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百内五日(上):智利Patagonia 百内国家公园(Torres Del Paine)

(2018-12-26 16:29:14) 下一个

在南美最南端Patagonia地区,旅行者观赏这里因千万年地质气候变迁被切削出的山峰,缘于高纬度而在这块低海拔地区保留的众多冰川,和由冰川融化的水汇集形成的许许多多蓝色或乳白水面的湖泊。智利百内Torres Del Paine国家公园是Patagonia地区旅行者最向往的景点。公园向背包客倾斜的总体设计和经营思路,决定了这里游客的主要类型:来自欧美澳洲、年轻有良好工作收入的户外运动喜爱者。这里举世闻名的W山路(因为数日内完成的徒步路线呈W形),是全世界背包客的终极目标之一。

两年前开始和友人谈到一起去Patagonia,直到2018年才正式开始规划具体行程。我们是六月下旬在网上预定旅行公司Fantastico Sur的这个无向导、W山路徒步穿越项目,五天四晚是最常见的设计安排。因为几天当中徒步距离长达近80公里,还要求背自己的衣物用品,所以它只适合于身体状态好、并且有一定野外活动经验的人。我们预定这种可以被称作“全包”(Full Board)的项目,包含室内住宿(“集体宿舍”模式),再加早晚两顿饭和一套能够带在行军路上的午餐。如此安排比较省事,自己只需埋头走路观景。

除我们选用的这种模式外,有些背包客仍采取最“原教旨”的方法:自己背帐篷睡袋等。在这“两极”之间还有些“混合型”做法,比如虽然住自己的帐篷,但在营地的食堂里就餐等。在百内国家公园里,也存在完全舒适型的观光,游客只需做很少的步行,并且有条件很好的旅馆餐饮,自然价格不菲。

前往Patagonia地区的旅途是一个耗时多日,比较辛苦的过程。国际飞行到达智利首都Santiago,换乘智利国内航空公司飞往智利最南端城市Punta Arenas,飞行长达三个多小时。然后还有三个多小时长途汽车才能到达小镇Peruto Natales,这里才是前往百内国家公园出发地。

11/18

17号午夜,我们一行四人乘长途车赶到小镇Peruto Natales,在旅馆入睡时已经是18日凌晨两点。过去三日里的“折磨”又算什么,我们到达目的地,让我们得以实现之后几天“按计划行动”。

一早从各小旅馆出来三五成群的人向汽车站上汇集,绝大多数是来Patagonia的徒步者(Hikers)。早上7点准点发车,两小时后车到百内国家公园(Torres de Paine)大门。奇怪的是,进公园竟然有填表这样的正式手续,整个过程持续将近一小时。在这里见到有游客持和我们相同的“信封”,一看就知道也是参加Fantastico Sur安排的徒步穿越。游客到达Peruto Natales时,拿到自己一套Fantastico Sur 实现准备好的“票据”,其中有车票船票,和各住宿点的居住用餐证明,厚厚一大把。这之后几天它们装在我包里,让我感觉不踏实。因为一旦丢失它们,那将是我们几人在公园内吃住行的“大劫难”。

再次登车继续向公园深处扎,在Pudeto改乘快船(Catamaran),在十一点我们一行终于住进Refugio Paine Grande。百内国家公园不是个FAMILY FRIENDLY的游览地:  气温低风力大,路途崎岖艰难。整船的乘客都是背包客的打扮,堆在船舱前部的背包不下100只。我敢打赌没有两只是相同的。惊喜看到摆渡快船上竟然有个十个月、总是乐呵呵的胖娃娃。他年轻的父母要玩儿心多重! 



下午往返15公里,到达Glaciar Grey的观景点。虽然只是远眺,但冰川已经清晰可见,倾斜地滑进湖水当中。真正体会到Patagonia大风的凶狠,刮得让人站不稳。Glaciar Grey的观景点因为是在湖边一处相对暴露石头上,顶风面向冰川时,感觉嘴都被刮斜了,只好迅速站定拍照撤离。初次见到智利火焰树(Chilen Firetree),它在这一带最常见一种的常青灌木,每年春季开大量红花。还有智利水青冈,或称山毛榉。这种高大常青树种,可长高至30米,在这个山谷里似乎只能在相对避风的山坳中成片生长,非常浓密。

在Refugio Paine Grande重新体验大学时代的宿舍,我们房间三张上下铺,没有桌椅,靠窗处有低柜可以放些自己的用品。同宿舍还有两个姑娘,一个墨西哥人一个挪威人,同在一家讲西班牙语的公司里工作。所有房间都没有锁,世界各地赶来的背包客在过道里穿行,在一层大厅的椅子上闲聊休息打盹,在餐厅上面的酒吧了饮酒交谈。餐厅面积很大,晚饭七点才开始。因为就餐人数太大,还不得不分七点和八点两批进。

前几日旅途上的辛苦,和这天下午颇为艰难的长距离徒步,让我们深感疲劳。希望热水澡和早早入睡能够帮助尽快恢复。

11/19
在时断时续的雨中徒步11公里,直奔这一日的宿营地Domo Frances。原本今天应当进Frances Valley,但在这密密的雨里,风景多被雨幕烟云遮拦。多少被打湿的衣物又更加重低温的折磨,所以还是尽早躲在室内为好。上午在Lago Skottsberg看到湖面上因狂风形成的“水雾龙卷”,虽然面积不大,场面仍令人吃惊。雨雾中,路左侧从山上拖下来的佛朗西斯冰川依稀可见,和路边直立着的死树构成一幅颇具悲壮气氛的画面。W山路上背包客很多,被踏出的小路清晰可见,完全不必担心走错路或其它意外。

中午走到Camp Italiano的时候,雨下得尤其密。再加上大风,如果没有足够的保暖衣服会十分难受。百内国家公园每年降水700毫米。十一月底虽不是降雨最多的季节(应当是一至三月),一旦碰上这样的天气很是无可奈何。所有介绍都特别提示一定要带雨衣雨裤,背包一定要有防水罩,靴子必须是防水的。

温暖的炉火旁成为旅行人畅聊的好地方。我们“营救”了两位从纽约来的中国孩子,请他们到我们这里烤火烘衣。这一晚上他们只预定到帐篷,在不足十摄氏度的雨天里,蜷缩在帐篷中的睡袋里哪里比得上有 炭火加热的房间。他们分别来自北京和香港,现在在纽约一家公司里上班。从纽约飞过来的途中,航空公司把他们的行李搞丢了。他们只好现买现租衣物背包等装备。但既不齐全,又不“达标”,在这雨天里,鞋子裤子皆湿。我们遇到他们时,男孩嘴唇发白,浑身冷的颤抖。加入我们聊天的还有一对德国父女,女儿14岁以后一直在欧洲其它国家上学,一口浓厚的英国腔。他们要走O环,更多是在野外宿营,这天在这大帐里,算是给上些年龄的老爸一些“照顾”。



这里的住宿是一种设计独特大帐篷,每顶大帐之下四张上下铺,竟然还有两套卫生间,尤其方便的是每张床边有自己的台灯和电源插销。更有一只烧木头的大铁炉,为居者提供温暖。也是因为烧得太足,夜里睡在睡袋里燥热。有了两天公园里的体验,可以对餐厅的饭有个评论。两处的晚餐都可得七分,在这偏远的公园深处几乎可称完美。今天吃的还是三文鱼,另外还有一杯酒,前一日鸡腿味道太淡,但有一款带海鲜的沙拉超级地道。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