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联酋,沙漠里的一片海市蜃楼

世界太大了,书本里读到的未必都是真相,出去看看才知道。
正文

不可思议的印度精英阶层!Incredible Indian elite!

(2017-12-11 08:13:41) 下一个

不可思议的印度精英阶层!

Incredible Indian elite!

      

       几年前印度政府看到世界旅游市场升温也想搭上这班快车,推介自己的旅游业多赚外汇。一般来说每个国家都会为自己提一句能够吸引眼球的标语口号,概括总结自己国家的美好点。但对于印度人来说真是个难题,面对眼前的现实要美言自己的国家真是难以启齿,怕引来嘲笑。因为但凡去过印度的人都很少得到,留下的印象大多是差,脏,乱。好在印度人的头脑灵活,英文不错,想出了一句妙语:Incredible India !  汉语可以理解为: “不可思议的印度!”  这好象是要诱惑你进入一个迷宫,给了你巨大的想象空间。既可勾起游客的好奇感,又能避开面对丑陋的难堪,还不至于招来直接打脸。可以说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怎么解释就随你便了。

 

       中国人对于印度脏乱差的话题早已不新鲜,对于该国各种开挂的奇闻可能也不再有新奇感。但还是对于印度政府近期越来越强的敌意,甚至到大胆出兵越过国界挑衅感到有点吃惊。好在中国领导层的冷静化解了一场无厘头的争斗,避免了有利的大局被搅乱。要想了解印度最近一段令人费解的表现就必须了解印度的精英政治,看看印度的 “不可思议的精英阶层” (Elite) 。

 

       说起社会阶层大家可能都知道印度的种姓制度,人都分成五,六等,一看名字就知你是那个阶层。虽然印度独立后也算致力于消除种姓制度,但因根深蒂固至今仍是社会问题。高种姓的既得利益者是半心半意,印度教教义的宿命观也使大批低种姓的人今生认命,只盼来世。低种姓的政客们借此玩弄游戏,争当阶层的领袖,拉选票当官,也为选民获得一些政府优惠补助。结果便是社会阶层继续维持,不断划分成为不同的利益集团和政治精英们的票仓。英国殖民者留下的“民主选举制度”给了有政治野心的精英们提供了舞台,使得这个号称“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变成了政治万花筒;各路政客大显神通,眼花缭乱,精彩纷呈。

 

       老一代的精英阶层是以尼赫鲁家族为中心的国大党。这个家族曾和国父圣雄甘地共同反抗英国殖民统治,争取印度民族独立。因此,独立后国大党头顶光环,前后执政长达六十余年。这个精英阶层的特点就是家庭背景高,教育程度高,且多有英美留学的经历。国大党的精英们表面上主张社会平等,多少有些社会主义的理想色彩。和英,美一度保持距离,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在效仿苏联,建立了繁杂的政府机构,组成了庞大的技术官僚团队。由于有英国殖民时代留下基础设施和比较完善的铁路系统,以及训练有素的公务员队伍,在五十年代印度算是亚洲强国。在国际上尼赫鲁提倡不结盟运动,广泛联络亚非各国,和中国走的很近。尼赫鲁和周恩来的个人关系也不错。当然,1962年的中印战争一下子把尼赫鲁想当亚非国家领头羊的梦打醒,使其大伤元气,郁闷不已,没两年就归西。现在印度人想起这件事仍是心有余悸。

 

       印度虽然是名义上的西方民主选举体制,但实际一直都是精英阶层统治。平民百姓的文盲率很高,每天担心的大都是温饱。 只要有人能把饼画的很像,竞选时多做许诺,再散发点零钱,就能得到选票。印度的政客们都精通此道。当然,国大党也算做了一些事情,能把这么大的国家拢在一起,本身就不容易。印度有数百个民族,上千种语言,加上各种宗教迷信之间的打斗,听起来都头痛。国大党的最大成功是尼赫鲁的女儿英迪拉·甘地当总理时推行的绿色革命,在60年代基本上解决了粮食问题。要知道中国人当时正在闹饥荒挨饿。

      

