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走掉了最文艺最纯洁最高雅的绍兴路

(2017-03-01 22:28:19) 下一个

 回国醒来的第一天,去浦东婆婆家报到,吃过午饭,看着窗外蓝天澄明,传说中的雾霾遇见我回来都退避三尺。我决定不辜负二月春光,走掉一条路,选择了绍兴路。如果以淮海中路为中轴,它沿线覆盖着多少值得一走再走的街道,而绍兴路横在瑞金二路与陕西南路间,我却没有好好走过。出国前,就想去汉源书店坐,一拖再拖,是年轻的做派,现在明白,人生短暂,珍惜每一次机会。

从浦东坐986公交车,过卢浦大桥,只要二十分钟,便到了瑞金二路。我以前上班走这条线,只能过70年代的打浦路军用隧道,能不堵塞在隧道里已经知足,还要换乘三辆公车。

以前拖着不走绍兴路,其实对“绍兴”有联想,虽有鲁迅秋瑾,有黄酒孔乙己茴香豆,还有绍兴师爷。

这条路没有公交车,安静。它的中间还掩藏着上海最袖珍的盆景公园,昆剧团,张国荣来了都不想离开的上海1997年第一家文艺书店。 我以照片图解,ipad套子上有破损的线遮住摄像镜头,故照片上有瑕疵,我是查了很久才发现。请大大见谅。

我用三个“最”来强调,不是最高指示也不是套近乎三个代表。这是这条路给我的感觉。

1,从瑞金二路这端开始,我见对面铁门的对联,想起今日是正月十六。

2,这是我说最纯洁的理由,没有黄色暴力潜规则。

3,离开上海的这些年发现变化很大的一个是流行在民居底楼开小店咖啡屋等,有的掩藏在弄堂里面,二楼还是居民住处。

4,以前的弄堂名字大楼名字都很有文化,哪里有现在”伯爵,世家,巴黎“这类俗不可耐的冠名方式。后来我走过思南路尽头,见到新大楼伯爵公寓,发笑,与周公馆为邻了。

电影《红玫瑰与白玫瑰》有阳台戏,是绍兴路上的,会不会是我找的这个,很玫瑰。

因为是以前的法租界,所以有的门上有法文。艺术装置风格的大门。

 

5,上昆在这里,这条路没有公交,配昆剧的高雅。想到张充和的《曲人鸿爪》,大学里办公室刘老师的哥哥著名丑角刘异龙来系里做报告。

6,绍兴公园以盆景出名,而我独爱看附近居民来此地晒太阳消磨时光。站立的张阿姨82岁,浙江籍上海人,先说梅干菜红烧肉,又说她走路从不低头,所以不会捡到钱而腰背挺拔。夏天她早晨5点半来公园,冬天下午来。那个塑像是一个日本友人,曾经居住在附近。免费门票。

7,路过花园洋房里的餐厅,出国十七年后,第一次见到腊梅,虽然开过盛期,我很开心。腊梅是我小时候亲眼所见的第一种花,之外是油菜花,野花,那是七十年代。

8,尔冬强是沪上最早的自由摄影家,他开的这家汉源书店有二十年历史了。外面一间是西式老家具,里面一间是中式,收集了很多匾额。和当年布置有变化,看见网上那张哥哥张国荣坐在靠窗沙发阅读的照片,沙发在我照片里的左侧,觉得时光停伫。

9,这壶茶58元,普通的玄米茶,但是上海的租金昂贵,如果能安静读书几个小时,也是值得。我把茶带进走廊小桌,上面有王安忆的新小说《匿名》等。随便抽取书架上的书读。洗手间的门都是老古董,里面墙上有块西式的镜子和我在多伦多淘来的一块镜子相像。

10,走到陕西南路了,绍兴路结束,在这幢曾经法租界的房子大门前,遇见这个美女,她让我拍摄了。随后她和小伙伴走了,他们都不会说上海话,像是学生,上海就是有吸引人的地方。这是我2017假期漫步上海的第一天,我还不适应请陌生人为我拍照片,所以,只有我镜头里的绍兴路,没有我在绍兴路上的照片。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0)
评论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晓青照片还很多,是想着回去一次不容易。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拍这么多照片真好,跟你回国了。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茵茵,我不合规范,意思是走完,从一头走到另一头。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谢淡然,我慢慢写。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啥叫走掉了?
淡然 回复 悄悄话 跟着觉晓走绍兴路,悠闲自在!期待更多的漫步上海,存下来下次回上海也去压马路!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我知道你住的大致地段,荔枝以前写过的。我这次回去走的最多的还是长乐路巨鹿路茂名南路淮海中路加上富民路陕西南路,华亭路也走过两次。
荔枝100 回复 悄悄话 觉晓,很喜欢你这些照片,有你个人的眼光。那一带我以前住过,再朝西一点。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谢啦,我越来越觉得不必去热门景点,随便走走的乐趣,我还去苏州听评弹说书呢。
文城流览 回复 悄悄话 喜欢这种非旅游景点的日常平实,楼主继续呀。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