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你我不都是一颗鸡蛋吗?

(2017-09-10 08:40:33) 下一个

两年前春节,我们这边一颗花椰菜要五加元,新上任的总理“土豆”欢迎叙利亚难民。去妇科医生做每年例行检查,医生说,因为政府消减,所以免费的子宫膜片检测改为两年一次,钱花在难民身上。电视新闻里,政府官员部长去难民家里,住公寓,新家具。想想自己家和当年与我们一样来到加拿大的技术移民,我们什么都没有,去找工作,被人问,有没有加拿大工作经验?

我们是住地下室过来的,才搬进公寓,一家三口为了俭省每月的一百元租金,不舍得住一房一厅,住了单人房。现在,我经常看见有一家叙利亚难民,父亲送孩子上学,他们住在了我们住过的公寓大楼,他们一家是被小学家长民间捐款欢迎到加拿大的。如果前两年,我还真有看法。现在我不这么想。我了解到他们必须在难民营里住满几年(具体我忘记了),才有资格过来。也就是,父亲送一儿一女上学去的这家人要在帐篷搭建的难民营生存过,有被选中的可能。如果没有被选中,他们会不会像那个被抛在海滩上的男孩,九死一生逃亡一个新国家呢?

我读过越南难民的故事,他们在船上漂浮,命如草芥。当年越南难民来加拿大的有官方接受,也有民间。担保一家过来,那时除了要提供住宿,还要替他们安排工作。民间担保的基本是基督徒,比如我读到的是医生家庭。我想,这真是大爱,没有信仰的人还真的很难有此等善心与勇气。

加拿大前任总督是来自海地的难民,她和在我移民那年做总督的华人伍冰枝一样,都是女性,都是难民身份来的。伍冰枝写过书,她的妈妈来了之后,在衣厂工作,家里条件不好,她只有两双鞋替换。(如果我没有记错。几年前读的。)

难民的孩子将来会怎样?这是个体的事,不能预料。现在有人担心恐怖分子。加拿大总理难道没有孩子吗?他不担心一儿一女所生活的家园受到威胁吗?其实,恐怖分子在世界各地都会产生。今年我读过本地英文杂志报道,就是一个土生土长的白人青年,成为恐怖分子,他是受网上的中东恐怖组织培训的,最后是被生父举报,生父是属于军队编制。

夏天时,我读到主流媒体报纸上有大幅报道,美国来的难民,他们都是有色人,来自南美,来自海地来自非洲。他们到达蒙特利尔市,被安置在原来的奥运会体育场。他们大都在美国有工作,但是担心现在面临的被遣返,所以奔向加拿大。

加拿大是怎样一个国家呢?我看过纪录片,当年美国黑奴的逃跑路线,有一条,是千辛万苦逃向加拿大。越战期间,又有多少美国青年逃至加拿大。Jane Jacobs 她是加拿大籍的美国人,曾经生活在纽约,是记者,作家,著名的城市规划师,写过《美国大城市的生与死》,她1968年后选择离开美国定居多伦多,因为反对越战,为了两个儿子不卷入战争。她是多伦多的骄傲!为多伦多的城市规划作出努力,2006年去世,89岁,在多伦多。

我自己在这些年里遇到从美国来加拿大的有好几个。我的第一个雇主,他的父母是律师和商人,律师对我说,我们是美国人,反对越战来到加拿大。我上过新移民英文班的意大利裔女老师说,我是美国人,我丈夫是黑人,因为我们的婚姻,来加拿大生活,没有压力。还有那个上过报纸杂志电视新闻的去过阿富汗战场的逃兵,我与他太太在社区遇见很多次,交谈过,他的小女儿在多伦多出生,女孩上过我们社区学前中心年终杂志的封面照。就在昨晚,我们散步时,我与一个开车的女人打招呼。我丈夫问是谁?我答,她是M家对面邻居,一个美国女同志,与另一个女同志结婚,她们有一对双胞胎儿子,都在读高中。我认识十多年了。

移民加拿大不是为了发财的梦想,是为了生活,为了平和的生活。我刚知道一个认识的华人得了癌症,在两个星期里,已经开刀,化疗了。得到了免费的公平的医疗待遇。

也的确是,因为难民的到来,一定会为国家财政带来波动,他们用的每一分钱来自纳税人,在我家来到加拿大的第一个月后,我丈夫找到工作,上班了,交税了。我在工作后,也要缴税,虽然工资低微。但是,我怎么不生气呢?

