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在人为

人世间所有事情的成败完全在于每一个人是否能够努力去尝试去想然后脚踏实地的去做!
正文

“扶正祛邪”这是不可抗拒的自然法则,这是无法规避的人间正道!

(2017-05-16 15:20:43) 下一个

当今世界经济危机、环境危机、政治动荡和战乱纠缠着人们,把人类推向自我毁灭的深渊。人类所面临的这些 难题都是人类自己造成的。

为什么人类会给自己制造难题甚至自我毁灭呢?
因为,在人性中存在着两种倾向,堕落的倾向与向上的倾向。包括基本生理需要与高层次的自我实现的需要,如果一个人物欲情欲的过度扩张便会引入歧途,堕落的 倾向压倒了向上的倾向,在社会生活中畸形的人生、灰暗的结局。在一个社会集体中,如果向上的倾向 压倒了堕落的倾向,这个社会集体便充满朝气,蒸蒸日上,兴旺发达;反过来向下堕落的倾向压制了向上进化的倾向,社会便不可避免地衰落下去,分崩离 析,一盘散沙,沦为异族可以轻易地掠夺屠杀的对象。

为了避免这种自我毁灭的倾向,任何一个社会组织都需要进行价值体系建设,引导人性中健康向上的倾向发展起来,抑制那种低水平的堕落的倾向。其目的就是为了 唤醒社会成员的觉悟,这是社会和谐稳定的需要。在不同的时代、不同的文化中,人们有不同的办法来“扶正祛邪”,所以就需要党纪国 法的约束,就需要加强民主监督。执政者放任自流,贪欲极度膨胀,社会必然要危机缠身,在经济上难脱困境,在政治上深陷僵局,社会动荡不安,找不到出路。

在我们几千年的文明史中,涌现了许多杰出的人物,他们代表了社会自我保护的本能,努力地自觉地引导人性向 上。但这些毕竟是少数,其“扶正祛邪”工作的思路还不够成熟,不能始终一贯地重视这项工作,措施也很不得力,所以就无法抑制社会 中天然存在的那种趋向自我毁灭的力量。一个接一个朝代建立起来,然后又衰落下去,形成了一个周而复始的治乱循环。

“扶正祛邪”的工作,毛主席做得最好。毛主席代表着人类智慧与美德所能达到的极致,他的大公无私、清廉、智慧与勇敢,都是无与伦比的,所以便能极其有 效地弘扬社会正气。在旧中国那种道德崩溃、社会黑暗、一盘散沙的悲惨状态下,他领导中华民族的先锋队,自力更生,艰苦奋斗,从头收拾旧山河,完成了一个翻 天覆地的伟大革命,使中华民族重新站了起来;在这场伟大变革中,人民群众扬眉吐气,心情无比舒畅,是毛主席领导的伟大社会变革,打破了他们原有的生活轨 道,使他们的生命与一个伟大的事业联结起来,实现了生命的最大价值,达到了人性所能达到的最高境界;同时也正是由于人性潜能的充分发挥,中国人民才能取得 一个又一个在别人看来不可思议的伟大胜利。沿着这个方向继续发展下去,我们必然要摆脱周期性的治乱循环,一直稳定在较高的运行轨道上,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 复兴。

西方敌对势力当然不愿意看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此即“小人不欲成人之美”,所以就要破坏捣乱,封锁围堵,无所不用其极。它们最害怕的就是毛泽东思想,为 此制定了长期坚持的和平演变战略,这个战略的核心便是支持鼓动我们社会中的堕落的倾向,这在《十条诫命》中有明白的表述,其中的第一条是:“尽量用物质来 引诱和败坏他们的青年,鼓励他们藐视,鄙视,进一步公开反对他们原来所受的思想教育,特别是共产主义教条。替他们制造对色情奔放的兴趣和机会,进而鼓励他 们进行性的滥交。让他们不以肤浅、虚荣为羞耻。一定要毁掉他们强调过的刻苦耐劳精神。”在这方面,他们已经取得了很大成功。他们经常用“人权”这个词句来 敲打中国,但他们的“人权”仅仅包括追求物欲情欲和堕落的权利,而不包括追求高层次人生需要的权利;他们所四出推销的“民主价值观”也不过是一个放纵堕落 倾向的遮羞布,与毛主席主张的民主截然不同,毛主席所说的民主是引导人民群众精神向上的民主。

