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看看

热衷旅游,拍鸟摄鸟。
正文

勇攀非洲第一峰乞力马扎罗雪山之八-Karanga营

(2018-01-13 11:54:30) 下一个

第六天。清早大家被熙熙攘攘的人声吵醒。似乎Barranco一下成了一个市井。人们纷纷议论着即将要被征服的Barranco峭壁。这也是本次登山过程中比较刺激的一部分。从下面的技术参数可以看出,在不到1.5公里的距离内队伍要爬上250米的山岩。这个1.5公里是实际的迂回距离,从Google Earth上面实测大约不到300米的水平距离。

 

这是卫星图:

 

爬过了Barranco峭壁后基本上一路都是下山,中间穿过两个峡谷。最后的峡谷叫做Karanga谷,翻过了Karanga谷之后就是Karanga营了。所以第六天的重心主要是Barranco峭壁。全程5.5公里。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冲过Barranco墙照射进Barranco山谷,营帐早已所剩无几。匆忙的人群早已踏上征程。

 

一片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我们的早餐。煎饼加上热狗肠。美味也!

 

吃饭早饭,磨磨蹭蹭的我们才开始出发。抬头看Barranco墙,已经蚂蚁般挤满了人群。我们基本是最后了呢。

 

雪山的西南面。从这里看不到Uhuru峰。

 

出发!

 

Barranco墙对后勤队伍是个极大的挑战。他们头顶货物,身背挎包,这么陡峭的悬崖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峡谷里面气候适宜,雪水丰富,千里光在这里快乐地生长。

 

山下我们队的后勤队伍。我们差不多是懒觉睡到最晚的呢。

 

几个小时前还熙熙攘攘的营帐一下子变得空空如也。人生就像这登高,一批又一批不断的上进,机会在不断地创造,也在不断地被掘取。

 

Hi,这是我们的大厨。

 

峭壁的路就是这么蜿蜒而上。

 

更多的时候是这样的交通堵塞。大家相互帮助共攀高峰。

 

大拥堵。

 

这就是最险的一段。一边是万丈悬崖,一边是巨石阻挡。需要一只手抓住一端的石头,身体横空悬崖,抓住另一端的突出部而过。这是我们的领队,就这么轻松一跃,绕过巨石而达顺利彼岸。现在想来仍然心有余悸。

 

另一处巨石。

 

一对来自瑞士的青年队伍。

 

越过了Barranco墙,雪山在我们的正北面。

 

人在旅途。一双豁了口的鞋子像唐老鸭的嘴被人立在了路旁。大家不由得都低头查看自己脚下的鞋子,害怕这毛病传染到自己的脚上。

 

自从离开Laval Tower,登山队基本上是在海拔4000米上下浮动。可以想象乞力马扎罗的火山锥熔岩流出后形成了无数高低不平的峡谷地形。大家身历其境,上上下下说说笑笑倒也乐趣无穷。

 

看见前方一望无际的漫漫长路了么?路就是从脚下一点一点走出来的。

 

终于看见了前面的Karanga营。云雾之中点点帐篷燃起心中的希望。

 

Karanga峡谷。又见千里光树。

 

蓝天白云,溪水潺潺,忍不住有一种想融在其中的欲望。从Moshi镇出来已经有六天了。这六天穿雨林,过戈壁,天气时阴时晴,忽凉忽热,身上已经脏得不行了。我想雪山爬不爬上去到没有关系,这恐怕山没有上去之前到先给脏死了怎么办呢。瞄准了Karanga山谷里的一处小溪,我约好同伴峰到了营地后再下来谷底洗澡。想到这里心情顿时愉快了很多。转过了剩下的爬山路后营地就在眼前。

 

Karanga营地地标。海拔3930米。

 

花花绿绿的营地。山脚还是Moshi镇。

 

从营地看Karanga峡谷风光。我和峰带上了洗脸盆和肥皂(洗头精是万万没有的),迫不及待地冲下峡谷。找到一处较大的潭水。洗头再洗脚。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 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雪水冰凉彻骨,这时也顾不了这许多,从头到脚淋了个透心凉!为了环保,我和峰用脸盆打水,然后在边上洗。希望不会污染了这纯净的雪山溪水。

 

今天是峰的生日。我们的大厨居然从哪里变出来了一个生日蛋糕。淳朴的非洲哥们打起了锅子,敲着盘子,唱着乞力马扎罗之歌。那份感动我想峰一定毕生难忘。

 

夜幕降临,天还没有黑就已经很冷了。大家齐搜搜地躲进了帐篷。

 

 

月色朦胧。天上星光闪烁。风起云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风帆在加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NLF' 的评论 : 这里的帐篷只有最多15%是登山者。所以并不是那么多吧。
NLF 回复 悄悄话 这人真多啊!以前看别人写的好像没这么多人。季节不同,还是近年人大量增加?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