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在人为

人世间所有事情的成败完全在于每一个人是否能够努力去尝试去想然后脚踏实地的去做!
正文

文革中养猪棚里出了个高考状元

(2019-01-03 03:40:26) 下一个

文革中养猪棚里出了个高考状元

 

 


《大江大河》电视连续剧中的男一号宋运辉在文革期间读完了六年的小学,  以及三年的初中。想去读高中剧中说因宋家成分不好,  宋运辉父亲在国民党军队中当过军医算是"黑五类子弟。剧中说,  被迫"上山下乡"到一个离宋家居住的小镇不是很远的农村人民公社的一个生产队里的养猪棚里养猪。

在养猪棚里养猪前后一年多时间里恰逢全国恢复高考,  宋运辉边养猪边自学高中课程,  后报名参加高考获得他所在的县里所有考生中的第一名。先不说宋运辉这样的天才在现实生活中是真是假,  是否有现实中的原型。起码说明宋运辉是个天智聪明的孩子。同时也可以从这个剧中桥段中说明,  文革期间的学校教育还是存在的。即使有些影响学生的学习,  如果自己想学也是能够学好的。

上山下乡也不是只对"黑五类"子女,  是针对所有城镇户口的知识青年的。同农村知识青年相比还是更优越一些的。上山下乡也不是如同下牢房似的,  宋运辉在养猪棚里就得到了贪下中农老大妈的如同自己儿子一样的照顾。否则怎么可以在养猪棚里短短一年多学完高中的全部高考课程。假如这是真实的话,  如何看待今天的如此多的高考补习班,  高考培训学校以及补课的老师和学生们。岂不说明今天的年轻孩子们有多愚笨,  看文革中"黑五类"子女又多聪明,  不受文革"动乱"影响在猪棚里自学就能考全县第一名。

同读错字的北大校长比一比差距咋这么大呢。《大江大河》剧中男一号宋运辉同读错字的北大校长林建华相比,   年龄差不多,   上中小学时,二人都正赶上文革,恢复高考后二人都考上了大学。林在农场,   宋在农村养猪场。在文化大革命开始时都在上小学,77级78级的高考就都考上大学了。北大校长读错字后说: 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而宋运辉小学初中读完后因是"黑五类"子女沒有上高中被迫去农村乡下养猪场了。看来"教育几乎停滞了"的谎言是坐实的。对于宋运辉来讲虽然没有能上高中,  但文革也难不到他,  在养猪场短短的一年多时间里,  和养猪场老大妈在一起把高中三年的学课都学完了,  参加高考时还得了个全县第一名。

没有听说过猪八戒带过徒弟。然而近代集“黑五类”本领于一身的阿耐不住寂寞的牛鬼蛇神在赞美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之际,  忽然从养猪棚中蹦跳出一个猪八戒大师的高徒宋运辉是也。猪棚里蹦出个高考状元。

网上有一个从古墓中爬出的小鬼云,  宋运辉者,安云晋陵人。其父季山,杏林妙手,深通岐黄,尝悬壶济世,为帝国军所虏,为军医。未几,共和军克复中原,新朝立,宋家以反贼余孽处,曰“黑五类”。宋全家赴农桑。辉年十七,亦往,伺猪于大背山。

这是《大江大河》电视连续剧中开头的剧情。宋季山在国民党军队当过军医后被共产党的解放军俘虏。按新中国建国初期当时的实际情况,   假如宋季山被俘后没有再做什么坏事,  那时的共产党不管是军队还是地方都十二分地缺医少药的,   是非常需要这种专业人士的。事实也是当时医生护士都是前朝留用的,   土八路还没有能力培养各方面的专业人才。就算是军队不用转到地方的医院也是抢着要医生的。就算医院不要让他下放到农村的一个小镇上〔剧中讲宋家全家是城镇居民户口是吃国家计划口粮的。)也是很受当地居民或乡下农民们欢迎的。因为那时全国尤其是农村十分的缺医少药。到了文革期间这些民间医生不管中医师针灸师都是被派驻公社大队红医站的带教培养新的赤脚医生的老医生,  很受人民公社社员们的喜爱的,  虽然经济收入很少但也有收入的,  一定是好过普通农民们的。在电视剧中的画面里宋家院子里晒的那些中药材,  还讲到送药材去病人家等。为什么就不可以说说宋季山如何为人看病的事呢?  而给出的宋季山的画面全是愁命苦脸苦大仇深的表情这真实吗?  除了让宋运辉在阳光下背条文外,  "黑五类"的子女又具体受到什么不幸了的遭遇呢?  城镇居民户口在那时可比农民们高人一等的。

