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金岳霖的聪明活到89岁

(2017-03-20 08:16:17) 下一个

 本来觉晓准备本周读完两本书,春眠不觉晓,不写文章的。感谢城头那篇写林徽因和梁思成金岳霖徐志摩的,还不给留言,给我打了一针鸡血,赶紧磨刀霍霍向电脑,码字。痛快一回吧,好比喝一杯最近难喝的朗姆酒。

老金是搞哲学逻辑的,海归精英啊!1948年国民政府中央研究院第一届院士,那也是各路科学文化精英的精英打破头皮都要跻身的,全国八十一人。人文组第二个排名是金岳霖,梁思成也在,排在老金和他弟弟梁思永(中国近代考古学的奠基人之一)之后。所以说老金和老梁是纯粹呆子,逻辑有问题了。1949年后,人民政府的两院院士,老金也是响当当的在列。

抗战时期梁思成林徽因夫妇逃离日本铁蹄下的北京,转展至四川李庄(这是觉晓人生的旅游计划),这不是最大的爱国吗?梁从诫回忆里写“这一走就是九年,此时他们都年轻健康漂亮,回来时却都成了苍老衰弱的病人。”爱国需要比较多与少吗?只要看个人的行为和节操。李庄的生活有多艰苦,如果不是当年傅斯年全力力争,得到蒋中正的一笔资助(这是后来资料所挖出来的),恐怕多病的林徽因和梁思永(他一家也在李庄)已经埋在李庄了。

老金够聪明,哪里是十足的书呆子,他在李庄为林妹妹养了鸡,补充营养。这一招,不但梁林夫妇感激,连孩子都终身难忘。老金是孩子的“金爸”,金爸晚年本是无儿无女的孤寡老头,可是梁从诫一家和他一起住,为他送终的。老金最后只听梁从诫的话,就像他在新中国思想转变快,只听毛主席的话。

老金在50年代初期就是知识分子自我批评和改造的优秀代表,“洗澡”洗得很彻底很干净,他写的批判文章频频出现于中央高级报纸杂志上,老金还用心鼓励了冯友兰洗个干净澡。老金1953年加入民盟,任民盟中央常委,这还不停止前进的脚步,1956年申请入党,年底被批准为预备党员。他的入党节奏比担任过北京市副市长,新中国成立前投奔西柏坡见过主席的吴晗同志神速了。

回看民国那批留在新中国没有去台湾或去国他乡的文化大腕们,有几个可以在一轮接一轮,一波连一波的政治风暴里保全自己。梁思成是挨过批斗的,飞机式的,1972年被迫害致死了。陈寅恪,因为眼盲可以逃避政治学习,反右等运动,但逃不过文革,夫妻被迫害致死。吴宓才是呆,杨绛写“同学都说他傻得可爱,我也觉得他老实的可怜。”吴宓在文革时被打的当场左腿骨折,被关小黑屋,三天没有进食,血尿。吴宓曾经是中国留学生圈的“哈佛三杰”,钱钟书的老师。

我怎么能信服老金是呆子。老金在情场上呆吗?老金的逻辑“爱与喜欢是两种不同的感情或感觉。这二者经常是统一的,不统一的时候也不少,就人说可能还非常之多。爱,说的是父母夫妇姐妹兄弟之间比较自然的感情,他们彼此之间也许很喜欢。”而“喜欢,说的是朋友之间的喜悦,它是朋友之间的感情。我的生活差不多完全是朋友之间的生活。”

老金有老金是生活逻辑,吾辈岂能猜透。 其实民国人物的风流是我们看不懂也学不会的。像吴宓这个大教授敢于在报纸上登广告诗“吴宓苦爱毛彦文,三洲人士共惊闻。”可爱的老金被大家推去劝老吴,老金是有些呆,他说“这就是不能公开发表的事情。这是私事情。私事情是不应该在报纸上宣传的。我们天天早晨上厕所,可是,我们并不为此宣传。”我读到这段大笑老金的逻辑如此有生活味道。

老金在毛主席的教导下不再呆了。他记得自己四次被主席请去吃饭,终身牢记,言及两眼放光。老金也不是一棵树上吊死的,他在六十年代也曾经老树开花过,都准备拿结婚证书了。但是对方名记者浦熙修是彭德怀妻子的姐姐,浦的女儿又是彭爱侄的未婚妻,民盟副主席一敲边鼓,老金认清了政治界限,没有最后的老房子失火。