       在国大党的最高阶层还真不是一般的的印度人:先说首任总理尼赫鲁:来自克什米尔地区的高种姓家族,独立后领导国大党统治印度17年。女儿英迪拉嫁给了帕西族的人士费罗兹·甘地(此甘地与国父圣雄甘地无关),改名为英迪拉·甘地,后来也成为印度总理。这个帕西民族(Parsis)可真不一般,原是古波斯/伊朗人,后因摆脱伊斯兰教对波斯原始宗教拜火教的迫害逃到印度西部。现在印度也只剩不足几万人,但帕西族的文化教育水平远远高出印度一般水准,在印度社会超级成功:在工商界有像现代印度工业之父的塔塔家族(Tata) 和戈德瑞吉(Godrej)家族等等;在军队里有数名高级将领;在文化界更是明星闪烁,有许多知名的学者,作家,演员等。享誉全球的音乐指挥家祖宾·梅塔 (Zubin Mehta) 就是帕西人。

 

       1984年英迪拉·甘地遭锡克族警卫开枪刺杀。大儿子拉吉夫·甘地后来继任总理,1991年又遭泰米尔族人自杀式爆炸身亡。国大党的精英们为维持复杂的印度民族关系也付出了血的代价。拉吉夫之后国大党的领导权落到妻子索尼娅·甘地的肩上。索尼娅本身是意大利人,是在英国留学时与拉吉夫相识结婚。外来的媳妇突然成了印度最大政治家族的权利中心。但作为外国人的身份,不便直接在前台就任。一对儿女还嫩,挑不起重任。 便推举性情温和的锡克族经济学家辛格出任总理,好在幕后指挥。

 

       好象一般的印度老百姓并太不在意谁来统治,一般的民众也都习惯被外族和家族式的统治。从成吉思汗后裔莫卧儿王朝的三百多年,到一百多年的英国殖民都是外族当权。其实在英国殖民以前这里就是一盘散沙,这也是为什么英国人能挑拨离间,各个击破,最后一统了印巴次大陆。

 

       要兼顾不同民族和阶层的利益,维持权力的稳定就要花大力玩政治游戏。领导层的精英们要将大部分精力花在嘴头上,就不可能有太快的经济发展速度。独立后几十年的GDP增速一直维持在百分之四左右,没有比人口增长快多少,在国际上被戏称为“印度的大象速度”。几十年下来英国殖民时留下的老底子也快耗尽,一度为之骄傲的铁路系统也快要变成古董,事故不断。最可怕的是官僚体制臃肿变形,政府办事效率低下,体制内的贪腐被固化。印度议会里一度有四分之一的议员都是法庭的被告,案件缠身。司法系统却是个奇葩,虽然继承了英国留下的法制体系,超低的效率却常常打破世界纪录;案件拖上二,三十年不算罕见。在孟买的联邦法庭里案件卷宗堆积成山,灰尘早已厚过几个铜钱。这就好象把一台“奔驰”留在偏僻的山村;常年疏于保养维修,零件耗损,管道漏油。也就勉强能够在山路上移动,还要给牛车让道。

 

       穷富差别的悬殊在印度令人咋舌,有着世界上最大的赤贫人口,超过撒哈拉以南非洲的贫困人口的总和。而富豪奢华无度,佣人成群。精英都想模仿昔日英国人的派头和优雅,讲话装腔作势,喜欢用生僻的英语辞藻。另外,精英阶层的头脑外流也很严重:大批的医生,IT工程师,科学家,高层管理人员都流向海外。在欧美国家印度的知识精英群体已形成一片气候。

 

       印度的政治精英们在中国人面前似乎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他们自信有西方主流认可的“民主体制”,好象经济发展就应该水到渠成,注定要超过中国成为世界中心。这种思潮在前几年还是十分盛行,就连一位叫黄亚生的美国华人学者与其印度裔导师都合著文章推崇印度的发展模式,认定印度一定会赢。这篇文章被西方学者被广泛引用,当然这也是西方政客们最想听到的喜讯,最好是由一位华人传颂。但他们肤浅的认知只能引来知情者哑然失笑。殊不知真正成功的民主不仅仅是一场选举,而更需要一个足够大的,有良好教育的中产阶级来支撑;最重要的是各个利益集团要能做出妥协方能达成共识,政府才能把事情做成。而印度恰恰就没有这些,在不远的将来也不会看到。

