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幺六六

用心灵诠释心灵
本博客所有文章皆属于作者原创,版权属本作者所有,禁止一切商业性盗版剽窃。
有需要请与本人联系。
个人资料
正文

《黄手党》(连载六)

(2019-02-11 11:44:26) 下一个

“该说的,罗兰德基本上都说了。我再强调几点……”蝌蚪王喝了一口啤酒接着说:“对那些个中国娘们,要因人而异,根据不同的情况制定不同的方案,什么是不同的情况呢,譬如说宗教信仰啦、文化程度和职业啦,还要在接触中揣摩每个人的个性……另外,我建议大家抽空学点中文。现在各国都有中国孔子学院,你可以去那里学也可以在网上学。”

这个也太难了吧,谁都知道中文是世界上最难学的语言和文字……下面一阵骚动,个个摇头耸肩摊手。只有两位中国男士脸上流露出几丝自得的笑意。

“这个嘛,你们各人权衡一下利弊。总之,不要期待天上掉下馅饼来。中国有句老话:‘梅花香自苦寒来’。你们自己掂量掂量吧。”蝌蚪王说完一仰头,将啤酒一饮而尽。他说话从来就是见好就收,点到为止。正待坐下,他突然想起一个重要的问题,强调说:“从最近的情况看来,中国娘们中的机灵鬼似乎不仅嗅到了我们的蛛丝马迹,而且还掌握了我们的一些规律,所以,断不可掉以轻心哪。”

   蝌蚪王说得没有错,黄手党在培养自己精英的同时,也培养了一批中国女特工。

把棉花糖拉进“心相印 ”的是她的发小和闺蜜莉莉。她俩同岁,在湖北黄冈附近的一个村子长大。农民工的后代,都经历过留守儿童的凄苦岁月。她俩一同跳跳蹦蹦上村小,一同步行十几里山路到乡里念初中,一同考上黄冈中学,从小到大一直在一个班,而且一直是学校里出类拔萃的人物。她们的学校,因为卓尔不群的高考业绩,成为全中国的典范,各地大小书店都有这个学校高考复习资料出售。棉花糖的作文和口才倍儿棒,是学生会的宣传部部长和广播站站长,个性内敛的莉莉是数学尖子,让许多男尖子都望其项背。这俩闺蜜都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父母为了脱贫致富,一年到头坚守深圳打天下。这两个孤苦伶仃的小女娃,自小到大惺惺相惜,同甘共苦,谁有了一颗糖也要掰成两半。高考时,她们相约到“去了就不想走的城市”——成都,居然双双如愿以偿,莉莉考上了西南财经大学,棉花糖被四川师范大学中文系录取,这一对山沟里飞出的金凤凰,把她们村的知名度一夜之间提高了100倍。

  人说,上帝给你关了一道门,就会给你开一扇窗。这两位闺蜜的学业和事业都相当不错,但个人的恋爱婚姻却非常之不顺。

棉花糖从来不隐瞒自己的罗曼史,经常如数家珍地向身边的同事唠叨自己的老故事。念大二的时候,她爱上了风度翩翩的古汉语老师,双方坠入爱河,频频约会,无奈那位儒雅之士是有妇之夫,东窗事发之后,在系里闹得沸沸扬扬,此后两年,男生大多疏离她,其实她也无心再谈恋爱,直到大四实习的时候,一位来自穷乡僻壤的老实巴交的男生约她去杜甫草堂游览,分手的时候鼓足勇气握住她肥嘟嘟白嫰嫩的手,用颤抖得变了调的声音向她表白自己暗恋了她很久了,还说,当他知道她与那位老师的隐情之后,是如何地痛不欲生,然而并不恨她,发誓绝不计较她的过往。

“是吗?我怎么一点不知道?”她水汪汪的眼睛放出几个贼亮的问号。

“一切从现在开始吧。”他看她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禁不住拥她于怀,轻声安慰道:“人不能生活在过去的阴霾中。朝前看吧!”她突然想起很多过来人的经验之谈:“如果你很难寻到理想的爱人,不如就找一个爱你疼你的人。” 也许这也是一种福气,她一边在心里掂量着,一边木然地接受他的拥抱和亲吻。

毕业后他们满怀激情与热望去了深圳,分别在港资和台资企业搞行政和人事工作。两人在白石洲租了一间10平米的房间,布置起温馨的小小蜗居。然而好景不长。不到一年,他就移情别恋了。公司的财务主管,比他大五六岁的的本地女人看上了他,她有车有房就差一个倒插门的男人。尽管她个性暴躁,长相让目睹者不敢恭维,但是,为了迅速脱贫致富,让荣归故里的梦想指日可待,他异常清醒地意识到,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于是,他开始找种种借口和棉花糖闹别扭,提出分手的最实质的理由是“还是过不了那一关”,他痛苦地捂住眼睛说,一想到她曾经与那位老师曾经有过那种关系,就万箭穿心……

“哈哈哈哈……”在棉花糖惨烈的笑声中,他犹疑而坚定地收拾好行李,然后,三步并两步夺门而逃,心在鼓励自己:“不是我没有良心,而是良心需要顺应潮流。此举决定我和全家老小的命运哪。”这个农民的孝子,最终选择了牺牲一颗棉花糖,幸福自己和全家的最佳方案。

  从那时起,棉花糖就独善其身,做起闹市尼姑来。这样过去了许多年,公司的小鲜肉们怂恿她选择网恋,她才开始解禁。其实,这对于她来说,与其说结婚安家的需要,还不如说是放松减压、打发无聊的需要。后来,垂垂老矣的母亲在电话里频频催逼,她才在莉莉的引导下,进入了“心相印国际交友网”,正式步入以寻求夫君为目的的轨道。     

莉莉把这个网站介绍给闺蜜以后,自己却迟迟未进去。究竟为什么?棉花糖几次追问她,得到的答案只有一个:“俺这辈子不嫁人!”

