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在人为

人世间所有事情的成败完全在于每一个人是否能够努力去尝试去想然后脚踏实地的去做!
正文

入党者叛党者皆是自愿者!

(2018-08-15 07:22:45) 下一个

入党者叛党者皆是自愿者!

 

 


最近几天来认真反复读了本城"淡黄柳"的几篇关于中国共产党内的叛党者的博文后,   细细体会出来的血腥味似乎来自同一个地方《国民党》,  来自同一个人《蒋介石》。

"想掐死共产党"的人似乎从共产党成立的第一天就开始就大有人在,   第一次共产党开个会都不行被迫从上海的一处屋内转移到效外的一条船上。随后的每分每秒都有人"想掐死共产党",  可都未成。郭文贵先生想掐死共产党还嫩了点。真正能掐死中国共产党的是改开者邓小平。正确地讲是毛泽东的离去,  中国共产党也都消失了。

虽然中国共产党己被"掐死"。然而 , 有些人还不死心,  还在骂,  还在追杀。 有时甚至让人说说"共产党"几乎都不行。

"共产党"为何能让某些人如此惊慌害怕?

而从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看,  这里指那个年代而非和平建设时期。入党者对于个人和家庭亲属来讲无名利可言。相反叛党者升官发财的多。

从"淡黄柳"的博文中读到那个时代参加共产党的骨干或是领袖人物都是上过学读过书的有钱人家的公子哥又或是大小姐。应该都是自愿者。

后来因种种原因不玩了,  又或称"叛党者"。 也应该都是自愿者。

假如当时没有制造血腥味的那个地方和那个人?  又会是什么结果?  

不就是多个反对党吗。有人自愿加入哪个党都行。这个党做做想换个党做有什么不可?  美国的共和党员如退党后加入民主党内不会杀头吧,  更不会去杀曾经的同事吧。

放那时的中国不行。 国民党蒋介石容不下共产党毛泽东。

淡黄柳在"得以善终的叛党者:盛忠亮"一文中描述:

"算我走运也是我倒霉,在出现二十八个布尔什维克的时候,我正好在中山大学上学,而且成了他们当中的一员。---盛忠亮"===入党者! 一个中山大学的大学生。

"盛忠亮被捕后曾在受审时一言不发,坚贞不屈。国民党特务向顾顺章求教,顾献上妙计——盛忠亮对女友秦曼云言听计从,可从秦处下手。国民党当局立即将秦曼云从南京解往上海,盛忠亮经过秦曼云的苦口劝说,随即折节叛变。"===叛党者!  为了女友也说得上有情。

"曾经“最革命的”、“左得出奇”的盛忠亮,1934年10月在上海被捕后竟相当“爽快”地投降叛变,成为国民党特务。"====入党者又是叛党者!  都是自愿的无可厚非。

"当年盛在上海叛变时鲸吞的各根据地千辛万苦送到上海供上海中央局活动的大量黄金,。。。。"====这就太过分了。当时共产党的经费可能都用血和命换来的,  而且又少得可怜。就凭这一条判死也不过分。一念之私是多么的可怕。


淡黄柳在"最憋屈的叛党者:李竹声"的博文中说,

"我仔细研读,试图找出哪一个时期哪一个区域中共地下党大佬投降国民党的最多最震撼。重庆红岩村根本算不上,要数30年代的上海滩,中共首脑所在地。"===最后中共首脑在上海无立足之地。转而去农村去山沟。迫人太甚!

"顾顺章1931年4月被捕后投降国民党,土共的上海乃至整个南方的地下党土崩瓦解,在上海的共党中央大腕悉数离开前往江西苏区。"===赶尽杀绝! 

