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在人为

人世间所有事情的成败完全在于每一个人是否能够努力去尝试去想然后脚踏实地的去做!
正文

〝政审你大爷〞在美国

(2018-11-14 07:33:16) 下一个

〝政审你大爷〞在美国

 

 

 

所谓〝政审〞,即为审查考生的政治态度、家庭背景、道德品质、社会关系等。任何一个国家,  一个政党,  一个社团,  一个宗教.......,  甚至是一个黑帮组织,  一个邪教团体........都有根据不同的需要对想参加的人进行《政审》的。

就拿一个国家来讲,  不同时代,  不同政党执政下都有不同的政审要求。只是名称叫法不一样, 政审内容不一样而已。这主要取决于执政党的政治立场。有些人唯恐天下不乱,  制造谣言谎言,  人为制造矛盾,  指鹿为马, 似是而非地制造邪风妖风攻击中国共产党。如今的中国执政特色党还是当年的共产党吗。当年的政审和今天的政审能一样吗? 可能一样吗?  

如在美国早期白人至上时代对犹太平民子弟上学就要"政审",  只是叫法和内容不一样。但如今的美国在犹太人控制下的时代 ,  犹太人作为精英会给于优先上名校,  时代不同政审的内容不一样。美国早期录取大学生时除了分数外也会照顾到弱势群体的子女上大学。但近年来美国经济转型后上名校的子女大多数为富贵人家的子女。当然更不可能让一个反美国的人上大学的。除非政审时没有被发现或还没有暴露出来。

在中国也一样。清朝民国时期上大学虽说沒有明显的政审,  但有钱才能上大学不就是最大的政审。底层的平民子女没有钱去上大学。即便那些富家子女上了大学后在学校如反清照样会被清除。如在民国时代富家子女的大学生参加了共产党不是也被一路追杀直到非死即逃离学校的结局吗。

在新中国的毛泽东时代,上大学是免费的。而且一录取就亨受国家干部待遇的。〝政审〞作为了解一个人生经历的手段,将个人经历中所做的重大好事和坏事记录在案以及在成长过程中的家庭和坏境的影响等,让你所想加入的单位有所了解。无论是工作、学习都绕不开〝政审〞,〝政审〞也成了上大学的前提条件。假如是反对共产党和马列主义,   反对社会主义的人还要让其上大学免费培养成才?  有这个道理吗?  当时的政审对出身己不太看重,  如朱溶基,  温家保,  江泽东等高官都出身有钱人家,  都通过政审上了大学。至于学成之后他们反共产党反社会主义只是他们个人的道德修养了。

〝文革〞结束后,邓小平上台取消了〝政审〞。其实也没有放下政审,  只是内控而不明说。其目的是培养一批反共产党,  反社会主义,  反毛泽东的人才而己。

如今重提政审,  其目的也是为培养富贵精英人才,  必须是忠于特色邓家党的人才而己。

然而那些邪教"大爷"们似乎找到攻击共产党的武器。瞎闹什么呀!  看看〝政审你大爷〞在美国的历史。

在美国的大学录取中,家庭背景一直很重要。

在二战前,特别是在二十世纪以前,大学被以所谓“盎格鲁撒克逊白人清教徒”(WASP: White Anglo-Saxon Protestant)为代表的上流社会所垄断。

一些犹太平民子弟靠优异的成绩进了常青藤,就让既得利益集团惊恐不已。

在一战以前,常青藤还是延续欧洲的传统,按考试成绩的客观标准录取学生。这种录取政策,其实并非看起来那么公平。比如,考试所要求的一些科目,如古典语言等等,普通的公立学校不教或者很少教。结果,那些从私立贵族学校出身的WASP还是占尽优势。

但是,犹太人的到来挑战了这一体系。这些犹太子弟学习认真刻苦,即使在公立学校就读,也精心准备常青藤的入学考试,并经常能够战胜WASP子弟。纽约是犹太人的聚居地。地处纽约的哥仑比亚大学首当其冲,犹太学生的比例一度达到目的40%以上。

