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回国迷路走进日本女士的院子

(2017-03-05 02:03:43) 下一个

( 写博客第二年还会为他人写上海没有历史和文化耿耿于怀,甚至斗胆往坑里跳,惹得故意下套的男名博眉开眼笑,连我公开或私下恳请删去我的评论都被置之不理。更有男博主逮住机会,狠狠踩我一角,评论的角落。在文学城的两年写的是文字,收获的有誉有谤。旧事重提,希望大家互相谦让,我学习着。第三年了。)

我在寻路上海的日子里,处处感受它的过去,它的现在,它的文化,它的生活,它的都市活力,它的市井惬意。我在重温上海,又在发现上海。

我周六下午到达上海,周一早上,吃完爸爸买回来的大饼油条咸豆浆,决定去看望我的老同事王老师,去夏我们错过了,她住巨鹿路,离上海作家协会不远。 一辆公交巴士到了淮海中路常熟路,走常熟路,转弯到巨鹿路。看见马路对面是华亭路,想从那里走,记得也可以的,不过当年都是被男朋友牵着手逛马路的。过去华亭路是上海出名的,外贸服饰摊位林立,是我大学时代无比向往的。喧闹早已归于平静,眼前的房子外护墙上的竹篱笆都流露着岁月的深色。

走完华亭路到了长乐路,不辨方向了。问路,说可以走到富民路转到巨鹿路。于是沿着长乐路走,似曾相识燕归来。抬头所见一条弄堂口的指示牌,中国蓝印花布馆。啊,我二十多年前去过的蓝印花布馆还在,我要旧地重游。沿着弄堂往里走,又走进一条两座洋房内的夹道,再转身,是一个院子,明晃晃的早春暖阳照在院子晾衣绳几块蓝印花布上,我的心像依附于布上,被微风轻拂。

院子对着房子,门敞开,门前台阶下有水缸有植物,走出一个穿着羽绒背心的女子,她的脚上竟然穿着家常的绒线结成鞋面的拖鞋。我好像误入别人家,停伫在安安静静的院子里。我问了一遍是不是以前的蓝印花布馆,她说是,她是上海人,我们说上海话。我告诉她我二十年前来过,没有想到刚从多伦多回来探亲迷路回到了这里。她听说我是多伦多的,特别高兴,她的亲戚在多伦多,有在渥太华的,微信联系。

她和我聊天,被夸气色好,说国外回来的人好像都爱笑,乐呵呵的,和上海人不一样。她一不留心把我排除在上海人之外了。我们海外的上海人是两头为难,在海外是以上海人自居,在上海被标签是国际友人或歪果仁。

这是中国首家蓝印花布馆,久保麻纱女士在1979年创立的。她是日本剧作家日中友好人士久保荣的养女,因为喜欢,而收集中国乡下的蓝印花布,她买下这幢房子,做成一个小小的民间博物馆,对外免费开放。

我后来翻看拍的照片纳闷原来麻纱女士的收藏怎么没有了。记得我见到过有床上的帐幔,被面,头巾,包袱等等。还有她短发的照片,一个朴素的日本女人样子。

我写此篇再查到的信息是麻纱女士当年得到中国收藏人士的帮助,中国政府和个人是本着中日友好。只是我这次在馆里见到的都是新品。因为聊天,我没有上楼,不知道二楼还有没有原来的藏品。 而大约1996年,我在这里,第一次看见了中国民间纺织品的美,蓝与白,如中国的青花瓷器一样,简素而清雅,像江南绵绵的细雨,有着细无声的韵味。

我首次惊讶我们的好东西被一个日本人发扬了。 大约是受麻纱女士的影响,上海在九十年代也出现私人的蓝印花布小店,一家恐怕最早的也在长乐路上,离老锦江不远,有蓝印花布做的中式衣服,帽子,手袋,装饰物等。我去过好多次,路过的外国人,他们带着好奇心走进来。而我2006年夏天回来经过时,小店已经变成一个时装店了,店主也不在了。这次我也有路过,问起营业员,她哪里知道蓝印花布。

馆内不能拍照,我被特殊照顾了,因我是不远万里回来的游子,工作人员她说,我给你拍照留念吧,好不容易回来一次。这是回国第一次由陌生人替我拍照,而我之后变得大胆,敢于随时请陌生人拍照,每次得到圆满。询问麻纱女士还在吗,她活着,在日本,九十多岁了。麻纱是纺织品,麻纱女士爱上蓝印花布,让七零后我认识我们江南乡下手工的蓝白大气。

