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春风不作百年歌-西雅图Lake 22

(2017-05-23 21:55:00) 下一个

座中有老成的肯拉着西雅图的手,恭维说这就是翡翠之城,明浄常绿。认识西雅图时间久了,知道西雅图在周围山里,有意无意嵌了不少湖泊,大约是觉得树木花草璀璨不足,要用湖水碧绿为这翡翠之名补足成色。

过去这几个月里,西雅图使了小性,越发的肆意妄为,下起雨来,没日没夜,创了记录,突然到了五月初,一下阳光灿烂,70,80度的,让人措手不及。看着光华明丽的你,片刻间竟有了从良的感觉。

西雅图北面不远,有一条叫mountain loop highway的,Lake 22据说就是这一带一路上的明珠,外来的游客知道的少,倒是西城本地人常去,有些此间乐,不足与外人道的意思。

Lake 22,1947年就被保护起来,算是联邦的土地,留了些经年老树在上面。Trail 来回5个多mile,海拔不高,400多米,不过这一带降雪多,一个冬天能积4,5米的雪。头两个mile在林子里走,一路上多是溪流瀑布,水势热烈。积雪在山上关了半年,如今得了机会,可以去那些花柳繁华,温柔富贵的地方看看,彼此拉着手,笑着闹着,不管不顾的往外冲。等到了秋天再变成雨雪回来,往往复复,生生不息。

过了头两个mile,林木象是说好了,猛一下散开,露出一个岩流坡面,植被稀疏,要踩一路石头,好在可以看见对面的白马山和山下的Stillaguamish河。

坡上大树不多,有数的几棵,还张牙舞爪,象是水浒里的好汉,随时跳出来,向过路的行人讨个利市。

转过坡,没多远,就看见雪,先是零零星星,后来连成片,只留几个口子让溪水过去。雪溪里有亭亭的黄花,别致俏丽。不知道以为是莲花百合,知道的告诉你这叫skunk cabbage,臭釉白菜,东北林子里叫黑瞎子白菜,气味难闻,很是扫兴。所谓说知道不如不知道,这时候,谁又能说无知是缺点。

能行的雪路不宽,人又不少,左晃右闪的,突然有人说到了。

这湖所依靠的就是Pilchuck山的北坡。北坡险峻,积不住雪,把大部分雪分给这湖。4,5月里,气温不高,湖上还是压着冰雪。据说女人穿衣就是个守字,Lake 22大约深得此法,没了颜色,却还不急,用冰雪裹了自己, 只裸了不多的几处,就手从山林天空讨了些蓝绿,放在倒影里让人回味,忍不住想像冰雪下的湖水,在夏天又该是如何的奢华绚丽。

去过Lake 22的姊妹湖Heather Lake, 撞见过这些山湖夏天的样子,清澈碧绿,花草繁盛,也算的上秀丽婀娜,不过和当下雪湖的简约大气一比,反而觉得庞杂琐碎。

下山的时候,有些晚了,回到坡上,那几棵张牙舞爪的树居然还在,这时四下里安静,草木好像比白天一下多了灵气,要是那几棵树突然开口说话,我也不会觉得奇怪。

快到停车场的时候,居然看见trillium,这花脆弱的很,很多州已经立法禁止采摘。Trillium是山里春天最早开的花,花期短,中文反叫延龄草,可以入药,没想到在这里这时还能见到。

我认识的花草少的可怜,延龄草是其一,看见旧相识,照例只有感动,不能一句不说就走,却了情面,留一首打油诗:

数岭数峰镜中色

半花半雪亦难得

莫问延龄延龄计

春风不作百年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