"1932 年9 月卢福坦被俘,旋即向中统投降,将党中央书记处、全国总工会、铁路总工会、海员总工会等组织人员的情况和秘密地址一一供出,导致几十名党的重要干部先后被捕,中共遭受重创。并发表了一份慷慨激昂的宣言:

“亲爱的同志们,我百分百的相信你们在咀骂我说:‘无耻的叛徒,还有脸来同我们谈话’。但是我要百分百地诚恳呼一声,亲爱的同志们,请你们原谅我,我还希望你猛醒,看啊共党已死的同志和遇难者的家属们,又有谁来照应,坐了牢,丢了命,还要加上他们许多可恶的罪名,什么派,什么叛徒,同志们,这样残酷万恶的共产党,为他牺牲了有何意义?”===宁可错杀一千,  不可放过一个。何谈自由, 民主, 人权,  人道。一直逼迫中国共产党必须要举起刀拿起枪来反抗。毛泽东说过,  专制是国民党蒋介石教会中国共产党的。

"更惨的是,李竹声叛变后把几十万党的活动经费送给国民党,并供出了中共在上海和苏区的许多机密,如中央红军将要向西突围的作战计划,上海中央局的电台位置和顶替他短暂接任上海中央局书记的盛忠亮住址。3 个月后盛忠亮被捕叛变。中央特科素有暗杀大王之称的邝惠安就被盛忠亮出卖,最后不幸遇害,牺牲的时候年仅32岁。"===为彻底“消灭”中国共产党不惜一切坏事做绝。又是把几十万党的活动经费送给国民党。

"李竹声是莫斯科中山大学的“28个半”布尔斯维克之一。

李竹声在莫斯科中山大学留学的时候表现是十分突出的,毕业后做过中山大学的副校长,肯定有过人之处。

到1935 年,中国共产党在其诞生地——上海已无立足之处。

因为表现突出,,成为国民党反动派骨干。很多共产党人都死在了他的魔爪之下。

李竹声随后进入中统,最后官至中统科长,很多共产党人都死在了他之手。"===自从中国共产党成立以来有多少共产党员被国民党蒋介石杀害。被杀害的中国共产党员都是中国民族的优秀儿女和民族英雄。

淡黄柳在"姚文元的寄娘:大美女叛党者费侠"博文中说:

"费侠是留苏学生中鲜见的有气质,有文化,有长相的人物。在实习期间,费侠非常努力,由于各方面能力突出。"  ====多好的一个人才。

"1931年,和费侠一直联络着的中国中央特工顾顺章叛变投向了中统,所有的地下党员全部被出卖费侠也不例外,费侠身份的暴露,当时她的长官徐恩曾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梦寐以求的心中完美老婆竟然是中共地下党。为了实现自己将其占有,也让他不被杀头,让顾顺曾去劝其投降,洗脑。很快,费侠就背叛了中共,成为了女叛徒。"====成了国民党蒋介石刽刀下的牺牲品。

淡黄柳在"中央特科第一女谍报员:周惠年"的博文中说:

"顾顺章的叛变,导致武汉的中共联络员全部被捕杀,包括几个中共要人如恽代英、蔡和森等。1933年,陈赓赴苏区前夕,也曾在上海落入了顾顺章布下的网。而当时的中共“一把手”总书记向忠发被捕,也是顾顺章设计抓捕的。"===人性中的私念可恶, 为了自保出卖别人出卖自己的灵魂。

除此之外蒋介石国民党的早期大屠杀还有很多!

蒋氏国民党的早期大屠杀!

自从蒋介石篡权孙中山创立的国民党之后,  完全背离了国民党的建党宗旨,  国民党落得今天的地步也是必然!

蒋介石在上海投靠孙中山之后发家,  随后组建黄浦军校建立自己的军队,   蒋介石早己悟出"枪扞子里面出政权”的道理,  牢牢掌握枪扞子如军队军统中统特务团暗杀团保密局黑帮等武装人员。

在他从上海逃往台湾的军舰甲板上对他大儿子蒋经国说:  管理冒险家的大上海他一是靠江浙大财团二是靠上海黑帮青洪帮才能治理的,   在他说这话时的前几天,   他从老家溪口来到上海即刻召开高层会议, 一方面安慰军队打好保卫上海的战争,  强调有外国友军支援一定能胜利。另一方面待会议一结束速速命令汤恩伯司令将全有的黄金白银美元以及粮食棉纱等有用的物资全部运往台湾,   运不走的粮食物资工厂设备全部炸了,  留一座空城给共产党的毛泽东看他们如何管理!  心中全然没有考虑到上海的市民!  再早些日子的浙江溪口蒋的老家,   蒋介石对经国说,  当年北伐军一占领上海后,  军心马上散了,  尤其是中高级军官都被财团甚至妓女收卖,   想不通为什么!  而毛泽东的农民土八路更是抵挡不住,   看毛泽东如何来接收并管理被称为昌险家乐院的大上海,   并预言共产党必败退滚出大城市的!