没有重见原来见过的收藏是遗憾,但是伫立在曾经来过的院子,望着金线闪闪的阳光,穿射我记忆的隧道,触摸心底,像水草一样绵绵长长。

1,青砖墙,鹅软石,沉浸着中国建筑的本色,钢窗磨花玻璃拉毛水泥墙,又是西式的映入。所以我爱看建筑。工作人员说,麻纱女士当年买下这房子,真有眼光。由上海纺织品进出口公司管理。

2,掩藏在闹市里的静谧院子,阳光七彩。注意下图中间的迷你喷水池,也应该是和房子同年的。

3,入门台阶很家常味,多少年未见水缸了。年年有鱼在蓝印花布里出现。

4,回国第一张有我的照片。很感谢她增加了我一个人旅游对陌生人的信任。找到当年在长乐路小店铺的照片,同事和我把它作为背景。

5,离开弄堂时,忍不住回头,如此上海寻常生活的景象。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3)
评论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谢西风,一个人行走,观察更专注,可以有意外的收获。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我也等等等的文章。一定也走进小院了,然后想着我。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谢Dshen,每个人对自己的故乡大抵是有感情的。
西风-西风 回复 悄悄话 写的太好了。 照片也很好。 捕捉到生活中至善至纯之美。

这位日本女士得到一位知音。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看到那么多熟悉的地名,好亲切啊,特别是蓝印花布馆,有段时间,每天都会经过,但总是时间不对,所以从来没有机会能进去过,尽管心里想过无数回。非常谢谢觉晓,在时隔多年后,以这么翔实的一篇博文让我圆了一个从来没有实现过的梦。:)
DShem 回复 悄悄话 写得不错,为也是上海人点个赞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我不会写,子乔,太难写,怕泛泛而谈,但我读完发摘录笔记,手抄写已经十七页了,我可以给没有时间读的看个大概,比如思韵很想读。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觉晓' 的评论 : 我订的南渡北归还书还没有来,不过我在网上先读了起来,读得很慢,因为总是被分心,而读这本书又是绝对不能被分心的,等着你先写读后感。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子乔,我在城里遇见仗义的艺术家网友,是北京人,我们是超级好,从我开博客至今。喜欢有个性的人。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谢欢颜,我现在倒是愿意看小的展馆,我后面还要介绍上海的外滩美术馆。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彩云,今刚揉面,晚上做素包子。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茵茵,我现在是绝不会吭声,别人爱怎么说怎么说。开始三年,是三毛学生意(上海滑稽戏名字)。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其实我也没有那么爱上海,子乔,模仿你了,生于斯长于斯,感情总在。
又,子乔你进城晚,发生在龄龄妈妈博客的很多精彩大戏你错过了。

南渡北归,我争取两周看完第三部。你开始看了吗?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谢77,我还要带你看上海飘扬的“万国旗”。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茵茵梦湖' 的评论 : 我也是看见这个题目还以为有一段邂逅或者艳遇呢,结果进来一看却是觉晓在娇嗔地控诉男博主,哈哈。
我又不会吵架也不会打架,但有时候却有一股子不知道从哪儿来的仗义。
歡顏展卷林中坐 回复 悄悄话 有意思的地方。謝謝介紹。
彩雲出崖 回复 悄悄话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看题目象是一段微妙的邂逅,一种“旧时往事,我欲重寻”的味道……

哈哈,看不出子乔还会打群架呢,你俩似乎都有小辣椒儿的一面。。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我也是会一听见别人诋毁北京就橹起袖管冲上前去,其实我也没有那么爱北京,哈哈。可惜那个时候我还没有进城,否则怎么也会帮你踹回几脚:)
Onlooker77 回复 悄悄话 带我们走近上海弄堂,品味蓝印花布......听着李健的“异乡人”读你的文章,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谢谢晓青,我开博之后才拍照片,这次全程是ipad,而且不懂这么调试,和具体功能,我学习能力非常差,但是敏感。所以照片里有细致的一面。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沙发!觉晓照片拍的真好!光线下的小巷真有味道。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看见自己在1996年四月的照片,穿的宽大的毛衣,毛衣上小熊围巾有个铃铛,是我学生最爱的,她要伸手摸。这个学生这次请我吃饭,说我们亦师亦友。我下次放我们师生的合影,小确幸里的约会。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