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在人为

人世间所有事情的成败完全在于每一个人是否能够努力去尝试去想然后脚踏实地的去做!
正文

《港独骚乱》中央政府不该反思些什么吗?

(2019-08-22 04:53:42) 下一个

《港独骚乱》中央政府不该反思些什么吗?

 


港独骚乱绝非简单,而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在美国的策划组织与台独势力、港独势力的全力配合下,乱港分子们上演了一场试图以乱港作为“开幕”,根本目的在于“乱中”、阻挠两岸统一、遏制中华民族强大的“大戏”。当年在香港回归前和回归后,中央的态度是“我们总是以有香港而自豪”、“如果香港搞不好,我们有责任,如果香港在我们手里搞坏了,我们就是罪人”,   "保持五十年不变",  "资本主义制度长期不变"等等为出发点。因此,对于香港,  中央政府就像对待一个“超级宝贝儿子”那样,过度溺爱,也就像很多家庭对待独生儿子那样,“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摔了”;中央特色政府不仅不收取香港作为中国一个地区应该缴纳的税收,反过来还要大量地向香港大量输血……逐渐地,这个宝贝香港越来越具有盲目的优越感,越来越任性,越来越猖狂,一开始变成了“熊孩子”,再后来变成了“不孝之子”、再后来变成了“逆子”。而对香港包括台澳的大资本家来大陆"投资"?   中央政府到各地方政府总是给于无底线的优惠,   比如“囤地之王”李嘉城......大赚了拍拍屁股走人了,  何奈呼?   比如台湾郭台铭........很多这样的资本家。而走资派在改革开放后从向美国学习、然后滔光养晦、加入WTO、救美国就是救中国,  中美夫妻论、中美贸易纠纷、与世界接轨.....到港独骚乱、香港成为反中国、分裂祖国的基地和桥头堡、同时又是犯罪者的天堂和一切邪恶黑社会恐怖分子的乐园,   中国政府不该反思些什么吗?

当初在香港回归时中央把香港在大陆人面前就是“高大上”的感觉,因此对于干预和治理香港中央缺乏自信,一味地为讨好香港的资本家在政策上给于优惠倾斜,  而对大多数港民总体上持不管不问的放任态度。由于香港长期被殖民,即便是当时的香港“精英”,作为被殖民者,根本就难以甚至无法进入真正的“香港领导阶层”,而是出于中产阶级以下的“雇员地位”,基本都处于被动执行英国皇室任命的“总督”命令和指示,缺乏统揽香港政治、经济、教育、文化、社会管理、发展民生等方面的能力。

1997年香港回归,一国两制下的“港人治港”,当年处于被殖民者地位的“英国皇家雇员”地位以及大商人们,突然间就成了香港特首和“政府要员”,缺乏最基本的执政阅历,处理香港全盘政务的能力较低。港独骚乱现象之所以有“民众基础”,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香港特区政府缺乏执政能力,没有加强去殖民化的教育,  或者说根本就不想又或是推动不了全港民的去殖民化教育。同时错失了经济转型机会,相对发展速度滞后,民众生活水平的优越感快速失落,尤其是年轻人们收入微薄,在香港那个高物价的地方,很多人对生活状态极为不满。而中央政府只顾讨好资本家权贵阶层,   而对大多数普通港民漠不关心。当然中央特色政府在大陆也是倾向于资本家和权贵阶级的。因而香港面对内地的高速发展,大量内地有权有钱的游客前往香港居住或是旅游购物,大量购买各种物品时,  生活不好的底层港人那种优越感丧失殆尽,而且心生酸楚和妒忌,破碎之下玻璃心,使他们多次爆发反内地游客的举动。

香港当年的高速发展与领先繁荣,根本原因是内地经济发展对过去的香港那条贸易通道的高度依赖,来源于其港口贸易、内地对外贸易的“香港通道”依赖之下的产业链和“国际金融中心”。那时候港人对于内地的高度优越感,来自于同改革开放之前和初期内地的经济状况对比。而如今香港的相对发展速度迟缓,根本原因是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深入,内地各类大型港口的建设以及自贸区建设,对香港的依赖基本抛弃;此外还有被严重制约的香港政府,没有办法实现香港经济的及时转型,导致了今天香港经济的相对衰落。