照常理讲在一个穷山沟农村中有一个当过军医的人一定是会受到当地人的欢迎敬重的,  他们的孩子也会受人喜欢的。就按剧中讲受到了冷漠对待但也不见有实际例子。宋家姐弟高考都过录取分数线了也不等于每一个都能上大学的。当然"恢复高考"是本剧宣扬的重中之重点,  从片头中一直高喊着"我们能上大学了"。改革开放后平反了所有地富反坏右分子,  一部分人先富了胜利了,  这就是历史。一部分人是该庆祝。

高考!  历来有之。只不过各个时代叫法不一样。新中国成立后一直沿用着这一高考制度。到了文革中六六,  六七, 六八年三年停止。一九六九年底开始试行招收工农兵大学生,  七O年少量试行招大学生,  一九七一年开始一直到一九七六年每年按计划招一定数量的工农兵大学生。大学里一直有大学生,  每年都有人在上大学的,  只不过上大学的人的成分不同而已。而从所谓的恢复高考实则为复辟更为确切些。"我们能上大学了",  只是改革开放后换了一批人上大学。直接的说就是由工农兵的子弟们上大学换成了由地富反坏右俗称"黑五类"子女们上大学而己。那么在新中国工农兵占总人口的95%以上,  而"黑五类"占总人口的5%以下。这就充分证明了执政当局代表了谁的利益,  站在谁的一边,  为谁服务罢了。那么改革开放后的一切包括恢复高考在内都是按旧的私有化的资本主义一套在进行。这不就坐实了复辟资本主义的道路当权派还在走。文革是干什么的?  不就是反对资本主义复辟吗!   不就是批斗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吗?!  文革有错吗?  加在文革身上的罪不都是欲加之罪吗?  都不是走资派为自身利益强加给文革的莫须有之罪吗?  

更神的是宋运辉因"黑五类"子弟被迫下乡去。到离宋家居住的小镇不很远的农村去养猪。刚刚十七岁的宋运辉初中刚刚毕业,  一九六O年左右出身的孩子们读小学初中应该是在文革中。这无意中也暴露了一个秘密,  文革中的小学中学的学校还在上课的,  那些慌废了十年学习的谎言不是也破了吗。十七岁的宋运辉到了养猪场在剧中看到他没有和猪住在一起,  反而是诚实可靠的贪下中农老大妈把十七岁的宋运辉当自己的儿子一样看待。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受苦的谎言也算是说破了,  当时农村的孩子们肯定比不了城镇居民户口的孩子们。说是养猪其实是在完成高中三年的课程,  前后一年多跟猪在一起以猪为老师加上天生聪明真是神啊。现在的孩子们多么的笨啊,  又是专职学校一对一补课化钱化时间有时还考不好。为什么不向宋运辉学习到乡下养猪去, 一年左右时间就可以自修完成高三的全部课程,  还能在高考中一定会是拿到全县高考第一的高分。看"黑五类"的子弟就是聪明就是天才就是能发财先富的。

为什么要上大学?  不同的孩子们有不同的回答。工农兵大学生们学习为了提高技能,  学完毕业后回到原单位能为牛治病能防治水稲被虫害。而"黑五类"的子弟上大学为了家里过上好日子,  毕业了可以带父母全家到上海等大城市去。又或者出国去移民海外去。工农兵大学生在校学习要德智体全面发展的。而"黑五类"的子弟在学校一心只读圣贤书两耳不闻窗外事,  唯有读书高万般皆下品,  上大学才能让知识改变自己的命运,  可以由低层人改变成为上层人或是上等人,  不再当农民了,  不再当工人了。

更更神的还在后面, 上大学一年级的时候,  同宿舍的另三位大学生全是"黑五类"中的代表,  年纪比宋运辉大很多,  宋管他们叫"叔"。叔们在争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时候,  宋运辉还听不太懂。后来因抢着读报,  读着读着让他成了农村农民们"分田到户"的指导老师,  宋又去了小学生班上当了政治辅导员。当小学校长骂小学生考试不合格时为"垃圾"时,  有小学生表达反对校长这种说法不妥时,  宋运辉反而支持校长的说法。后与小学女生辨论时理亏生气,  到后来又成了该女生的一对一老师。一个十九岁大一的学生对小岗村"分田到户的夸夸奇谈到小学生学辅导员,  而且又是一个连打球等体育运动都不参加,  就连走路都在看书,  又是门门功课都考第一的,  如此"完美"的学生,   唯"黑五类"子女莫属。这些真实吗?  