那个海滩上死去的男孩,他的亲人登陆温哥华。他的阿姨接受采访,仪表大方,说一口流利英文。她比我认识的很多华人新移民的英文要出色太多。我想她很快能够找到工作。

大概是我被十七年的生活教育了,我知道多元文化被写进法律里的含义。

昨晚,我拿出村上春树的杂文集,我重读他的名篇《高墙与鸡蛋》。之前,我只读过半本村上春树的小说,在杂志里读过他几篇散文,连是他的读者都谈不上。但我今年特意买了这本书,为了了解一个作家的思想,为了我从别处了解到他的《高墙与鸡蛋》。

村上的高墙与鸡蛋的说法常常被引用,为了没有读过的读者,我不得不解释一番。这篇文章是村上春树在以色列或耶路撒冷奖时的致辞,当时(2009年)很多人劝村上不应该去以色列,因为以色列对加沙骚扰的态度成为众矢之的,他如果去,有支持以色列的嫌疑。但是他去了,他要传递给读者的是一个讯息——“假如这里有坚固的高墙,而那里有一撞就碎的蛋,我将永远站在蛋的一边。”

“不管高墙是何等正确,蛋有多么错误,我仍会站在蛋的一边。正确还是错误,是由别人来决定,或有时间和历史来决定。”“我们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是一只蛋,是拥有独一无二的灵魂和包裹这灵魂的脆弱外壳的蛋。我是这样,你们也是。而且我们每个人或多或少,都面对着一堵坚固的高墙。这堵墙是有名字的,它叫作‘体制’。这体制本应是保护我们的东西。可是在某些时候,它会自行其是,会杀死我们,会让我们杀人。它冷酷,高效,而且有条不紊。“”我写小说的理由,归根结底只有一个,就是让个人灵魂的尊严浮在水面,沐浴光照,为了不让我们的灵魂被体制禁锢和贬损,所以始终投去光亮,敲响警钟,我坚信这才是故事的使命。“

村上春树写,他的父亲是退休教师,年轻时被征召入伍,到过中国的战场。晚年每天清晨拜佛,为在战场上死去的人,不分敌友。

村上写,“超越国籍,人种和宗教,我们都是一个一个的人,是面对体制这坚固高墙的一颗一颗的蛋。我们看似毫无取胜的希望。墙太高太坚固,而且冷漠。如果是我们还有获胜的希望,那只可能来自我们相信每个灵魂都是独一无二,相信彼此灵魂的融合能产生温暖。”

我记得,女儿七年级第一次参加市教育局的音乐会,在城中最老的剧场,维多利亚年代的建筑。被选中的学校的孩子们轮流上台。开场全体起立唱加拿大国歌,有唱英文,也有唱法语的。那晚获得掌声最多的一个表演是一群小学生,不知来自哪个地区,他们看上去是印巴人和华人的肤色,老师也是亚裔。不是他们的水平多高,是他们投入的专注与忘我打动每个人。我在那一刻激动,为他们,也为这个国家,为多元文化的理念。

作为一个加拿大的华人,一个拿着差不多最低时薪的普通工作者,纳税人,我不会为国家多收一个难民而不满。我是一颗鸡蛋,我相信每个灵魂的独一无二,我不会站在冷漠的那一边。

