南北方的生活习惯还是差异挺大的。我是到了北京以后,才开始吃花椒,香菜,大蒜,大葱和辣椒的。其实北京的饮食,还没有我老家的精致,但是它的大气多样,是我很喜欢的。

看别人的大学生活,似乎是轻松言情剧。不过我在北大的日子,学习压力还是挺大的。如果高三学习紧的话,大学就更紧了。宿舍楼边上的银杏道,秋天的时候每棵树的叶子都黄得透亮,很文艺范儿,不过总是在期中考试的时候;未名湖边的初雪也美,不过总是在期末考试的时候。很多时候全年级上大课,女生们都很认真去前排占座。大课老师讲得快,跟学生互动不多,要专心才跟得上。图书馆里自习室,老是占不上座。有一年上统计理论课,怎样推导公式还真是把我折磨得够呛。大概吃过的苦都会变成脑子里的深沟。我现在在工作中,碰到统计数据,会条件反射地评判这个设计是否严谨,所以从来不盲目相信试验结果。实验课也是很严谨的。做分析化学,在楼里呆一天,每个步骤都不能马虎,最后的误差要不超过小数点后的几位数才合格。那时候学的都是理论课,有时候很迷惑这有什么用呢?据说北大有个90岁老教授,孜孜不倦一辈子都在研究蚂蚁。这就是北大的学术精神:专注,认真。现在想来,这些都是培养科学家的基本功。可惜我最终没有走上科研这条路,还真是浪费了。

北大有个柿子林,不过我从没见过一个柿子。它位于交通要道,是快毕业学生卖旧货的地方。北大有个苹果园,是我们绕着它跑步的地方,但是我从没见过树上有苹果。北大有个三角地,据说是传扬民主思想的胜地,不过等我们这帮人经过一年军训,迈着笔挺的步伐甩着齐耳的革命短发走进燕园的时候,三角地只是个集中的通告栏了。民主的思潮变成了一个传说。取而代之的是考托考g, 大家的心都飞到大洋彼岸去了。等那年美国轰炸了中国驻南斯拉夫领事馆,北大学生头天才去美使馆签证,第二天就去参加学生会组织的反美游行时,我都为北大觉得悲哀了。

在北大,最大的收获是见识到不同的人,而且都是聪明人。你觉得自己聪明么?来北大看看。那比你有貌有才又比你努力的人比比皆是。北大有世界奥数比赛冠军,但自己生活都料理不好;有登上过世界最高峰的山鹰社社员;有英语如母语般流利的非英语专业学生;有跨系来学你的专业,轻轻松松就学得比你好的人;有跟你打桥牌你永远落后一大截的人;有玩转深奥数学理论的年轻老师;有部队大院长大嘲笑我们外地人幼稚的高深人士,也有老练圆滑的学生干部。我们宿舍楼前经常见一个留长发的男生打羽毛球。我原来以为他是热爱运动。结果听说是这哥们太穷了,每天吃白菜米饭,自知营养缺乏,所以坚持锻炼身体。由此推断他留长发可能是为了省理发的钱。这哥们让我影响深刻,因为在如此贫困的背景下,他总是一副坦然的神情。这气度,很让我佩服的。 倒是我看我在北大的照片,还有满脸婴儿肥,眼神总是怯怯的。是呀,从小地方刚到北大,就像小鱼游到大海里,世界很大,大到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学霸聚集的地方,一大弱点是温暖的人比较少,大概是因为都追求优秀,所以对自己和对他人的弱点都难以接受。当你软弱跌倒的时候,你就该咬紧牙关自己爬起来,像大力士吃了菠菜一样,变得更大更强,因为你是北大人呀!很多年以后,我才学会接纳自己的弱点;学会在别人软弱时给予体谅。这次北大校长读了个别字,有啥了不起的呢?对他口诛笔伐的,大概又是这个逻辑:你是北大的校长呀。我们是否要反思一下这种根深蒂固的不允许犯错误的文化呢?

在北大,我还半吊子学会了游泳和溜冰,学会了辨别校园内的植物。如今正是春光明媚的时候,燕园里的黄刺玫大概开得真艳;榆叶梅该枝叶繁茂了;大大的合欢树,不知道还在不在了。怀念大学里的挚友和我们一起度过的青葱岁月。祝母校生日快乐!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柿子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alligraphy' 的评论 : 你建议得晚了。已经嫁了天天要吃米饭的南方人,生了两娃:一个爱吃面,一个爱吃米:)
calligraphy 回复 悄悄话 怎么喜欢北方伙食,嫁给北方人吧。
柿子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edwest' 的评论 : 问候校友!
柿子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ensha' 的评论 :我没有听整个演讲。中国领导讲话,不是从来就是假大空的吗?
柿子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蓝天白云915LQB' 的评论 : Thank you for visiting my Blog!
redwest 回复 悄悄话 在北大的几年, 是我读书读得最多的几年, 心无旁鹜地读书。回看北大历史, 觉得北大是泰山北斗的北大。毕业之际, 眼看研究生楼里个个拿着世界名校的offer, 才知自己真是凡人一个, 自此不敢妄称自己是北大人。感谢母校, 感谢曾在校园里相遇的无数优秀学子和老师。也祝福母校, 愿不忘初衷。
wensha 回复 悄悄话 这不是犯不犯错的问题,和是不是化学家更没关系。
这个校长太不敬业。看视频可知这个讲话稿他事前根本没看过。整个讲话稿简直是一篇假大空的小学生演讲稿。武大郎开店,秘书也不行。当化学家没问题,自己知道自己的人文水平连小学都不如,当什么北大校长。
蓝天白云915LQB 回复 悄悄话 说得好,化学家读错字涮什么?谁敢站出来说,自己不犯错,事事十全十美?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