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蜉蝣身世桑田变-华盛顿州东部

(2017-08-18 15:31:23) 下一个

倘若你是一只鸟,每年8月,从广袤的华盛顿州上空掠过,你会惊讶于华州颜色的会是如此变换多姿。

白雪点点的喀斯喀特山脉,将华盛顿州一分为二。 西部绵延的岸线,海岛和森林,总是无愧于常青的名号,东部是无际的麦田和纵横的荒土沟壑。这一州西东,好比屋檐下并肩而立两个女人,一个婉转亮丽,一个大马金刀,远远望去,居然没有半点违和。

华州东部地貌奇特,是地质学家的乐园。8月中旬就去东部乐园游。

90号州际公路横贯华州,沿着90越过Snoqualmie山口没多久,景色立变,在平原上开一个小时就来到美西北第一大河哥伦比亚河河谷,而河岸边却是不毛之地。先别急着过河,河边下了高速就是银杏树石化木公园(Ginkgo Petrified Forest State Park)。一千五百多万年前,这里温暖湿润,草木林立。树木后来被火山灰掩埋,地下水从树干中流过,树干中的有机质被水中的矿物质取代石化,千万年后,这些石化木被大洪水冲刷显露。

石化木的木质的纹理异常清晰,伸手从上面滑过,冰凉光滑,木形石质,如此的不真实,不知道修仙小说里的所谓夺舍是不是就是这个样子。

石化木是华盛顿州的州石。

公园附近的荒山上有寻找石化木的步道,一片片低矮的荒草,不屈不挠的生存,想想不远处就是浩荡的大河,自己却没能有一丝的分润,这不屈不挠中又有多少不甘不平。

公园步道

过了宽广的哥伦比亚河,下90,上26号公路,向东就是哥伦比亚野生动物保护区(Columbia National Wildlife Refuge。一万多年前,7000多平方公里的米苏拉湖冰坝溃塌,洪水高达百米,以时速上百公里的速度扫荡华州东部。洪水的流量有多大?科学家估计,有世界上所有河流的流量总合的十倍之多。这样的洪水发生了不止一次,是多次,有科学家认为是上百次。这些洪水切割地表,沟壑纵横,形成了华州东部的河道疤地地貌(Channeled Scablands),其中以位于哥伦比亚野生动物保护区的Drumheller Channels最为典型,是美国国家自然地标。

一千多万年前,华州东部流淌着世界上最大的岩浆。玄武岩经过缓慢的冷却(过程可以是几十年),有的玄武岩就会形成规则的六面石柱。一万年前的大洪水把地表土冲刷掉,露出了一排排玄武石柱。

沿着26号公路再向东,就到了帕劳斯瀑布Palouse Falls State Park。当年的大洪水冲出了无数峡谷,就坡下驴,Palouse河就此改道其中的一个峡谷,产生了落差60米的瀑布。2004年Palouse瀑布被定为华盛顿州州瀑布。

26号公路再往东,就来到Steptoe Butte。Steptoe Butte也是美国国家自然地标。Steptoe Butte是座1000米高的小山,在山顶可以看见四下如波浪翻滚的麦田,一望无际。Steptoe如此出名,以至全世界这样的地貌全是以Steptoe命名。四亿年前,Steptoe Butte 和这些小丘原来是一座座山峦,一千多万前这里涌过海洋一样广阔的岩浆,淹没山丘大部。冰河时代的大风又在上面覆盖了几十米厚的土壤,非常肥沃,这样的冰与火造就了最好的小麦产区。

这次赶上秋收,一片金黄,此起彼伏和沙漠并无两样。

8月中旬,加拿大山火和蒙大拿山火,东部天空烟霾不散,连带一切景物失去了颜色,加上高温和不是周末,原来热闹的景点往往只有我们一家人。在Steptoe Butte山顶,夕阳的黄金时段,也只有一位来自新奥尔良的摄影师,呆了一会而便失望离开。这些景色见惯了平时的人头的攒动,如今一下清静,在我们面前难得的懒散随意。只是太阳急着下去,只留我们一家人,一坐山,一片田,很好。

由Steptoe Butte往北,一路上经过无数麦田来到Spokane。Spokane位于华盛顿州最东,是华州第二大城市,紧邻艾达荷州。Spokane是少有的瀑布就在市中心的城市。在地质学上,Spokane到艾达荷一线是远古北美大陆的西海岸,过了Spokane就是古太平洋。你要生的早,可以欣赏这里的无敌海景。

北美大陆诞生后就不停向西漂移和中国会合,每年近一点,不知是不是最近中美机票降价的原因。

一亿多年前,北美大陆西进的过程中,撞上并收纳了奥卡那根微大陆(Okanogan,就是现在华盛顿州的一部份,所以华盛顿的居民可以理直气壮的说自古以来华盛顿州就不是北美的一部份。

离开Spokane,沿90折返回西雅图,不要错过华州中部的Frenchman Coulee。90在中部的平原上驰骋,下了90,没多远,却可以平原下蕴藏着巨大的峡谷,是当初大洪水的遗迹。Frenchman Coulee的峡谷是当年肆虐华州东部大洪水的三个出口之一。山上有二十多米高的玄武岩柱,笔直的石柱是攀岩者的乐园。Frenchman Coulee就是个缩微版的大峡谷和石林。

过了90山口往西,又是一片绿色。脚下土地,是五千万年前的还在大海中的北喀斯喀特地块。五千万年前北喀斯喀特地块跟在奥卡那根微大陆后面追尾撞上了北美大陆。

但凡有关地质,时间和通货膨胀一样,单位都是百万,千万,亿。一万年前的大洪水不过是昨天的事情。而排的上史上前十的,1700年1月26日华州西海岸的9级喀斯喀特地震和1980年5月18日的美国史上破坏最大的华州圣海伦火山爆发,不过须臾。这些总算还有痕迹,而无数恐龙的宫斗心机,多少三叶虫的悲欢离合,沧海桑田间,于是湮灭不称。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