 

       印度精英们有个特点就是游离于社会现实之外;高谈阔论,讲起来全是道理,听他们讲好像不是在说印度的社会,而是讨论哲学原理。也难怪印度能产生不少国际知名的大师 (Guru),在世界上贩卖带有咖喱味的心灵鸡汤。就连达赖喇嘛在印度混了多年讲起话来满嘴印度英语,颇有印度大师的神韵。大师现象算是印度奇特的一景;保守落后的民风容易滋生各种怪胎型的大师和圣人。在印度满街都是服饰奇特的圣人(Godman);电视频道里全是滔滔不绝的大师 (Guru)。这些大师和圣人都有大批的信众,代表着一层强大的政治势力。就在前几天一位叫辛格的印度教大师因为在十五年前强奸信徒,暗杀记者而判刑引发信徒大面积骚乱,数十人丧生。当然这种大师现象也应该给中国敲个警钟,荒唐总是和愚昧相随。

 

       印度开始经济改革和中国的改革开放的时间相差不大,当时印度的GDP还稍先领先中国。进入21世纪中国大幅度超前,快到2010年中国的GDP已经是印度的4倍。印度的精英阶层开始焦虑不安,有人开始反省印度体制的弊端,但更多的仍是高谈阔论不着边。当时有位印度学者写了一本关于印度和中国竞赛的书,《超级大国》:把竞赛比如龟兔赛跑,希望中国这只兔子睡会觉。这本书当时在印度热门的英文电视频道引发了一周激烈的辩论,各路政治精英悉数出镜。精英们的论点自然是精彩无穷,但他们的重点似乎并不是要把道理说清,只是要表现出自己比对方更聪明。印象最深的是当时的交通部长居然宣称印度有着世界上最好的乡村公路网,说完后这位仁兄嘴角还带有得意地抿笑。听后我在电视机前很是茫然,不知他在谈哪个星球上的印度。当时我在印度出差呆了近两个月,前后跑了好几个邦。正值雨季坑洼不平公路变得十分泥泞,吃了不少苦头。记得我和印度同事半开玩笑:“我们中国人可能没有你们印度人聪明,但你们把时间都花在辩论上了,而我们在拼命干活,超前一点也不奇怪。可能印度人更像聪明的兔子。”   当然结果是今天中国的GDP已经是印度的5倍了。

 

       印度的大多数精英们很希望看到中国崩溃。在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时中国的出口受到重创。他们好像看到了希望,欣喜若狂。纷纷撰文说中国出口拉动型的经济走向了末日,印度的内需式的消费才是前景。当时有些国际大公司内部就有印度人转发一位精英人士的文章,预言中国的出口已失去竞争力,印度会很快取代中国,试图影响国际公司的采购战略。没想到中国政府出台四万亿来刺激经济,不但把自己拉出了困境,建设了世界第一的高铁系统大大提升了国内基础设施水平,也帮助世界度过了难关。反之,印度却陷入泥潭,引发严重通货膨胀,卢比贬值超过40%,经济增长率回到改革之前。

 

       在过去一,二十年里凡是说起高速发展的新兴市场国家对于世界经济的贡献人们总是把中国和印度放在一起。但实际上印度的经济规模要小得多,且是内向封闭型,对于世界经济的拉动可以忽略不计。但印度精英们并不甘寂寞,时不时制造出一些骇人听闻的创新来吸引世界的关注。可能有人还记得印度人宣称造出了10美元的手机和20美元的电脑,全世界的穷孩子都会有。塔塔公司也推出了两千美元的超低价汽车叫 Nano,还跑到美国底特律车展上炫耀。居然说试驾的感觉可比宝马,还装有空调。印度的精英们深谙利用西方媒介的门道和玄妙,宣扬要用 Nano 占领发展中国家的市场,还要进军欧美城市的街道。当然,后来没有人见过穷孩子手中有超低价的印度手机和电脑;也没见到 Nano 满世界跑。印度坑坑洼洼的街道真是难为了车上的四个玩具车般的小轱辘。在2010年我在孟买看到有报道,那年夏天已有六辆车在街道上耐不住骄阳,自己开始燃烧。两年前塔塔公司已悄悄的宣布停产 Nano。不管怎样,印度的精英们已经制造了噱头,也赚足了眼球。