这就导致了美国大学的第一个专门的“录取办公室”于1910年在该校建立。这一办公室的使命就是解决“犹太问题”,把那些“不受欢迎的学生”(undesirable students)的人数减少到最低限度。

办法是在录取时不仅仅看成绩,还要看学生的“品格”(character)和“领导力”(leadership)等素质。

当然,这些素质的评价具有非常主观的色彩,使录取官员可以绕开客观的考试标准。结果大见成效。到1921年,哥伦比亚的犹太学生比例被压到了22%。

哈佛、耶鲁、普林斯顿这三巨头也很快效法。考生进大学不再是参加一个考试那么简单,而要填写详细的个人和家庭背景资料,撰写自传性的作文,描绘足以证明自己的“品格”和“领导力”的课外活动。

当然,还有由“靠得住的”教育工作者写的推荐信。录取时要处理的信息也越来越复杂。没有过多久,录取办公室就成了美国大学中普遍的、永久的部门。美国大学的历史由此被改写。

虽然有这一肮脏的历史,这套系统在二战后仍被保存下来,特别是经过种族平权的“积极行动”(affirmation action)而被用于扶助弱势的目标,获得了相当可观的社会效益。

如今,美国的大学录取仍然不仅仅是看成绩,个人在功课外的成就、家庭背景都是非常重要的因素。

学校在这些方面的取舍过程也是严格保密的。这就给录取过程带来的相当大的神秘性。

最近,麻撒诸塞州的两个知名大学Tuft University和Amherst College让《波士顿环球报》的记者走进其录取办公室监督整个的录取程序,最后记者的观察被公开登在报纸上,使我们对美国大学在录取过程中如何查学生的家庭背景有了一个非常具体直观的了解。

这两所大学都是快能与常青藤比肩的名校,有“小常青藤”之称,录取竞争非常激烈。Tuft University今年有一万五千申请者,最后能收到录取通知的有三千多学生(因为大多数学生同时申请许多学校,拿到录取通知后常有一半左右不会来就读)。

录取委员会有七名成员,从三月开始一起最后开会审阅录取材料。这一过程被录取部主任戏称为“长征”(long march)。

在会上,一个女生的申请材料摆在大家面前:成绩全A,女童子军成员,舞蹈家,同学的辅导老师…. 然而,如此优异的记录难以给委员会成员留下深刻印象,大家很快就否决。“这样的人太多了。”一位录取委员会成员说。

另一位是意大利蓝领工人的儿子,因为其作文动人地描述了他对食物和家庭的热爱,以及他和自己智障的弟弟的关系,一下子被大家看中,很快获得一致通过。

下面一位是个平均成绩为B、英语成绩为C的学生。她有听力障碍,生长在西班牙语家庭和非常破落危险的社区,每天要通勤一个多小时上学,从小就照料自己的弟妹。录取人员对她争论不休:“这孩子在大学第一年可有些吃不消,不过最终她会赶上来。”“她已经克服了许多艰难困苦,我们不应该让这样的孩子失败。”大家讨论了二十分钟仍没有结论,最后不得不推迟决定。

Amherst College的录取委员会有六位成员,要在7700申请者中挑选1100位学生。

一位科罗拉多的学生材料被摆在他面前。他成绩平平,在一般情况下肯定不合格。但是,录取委员会发现,他父亲离家出走多年,他母亲失业,他生长在犯罪率极高的社区,挣扎着不掉进犯罪的陷阱。结果,他的成绩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委员会一致决定录取。

另一个来自纽约的牙买加移民,虽然在美国历史和统计两项高级课程考试中拿了高分,但在大学录取的主要综合考试SAT中成绩仅为1180分(满分1600),离Amherst College学生1360-1530的中等水平还差的非常远。录取委员会发现,她的父亲曾被关进监狱并已经被遣反牙买加。大家一片叹息:“这是多么艰难的生活!”不过,在纽约,这样的学生实在太多了。最后,大家把她放进了候补名单(因为美国大学录取的学生有一半左右不来就读,当不来就读的学生人数超过预想时,留出的空额就由候补名单中的学生填补。即使一流大学,候补的机会也相当大)。