然而,在我们中华民族内部也有人自毁长城,他们不知道“扶正祛邪”,反而诋毁污蔑拯救了中华民族的英雄毛主席。在那些坚持堕落倾向 的人们与那些代表着社会正气的人们之间,自古以来,就是势同冰炭,同处必争。由于毛主席代表着社会正气,而且还因为他在这个方面做得最好,他还坚持要求知 识分子改造世界观,所以就必然要遭到那些被非理性欲望控制着的人们的坚决反对;他还要求干部与工农群众打成一片,吃苦在前,享受在后,所以就被那些总想高 人一等的人们视为眼中钉。这些人也并非就是存心邪恶,但由于私欲的限制,他们不知道社会运行的自然法则,无法理解伟人的思想和行为。由于他们与西方敌对势 力具有共同的价值体系,所以便不可避免地与他们沆瀣一气,共同反对毛泽东。即使毛泽东已经逝世,也要贬低他,诬陷他,把他搞臭;只有这样,他们才能保持道 德上的自信。

正如经济上的泡沫迟早会要破裂一样,通过贬低毛主席而建立起来的道德自信也是一种泡沫,它也无法长期维持下去。由道德滑坡而导致的社会失范,迫使人们认识 到,要想实现社会的科学管理,就必须“扶正祛邪”,这是不可抗拒的自然法则,这是无法规避的人间正道。谁如果与它对着干,就必然要受到处罚。正是那些反毛 者所坚持的价值体系所带来的各种困境与灾难,从反面提醒了人们,刺激了社会自我保护的本能,使人们认识到毛泽东思想就是人间正道,代表了人性中健康向上的 倾向,代表了全人类的利益。

人类要想继续生存下去,就必须坚持毛主席所代表的自然法则,我们要想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也必须坚持毛主席所代表的人间正道。所以我们可以说,反对毛 泽东思想就是反对人类自己。从逻辑上来说,与人类作对也就是与自己作对,不仅其生命过程必然地充满不幸,而且还将被永远地钉在历史耻辱柱上。

人类靠自己摸索几千年来一直是听天由命,必须在实践中碰了壁,才能认真总结教训;而这种教训往往不能 通过知识的传授传给下一代,下一代人要想认识到这一教训,也还要靠自己重新摸索,于是上一代人所犯的错误,下一代人照样也还是跟着犯,所以人类从历史中得 不到什么教训。在中国,两千年来一直陷在周期性的治乱循环中。在西方,虽然有马克思很早就指出了私有制 的弊端,08年美国爆发的经济危机击碎了人们对资本主义 的幻觉,近来欧洲又爆发了债务危机。接踵而来的危机迫使西方政治家们不得不正视资本主义制度的弊端,他们也发现,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但由于西 方人认识不到价值体系层面上的问题,无法实现社会运行轨道的转换,所以找不到摆脱危机的出路,人们普遍地处于绝望情绪的笼罩之下。

如何解决价值体系层面上的问题,这是人类能否得到解放的核心问题。要解决这个问题,还是要从毛主席那里寻找钥匙。毛主席一生所作的工作,根据他 自己的总结,就是两件大事,而这两件大事从实质上来说,可以概括为一件事,那就是深入认识价值体系层面上的问题,帮助中华民族更新提高认识与处理现实难题 的能力,教育人们闻道以合理行动。毛主席对此有清醒的认识。

毛主席在领导中国革命的过程中,他始终一贯地坚持用新的价值体系来灌输革命队伍,从红军时代支部建在连上、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开始,直到后来写下《实践 论》、《矛 盾论》,所研究的也无非是人们如何合理行动,帮助革命队伍中的同志克服教条主义和经验主义,透过现象看到本质同,在复杂情况下,如何抓住社会发展主要矛 盾;建国后又进一步提出“世界观的转变是一个根本的转变”,搞政治运动,反修防修,其实质也还是帮助人们正确实践。

在其一生中,这个努力是始终一贯的。刚 开始是在一部分先进分子中间进行教育,掌权执政后又进一步把教育的范围扩大到全体中国人民,直到搞了文革。毛主席的做法继承了中国儒家注重教化的传统,但 又远远地高于儒家,不是神秘主义地教育人们闻道开悟,而是因材施教,用人们能够听懂的语言来传播新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
尤其重要的是,他不是从孤立 个体的角度来进行教育,而是在个人与社会的有机联系的水平上来进行教育。人们为什么行为不合理,是因为社会制度所强加在人们身上的价值体系不合理,给人们 限定了不合理的目标,要解决这个问题,就要推翻旧制度,建立新制度,在新制度的基础上进行教育。