 

       印度最大的民族问题是应对穆斯林。虽然在1947年独立后印巴分治大部分穆斯林人口都到了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但现在印度的穆斯林人口仍接近两亿,是世界上穆斯林人口第二多的国家,仅次于印尼。因为历史原因印度教徒和穆斯林结怨深重,时有流血冲突发生。在国大党精英统治期间多采取拉拢策略,尽力安抚,摆平各族裔之间的利益点。虽然并不都奏效,但能很大程度上吸收了穆斯林选票。1992年在北部邦印度教圣地阿约提亚发生印度民族主义的人民党(BJP) 推动的拆毁清真寺重建印度神庙事件引发了新一波大规模的宗教流血动乱,激化了两大宗教之间的对抗。人民党(BJP) 借此煽动印度教民族主义情绪,聚集政治势力。

 

       人民党是印度第二大党派,但因强烈保守的印度教民族主义色彩一直被印度主流社会精英门所回避。虽几次进入总理府执政,但都是短命的经历,大部分时间只是以反对党身份在议会里添乱。一位政治人物的出现改变了人民党的局面:纳伦德拉·莫迪的上升有点像印度教里的神话传奇。莫迪出生在西部古吉拉特邦的低种姓家庭,小时候帮父亲做小生意在火车站卖茶水为生;但从小就表现出要从政做大事的志向,热衷于参与印度教民族主义的活动。从青少年时便周游印度北部各邦,拜访各路神庙和印度教圣人大师寻求指点。莫迪一生尊从印度教徒的清规戒律;生活俭朴,不近女色,没有绯闻,甚至从来都没有和家庭包办婚姻的妻子同过房。这仁兄似乎天生就是个政治动物,投身于人民党的组织活动从基层做起,几经挫折,从不屈服,有着斗牛犬的风格。2001年在一次补选中莫迪成为家乡古吉拉特邦首席部长,从就任起莫迪就表现出强悍的势头,坚持印度教民族主义倾向。

 

       2002 年发生印度教徒朝圣的火车在古吉拉特邦着火,几十人丧生。印度教徒指责是穆斯林所为,要组织全面报复。莫迪身为首席部长并没有出面制止,甚至表现出纵容。报复行动演变成大规模的血腥暴动,两千多人丢了性命,大部分是穆斯林。这次事件轰动全球,舆论纷纷谴责莫迪的表现,甚至有指责他是整个屠杀事件的幕后黑手。在国际上莫迪一时成为人权组织的攻击的恶人。许多西方国家都把他列入黑名单,属于不受欢迎人士。好几年里美国拒绝给他发签证,禁止他去美国宣传古吉拉特邦。当然,现在莫迪已是美,日的坐上宾;与总统,首相握手拥抱很是亲密。莫迪已成为美国遏制中国棋盘上的马前卒。人权纪录嘛,不过是西方要找茬的时候玩的一张牌。只要你入了伙,这张牌就坐在屁股底下了。

 

       不过莫迪当古吉拉特邦首席部长期间还是做了不少事情。他推动发展工商业的政策吸引了不少海外投资,建了工业园区,创造了就业机会。基础设施改进也很有起色。他也进行了一系列政府机构改革,提高了办事效率。因此古吉拉特邦的经济发展速度高于印度平均值。另外,建了几座电站,基本上解决了古吉拉特邦的用电。这在印度可算是个伟大的成就,在别的地方停电可是家常便饭。莫迪表现出的能力也刺激了人民党(BJP) 要再次冲击总理府掌权的信心。莫迪当然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政治野心。

 