“香港的衰落”,是内地经济高速发展、不再依赖香港、香港的资本主义制度造成其自身失去经济转型机会的因果关系。香港特区政府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亦或是特区政府想改变而受到资本集团只想赚快钱搞房地产金融服务业而无适时转型。同时也没有做好必要的有效的宣传。但反华反共势力却故意欺骗不懂历史、不懂世事的学生们以及港人们,用香港经济不景气大做文章,利用传媒工具和教室忽悠欺骗民众,把责任归结为香港回归。而这一点,中央特色政府几乎没有在香港进行什么有效的宣传和教育,因此,港独乱港分子们接受的观点主要就是反华反共势力的歪曲性欺诈性宣传。这是中央政府的失误也是该反思的。

更严重的是无论香港回归之前的状况怎样,如何香港如何特殊,既然中国要收回英国应该归还了,既然是“一国”,既然香港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地区,中央特色政府就不应该仅仅是只有驻军和任命特首两项权力,在司法和人士任免方面的权力,应该具有更大的权力。

反思当初制订的基本法一味地讨好香港资本集团和达官贵人,  而香港在英国总督离开之前突击制造的“司法制度”时就基本上架空了特首权力的情况下,中央任命的特首实际上发挥不了太大作用,香港的主导权实际上大多被“香蕉人”和外籍大法官掌握在手里;特区政府本身就没有多大实权不说,加上特区政府里不少要员实际上也是“香蕉人”,特首的权力基本就没有多少真正的“大权”,实质上处于“名义特首”状态。 这样一来,“一国两制”中的“一国”,并没有在实践中有本质意义的落实,而是处于实际被架空的状态,两者相加就是雪上加霜,造成今天的暴乱现实。国家主权概念在不少港人心中也处于虚无状态。这就是香港今天港独骚乱的“民众基础”,因此才会发生多次上百万人的“抗议示威”。

香港回归,中央仅仅驻扎了解放军部队(驻港部队),当时的考虑是标志着“中国主权象征”。实际情况也是如此,任何国家如果入侵中国也不会选择从香港那个地方攻入,驻港部队的的确确成了“象征意义”的部署,不能发挥任何实际上的大作用。从香港回归22年的实践情况来看,本来没有的“港独势力”,竟然已经成了气候。因为,军队的主要作用是抵御外地入侵,捍卫领土主权,因此港独乱港分子根本不惧驻港部队。这一波长时间暴乱,恰恰就是策划者想用炮灰乱港分子的鲜血和生命作为代价,设法升级暴力范围和烈度,故意刺激驻港部队出手,然后拿住把柄,在国际上掀起反华、抵制、孤立和制裁中国的浪潮。

而如果中央当时同步驻扎了武装警察部队,同样具有“宣示主权”的作用,其基本使命和任务就是维护社会治安,在香港暴乱的情况下完全可以出手,对于那些外部和内部的反华势力、分裂势力、暴乱分子的震慑作用不仅很大,并且具有现实的执法职能和效率,香港的今天就不会是这个样子。

长期对香港进行独裁殖民政策的英国,在香港回归之前突击制定了一系列“司法制度”,建立了“司法独立”的体系,埋下了系列的“连环法治地雷”。这些地雷不断被引爆,成就了今天的香港乱象的另一个重要因素。香港目前的“司法独立”,实际上是为了最大限度削弱中央政府和特首的权力、最大限度地降低国家对香港各类事务主导权和影响力而设计的“司法制度”。

先来看看香港超过政府权力的最高立法机关——立法会的议员情况:像梁国雄、刘小丽、罗冠聪、姚松炎、郑松泰等人那样明目张胆的反中反共分子和港独分子,居然可以通过选举成为香港立法会议员!他们不仅拒绝宣誓,而且在立法会上侮辱国旗。常常大闹立法会而港府豪无制约只能忍让和无作为。

再来看看香港的“检察院”情况:"香港特别行政区律政司主管刑事检察工作,不受任何干涉。"可见,律政司是香港的检察机关,独立行使检察权,特首对其根本没有指导权和干预权。

最后再来看看香港终审法院情况:其更是权力巨大。关键是——终审法院的法官还是终生制法官,大法官里是外籍法官和双重国籍为主。中国人涉嫌犯罪,外国人审判,这是多么荒唐的事?所以,才会有了“警察抓人,法官放人”的现象。甚至出现在美国会被警察现场击毙的“占中”分子暴力袭警,警察反击,最终警察被重判入狱,而袭警犯罪分子却逍遥法外的全世界最荒唐判决。