不但如此还留下了大批特务搞暗杀破坏,  留给共产党毛泽东的难题实在太多!

再看一下蒋介石早年的国民党都干了什么,   由于国民党蒋氏政权代表官僚资产阶级、买办地主阶层利益,其残忍程度决不亚于日本鬼子。现在由于主流文痞有些国民党的遗老遣少们刻意误导舆论,借着共产党内的判徒走资派的势力大肆攻击污篡共产党毛泽东!  还有人只知道蒋匪军队在抗战期间的那一点所谓的“历史贡献”,却忽略了其反人类的本性。1934年秋冬国民党在占领中央苏区根据地后,立刻开始了报复性屠杀,在之后的3年时间里,仅中央苏区被杀的共产党员和群众达80多万人。而这一活动主要由国民党内仿照意大利黑衫党与纳粹德国冲锋队形式建立的“蓝衣社”别动队来负责。

特务康泽的别动队在接管地方后,对逃跑的和苏区有联系、或者有子弟在红军部队的人家,别动队实行连坐方式,凡及时回村“报到”并登记户口者,视为“及时自新”,而未来自首者“一经察觉,罪及全家”。

在一批逃亡地主、富农返回后,他们迅速成为了别动队在当地的民间基础。保长、联保主任的人选,就在这些人中指定产生。而临时衙门、保甲长产生后,“标准战略村”、保甲制开始以惊人的速度和惊人的恐怖被推行着。

 “无人区”的建立。康泽指挥别动队员和临时征集的地主武装,将过去居住在自然村中的村民驱赶出他们的住所,然后赶进标准“战略村”,把数以百万计的原住民,都象牲口那样圈禁起来。在村民被驱赶进战略村后,非常严厉的“保甲制”就开始了。

这个“保甲制”是现代史上最耸人听闻的.之一。它规定,任何一家人要证明自己的“良民”身份,需找到四家作保,保证不“通敌”、不收留一切嫌疑分子、不 供给物质给红军。不能找到四家作保的家庭全家灭门,五家连保连坐,“如有敌情”不举报者,也要灭门。一家犯事,除该家毁家灭户之外,其余四家也“杀无 赦”!“五户连保”以及“一家出事、其余抵罪”的政令,在熟悉当地的保甲长支持下,异常顺利地取得威慑效果。

前别动队人员方舟在《回忆别动队始末》一文写到:不管是他作为中队长进驻瑞金后,还是在战争结束前的其它地方,因为对“已‘自新’的农民,联保主任都暗中监视”,这个严密阴森的民间特务网使地方整肃。蒋军在占领井冈山根据地后,立刻开始了大规模报复性屠杀。

蒋军提出在苏区“石头要过刀,茅草要过火,人要换种”的烧杀政策,单大井村先后就被焚烧九次。江西省1933年1930万人,到1936年居然只有1370万人,除去因战争死亡及跟随红军主力长征的30万的人数,被蒋屠杀的中央苏区军民达数百万,福建省,湖北省苏区各100多万,而且令人发指的手段不计其数。

为彻底“消灭”红军,蒋介石军队和蓝衣社别动队在当地施行惨无人道的“三光”政策,每侵占一地,就进行灭绝人性的大屠杀。他们纠集卷土重来的豪绅地主、流氓恶棍组织“还乡团”、“铲共团”、“暗杀团”、“义勇队”、“挨户团”、“靖卫团”、“保安队”、“搜山队”等反动组织,对苏区人民进行疯狂地报复。

蒋军狂叫“大乱三天,大杀三年”,要“屋换石头,人换种”,“斩草除根,诛家灭种”。在“宁可错杀一千,不能错放一个”的反动口号下,蒋军在苏区实行惨绝人寰的“杀光、烧光、抢光”的“三光”政策。诚如国齤民党政府在报告书中供述,在“清剿”区内,“无不焚之居,无不伐之树,无不杀之鸡犬,无遗留之壮丁,闾阎不见炊烟”。 