从这个观点来看,毛主席所做的两件大事,其实也就是一件大 事:把大道灌输到社会生活过程中去。

关于第一件事,他做得很成功,这是众所公认的;他领导中国人民推翻了三座大山,把一个西方记者说的“无论是猴子还是天使都没有办法治理”的破败凋敝的中 国,在很短的时间内改造成为了一个朝气蓬勃、万象更新的中国,有效地改善和提升了社会运行状态。

而对于第二件事,人们的认识很不一致。有些人喜欢谈论“文革”的失败,但我们要理清的是,“文革”的失败难道是毛主席个人的失败吗?他发动这场触及人们灵 魂的大革命,目标是为了把中华民族提升到新的价值体系水平上,其失败并不是因为他的目标错误,而是因为这个目标没有得到人民群众的理解。他要防止产生新的 资产阶级,要防止工人农民重新沦为社会最底层,这个目标有什么错误呢?

然而先行者往往是孤独的,毛主席所考虑的问题超前,很难得到其他人的理解,甚至于 那些与他一块出生入死的战友们也是“赞成的不多,反对的不少”。有那么一些人就是那么不长进,热衷于低水平的价值体系,不理解甚至抗拒毛主席把他们提升到 新的价值体系水平上的努力,反过来却说毛主席犯了“晚年错误”,好像他们自己倒是一贯正确似的,这难道不荒诞吗? 那些在价值体系上处于低位的人,必然不肯承认价值体系的存在。这是因为,只有忽略了价值体系的存在,他们才能把毛主席拉到与自己平起平坐的水平上,才能批 评毛主席的“错误”。

当年解放思想时提出了一个口号,“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其中就有一个重大的缺陷,忽视了实践中的价值体系问题,好像是不管什 么人都有能力检验毛主席的实践一样。这个缺陷至今尚未得到认真清理,我们党提出了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目标,应当是对这个缺陷的纠正,打破了人们在 价值体系上的独断论,从以物为本转向以人为本,这是一个革命,一个思想上的飞跃和解放。

在认识了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目标之后,我们便可进一步认识到,整个历史也无非是人类价值体系的进化过程而已。在此过程中,总是会有那么一些优秀的 个体,他们能够超越环境的束缚,达到价值体系成长的新高度,从而开辟历史进化的新境界。
毛主席就是这样的人,他代表了价值体系进化的新高度,因而就能够代 表人间正道。只有坚持这个人间正道,人类社会才能走上和谐稳定的正轨;如果背离了这个人间正道,灾难与不幸就会像影子一样跟随着我们。现在困扰着我们的各 种问题表明,并不是毛主席犯了“晚年错误”,相反倒是我们自己一直处在错误之中。只有继续坚持毛主席的方向,中国人才能凝聚起来,摆脱灾难不幸的纠缠。

自力更生,像毛主席那样坚守人间正道 今天我们纪念毛主席,其目的也无非是为了解决人类当下所面临的现实问题。当今世界普遍面临着危机,这说明,整个人类的行为合理性都存在问题,中国人也不能 幸免。由于接受了西方那一套市场经济和丛林法则的价值体系,我们现在社会风气空前堕落,环境危机、资源危机与经济危机空前地严峻,成了悬在社会主义政权头 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一方面,我们的经济高速发展,社会管理工作越来越复杂,矛盾越来越尖锐突出,维稳费用越来越高;另一方面,党的队伍建设、社会风气建 设却又处于下降趋势,某些部门解决现实问题的能力处于下降趋势,这一升一降就构成了一个剪刀差。这个由复杂性的增长与解决问题能力的下滑所构成的剪刀差, 如果持续发展下去,必然要对共产党的执政能力构成挑战。

而一旦社会主义政权出现危险,社会便成为一盘散沙,每个人的命运都将成为随风飘零的无根之萍。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局面?这是由于资本主义价值体系自发地形成了自我强化的超循环过程,控制了社会运行过程。它一方面把以物为本的价值体系和丛林法则强加给 每一个人,另一方面又通过人们坚守这种价值体系和行为法则的行动而自我强化,保持自身的稳定运行。由于这种价值体系的不合理,所以便导致了社会整体运行的 颠倒混乱。社会宏观运行过程中的问题,其根源在于社会微观层次上,存在于个体身上。