一个非常轻松地获得一致通过的学生,来自贫困的移民家庭,十一岁才开始讲英语,各项成就都很出色。大家无话可说,连举手表决都没有就把她的材料放进了录取档案。

录取委员会非常认真地审查申请者的家庭背景:父母的职业和收入水平、教育程度、所上的高中里升大学的学生比例等等。这三项越低,这个学生越容易被录取。父母都没有进过大学的被归入SP30类,家庭收入非常低的被归入SP31类。这两类的学生,在录取中得到了种种的照顾。

当然,这样考察学生的家庭背景,并非论出身取人,也不是把大学变成慈善机构,其最终目的还是挑选人才。在这样的选材过程中,大学把社会和家庭因素当作衡量学生“品格”的一项指标。你以后在一生的事业中是否有克服艰难险阻的品格,是你成功的关键。

而这种品格,从你上大学前如何“克服生活的挑战”中能非常明显地体现出来。当然,艰难的生活也加强了你对他人的理解力,成为你的“领导力”的基础。可见,“品格”和“领导力”这种在美国大学录取中非客观的指标,刚开始设立是为了保护既得利益,如今则基本上成为辅助弱势阶层的有力手段。

其实美国的常青藤或者别的顶级私立学校还是有相当关注家庭背景和你的推荐人的传统;尤其是你的家族和该校的联系,如果你的父辈在该校读过书,而且境遇优越,那么你进去的概率就相当的大--所以那些学校每年能够拿到十多亿甚至二十多亿的捐助,原因就是学生主体都是非富即贵。而且对于这些人,一般来说既是他们成绩再差,最后的分数还是B---这也是这些公子哥的特权 。

近年美国经济转型,制造业没落,服务业崛起,白领工作增加,蓝领阶层乃至工会的势力越来越小。反映到教育上,就是高中生毕业当工人的路几乎没有了,大学入学率急剧上升。2005年秋季,预计有1670万新生进入大学,比5年前增长了120万。美国教育部估计,在8年后,这个数据将增加到1880万。根据2000年的人口统计,美国15-19岁的人口,不过2000万出头。1670万新生中,当然包括许多19岁以上的学生,但毕竟18岁是上大学的正常年龄。这么高的新生数字,说明适龄的青年大多数都上了大学,美国正在走向全民高等教育。

 美国的各类大学将近4000所,吸收这么多大学生,应该是不在话下。但是,精英大学则是有数的。想上大学的人多了,挤进精英大学的路就窄了。这几年大学录取的竞争白热化,各种大学申请咨询公司应运而生。一个考生的大学申请咨询费高达2万美元以上。虽然各大学一再强调多元化、扶助弱势阶层,并在奖学金等方面向低收入阶层倾斜,但是,由于申请精英大学常常不得不花巨款将自己进行职业包装,穷孩子难以竞争。结果,在精英大学中,弱势阶层的地位岌岌可危。比如,黑人和拉美裔占美国大学生总数的1/4。但是他们在一流公立大学中仅占11%。低收入家庭出身的学生在前51所文理学院所占的比例,也从10年前的13%跌到现在的12%。在社会平等这个问题上,精英大学似乎不进反退。一些人担心,这样发展下去,美国的社会流动将降低,逐渐形成一个世袭的精英阶层,能够代表弱势群体的利益的人会越来越少,最后演化成为一个无其名却有其实的贵族社会。