我曾经读汪曾祺写在昆明西南联大跑警报的文章,说老金是随身带着小箱子,里面有女朋友的情书,我一直以为是林徽因的情书。其实老金还有有其他女性朋友的,出名美丽的沈性仁是他的朋友。他为早逝的她写的悼念文章里“她的确雅,可是她绝对不求雅,不但不求雅,而且还似乎反对雅。”“在大多数人十多年来生活那么艰苦的情形之下,雅对她也许充满着一种与时代毫不相干的绅士味。”“非常单纯之人,不过她也许在人丛中住,却不必在人丛中活而已。”“也许她这样的心灵是中国文化最优秀的作品。”沈女士当年是社科院研究所所长陶孟和的妻子,去世前八天还给老金写过信。老金真是写出了他懂女人的真情一面。

民国文人间才是惺惺相惜啊,胡适说应该多几个异性朋友,哈哈。 引号里都是我抄录在日记里的文字,是我读《南渡北归》读后心得了。

如果城头那篇文章开放评论,我就懒得写了。写完了,我继续读我纽约时报评论最伟大的爱情小说去了。马尔克斯的文字真是好,我这个句子迷又要抄写句子了。

觉晓才是呆,呆透了,你知道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0)
评论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cng,对,都是凡夫俗子,只是,一百年后,说起小四,多少人会看得下去《小时代》?虽然我也读过小四的散文,有精心艳丽的词语。而我现在就是看不下去《小时代》也没有打算看。
cng 回复 悄悄话 嗐,神马金啊钱啊梁啊,其实也是凡夫俗子罢了,距离产生美。

要是我活到100岁,也许有小辈在我背后指指点点,说“这位老先生的时代产生过《小时代》这样的作品哦”“我爷爷是亲眼见过郭敬明的”!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谢一点点,每个人看时代看问题的角度肯定是不同的。我昨晚读到一个侵华士兵的家信,里面对中国战场的描述,有感叹。所以我总想,现在可以看到的书多了,多阅读开阔眼界和胸襟。
只愛一點點 回复 悄悄话 好,这才叫好文章。城头的那个没看,也不会去看。那个时代文人的情怀,岂是现在一些庸人能明白的?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小枚,我等着读你的印度游。
哈小玫 回复 悄悄话 好看!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落英,这个是林徽因说的吗?黄浦江在上海,她没有在上海生活吧,所以有个出处就好了。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难得唯一来留言,很久未见。谢谢你的鼓励。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四姑娘山,你看问题与众不同啊。再老的太太有魅力的还是有魅力,会让平淡的年轻女人都仰望的。
落英如雪 回复 悄悄话 有人问林徽因鬼子来了怎么办?林回答:门外就是黄浦江。 后来又千里南下,受难李庄,可见不是个“水太凉”之辈。因为这个,别人怎么黑她我都不会受影响。
唯一2005 回复 悄悄话 这篇很喜欢,我一直认为不会转弯的人不能算最聪明。老金是聪明的
四姑娘山 回复 悄悄话 就得让知识分子吃点苦 哪能老是太太的沙龙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谢绝对,不要政治运动就好了。爱国卫生运动还行。
绝对运动 回复 悄悄话 好文。激发我附庸风雅读一下《南渡北归》.多谢。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硅谷好,那不是一般的苦,抗战八年,对于战前生活优渥的高级知识分子而言,是从天堂到直坠入云下。比如清华的教授,原来是独住小楼,有暖水卫生的,和国外一样。可是去了昆明,再去四川,生活太苦了。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谢谢西风,春风暖意,问好。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子乔,等我读完我们讨论。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风和好,我是建议多读书去分辨。而读的书最好有注释,指出材料的出处,这样读者可以用自己的阅读能力来解惑。
硅谷2590 回复 悄悄话 看来我也要去读读这本南渡北归了。看过一部梁和林的纪录片,在李庄的生活真的很辛苦,林徽音经常卧病在床。
西风-西风 回复 悄悄话 好文!。 你的书评影评都有深度广度。check qq please .z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我看见了你写的"林妹妹", 当时就想你是不是一语双关, 好灵巧!