我相信加拿大这一刻的高墙比美国这一刻的高墙温暖。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8)
评论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啊,飞烟好,你飞过来,轻轻地,一阵烟。
飞烟 回复 悄悄话 "超越国籍,人种和宗教,我们都是一个一个的人,是面对体制这坚固高墙的一颗一颗的蛋"这话说得真好,为村上点赞,也为觉晓点赞。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cng,谢谢留言。任何交流往往更容易流于单向的零交流,因为很多人的价值观世界观已经形成。能够表达自己的想法,可以了。
cng 回复 悄悄话 好文读晚了。看到有楼下的把难民比成制药的粉末,或者小川普把人比成毒药混入糖丸。对“人”这个字的不同理解,让彼此的交流变得非常困难。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一讲,现在出书,编辑压力大,销路不好,要赔本的。除非自费。我真的没有这个目标,能够写博客,我非常满足。
每天一讲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觉晓' 的评论 : 我可是认真的,我手头就有两本亦舒的短篇,每篇都只有150-250来字,看看也很平常,平淡。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一讲啊,你都说自己静不了心读书,我这种业余爱好者出书,不是自找麻烦?在碎媒体时代,重要的是有人读。现在海外博客还活跃,已经要感谢海外华人了。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谢谢胡同,我是不喜欢谈政治的,只是小人物的感想。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谢谢鲁的留言。我自以为文章只要写清楚可以,倒是不必提道德观。我们谁都不能站到道德鄙视链的顶端。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一叔啊,我看见的是西人自己有孩子,还收养中国有残疾的孩子,对孩子一视同仁。自己有孩子,还收养本国的被遗弃的私生女。私生女与原生家庭的女儿关系好,都和我这般年纪了。
你举例的不能说服我,我不是小孩,这般小孩都很有主见。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等等啊,这篇也不是只有善良的意思。历史上美国侵略过加拿大,美国独立时,保皇党人逃到加拿大。两国关系密切啊。我已经知道的有在美国的华人,有自己创业产业的,卖了,退休,申请加拿大投资移民。所以,美国华人应该为加拿大作为邻居高兴。加拿大是和平友好的国家。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谢谢豆腐干,夸得好,我没有去投稿的闲心,就得个精神鼓励吧。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一讲,是啊,比如还有华人律师帮着作假,说政府迫害堕胎,明明是自己要人工流产。为了留在美国。这样的事,我也知道。
我是不会考虑出书,浪费纸张。有博客写,已经很快乐。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硅谷,加拿大也有非法移民,而且现在墨西哥人可以免签证来了。多伦多墨西哥人餐厅很多的。家大业大是难的。
方家胡同 回复 悄悄话 文章写了半天,怎么没有见谈到这些难民是因何而产生的?
解决难民问题要从根本上下手。如果没有特殊的原因,没有人会愿意离开故土,成为难民。更何况伴随着难民的迁移,给恐怖分子制造了流串世界各地的机会。
廉价的仁慈会导致整个世界处于混乱之中,政治人物靠这种作秀来赢得选票。却让老百姓生活在时刻存在的恐怖之下。
鲁钝 回复 悄悄话 论心胸,一个温暖光明,一个阴冷狭隘。君子与小人的对话。
firstuncle 回复 悄悄话 说国家太大,容易被贴标签,咱用个家庭的比喻:
夫妻两个上班挣工资,养育3个孩子,丈夫为了获得外人的称赞,不断从外面收养孩子,好吃好喝,而且对待比亲生的好,结果领养的孩子越来越多,可用的工资越来越少,自己的孩子顾不上,作为妻子着急,但又怕被说心不善。。。
几年以后家破产了,自己的孩子充满了对家长的怨,领养的由于不能保证原先的待遇也产生了恨。。。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觉晓,我觉得我们应该善良,但需要量力而行,并且需要带上理性的思考和锋芒而不是超出自己力量的盲目施舍,而且我们需要的是首先保护好自己,才有可能善待别人施展自己的善良,而不是农夫和蛇的故事的结局。凡是超出自己能力范围的善良,个人以为是不好的。
豆腐干 回复 悄悄话 写得真好。真好。我可是很少夸人的。真是好。加拿大是来对了。是指生活,也是指心灵。
每天一讲 回复 悄悄话 觉晓,想办法出自己的专辑吧,我看亦舒的文笔也不过如此,关键要有人给你包装。
每天一讲 回复 悄悄话 老墨和其他拉丁裔的比老中有骨气!老中为了身份可以造假可以把国家卖了可以做所有只有想不到不怕做不到的事,而老墨,拉丁裔不会。