 如果你看看近几年来美国的总统政治,不论是布什还是戈尔,或者是克里、迪恩,全是“常青藤”打造的世家子弟。美国的世袭精英已经形成,恐怕是不争之事实。不过,这些世袭精英,并非像欧洲的旧贵族那样高高在上、完全脱离平民社会。美国的建国之父、第二位总统亚当斯曾说,任何社会最终都将由精英统治。美国与欧洲的不同在于精英的形成过程。欧洲的贵族是世袭的,美国的精英却是基于个人的优异品性、在一个开放社会的竞争中自然胜出。现在美国的世袭精英,并不像当年欧洲贵族一样可以继承家族的爵位,而是必须运用家族的经济资源优势,从小对自己进行超强度的训练,保证自己拥有超强的个人素质。换句话说,世袭是一种教育优势的事实,不是社会等级所保障的特权。教育不成功,社会地位就丧失。而在这种精英教育中,对社会的服务,特别是对弱势阶层的服务,越来越被强调。这就培养了世家子弟的社会责任和对下层的了解和同情,多少缓解了贫富之间的文化和社会冲突。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2)
评论
ccn 回复 悄悄话 从五毛的这篇博客看,中共是决意要搞政审的,文件已经贯彻到五毛了。
洞庭人家 回复 悄悄话 你喜欢删帖是吧?
fonsony 回复 悄悄话 英狗余shit們、你說是嗎?
fonsony 回复 悄悄话 美國頂級大學先政選華人出局、你華人選票幾張阻得了什麼政局、但政選了你華人出局就僕倒了
X723 回复 悄悄话 人以群分,物以類聚!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美国的政审怎么可能和中国一样?美国当然有政审,但允许国人有截然不同的世界观和意识形态,只是不能有危害国家的极端恐怖主义思想。另外,极左派的政审则是看肤色,肤色越深越政治正确。

一码是一码。
碧螺春珍珠奶茶 回复 悄悄话 Blanchill 你装什么傻了你读不懂我说的汉字吗。在美国你可以宣称反对执政党 反对民主党 推翻两个党 而不用担心不能参加Sat 报考一切大学 这和你说的反共产主义有关系吗。 装疯卖傻的不是我吧
blanchill 回复 悄悄话 碧螺春珍珠奶茶 发表评论于 2018-11-14 20:25:13
另外别把美国政审和中国政审混为一谈。我没听说美国哪个学校因为学生反对共和党或者民主党而不过关的。
==========
装什么傻,价值观一致的两个党相当于一个党的左派和右派而已。如果哪天美国不排斥共产主义了再来谈真正民主。
碧螺春珍珠奶茶 回复 悄悄话 另外别把美国政审和中国政审混为一谈。我没听说美国哪个学校因为学生反对共和党或者民主党而不过关的。
碧螺春珍珠奶茶 回复 悄悄话 其实人活着每天都在被人审 文明人就是尽量选出公平公正的人来审 哪些要审哪些不要审 制定合理合情合法的规则审 中国的政审问题是:审的人是人民选出来的合格人选吗 审的标准 合情合理合法么 法律制定的公正吗? 审不审没问题 审的人 审的议题 审的标准行不行才是问题
To_Me 回复 悄悄话 你大爷的
山地 回复 悄悄话 好文
陌路独行 回复 悄悄话 毛时代,大学免学费是真实的,但是一录取就享受国家干部待遇,是在梦里享受吗?
西门桥 回复 悄悄话 “美国也有政审”,这是在公然欺骗墙内民众!
西门桥 回复 悄悄话 美国有政审,所以中国也要政审。美国有选票,人民可以对总统进行政审。中国人民可以对习近平进行政审吗?
遍野无尘 回复 悄悄话 “法院你大爷” 哈哈。
haiwaiyouzi 回复 悄悄话 楼主说的很对 !在美国上大学是有政审的 !
viper999 回复 悄悄话 这与中国文革时的政审是以回事吗?
fonsony 回复 悄悄话 文城以楼主与老阎的文章以理章显
fonsony 回复 悄悄话 最紧要是对华人政審
traveler123 回复 悄悄话 在中国政审不合格就哪个大学也不能上了,这与不能上常青藤还是不一样的。
注册很麻烦 回复 悄悄话 一个道理从理论上看视乎是很公平的,可落实到实际上就很容易被人利用了。原本政审他人的人应该是道德品质很高尚的人,可当今社会真正这样的人是到不了那个位置,还反而被不合格的人政审,甚者还会被人否定掉,这就是人治的悲哀。美国也一样会存在这样的问题,只是相比之下会好很多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