蒋军肆意屠杀苏区共产党人及老百姓,其手段极为残忍,骇人听闻,如挖心、剥皮、肢解、分尸、刀砍、碎割、悬梁、火烧、活埋、挖眼睛、割耳朵、穿铁丝、割舌头、破肚取肠、割乳挖胸、沉潭落井、打地雷公、钉丁字架、灌辣椒水等数十种酷刑。从3岁孩童到80老人,均不能幸免,不管男女老弱,均遭屠戮。有的婴儿被蒋军兽兵抓住2条小脚,活活撕成两半。

有的革命群众被蒋军用烧红的铁盒戴在头上活活烧死。有的妇女被轮齤奸割乳,凌辱而死。比如,国民党独立33旅旅长黄振中杀害宁都、瑞金、于都、兴国、广昌、石城等县人达数万人。

国民党江西保安3团团长欧阳江一个晚上屠杀500多名抗交粮食的瑞金武阳群众,制造了‘武阳围血案’。瑞金菱角山一夜被活埋300多人,南门岗一次枪杀了500余人,国民党瑞金县长邹光亚在云龙桥下一次集体屠杀了120余人。瑞金竹马岗被杀害的人数以千计。谢家祠和陈家祠被害的革齤命群众的尸体推积如山。

据当地史料的不完全统计,瑞金有18000人被屠杀;兴国被害2142人,被捕6934人,逃亡3410人;于都被屠杀3000余人,其中禾丰地区被保安团团长华品懋杀害的革齤命群众达500余人,沙心地区全家被杀绝的有37户。

赣县田村一地被杀害94人,其中有14户被杀绝;寻乌被杀害4520人,杀绝900余户;会昌被杀害972人;石城县被屠杀的干部和群众576人;广昌被害的1000余人;宁都有1442名干部和3378名群众死于蒋军的屠刀之下;上犹县被杀害的干部达1466人,群众658人。

在蒋军的血腥屠杀下,不少村庄被杀光,成了“无人村”、“血洗村”,尸骨遍野,血流成河。

江西省吉安地区1933-1936年间人口从380万下降到190万,赣州地区被杀了300多万,瑞金、兴国两县80%人民被杀。其中有个地方叫千坟岗的,1934年红军长征后还乡团在半个月内在这一带8个村杀了1000多人,此地因此得名。

千坟岗附近的一个村庄,民国初期有1000多人,到1936年居然被杀得只剩下8户,现在才100多户。当地至今到处可以看到国齤民党军队烧毁房屋后的灰黑地基残余。1933年年底,约2400名国齤民党“别动队”人员开到了大别山。该部别动队由蒋伏生指挥。

如果说别动队在江西搞了一个地狱,那也只是地狱的第一层,而大别山则是地狱的第十八层。蒋介石给别动队下达的命令:“‘匪’为保存田地,始终不悟,应作如下处置:一,‘匪’区壮丁一律处决;二,‘匪’区房屋一律烧毁;三,‘匪’粮食分给剿共义勇队,搬出‘匪’区之外。难运者一律烧毁。需用快刀斩乱麻的方式,否则剿灭难期,徒劳布置。”这次集体屠杀得到完全贯彻,并直接造成大别山地区一百万多青壮的死亡,使剩下的老幼妇孺无家可归,成为难民和饥民,并最终大批饿死。

这一命令是由蒋伏生草拟,由那个在南京以基督徒或儒教徒自居的蒋总裁所批准下达的,由于这一命令的执行者大多是那些以“正直”的军人自居、强调“廉洁和献身”、立志“复兴国家”的蓝衣社成员,所以被执行得非常彻底,鲜有遗漏与幸免者。

曾任蒋介石侍从秘书的邓文仪主编的《剿匪战史》所载,人口九万的金家寨县城,第一个月“枪杀与活埋三千五百多人”,县城之外,“在古碑冲处死、活埋的至少九百多人;在南 溪、竹畈、花园各镇处决的赤‘匪’、赤‘匪’家属,以及赤‘匪’伤病员至少三千人;上楼房镇一次杀了一千二百多人;胭脂河坪了杀了一百多人”。9万人口的金家寨,仅一 个月时间就被杀了上万人。这本来是别动队用来邀功的资料,不过现在成了难得的历史文献。

同时,别动队还建立了集中营,由别动队员、会道门武装“三枪会”和地主还乡团把守。当地的西方传教士的记录中说:“那似乎是一个原始地带的沼泽,被关押在那里的人,象苍蝇一样成片成片地死去。接连几天我都在做噩梦,每当我一闭上眼睛,就能看见那些后悔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可怜的人。”到第二年,金家寨集中营建立时被关押的一万多人剩下的还不到一千人。