“why?”

“不就不呗,不想呗。”

  棉花糖知趣地打住。她知道即便是闺蜜,也需要距离。

这会儿,棉花糖斜躺在家的上沙发上,黑亮的长发从沙发的扶手上方倾泻下去,她亮晶晶水汪汪的大眼睛对着天花板中央醒目的吊灯不停地放电,嘴里滔滔不绝地控诉丑陋的诈骗犯迈克尔。她的忠实听众是远在加拿大的莉莉。 这俩不是姐妹胜似姐妹的闺蜜,每一次都有说不完的话。两人有一些相似之处,最突出的一点,就是孤芳自赏。不过在对待婚嫁的问题上却是大相径庭。棉花糖在等待天上掉下馅饼,当然,馅饼需要符合自个的口味,她选择夫君的观点是宁缺毋滥;而莉莉是拒绝婚姻的独身主义者。

 

莉莉在情窦初开13岁那年,曾经遭遇流氓的猥亵。

那个黑灯瞎火的夜晚,奶奶哮喘的老毛病又犯了,在床上喘得死去活来。莉莉急冲冲打着手电筒去找村里的医生,走到田坎上遇到了那个几乎可以做她爷爷的老光棍,他像一匹饥不择食的饿狼一样,在黑暗中猛扑过去将小姑娘按在地上,一只手使劲捂住她的嘴,一只手狂乱地撕扯她的衣裤,她在柔弱的挣扎中窒息……就在十万火急之时,一道强烈的电光从另一条田坎射过来,“什么人?!”老流氓闻声撒腿就跑。原来莉莉的叔叔,这位村支书从乡里开会回来,恰好碰见侄女惨遭蹂躏。第二天,叔叔婶子就把惊魂甫定的莉莉和重病在身的奶奶接到了家中。事后,莉莉连闺蜜都难以启齿。以前开朗活泼的她,从此变得沉默寡言,在学校除了和棉花糖交往以外,排斥所有的同学,尤其是男生,她就像一个作茧自缚的蚕子把自己包裹得紧紧的,一门心思埋头读书。

莉莉的父母得知女儿的状况之后,不得不每年轮流回家两次,这使莉莉受伤的心得到了少许抚慰。她父母都是高中毕业生,在村里算得上知识分子了,在深圳打拼多年,积攒了不少存款,回村盖起了新房,令村里人羡慕得眼红心痒。每一次他们都给女儿带回各类书籍,告诫她将来一定要考上大学,而莉莉渴望远走高飞的目的,是想摆脱那一条令她无法面对的田坎路。比起一直呆在身边的儿子,父母觉得亏欠了这个女儿,所以在莉莉大学毕业之后,全力支持她去加拿大读研究生。其时,他们早就脱下了农民的草鞋,穿上了企业家的皮鞋。他们有的是钱供给子女留学。他们丰衣足食,事业有成,本可以安享晚年了,唯一担忧的是女儿的婚姻大事。莉莉在情感方面把自己裹得太紧,从中学到现在都没有见她交往过异性朋友,如今已近不惑之年的她,却依然形影相吊。每当父母提及此事,她都说,一个人过活不是挺好的吗……

研究生读完之后,她在温哥华找了一份工作。她似乎并不乐意和父母见面,更不愿意回到那个小山村去看一眼。她对个人问题漫不经心,反倒替闺蜜热心张罗。“心相印”这个网站是她在办公室午休时,不经意地听见两位年轻美眉低声议论而得知的。她当即上网了解了一番,然后把它介绍给了棉花糖。

 

现在,莉莉静静地听着棉花糖义愤填膺的发泄,一言不发。

“喂,你在没?睡着了吗?”棉花糖就像唱山歌那么亢奋。

“怎么会睡着呢,这么精彩的故事。”莉莉的声音就像月光下的流水。

  “那个人渣空耗了我将近两个月,你说恶心不恶心。这不就是鲁迅说的‘谋财害命’吗? 我呀, 我得想办法好好报复这些个臭男人……”绵里藏针的棉花糖恨得牙齿咯咯响。她告诉莉莉,自己对这个心相印国际交友网站,从此不抱一线希望,只把它当成一个虐待国际诈骗犯的游戏平台。“我最近在百度上一搜,才发现上当受骗的中国美眉多的去了,不仅心相印这个网站有骗子,其它的国际交友网、婚恋网也有不少骗子,有的美眉居然真的汇钱给骗子了呢,等到骗子人间蒸发她们才恍然大悟,哪又能怎么样,叫天天不应,叫地地无声……哼!老娘一定让这些人渣尝尝中国美眉的厉害!”她对着天花板向闺蜜发誓。

“报复臭男人!”莉莉心里猛地一惊,仿佛有一块巨大的石头掉进山谷里静静的湖水,敲醒了一个沉睡千年的梦。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老幺六六 回复 悄悄话 谢谢蓝天!
碧蓝天 回复 悄悄话 越来越精彩! 期待下文!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