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东南的博客

记性不好,写得很慢,所忆所思,存下一点点
正文

思念

(2019-06-01 00:12:42) 下一个
日前给外甥女写了一封电邮,纪念她妈妈、我妹妹去世Nx10年。第一次跟她说起我和她妈妈小时候家里的一些事情,多半是非常不幸的家庭往事。稍加修改后,也放在这里吧。
 
 
思念
 
XX:你好!
 
前几天有些事情,今天才空下来。上午弄了一下菜园,这会儿才想起,这两天是你妈妈去世第N个10周年的纪念日吧?记不清楚是5月29号,还是5月30号了。
 
记得你说过,你妈妈的墓,还有你爷爷奶奶等人的坟墓都在苏州墓园,现在还在那边吗?近年有去祭扫过吗?
 
你们都已长大了,跟你说一点我们姐妹俩小时候家里的事情吧,或许也给我的儿子看看,只是不知道你们年轻人是不是想要了解。不过,还是想提醒一下,你们若还想要向父母长辈了解什么的话,得抓点紧了。我远期记忆不好,想到什么写什么。
 
一言以概之,就是不幸复不幸。我和你妈妈,X家全家的人都很苦命。而她,从小有病,童年丧母,少年丧父,后来自己也不幸早逝,留下10岁的你,。。。。还能更苦吗。多少年来,每思及此,都禁不住伤心
 
父母去世早,对他们的事情所知甚少,对祖辈更无所知。只知道,解放前我们的父亲在上海工作,是中国纺织建设公司的职员。解放后,中纺公司没有了,新的工作机关叫做华东纺织管理局,他仍是普通职员。不久,1951年吧,华东纺织工学院建校,他和原来华东纺织管理局的一些人就被抽调到华东纺织工学院工作,他是教务处职员,一直到去世。不知道你的爷爷是不是也从华东纺织管理局过来。
 
早先,我们一家6口人(爸爸、妈妈、奶奶,加上3个孩子),住在闸北区的一个木板房,两层楼,结构比较简单。房子大概是自家的,有没有债务我不知道。
 
哥哥比我大4岁,妹妹比我小3岁。到该上学的年龄,带她报名上学,但因身体不好,休学好几年。哥哥是一个很优秀的青年,在市北中学读书,记得亲戚长辈常夸赞他。
 
家里有些少儿读物,都是哥哥读过的,我和妹妹接着读。周日或是暑假期间,妈妈有时让哥哥带我和妹妹不远处闸北公园附近野地里挖野菜,荠菜、马齿苋、野小蒜等等。挖回来的野菜,奶奶和妈妈用它们做菜,什么的。
 
记得有段时间,家中常有亲戚来住,数周数月有的到上海来求职;有的是全家将迁往内地生活、在上海中转;也有孤儿来投亲的。大舅因病去世后,他的两个十几岁的儿子在我家住了几个月,后经爸妈和在西北陇海铁路线上工作的二舅商量,他们转往投靠二舅(他们的叔叔,由他安排照顾
 
我们家是慈父严母。爸爸性格温和脾气,善良宽厚,富同情心。在外面,他到哪里都是被公认的老好人;是众多堂弟妹口中的好二哥;在家他孝敬奶奶,从不打骂孩子。妈妈身体不好,脾气也不大好。我可能有时贪玩,或犯懒,或丢失东西(文具、手套之类),还有不知道什么原因,经常挨骂挨打。后来想想,哥哥是独子还优秀,妹妹年幼又有病,妈妈有气也只能拿我出气,对吧。妹妹小时候心地柔软,妈妈打我的时候,她总是替我求情,哭着求,“妈妈,你别打姐姐了”。她从小不吃羊肉,家里偶尔吃羊肉时,她总是哭着说,“小羊没有妈妈了”,显然是联想到童话故事中的小羊和羊妈妈了。她身体不好,长期休学在家,家人要她多休息,不要跑跳,不要累着。可小孩子哪里静得下来,她喜欢小朋友,特别是小女孩,经常抱她们,陪他们一起跑,一起玩。
 
从某一年开始厄运就开始降临到我们家了。当时16岁、正在读高一的哥哥染病去世,爸爸妈妈和奶奶伤心欲绝。妈妈身体本来就不好,哥哥住在第四人民医院期间,她全程陪同照顾,想当时她很辛苦极心痛。哥哥去世后,妈妈辛劳、悲伤过度,一病不起。第二年,妈妈竟也随着哥哥去了。那年妈妈47岁,我13岁,读初一下或初二上,妹妹才10岁,还没上学,就成了没妈的孩子。
 
哥哥和妈妈得的是什么病,爸爸没给我们讲清楚过,可能因为我们那时还小。很多年以后,有一次我们回想议论起来,觉得哥哥当年得的可能是急性传染性肝炎。妈妈的病,我当年隐约感觉到爸妈曾商量过,似乎是放弃治疗,当时医疗条件也不行吧。只记得妈妈后来腹水严重,有时候她自己用针管抽水,估计是什么癌症,可能是肝癌?
 