硅谷2590 回复 悄悄话 今天的话题既沉重又纠结,不知怎么留言。美国还有一大堆墨西哥和南美的非法移民呢,挺头痛的。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猫,我完全理解你,亲爱的猫,你是善良的。你的留言也有点老蒋当年的话呢。哈哈。我们都希望世界更和平,减少战争,老百姓可以安居乐业才好。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边姐啊,我是弱,所以不怕呢。而且我不去看其它的,在自己博客里写。谢谢你。我一直记得以前你在某处留言过,日久见人心,是冒着一定压力对我的鼓励。虽然过去一年了。我一直在心里感谢你。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心已远,终于来了同城朋友。是有很多不公平。难民政策或许会改变,但是加拿大就是这样一个很宽容的国家,特别是对难民。我以前在英文班时遇到塞尔维亚那边过来的,波黑战争难民,住Townhouse,上学还有车票。但我是自愿移民的,有什么好抱怨。只能想开。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猫,这个问题是挺沉重。我知道的。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觉晓胆子挺大,也写这种话题,我这几天在城里留言一不小心就要被骂。 我跟子乔一样也是矛盾的。
心已远 回复 悄悄话 最近也在思考这个问题,我觉得几万个移民还是有点超出加拿大国力了。接纳难民没有错,但是有些政策真的不好。
比如难民都可以享受免费牙医,但是我父母也在加拿大工作过,也要自付,实在不公平。战争难民就算了,连宗教难民都这样,说不过去。在加拿大已经宗教自由了,免费牙医能帮到他们什么呢?还有啥计划生育的难民,来了就可以生啊,应该没有其他诉求。
穿高跟鞋的猫 回复 悄悄话 我的一朋友夫妇在制药厂车间做,告诉我们假如一批药品内的一个小瓶里发现一根毛发,整个一批药就要扔掉了,为了安全起见,哪怕这批药品价值几十万。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子乔留言,你们都不在加拿大。界限是很难,我理解。美国梦那么出名,个人奋斗一直是被赞的,像电影Giant。其实温暖的加拿大在美国旁边,对华人有利的。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觉晓写这个题材很勇敢,我自己其实也很矛盾,一会儿晃到这边一会晃的那边。同情心、道义感、自私心、为国家的未来担忧等各种感情因素交杂。不是该不该做的问题,而是该做多少,界限在哪里。\n\n加拿大人比较宽容,所以你写加拿大,扔你臭鸡蛋的人会少一点,如果你是写美国的话,已经有很多人挑的脚在这儿骂人了。\n\n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谢谢香满衣,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昨天会想到那篇文章,又仔细读一遍那本书,而且读到新的东西,美国黑人和犹太人曾经并肩作战。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茵茵,还有国民党的残余部队,在香港的调景岭山上。谢谢你的留言。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谢谢04 ,加拿大人民对美国人民是非常友好的,911后,自愿者去美国献血。
香满衣 回复 悄悄话 谢谢觉晓的这篇文章,我读过那篇演讲,当时也很感动。我现在越来越少看城里的各种论坛甚至新闻,因为真的很失望。幸亏你这里还有美还有善还有真:)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我也想到大逃港时香港人民的表现的确令人感动,那是同胞,其中还有他们的亲友,没有恐怖分子吗,据说后来香港黑社会成员不少就是难民,因为贫穷滋生罪恶。从萨斯期间香港医护人员的牺牲精神可看出他们英治下的基督传统。
觉晓这篇很政治正确呀,这种善意与心态还是要赞的。
careyhe04 回复 悄悄话 > 那就继续温暖吧,我举双手赞成。美国的高墙还是冷酷一点的好,为了国家安全和所有勤奋工作的人。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我要谢谢楼下几位,没有把“鸡蛋”扔给我。因为我也怕写这样的文章惹麻烦。真心感谢你们的留言。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那些年每天有多少大陆难民逃到香港,英国殖民地政府救援,从海上开始。他们倒是不怕共产主义战士的混入。
我出国后才知道西方社会还有收难民的事。包括也听说中国朝鲜族人冒充北韩难民申请成功。我见到过,他们也去工作,一边还有救济金拿,几年后获得身份,买房子。现在要申请难度增加。真正的北韩人反而难留下。
制度摆在那里,总有转空子的人。
这天底下没有完全站得住脚完美的人和完美的制度。
东方无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edwest' 的评论 :
> 那就继续温暖吧,我举双手赞成。美国的高墙还是冷酷一点的好,为了国家安全和中产阶级的利益。