因此,香港的司法制度,严重架空了政府的权力,实际上形成了“反华势力在相当程度上主导香港”的实际现状。可以这样说,香港的“法制”是港独乱港分子和一切反中反共分子的生存土壤,也是最坚实的靠山。这是香港乱象最直接、最要害、最现实的根源。

毛主席早就说过“正确的路线确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

但在“一国两制、港人治港”的大框架下,中央对香港的主导和控制权的重要教训之一就是失去了干部任免权。中央仅仅对香港特首具有任免权,而特首几乎没有对政府重要官员真正的任免权。也就是说,像梁国雄、刘小丽、罗冠聪、姚松炎、郑松泰等人那样明目张胆的港独分子、反华反共分子居然可以通过选举成为香港立法会议员,外籍和双重国籍大法官们组成了审判中国人乃至特首的终审法院。岂不慌堂!

面对这样的现状,香港特首再怎么爱国,再怎么听命于北京,在怎么努力,也是孤掌难鸣,根本发挥不了主导作用。

中央特色政府对大多数港民不顾不问,  根本没有发挥“群众路线”的优势。应该说群众路线是中国共产党的生命线,密切联系群众,是中国共产党取得胜利、国家高速发展的致胜法宝。自从改革开放走资派篡权后,  抛弃了许多中国共产党的优良传统。 中央特色党在香港问题上,中央没有创造性地结合基本法和香港实际情况,探索出一条“一国两制、港人治港”前提下的密切联系群众新路子,放任反华势力向年轻人灌输反华反共思想和“非中国人观念”,特别是年青一代的香港人,大多被他们培养、熏陶并争取过去了,才有了上百万乱港分子的暴力和骚乱行动。只是空喊"五十年不变"是盲目的不够的,  这是一个血的教训。

仔细观察此次参加乱港暴力骚乱行动的上百万港人中,绝大多数都是二十多岁甚至不足二十岁的年轻人,并且以“学生会领导”为骨干,以大学生和毕业几年的大学生甚至高中生为主力军。这是怎么回事?一方面由于学生都是一张白纸,学校老师就是在白纸上写字绘画的人,而香港很多学校特别是大学的老师里,反华反共分子很多,并且香港的现行教材进行的教育与被殖民时期相比,不过是少了英国女王和英国皇家的头像和标志而已,内容几乎没什么变化。在那些反华反共的老师们比香港被殖民时期还要卖力的“脱中教导”、“反华反共教导”下,新生代香港人远比过去的老一代香港人更缺乏“中国意识”,这就是香港乱象的“群众基础”。

中央特色政府的舆论掌控和引导也是很不得力的。比如立法二十三条和罪犯条例在修改之前应该做好宣传,  广泛向港民讲明内容和目的。人们不妨回顾一下前几天香港特首和警方的两场记者会场面,诸多的香港本地记者,根本就不像是记者,不是为了报道而报道,甚至连西方价值观下的“独立客观报道”的基本立场都没有,他们把自己当成乱港分子的一员,大闹会场,完全站在乱港分子一边,人们就明白了香港媒体的立场与新闻导向了。而对于一些敌对的媒体不加限制反而放任自流,  因此越做越大最后无法控制到今天完全失控, 在中国的土地上养肥了中国的敌人。可以这么说,香港乱成这样,新闻记者以及其供职的媒体和媒体后台,在乱港舆论的引导方面“功不可没”。

在香港去殖民化严重缺课。“一国两制、港人治港”,不等于继续维持香港回归前英国人突击制定的“司法和行政体制地雷”,法官不能是外国人或者双重国籍的人吧?警察不能继续采用英国的队列动作吧?学校不能使用英国人制订的教材吧?否则何为一国?  如不认真反思,  纠正和批判"摸石头"治国的教训,   分清黑白敌我,  批判不管黑道白道的阶级斗争熄灭论,  依靠广大的人民群众,  全心全意地为大多数人民服务,  才能使中国不被分裂。有错就改还是真正的共产党,  在中国共产党所走过和经历的历史上看,  是有极强的自我纠错能力的。但愿中国人民有此福份,  和香港大多数港民一样和平地过好日子。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兰花地主 回复 悄悄话 有道理,是老邓的设计有误。
yongbing1993 回复 悄悄话 谢谢来访和留言。
haiwaiyouzi 回复 悄悄话 评述的颇有见解 !问题提的令人深思 !从香港的几次暴乱看,特色党魁们真是无能到家了 !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