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续:清晨随笔

(2019-05-21 14:01:55) 下一个

下班路上接着唠。

 

况且对于唐人来说,也有更古老的诗篇,唐诗中不少诗都有 拟古, 古意 一称,可见诗已作古之类的借口并无立足之地:唐诗中主要写的也是唐朝当时的事(当然典故是另一个话题,不要断章取义),现在写诗也要写现在的事,不是说绝对的只能写现在的事物,但是是说这样更有意义(不要用咏史来抬杠,其实咏史正是用自己现代的眼光来看古代的事情,所以根本没有矛盾)。在这个方面,我很赞赏落日长河先生的文章:首先声明我和他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落日长河曾经到民工住处体验生活有题诗,黑汗水流天价屋,红萝卜伴地沟油,(别以为这种句子不登大雅之堂,这是老手风骨)。扯闲天,落日长河还开了一个批词斗诗的栏目,以自己的风格鉴赏诗词,鄙人看了几篇,觉得有些有道理,有些也可能太绝对。后来又有人批落日长河的栏目,这样就难免陷入文人相争的窠臼里面了。其实,好文章就怕什么拉帮结派,或者互相打压,因为写诗本来是个很纯洁很纯粹的事情,一旦跟什么名啊,利呀沾点边,味道就不好了。味道不好了是什么意思,味道说不清道不明,总而言之,第一还是曹雪芹那句话:立意是最重要的,但这个立意绝不是有意而为的: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作诗也是有瘾的,虽然偶得不容易,但是写诗的人很多不在意得的是不是好诗。乾隆好写,名声不太好。名声好的白居易其实也是,元轻白俗的观点也不是空穴来风。其实,刨除留名得利的动机,写首诗表达下感情,没有任何问题。

 

到家了,待续。按规矩得凑句:

 

戏言居士

 

敢笑香山俗意多,读多还见苦情磨。

狂生若是能穿越,可请红炉席上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花好月元 回复 悄悄话 爱好写就是件很惬意的心态,看得出博主很喜欢写诗,这样就挺悠然自得的,只有读了很多古诗的人才可以写出自己喜欢的意境吧。别人写的你懂,自己写的自己最懂,也有别人懂你写的,这样就是爱好写诗的乐趣所在吧。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