       在此期间国大党的执政已陷入困境。当年辛格做经济部长时领导经济改革释放的红利已接近尾声,新的改革方案在议会里推不动。国大党历来执政的法宝就是给农民发补助金和低价柴油,维持利益平衡。农民靠天吃饭的成分很高,赶上差年头的雨季 (monsoon) 国库就吃紧。既得利益者实在太多,反对党又处处刁难,阻力超过想象。辛格总理也年事已高,八十二了。国大党内缺乏有魅力的领导人才,2014年的大选已是危在旦夕。

 

       国大党主席索尼娅·甘地本想让经济学家辛格顶替自己当总理好让子女有时间成长然后接替。不想十年后儿子拉胡尔·甘地还成不了政客的材料,最大的问题就是这位在精英家庭里长大的公子哥根本就不接地气。参加竞选时直升机飞来,直升机飞去,讲话有气无力,毫无煽动性和号召力。相反,草莽出生的莫迪已是多重历练,久经选战,在选举中是如鱼得水。他一手抨击国大党执政时的失误,另一手煽动印度民族主义情绪;当然最重要是夸大自己在古吉拉特邦的成就。没有多大悬念顺利当选。

 

       当选后莫迪立马表显出了其魄力或者说是冒险性。这批人民党的政治精英与以前的国大党的有很大反差。像莫迪是草根出身,没有上过正规的大学,只有远程函授教育的学位,英文也不太流利。但一路摸爬滚打上来,充满赌徒精神。莫迪首先是集中权力,在经济方面推动国企私有化,加大引进外资;不顾工会的反对修改了劳工法,使解雇变的容易。同时也减少了社会福利和减少贫困的努力,节省了政府开支。另外, 不顾外界的质疑,修改了GDP的统计方式,使其增加了0.3个百分点。不管怎样,所有一切措施好像起了作用,在2015和2016财年GDP增长达到7.5%,增速超过了中国。

 

       人民党精英阶层一片欣喜,莫迪却踌躇满志,琢磨着一桩大赌博。在2016年11月9日突然宣布废除1000和500卢布两种大额纸币(大约100元和50元人民币),目的是消除在民间的“黑钱”。印度的官员腐败很普遍,收的赃款自然不会存银行露馅。另外,印度银行卡和信用卡使用率很低,尤其是在农村商品交易基本上都用现金纸币,因此政府很难收税。莫迪想用这种办法把这些“黑钱”夺回来,估计高达两千多亿美元。莫迪宣布每人每天只能登记兑换4000卢比的新钱,期限50天,过期作废。一时间全国银行都被长龙阵包围,其它经济活动几乎都陷入停顿。最可怜的是低收入的农民和劳工;好不容易攒了一点血汗钱,平常都藏在床底下;如不兑换几天后就会变成废纸几片。

 

       莫迪的财政班子四处宣传说这是剥夺富人和贪官的“黑钱”,政府拿来可以为百姓办事,呼吁选民支持,做点小牺牲。许多莫迪的支持者似乎也买账,期待着秋后的”丰收“。但真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银行最新统计 99%的”黑钱“不知如何又被兑换回到银行系统。看来莫迪是低估了贪官和富人的法力。最糟糕的是这场近两个月的轰轰烈烈的废钞努力却实实在在的打击了印度经济,GDP增速连续两季度下滑,从7.5% 掉到了5.7%;最好的比喻:“偷鸡不成蚀把米”。莫迪的声誉受到一次沉重的打击。

 

       莫迪的外交政策似乎也是玩赌场游戏,四处下注,没有大家共赢,只有你输我赢;甚至是我赢不了,你也别赢。上台伊始他也明白中国的经济实力,想借助中国发展印度的基础设施。其实这是件共赢的好事;但他不能容忍中国和巴基斯坦的关系,想拉拢中国把巴铁踢开。中国当然不从;莫迪恼怒十分。本来中印都是发展中大国,发展本应是重中之重,而不是相互制衡。中国拉 “金砖五国” 共谋共同利益,最近又把印度拉进了 “上海合作组织” ,为的就是求大同,存小异。

 