我也举双手赞成!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谢谢redwest的留言,你的话只代表你的中产阶级思想,我的也代表我的个人思想。我以生活在加拿大为快乐。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谢谢茵茵,这就是量力而行。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谢谢注册很麻烦。这是我个人感悟而已。
redwest 回复 悄悄话 > 我相信加拿大这一刻的高墙比美国这一刻的高墙温暖

那就继续温暖吧,我举双手赞成。美国的高墙还是冷酷一点的好,为了国家安全和中产阶级的利益。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觉晓:家长和摄影师的角色不同,时段也不同,家长是组织者,应考虑和防范相应的风险,保护孩子责无旁贷,而摄影师只是偶然在中途、甚至结果时才出现的。我说的妇人之仁是指德国的默克尔,而不是你们的小土豆。奥巴马和特鲁多只接纳了几万难民,还是没有超出国家承受能力的。而默克尔因是一位女性,被一个儿童之死的照片深深震撼,像你说的,感情、心灵、精神受到巨大的冲击,冲动之余做出一举接纳一百万难民的决定。我记得那时法国的一本杂志封面是默克尔带着特蕾莎修女的头巾,题目是:如果她是法国人。。叹息圣母怎么让德国人当了。实际上经德国涌进的难民潮超过了一百万,达到一百五十万,只有五十万留在了德国,因欧盟国家互相不设边境,因而共有一百万跑到了来不及准备的其他国家,巴黎的遭遇大家都看到了。如果说妇人之仁,这里就要说默克尔不具有控制她所造成的局面的能力。当然如果追根溯源,英法协同美国轰炸别国也算始作俑者。有一个词:大人物的疯狂。想当伟人,想当圣母,象代表正义之师,最后,都是老百姓为他们的错误政策付出了沉痛的代价。。因战争造成的难民当然应给予人道主义援助,这是共识,没有什么好争辩的,但可做出更适当合理的安排,而不是引起大规模的混乱和恐慌。
注册很麻烦 回复 悄悄话 仁者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谢谢茵茵留言。我想很多想法不是妇人之仁概括。艺术感染力也是要有对象的。越战的解决和那幅著名的女孩裸体摄影照片有关。事后也有人会提出为什么记者不给女孩衣服蔽体。但是真实的刹那有巨大的冲击力,这是我们无法回避的。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觉晓的这篇博文信息感思都很丰富呀,这真是个令人矛盾纠结的世界难题。
我们这边有一阵市政府征集空房给难民,其实传统上许多法国家庭都有一间客人房,我家也是,如果第一冲动当然可以拿出来,可立刻受到亲友的严厉阻止,说请神容易送神难,到时他们如果住下不走一点辙没有,走司法程序得两年,且后患无穷。可还是有的家庭献出空房了,而且许多家庭把平时空着的度假房也捐出来了,以后到别处度假就是了,其中有不少人是基督徒,信仰的力量,真没人家高尚。
觉晓提到那个死在沙滩上的男孩,随后在欧洲发生的一切混乱,可以说都是由这张照片引起的,这就是艺术的巨大感染力。
想当年,陈逸飞、殷承宗带几十美元出国,刘诗昆带两百港币赴港,哪一个不像难民一样呢。男孩的父亲身上带着一万美元呢,却想不到给孩子买个小救生圈,愚昧粗疏不负责的家长才是最大的责任人。可是欧洲的传统是,当在一个环境里有人不幸,那么在场的所有人都有罪。可是感情用事妇人之仁真是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不知是否会直接导致欧洲的衰落。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