人们各自追求着个人利益的行动损害了社会整体利益,从而也损害了每一个人的利益,这便是马克思所说的异化现象。那些口口声声坚持私有制的人,其实并不尊重 私有财产,他们所坚持的丛林法则使他们总是想要侵犯他人的财产权力,既不考虑自己的实际需要,也不考虑是不是自己的劳动所得。我们现在发现,所谓市场经济 已经演变为骗子经济。在这种行为方式的主导下所形成的社会,必然是弱肉强食的丛林世界,必然会产生自我毁灭的倾向。

其中的道理并不复杂,社会是一个有机的 整体,它包括我们自身在内,我们对社会所做的一切都必然地返回我们自身。比如说食品安全问题,许多人不吃自己生产的有毒食品,把它出售给别人吃,最终的结 果是社会上充斥着有毒食品,谁也无法幸免;就算是有权者能够吃上特供,可是,“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包括人类与大自然的关系,也是一个有机整体,人类对 大自然的肆意掠夺破坏,反过来也必然危害人类自己。

这个道理并不复杂,但市场经济不考虑这个有机整体的稳定运行,它把丛林法则强加给每一个人,迫使人们以 反社会反自然的方式行动,自己折腾自己。这是市场经济的内在本性,我们所面临的两极分化、腐败现象以及各种社会问题,都产生于这样一个简单的机理。 异化现象的根源就在于,市场经济把那种以物为本的狭隘片面的价值体系强加所有的人,使人们不能正确判断其个人利益,因而不能合理行动以实现其个人利益;人 们对这种不合理的价值体系的坚持反过来又强化了市场经济的制度法律和意识形态,形成了一个自我强化的超循环,进一步锁定社会运行轨道。

当今世界,个人物质 享乐主义成为社会意识形态的主流,所谓全球化,也无非是这种意识形态的普及过程罢了,中国也无法置身其外。要解决当前的各种问题,就要打破这个超循环过 程。 所谓打破旧价值体系的超循环过程,也就是要有一套新的价值体系来引导社会与人的生命过程,使之稳定地运行起来,形成新的超循环过程。

要做到这一点,就要靠 全体社会成员的共同觉悟。所以就需要继续革命,来一场深入到人们灵魂深外的革命,建立起新的价值体系,在此基础上建立新的社会经济政治制度,只有在这个新 的超循环过程的主导下,社会主义制度才是稳定的,资本主义的复辟才是不可能的。如果人们一方面放纵市场法则,听任这个超循环过程继续下去,另一方面又想构 建和谐社会,这就是自相矛盾。

包括西方资本主义所迷信的斯密,也在这个地方误入了歧途,他认为通过每一个人追求个人利益的努力,便可自然而然地促进公共利 益;但他没有注意到价值体系问题,现在看来,如果社会在一个健全的价值体系的主导下,追求个人利益的行为当然就会自然而然地促进公共利益;而现实社会实际 上是在有缺陷的资本主义价值体系的控制下,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人们仍然坚信通过追求个人利益的努力便可自动地促进公共利益,那就是不识大势,刻舟求剑。

作为中国社会主义事业的领导者和守护者,毛主席率先敏锐地注意到了社会价值体系中的问题。我们采用的按劳分配、八级工资制,这是大家都司空见惯的事情,谁 也不会认为这有什么问题,但毛主席就发现了这里面的问题,它包含了列宁所说的资产阶级法权。现在看来,这个资产阶级法权的实质就是以物为本的价值体系,听 任这个东西强化起来,就会把社会引向资本主义。

为什么毛主席主张斗私批修,为什么他要求所有的人都要改造,这是因为所有的人都生活在私有制的经济文化环境 中,自然而然地接受了那一套价值体系,它会在环境造就人、人又造就环境的过程中自我复制,把私有制的那一套价值体系强化起来,传播下去。谁也不能置身于这 个超循环过程之外。这个超循环过程是非理性的自发的过程,只要把低层次需要放纵开来就行了,哪怕有人在口头上把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口号喊得很响,也照样不 影响这个非理性过程的自我强化过程。

由于这样一个非理性过程的自我强化的机制,“走资派一类如上台,搞资本主义很容易。”毛主席的这个说法,在当时很不被人理解,经历三十年 改革开放的实践,当这个东西所导致的各种问题充分表现出来之后,人们终于理解了毛主席的苦心,据说有一位老将军说:“毛主席比我们这些人早看了50年。” 改革开放以来,我们接受了西方传入的GDP作为发展标准,自然也就接受了资本主义的那一套价值体系,在它的引导下,不可避免地要把西方社会的各种弊病引入 到我们的社会主义事业中来。