       但莫迪和他的狭隘的民族主义支持者们认为强大的中国就是最大的威胁。他们也明白:要和中国竞争,已经没了希望;能做的就是搞事情,搅局。加入美日遏制中国的战略是最好的机会。以前国大党当政时也有这种机会,但毕竟国大党是上层精英政治,有着前辈不结盟的传统,还至少不愿意公开听西方霸主的支配。但莫迪就完全不同,草莽英雄,深谙江湖潜规矩;跟着老大才能吃香喝辣,更何况能乘机和美日大佬们讨价还价。

 

       在印度政客的眼里南亚次大陆就是印度的后院,印度洋就是家里的池塘。看周边的国家和中国发展经济关系就是不顺眼。中国的 “一带一路” 简直就是往眼睛里揉沙子;穷哥们一起穷,我不富谁也别想跟着别人过好日子!当中国在斯里兰卡建港口,缅甸建输油管,尼泊尔建公路时印度就使了不少絆子,工程都不同程度的受了耽搁。巴基斯坦的瓜达尔港到新疆的铁路和公路大通道就如在同莫迪心里扎刀。但在那边印度使不上劲,只能靠舆论造谣说是对印度的安全威胁。

 

       今年五月北京开 “一带一路” 峰会,好多国家的政府首脑和经济官员都来参加;连美国,日本都派人来探风头。莫迪却拒绝派人,呆在家里生闷气。印度的主要报刊《印度时报》和《经济时报》到很是热闹。政客们纷纷撰文诋毁 “一带一路” 的提议,各种论调荒唐可笑:有说 “一带一路” 是中国要统治和奴役世界的前奏;也有说是中国要陷害穷国的阴谋。最大胆的是提议印度联合日本也搞自己版的一带一路,去非洲建港口,修铁路,和中国抗衡。当然也有人评论:印度人应该先看看自己的交通设施;不是最差,也属于下流。最好先按莫迪提出的宏伟计划每家修个厕所,免得随地大小便让外国人耻笑。

 

       现在中国面对的就是这样一位邻居,有点像江湖上的恶混,自己成不了大器,但有能力坏了别人的好事,更何况还有当今的江湖老大在背后使眼色。现在看这次印度敢出兵进入中国洞朗地区也就不难理解了。虽然这次事件是和平了结了,莫迪也来厦门参加了“金砖五国”峰会。但印度政客们对于中国的敌意并没有退去,印度网民们的恶意正在加剧。海外的印度人也积极攻击中国;在欧美舆论界就有不少印度裔的人士会站在西方的角度来黑中国。

 

       不过莫迪心里也明白,中国已是印度最大的贸易伙伴,许多东西都要从中国买;大到发电站设备和地铁车厢,小到手机里的电池。不是印度人喜欢中国货,而是自己造不了;去别的地方又太贵,买不起。这种利益关系,不管喜欢不喜欢,现在还要维系。

 

       其实在国际关系里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朋友和敌人。只要理清利益关系,看清大局,冷静处理,时间是对中国有利。眼前这位邻居不可能搬走,也不愿意接受邀请参加你的派对,只好尽量不要让他坏了你的大局。

 

本人对于印度精英阶层的一些观察和了解,谨供参考,欢迎转发。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2)
评论
slowly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分享
Masefild 回复 悄悄话 文章写的不错,反应真实。从中真正地了解到印度的历史和现状以极将来的前景。
觅音 回复 悄悄话 深度好文!
sylphy 回复 悄悄话 一针见血,和印度人开会就是这感觉。谁都说几句来表示自己不傻。

》》但他们的重点似乎并不是要把道理说清,只是要表现出自己比对方更聪明。
Goldwang 回复 悄悄话 写得不错
花果山庄主 回复 悄悄话 海外印度人对中国人的敌意特别重
luck86 回复 悄悄话 好文,赞。
京工人 回复 悄悄话 印度经济追赶速度挺快的,它的GDP接近广东和江苏两省的总和
shamrock100 回复 悄悄话 印度听起来好像民国, 底层老百姓穷得一塌糊涂, 但大师层出不穷。
ily 回复 悄悄话 好文, 长见识!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写的挺全面的,就是有点太长了,分两次写就更易读。
mae 回复 悄悄话 哈…哈,每次看到“头脑外流”这个词都会笑!!!如此大神的翻译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