"霍乱时期的爱情", 我能想到的一个字就是 - "魔幻".
风和气清 回复 悄悄话 刚去看了城头上世事沧桑的帖子,同意她的说法和猜想。 可能她关闭评论是怕人云亦云者拍砖吧????
风和气清 回复 悄悄话 前几年看过CCTV对林徽因儿女的专访,感觉近些年关于林的文章和传说都是出版商的噱头,传播者大都是道听途说。据说金岳霖是个独身主义者,不知是否属实。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谢归舟,你写的好,我是因为边摘录边有小触动。以后可以慢慢拿出来写。也谢谢你的推荐。九十年代就有一本《陈寅恪的最后二十年》,可惜我不是学中文,也根本不知道他是谁,没有买。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谢谢横塘雨眠,你总是那么细心,太好了。我自己码字不认真。我只看见书上黑白照片,这家兄妹四个,都很有才。
夕阳影里一归舟 回复 悄悄话 又一个 《南渡北归》读者,此书内容太多。我偷懒,几本书合起来写一篇笔记,觉晓勤快,一本几篇笔记。喜欢傅斯年和陈寅恪的话,可以单独读《傅斯年和陈寅恪》。那个年代的大师就是不同啊,学啥都能有成就:傅斯年、俞大为等前后的学科跨度太大了。受益于先泛后专。
横塘雨眠 回复 悄悄话 纠正一个小错误:陶孟和的夫人叫沈性仁,不是沈性任。据说她长得很像杨绛。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那篇文章是写老金和老梁都呆的,我觉得文章里内容不够使我信服。我懒得复制人家的文章了,抱歉子乔,你自己在首页找找。

倒不是针对作者,是自己的读书感想了。对文不对人。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子乔,我读的是霍乱时期的爱情,这是我回去特意买的。我不太爱读外国文学书,也不太爱读爱情小说。只是老马写的就是诺贝尔的气质,没的话说,所以我要好好读。

南渡北归里,我喜欢的是傅斯年,胡适和陈寅恪,梅贻琦等。吴宓我也喜欢,他太有个性了,虽然结局悲惨。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子乔,我在文章里老金养家为林妹妹,你知道我想到哪个林妹妹。哈哈。保密了。她自己应该知道。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茵茵谢谢你的点评专业风范。我幸好有自己的读书笔记,自己理一下思路,写起来顺手了。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对我是真的了。
我今晚再喝小杯朗姆酒吧。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菲儿啊,我有一张上海的照片送给你,你一定喜欢的,别出新意,只有我这种小眼睛的人会留意的。还有昨夜家里的一个素菜你也一定喜欢的。只是这两天我懒。不过不是百年孤独,是霍乱时期的爱情。真的读起来舒服,是文字里的舒服。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晓青这句话是雪中送炭了,我已经很久很久被刺激的感觉写文章了。聪明我是没有的,回国时,用我妈手机发短信都学了一天。被当作外星人。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你在读"霍乱时期的爱情"吗? 那本书真是好看.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我昨天读《南渡北归》的时候也因为金岳霖哈哈大笑来着, 他说"金钱是粪土, 知识值万金"这句话逻辑不通, 因为用逻辑分析的结论就变成了"知识是粪土", 笑死我了:))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茵茵梦湖' 的评论 : 我也喜欢第一段, 有锋芒.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什么城头那篇写林徽因和梁思成金岳霖徐志摩的文? 我怎么没看见?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第一段真逗,我也有点这感觉;朗姆酒烹香蕉别有味道。
这篇看似调侃,却丰富、细致,深入,挺有分量的文字。
梁思成其实是个幽默风趣的人,各种理解和误解只让我想起一句话:基本上他是什么样的人就有什么样的想象。
以前我在城头看到一篇胡批徐志摩的裹脚布文,激愤之余在周末也写了一篇,后来一想算了,何必针尖麦芒,没发。
在公众空间发博文却关闭评论者,给人的感觉就一个字:蹩!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觉晓不能停!:)

不会是在读百年孤独吧,我当时花了好大了力气去读。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觉晓是读书大王,不呆,很活跃,很聪明!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