现在看来,我们不能不要按劳分配制度,也有必要采用GDP标准来推动国民经济发展水平,但是,我们不能把它视为理所当然,而应 当对其保持警惕,在运用他们来促进生产力发展的同时,还应当有更高的价值来引导人性健康向上。社会主义的优越性不在于能够创造出比资本主义更高的GDP数 字,而在于能够保持社会和谐,让发展的成果服务于人的需要。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竞争GDP数字,就像是人与猴子比赛爬树。我们现在一方面继续用GDP作为 评价经济社会发展的核心价值,另一方面又想实现以人为本、科学发展的目标,这就是南辕北辙,与想要达到的目标背道而驰却又不断地挥动鞭子让马跑得更快一 些。

面对市场法则的超循环过程所导致的各种问题,如果人们继续囿于资本主义价值体系,就必然是束手无策,只能在争吵抱怨中虚耗光阴。然而,正是它所制造的大量 的尖锐的越来越难解决的问题,迫使人民群众觉醒过来,历史的发展必须经过这样一个卡夫丁峡谷,人民群众的觉悟必须经历这些痛苦的煎熬,才能总结教训,找出 正确的应对办法。这个办法只能是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使之形成稳定的超循环过程。

要达到这个目标,就还是要从毛主席所要求的那件事情做起,“所有的 人都要改造”,全体社会成员都在价值体系上来一个飞跃,都认识到个人与社会的有机联系,超越以物为本的价值体系和丛林法则,建立起以人为本的价值体系,并 在此基础上确立相应的行为法则,正确地处理各种矛盾冲突。只有做好了这件事情,人类才能有效地扶正祛邪,把社会引上稳定和谐的发展轨道。 因而要搞社会主义就必须关注社会价值体系,推动社会价值体系的进化。要想做好这件大事,归根到底还是要靠唤醒我们活着的人身上那种向上进化的潜能。

我们不 能指望毛主席从纪念堂里走出来拯救我们,只能靠我们自己团结起来,自力更生,自我拯救。解铃还须系铃人,问题是我们自己造成的,要解决这些问题当然还是依 靠我们自己。正如《国际歌》所唱的那样:“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我们现在所面临的问题不管有多么尖 锐复杂,最终都还是要靠我们这一代人自己来解决。任何外在的东西都是不可靠的,我们所能依靠的只能是我们自己。要想形成稳定可靠的社会组织,而不是一盘散 沙的社会,每一个人的价值体系都必须有一个提升,谁也不能置身事外。

通过这种价值体系的提升,抑制那些破坏性的本能,各个个体便可自然而然联结起来,形成 由这种价值体系主导的稳定的社会运行过程,从而发挥每一个人的潜能,满足每一个人的需要。对于人类的生存发展来说,这是真正可靠的保障,其他的一切都不可 靠,不管是祖辈留下的巨额遗产,还是通过欺骗和掠夺而得到的巨额财富。

自力更生是毛主席给我们留下的榜样和教诲。想当年他们那一代人所面临的问题同样尖锐复杂,同样是积重难返,难于找到出路,但毛主席却能找到解决问题的办 法,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改变了中华民族的命运。为什么他能够做出如此巨大的成就,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便是得到了“大本大源”。所谓“大本大 源”,也就是中国文化传统中所说的大道,也无非是突破了私有制社会所强加给人们的那种低水平价值体系,认识到新的价值体系,所以他就能代表人间正道,人类 要想继续生存下去,就必须继续坚持他所指引的道路。既然大道是好东西,那就应当拿出来与大家共享。

其实大道不在某个神秘地方,它本来就在我们身上,只不过没被自己发现而已。所谓人间正道,也无非就是我们进 一步进化的潜能,它是我们的根本利益。中国古人说:“涂之人可以为禹”;西方人则说:“伟人们之所以看起来伟大,是因为我们自己在跪着。”没有闻道的人, 就像柏拉图那个著名的洞穴比喻中的那群囚犯一样,被低水平价值体系牢牢束缚着,只看到自己以及身后事物的影子,以为影子就是真实的东西,不知道什么是真, 什么是善,也不知道什么是美,不知道事实真相,不知道自己的利益,也不知道和谐的价值,胡作非为,危害社会和个人的利益,自己折腾自己。必须突破私有制所 强加在我们精神上的束缚,人类才能走出洞穴。毛主席率先走出了洞穴,让我们也跟着他走出去吧。