但是还没有结束,当地西方传教士还记录到,沙河流域的金坪树镇一带,“两三千的妇女用绳索串成几里长的一排,执枪的士兵象驱赶牲口一样,把这些可怜的女人一个个明码标价。她们被卖到了外地。这种悲惨的景象使我想起贩奴运动早期的美洲,而我原本以为这个景象不会再在世界上的任何角落出现”。贩卖这些妇女的所得现款,“一律充当军饷”。

但不久后,因为数以万计的民团无法发放薪饷,别动队又自告奋勇地开始了卖孩子的勾当。几千名14岁以下的儿童,就这样成了武汉、合肥的许多工厂的包身工,乃至士绅家庭的奴婢和“窑子”的雏妓。

在1935年大屠杀告一段落后,湖北有四个县,安徽有五个县,河南有三个县几乎人口灭绝,全成为废墟。

在杀戮最为惨重的天台山和老君山一带,原本有6万人口,但到1934年年底,“整个地区只剩下不到300个老人和几个病弱的小孩”。

著名红军将领徐海东的全家连同亲属、宗族被杀了66口人,几乎灭门。在接受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采访时,他回忆说:“蒋介石曾下令一旦占领我的家乡,姓徐的一个也不能留。

在句容集镇,有一条街上,以前有许多苏维埃合作社,人们安居乐业。如今一切已化为乌有,只有几个老年人苟延残喘。他们领我们走到镇外的一条山沟,只见十七具半裸的年轻妇女尸体在光天化日之下横 七竖八地躺在那里,她们都是遭强奸后被杀害的。

我们都哭了。我们无法置信中国人会对中国人犯下如此的罪行”。

邱会作将军的家族中也有十几人被国民党军杀害。

蓝衣社别动队的屠杀却整整延续了一年。

一直到1934年年底,灭绝村镇、焚烧房屋、贩卖人口的勾当还在进行着。

“我记得在几个大工业中心,有成百上千这样的人到达那里,通过中间人 从国民党军官那里购买男孩和妇女的大量交易进行着,一时成为非常有利可图的买卖”(斯诺,《红星照耀中国》)。

国民党当年清党分共也杀了不少国民党人,不过可笑的是,杀的国民党比共产党多10倍。1927年“四一二”前,中国共产党党员不过5万人,被杀了一半;而国民党60万人,到1928年后只剩了20来万人。号称模范省的广西,1926年有15万国民党员,到1934年只剩了几千人。其余的不是赶出党外了就是当共产党杀掉掉!

 对于国民党来说,凡是良心未泯,有正义感的党员,都是潜在的“共党分子”,是不能不杀掉的,否则就要改变国齤民党的性质。

1938年,国民党炸开花园口黄河大堤直接淹死90多万人,间接死亡6百多万,造成数千万难民,背井离乡的难民最远甚至逃到甘肃;

南京雨花台上被杀的***人和革命志士20多万,其中有的还是孕妇……。

蒋政权屠杀时,连几岁的孩子,像小萝卜头、杨虎城的小女儿也不放过。蒋政权杀人手段和日本鬼子一样残忍,像跟朱德一起入党的孙炳文在龙华被腰斩。腰斩酷刑在清朝雍正皇帝起被禁止,却未曾想到又被蒋政权用来屠杀共产党人。

领导北伐战争时期上海工人三次武装起义的赵世炎被砍头。 国民党刽子手将陈独秀的大儿子陈延年按倒,以乱刀将他砍死。

丧心病狂的刽子手杀害张叔平烈士时,用八寸长的铁钉将其双手钉在墙上,又用两枚长钉穿过他的脚心深深钉入土中,使他流血而死。

广州起义时,女战士游曦等人被脱光衣服示众,割掉乳齤房,尸体砍成几断。被枪杀的女学生被扒光,下身插入树枝抛尸野外。

...........

还有更多的沒有记录下的!   不过都被满门杀光了,  这些人无后代来骂蒋介石国民党的, 反之毛泽东共产党人不满门杀光国民党的留下后人骂了毛泽东共产党几十年!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