农村人民公社中的小雷家大队农村的"分田到户"是怎么搞起来的?  是由一个大学一年级的十九岁的学生通过读报,  了解到小岗村的事后来告诉小雷家大队的一个小混混,  大队党支部书记的侄子平时横行霸道流氓习性后,  又当了几年兵后,  回农村后又被亲伯父党支书推荐当了大队付支部书记的雷东宝。然后满着老书记和全体大队社员们,  抓了几个一起玩的小兄弟丈量土地打着"联产承包"的幌子把大队的地给"包产到户"了。

宋运辉大学门门功课每年每个学期都考第一名,  真神啦。毕业分配时理应分到最大最好的国营化工厂, 但因同宿舍的同学靠送礼走后门占了他的位子。送礼走后门慢慢开始流行了。但宋运辉的姐夫路子更粗,  通过县里徐县长的关系和国营化工厂的水书记联系也进了国营化工厂。剧中说水书记徐县长等人都是北京空降派来的,  关系深着呢,  后台硬着呢。拉帮结派从上到下开始了。为了少数人先富,  先搞乱国营工厂人民公社, 把水搅混了开始捞钱先富,   这就是复辟资本主义的目的。 当水书记问宋运辉,  哪个中学毕业的成绩这么好时,  宋运辉回答说,  我在大队养猪场的一年多里自学的。文革真伟大!   文革中的养猪棚里也能出了个高考状元。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h1h2 回复 悄悄话 像宋这样的靠自学考入大学的, 77, 78级有很多, 一点不奇怪. 当年我们没怎么念小学 (二年级开始文革停课了), 中学 四年, 三天打鱼二天晒网 "闹革命" , 没正经上过几天课, 本人当年也是靠自学考入大学的
好吃不乱吃 回复 悄悄话 我是文革后期上的初中,三年毕业时说"四个面向",就是毕业的去向是上学、参军、工厂、农村。就在此时,有了邓先生的小回潮,不毕业了,继续念了第四年,所以可以说是初二加高二。数理化也学了一些,但是语文则直接受政治环境影响,记得很清楚的语文课是《红灯记》中????场,用剧本节选做语文课文,所以多少年后仍然记得剧中的对白与唱段。1948、1949出生的应该完成了初中教育,1952出生的只念了一年初中就因文革而停课了,这两届学生再也没有机会返校,1968冬季就直接去了乡下,其后每人的命运就靠家长的能力而定了。那个年代想读书也没有,况且也到了养家糊口的年令,他们真的是很不容易!请不要纠缠这些事情,每个人都有他她不懂的东西,我很理解他/她们,不要以你所长笑人之短。
流浪北美的蚂蚁 回复 悄悄话 本人是文革中上的小学和中学。余以为,文革中学校教学是不是正常,地方不同,学校及老师不同,出现的结果大一样。我们那个地方许多学校在1968年以后还是认真上课的,老师也尽职尽责。尤其是1972年前后,邓先生恢复了一段时间的工作,整个教育系统也恢复了正常秩序,俗称“回潮”,为防止学生作弊连考试都A,B卷了。可好景不长,1974年到1975年又松弛了下来,77年考上大学的许多人都受益于那段短暂的回潮。

多数下乡知青都感受到了农村人的憨厚和朴实,他们对我们这些来自城市的年轻人给予了最大的帮助,而不怎么在乎我们是否给他们带来了多少好处。

77年高考没“状元”之说,进了大学之后也不清楚自己的成绩,个别人通过关系能查到自己的分数那是另外一码事。

haiwaiyouzi 回复 悄悄话 77,78级高考生,都是文革打下的教育底子。现在都是各个行业的主力军 !
黑猫-警长 回复 悄悄话 不知道每个省,77年高考许多地方是不公布成绩的,所以不知道谁是状元,并且当时也没有状元一说。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