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夏威夷瓦胡岛的日日夜夜 (一)

(2017-12-23 17:40:28) 下一个

我偏心靠海的城市,就象我喜欢长发和柳树, 那里有一种流动的质感,让我流连。

我想上一次来夏威夷,已经二十年,只这么一想,就好像带上京剧里老生的髯口,无论背后脸面如何,这还没说话,就落了一片的老气横秋。上次来的时候还想自己年轻,日子长的不知如何打发,随便那年抽个三五天就再走一趟,谁知一下就是二十年。

第一天:下午出了瓦胡岛的机场,一路上没什么变化,好像二十年里,世上变的只是自己。在这个日新月异的时代,还有什么肯等你二十年不变,照例只有感动。

这次拖家带口,老老小小,就只在瓦胡岛一处,而且不租车,全程公交,可以去大部分景点,慢慢的消磨。夏威夷的公交有了新政: 成人一次2.5, 6到17岁1.25, 没有了transfer, 5圆一天(6-17 岁的2.5)的1-Day Pass,上车付钱后找司机要Day Pass。据说2018年价格有变化,可以去http://www.thebus.org/default.asp?f=y&m=main 查看

市区车还算准点,远郊的就差一些。每个公车站有个数字的ID, 用这个ID去http://hea.thebus.org/,查到达时间。市区的公交站还有个棚子和站牌,偏僻的只有一个写着BUS铁牌子(有ID),没有任何线路的信息,不要错过。

第二天:坐42路去珍珠港。从waikiki beach到Arizona Memorial (站名),一个小时,路上有特色的建筑算是oahu community correctional center。珍珠港入门存包,可以带水,单反相机。人不多,很快上了船去看Arizona Memorial。Arizona Memorial 的设计师是Preis,生在奥地利,日军袭击珍珠港后,因为是奥地利人,在夏威夷的集中营里关了三个月。有人批评他设计的Arizona Memorial象个挤变形了的牛奶盒子。Preis则说这是代表了开始的失利和最终的胜利。

去密苏里号战列舰和Pacific Aviation Museum在Ford Island军事基地,要统一坐大巴。

密苏里号战列舰

日本投降处

密苏里号战列舰被自杀飞机撞过的痕迹。后来美国人还找到了自杀飞行员的家属,作了个仪式,在密苏里号战列舰上有个专门的陈列,这个自杀的飞行员也算在历史上留了个痕迹。

就在密苏里号战列舰大巴等车的对面就是Oklahoma Memorial。

回城的公车站从珍珠港出来的左侧,99号公路旁, 坐了A 路公交,到King Kamehameha Statue 下车,(后面我们会了解Kamehameha 是位如何雄才大略的君王)。

对面是皇宫,Iolani Palace。庭院里引人瞩目的是印度榕树,榕树在檀香山,其实是晚到的外来物种,在岛上不过一百多年的历史,现在随处可见,悠然闲在,为檀香山凭添风情,颇为契和。

绕过皇宫,就是夏威夷州议会大厦,四水环抱,以喻海洋。

夏威夷州议会大厦的街对面是纪念军人的The Eternal Flame War Memorial,从1944年点燃后,至此不息。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