好几个人生病,两人去世,家里负担之重可想而知(那时,职工有劳保,医疗全包,家属只能报销一半),父亲大概是负债了。后来父亲卖掉了闸北的木板房,把家搬到静安区乌鲁木齐北路、愚园路口的华纺教职工宿舍。爸爸上班比之前近多了,周围环境也好,只是居住面积比较小。
 
那是一个住了二十多户人家的小院子,有扇大铁门,铁门外就是小菜场,对面是救火会。你家两代华纺人都住在那里,第三代的你生于斯长于斯,想必是熟悉的。
 
起先我们住在楼房旁边的平房里,和钱家为邻。我转学,上初二下学期。妹妹11岁,身体依然不好,但也不能总不上学,插班上初小二年级,我带她去的,好像叫田基浜小学,体育还是免修。比同学年长好几岁,学习很努力。不久,有了继母,她文化低,说话不好听,也不大会做人,关系一直别扭,只求表面相安,感情是说不上了。后来我家搬到二楼,南北各一间,就和你爷爷家、王家、黄家做邻居了。
 
那年我报考大学,志愿是在父亲指导下填报的,报了5个上海(交大,华东纺织工学院、华东化工学院等)、1个浙江的学校。却意外地,被北京一所重点大学录取。我很开心,爸爸很犹豫,但是最后也没反对。如约在育才中学与招生老师面谈,我就表示同意了。那年,你妈妈才上初中一年级。我去北京之前,拍了一张全家福,也是唯一的一张全家福。你见过那张照片吗?去北京后,和父亲通信联系。记得有一段时间,大概是没按时给家里写信,他给我写信说“家书值万金”,等等。到了寒假,很多同学回家,父亲却让我留在学校,说把学过的内容复习巩固。我想是家里经济不宽裕,不回去就不用花路费了。后来我觉得,也或许,他当时已经感觉到身体有问题了?
 
第二年的6月1日,大学一年级还没读完,突然接到家里电报,说“父病危速回沪”,如五雷轰顶,我被吓懵了,怎么会这样,我离家还不到一年呀。同学帮我买了车票,送我上了车。抵沪后即去华东医院(当时是华东纺织工学院等单位的劳保医院) 探望,说爸爸得的是肝癌,已处于肝昏迷状态,身上插满了管子。。。。。他一直没有醒过来,不到两周,我们最亲爱的爸爸就永远地离开这个世界了,那一年他55岁。那一天,我刚过19周岁没几天,你妈妈还不到16周岁。再过几天,6月就是父亲去世很多周年的纪念日了。
 
爸爸病故,一家人没了生活来源全家人的天都塌了。我和妹妹成了没妈没爸的孤儿,她尚未成年,初一还没读完。80多岁的老祖母,老年丧独子,顿失几十年来生活与情感的依托,能不极。几年来,她好几次白发人送黑发人,难得她一向性情平稳安静隐忍,才得又平安度过这次临头大难。祖母在两年后去世(我没回去,事后才知道),享年87岁,是我们家之前唯一活过60岁、还很长寿的老人。父亲过世后,还留下没有自立能力的继母,她虽难令人敬重,却也堪怜,幸得有抚恤金维持基本生活。有时候,她也找点零活挣点钱,我和你妈妈工作以后也一直都贴她一点,她后来活到了75岁
 
父亲去世后,我们家和之前家里的大多数亲戚(包括至亲)也断了联系,因为我们姐妹是在校学生,外地亲戚又都没见过继母。想起来真不如当年大舅家的两个表哥,他们有姑姑和叔叔的关照。
 
后来,我靠乙等助学金读完大学。你妈妈初中毕业后,去读了学食宿全部免费的上海幼儿师范学校,自然是她自己拿的主意若干年后,我们同时从各自学校毕业,都做了教师。后来回想起来,我觉得我们两个无父无母的孤女,十几岁,一南一北,全靠自己,完成了学业,各凭所学谋得一份工作,也还算自律和自觉的吧。毕业后,回上海探亲,这是我离家上大学后第二次回家、姐妹得以相见,之后就去西北。
 
几年后,在小院中长大的你的父母由相爱而结婚。再后来,有了你,他们是那样喜悦。平时书信来往,有时我在暑假回沪探亲。平常岁月若干年
 
那年2月底,我如愿调动工作后,一家3口总算得以团聚,正面临新的工作。谁料3个月后,5月29日(30日?)突然再次收到上海急电,这回是“妹病亡速回沪”,我惊住了,心在颤抖,泪如泉涌,那是她的本命年,她还不足36周岁。。。。。可怜你也在10岁的年龄没了母亲,而我,是X家唯一存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了。
 
 
到如今,妹妹走了那么多年了,我还活着,感觉是父母兄妹要让我替他们尽量多看看、好好看看X家后代。当年的孩子长大了,孩子的孩子也已亭亭玉立,你们都挺好,我和他们可以放心了,你妈妈若地下有知,也会倍感欣慰!

祝你们全家安好!

 
 
 
 
也发在《我爱我家》论坛: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西北东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高斯曼' 的评论 :
谢谢你。
高斯曼 回复 悄悄话 抱抱
西北东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hz82000' 的评论 :
谢谢你。你知道的,我之前在几坛写过前面一半。不想全写,因为太悲苦,太伤心,不敢触碰。也从未给这孩子说过她所不知道的前半段。
西北东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Yazai' 的评论 :
谢谢你的善心,谢谢你美好的祝愿!我早已超过父母的阳寿,会珍惜每一天,只当是替父母兄妹活着,替他们多看看下一代了。
Yazai 回复 悄悄话 不知道说什么好!愿你健康!愿你的父母哥妹安息!愿我们都能珍惜,感恩度过每一天!
hz82000 回复 悄悄话 抱抱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