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文梅 - 童真系列5

(2018-12-20 13:25:59) 下一个

文梅和我同一年级,不是同一班的。我们学校一个年级有两个班,我是我们班的班长,她是另外一个班的班长,和我一样,她也是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当班长,一直到五年级。班长经常参与组织学校的一些活动,时间久了就很熟了。她妈妈是我们学校的老师,学校里有个少先队大队部,她妈妈就是大队部的老师,负责学校的各种学生活动,包括开学典礼,毕业典礼,大扫除,清明扫墓,六一游园,等等。

文梅长一张娃娃脸,一双大眼睛,明亮清澈。右脸嘴角边有一个酒窝,十分明显。我的印象中她总是扎着一个马尾。一次开会坐在她后面,看到扎马尾的皮筋上面有两个漂亮的塑料圆球,不知道为什么对这俩塑料球很感兴趣,就忍不住用手去揪那两个小球。揪了两下,她回头瞪了我一眼。再去揪,她干脆把皮筋拿下来给了我。我两只手捏着小球往两边拉,然后一松手啪的一声两个小球撞在一起。就这样,她妈妈在上面讲话,我就在下面啪啪啪的玩这两个小球。没多大功夫,两个小球变成了四瓣。原来小球是空心的,是两个半球粘在一起。文梅一点都没生气,把皮筋拿过来套在手腕上,轻轻的说了声没关系。我当时也没说什么,心里很不好意思。

正是春暖花开的时节,一个小伙伴送给我一些蚕卵,就是在巴掌大的一张草纸上,密密麻麻的大概有四五十个蚕卵。我把蚕卵放在一个小信封里,然后放进贴身的衣服里,靠体温来孵化。一天下课,我找了个角落小心翼翼的把蚕卵拿出来,看看有没有孵化出来。背后突然有人大叫一声,吓得我差点把蚕卵掉在地上。文梅一边笑着,一边从后面窜过来,
"啥好东西?偷偷摸摸的。"
"你吓死我了,蚕卵"
"咦,我还从来没有养过蚕,给我几个,算你弄坏我绑头发的皮筋赔我的"
"好,给你一半,这下扯平了,别老惦记着我弄坏了你的东西"
然后草纸一撕两半,给了她一半。接过蚕卵,她笑嘻嘻的问,"哪有桑叶?"我说,"我奶奶家院子里有一棵大桑树"。"那太好了,我的蚕就靠你供应桑叶了"。

差不多两个星期以后,文梅来找我,问我的蚕卵有没有孵化出来。我说早就出来了,已经蜕过一次皮了。她把我给他的蚕卵递给我,"一个都没有孵化出来"。蚕卵看上去特别黑,草纸的颜色也有变化,好像被烤过一样。"怎么看上去有点怪呢?"我自言自语道。
"哦,我把它放在炉子上,想着温度高,可能孵化的快一点"文梅说。
"小姐,你想吃烤蚕卵了吗?放炉子上?亏你想得出来"
"那我不管,你再给我几个蚕"。

第二天我用一个小盒装了几只蚕给了她。不到一个星期,这几只蚕全体阵亡。文梅彻底放弃了。后来蚕快吐丝的时候,我拿了几个给她,她想看蚕吐丝的过程,然后形成蚕茧,最后破蛹而出。在给她蚕的时候,我给她绘声绘色的描述了这个过程。我在她面前装出很专业的样子,实际上我的蚕都是奶奶在打理,我只是放学以后玩一会儿。

五年级寒假期末考试结束,数学老师让我和文梅去替他改卷子,我负责我们班的,文梅负责他们班的。吃完晚饭我又返回学校,先到文梅家,叫上她,然后一起来到数学老师的办公室。数学老师很年轻,当时兼任我们的体育老师,所以曾经有一段时间我的数学真是体育老师教的。数学老师换了一身崭新的衣服,收拾的干干净净,整整齐齐,不知道是要见什么重要人物,还是要参加什么重要活动。把改卷子的事情交代清楚,又给我们俩留下一袋花生,他就匆匆忙忙离开了。我和文梅一边改卷子一边吃花生,各干各事,也没有多说话,改完卷子,登记完成绩,按照数学老师的吩咐,关好门,各回各家。出门一看正在下雪,地上已经铺了薄薄的一层。我和文梅同时不由自主的扬起脸来看着灯光下缓缓飘落的雪花。"你知道雪花落地是什么声音吗?"文梅问。"雪花落地哪有什么声音"我一边回答,一边用力踩脚下的雪,"如果有声音的话,就是这种声音",说完哈哈大笑。文梅做了一个不让我发声的手势,看着雪花,很认真的说,"有声音的。我能感觉到" 。"什么样的声音?你告诉我"。"不知道"。"我仰起头,伸出舌头,任由雪花落在舌尖上,然后装作很严肃的说,"我知道雪花落地的声音了,凉丝丝的"。说完就忍不住又大笑起来。文梅也仰起头,伸出舌头,然后说,"这个声音还有点甜,哈哈"。校园里寂静无声,雪花随着我们的笑声在四周落下。

小学毕业之后文梅和大头,云庆他们在一个中学。偶而在大街上碰到过几次,最后一次遇到都上高中了,她已经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大美女。后来听云庆说,她去了南方一所大学,再也没有见过。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