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018年,再一次18岁

(2018-01-02 19:48:38) 下一个

这些天朋友圈都在晒十八岁的青春照,个个青葱美丽,帅气逼人。我没有去翻看旧照片,寻找十八岁的我,因为十八岁的我就在身边。即将十八岁的儿子正绽放着最美丽的青春,他是我生命的延续,是我再一次十八岁。

18年前那个激动兴奋的时刻就像刚刚发生的一样,总是那么鲜活。儿子在过了预产期一周多之后,仍然不肯降生。他这个做事拖拉的毛病,从娘胎里就开始了,什么事情都要拖到最后一分钟。医生决定催产,在傍晚的时候把妻子送进医院,办完一切手续,送进产房。护士上了药,我们开始不安的等待。就在这个时候,突然电闪雷鸣,一阵狂风暴雨。奶奶乐得嘴都合不上,龙年在暴雨中降生,该不会是真龙下凡? 当即给孙子起了个乳名,宗宗。虽然生在异国他乡,依然是龙的后人,将来长大不要忘了祖宗。

产房的条件很好,有一个沙发床我可以睡觉,可是怎么也睡不着。护士差不多每个小时进来查一次,每次我都站在护士旁边,生怕什么地方有了差错。既使在药物的催促下,儿子仍然是不紧不慢,迟迟没有行动。唉,想想最近申请大学,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我不断提醒,人家不紧不慢,直到截止日期的最后一刻才递交申请。都是天生的,改不了。

一直到第二天上午10点,儿子才终于开始动了起来,准备最后冲刺。11点18分顺利降生。当护士最后把他包好,递到我手里的时候,我有点不知所措。小心翼翼的象接收一件稀世珍宝一样,生怕弄坏了,轻轻地把他捧在手上。稀疏的头发,不那么舒展的小脸,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盯着我。虽然隔着薄毯,还是能够感觉到他那轻柔娇嫩的躯体。象刚刚发芽的幼苗一样,虽然十分柔弱,却蕴含着蓬勃的生机,充满了生命的活力。

按捺不住心中的兴奋,把儿子放在妻子的怀中,拿起产房中的电话,开始向几个最好的朋友报喜。其中一个朋友不在家,没有接听电话,我留了言。这位细心的朋友把我的留言转录下来送给我。留言其实只有一句话,"告诉你们一声,儿子出生了,一切顺利"。从录音一开始就是不停的傻笑,这句话几乎淹没在不断的笑声之中。朋友的评论是,"没有下限,赤果果的显摆自己的兴奋"。在我的记忆中,从来没有这么开心的,不停的笑了那么长时间。

光阴似水,时光荏苒。就好像电影里,前一个镜头是一个婴儿出生,接下来是一行大字,"十八年之后"。镜头一转,一个英俊少年出现在眼前。儿子和我当年一样装出一副很酷的样子,梦想着即将离开父母之后的独立生活。内心则暗藏着几分不安和焦虑。和我当年一样,儿子喜欢肆无忌惮的开怀大笑,喜欢和朋友们"高谈阔论",喜欢科学,喜欢探究每件事情背后的为什么。和我一样不喜欢体育,却爱上了一个比较小众的体育运动。我当年喜欢体操,尤其喜欢单双杠上翻腾的刺激。如果不是从单杠上掉下来,摔断了右手手腕,可能会在这个项目上走得更远一点。儿子喜欢上了帆船运动,喜欢寒风中烈日下,那种劈波斩浪的感觉。

当然,儿子也有和我不一样的地方,最大的不一样,就是我从小学到大学一直稳坐学霸交椅。儿子成绩中等。可能和自己的成长经历有关,我这个学霸完全是自修而成,父母对我是放羊式管理。学霸完全是自我督促,当年为了多做几道题,可以不去看电影,春节期间可以自己坐在屋里复习功课。我一直认为学霸是天生的,不是逼出来的。所以对儿子从来不逼他学什么,尽量多和他交流,让他明白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情。吃喝玩乐学习工作,每个人都有很多事情要做,要学会安排好每一件事情。我虽然没有培养出一个学霸,却有了一个朋友。我在屋里屋外DIY的时候,他可以给我打个下手。我们一起剪草,一起扫雪,一起清理院子,一起爬山,一起散步。现在就等着再过几年不再一起吃烧烤喝可乐,而是一起吃烧烤喝啤酒。

花开花落,云舒云卷,冬去春来,生命再次绽放。2018年,再一次18岁。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