毛主席所代表的人间正道,归根到底要在人类共同追求大道的实践中才能得到实现。人类尽管在某些时候会误入歧途,把那些虚幻的目标当成核心价值来追求,但那 些真正的利益是无法被抹杀的,它终究要迫使人们认识其存在,回归大道。就像百川东到海一样,这是不可抗拒的自然规律。“扶正祛邪”这是不可抗拒的自然法则,这是无法规避的人间正道!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yongbing1993 回复 悄悄话 当今世界经济危机、环境危机、政治动荡和战乱纠缠着人们,把人类推向自我毁灭的深渊。人类所面临的这些 难题都是人类自己造成的。
yongbing1993 回复 悄悄话 为什么人类会给自己制造难题甚至自我毁灭呢?
因为,在人性中存在着两种倾向,堕落的倾向与向上的倾向。包括基本生理需要与高层次的自我实现的需要,如果一个人物欲情欲的过度扩张便会引入歧途,堕落的 倾向压倒了向上的倾向,在社会生活中畸形的人生、灰暗的结局。在一个社会集体中,如果向上的倾向 压倒了堕落的倾向,这个社会集体便充满朝气,蒸蒸日上,兴旺发达;反过来向下堕落的倾向压制了向上进化的倾向,社会便不可避免地衰落下去,分崩离 析,一盘散沙,沦为异族可以轻易地掠夺屠杀的对象。
yongbing1993 回复 悄悄话 为了避免这种自我毁灭的倾向,任何一个社会组织都需要进行价值体系建设,引导人性中健康向上的倾向发展起来,抑制那种低水平的堕落的倾向。其目的就是为了 唤醒社会成员的觉悟,这是社会和谐稳定的需要。在不同的时代、不同的文化中,人们有不同的办法来“扶正祛邪”,所以就需要党纪国 法的约束,就需要加强民主监督。执政者放任自流,贪欲极度膨胀,社会必然要危机缠身,在经济上难脱困境,在政治上深陷僵局,社会动荡不安,找不到出路。
yongbing1993 回复 悄悄话 在我们几千年的文明史中,涌现了许多杰出的人物,他们代表了社会自我保护的本能,努力地自觉地引导人性向 上。但这些毕竟是少数,其“扶正祛邪”工作的思路还不够成熟,不能始终一贯地重视这项工作,措施也很不得力,所以就无法抑制社会 中天然存在的那种趋向自我毁灭的力量。一个接一个朝代建立起来,然后又衰落下去,形成了一个周而复始的治乱循环。
yongbing1993 回复 悄悄话 为什么要求所有的人都要改造,这是因为所有的人都生活在私有制的经济文化环境 中,自然而然地接受了那一套价值体系,它会在环境造就人、人又造就环境的过程中自我复制,把私有制的那一套价值体系强化起来,传播下去。谁也不能置身于这 个超循环过程之外。这个超循环过程是非理性的自发的过程,只要把低层次需要放纵开来就行了,面对市场法则的超循环过程所导致的各种问题,如果人们继续囿于资本主义价值体系,就必然是束手无策,只能在争吵抱怨中虚耗光阴。然而,正是它所制造的大量 的尖锐的越来越难解决的问题,迫使人民群众觉醒过来!
yongbing1993 回复 悄悄话 “所有的 人都要改造”,全体社会成员都在价值体系上来一个飞跃,都认识到个人与社会的有机联系,超越以物为本的价值体系和丛林法则,建立起以人为本的价值体系,并 在此基础上确立相应的行为法则,正确地处理各种矛盾冲突。只有做好了这件事情,人类才能有效地扶正祛邪,把社会引上稳定和谐的发展轨道。
yongbing1993 回复 悄悄话 必须突破私有制所 强加在我们精神上的束缚,人类才能走出洞穴。私有制洞穴中只看到自己以及身后事物的影子,以为影子就是真实的东西,不知道什么是真, 什么是善,也不知道什么是美,不知道事实真相,不知道人类的利益,也不知道和谐的价值,胡作非为,危害社会和个人的利益,自己折腾自己。
yongbing1993 回复 悄悄话 毛主席所代表的人间正道,归根到底要在人类共同追求大道的实践中才能得到实现。人类尽管在某些时候会误入歧途,把那些虚幻的目标当成核心价值来追求,但那 些真正的利益是无法被抹杀的,它终究要迫使人们认识其存在,回归大道。就像百川东到海一样,这是不可抗拒的自然规律。“扶正祛邪”这是不可抗拒的自然法则,这是无法规避的人间正道!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