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儿

用文字留住岁月的芬芳
个人资料
迪儿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奢侈的居家养老

(2019-05-22 17:10:55) 下一个

请编辑不要放头版,谢谢。

写回国感受的时候,网友建议写写老人的问题。对我们这个年龄的海外游子来说,国内的年迈父母是一道绕不过去的坎,也是许多人心中难以启齿的痛。以前断断续续写过一些,有宣泄,有愧疚,也有无奈。这次回去,自然是陪伴父母。不过这次我没有很强的写作欲,因为我觉得,对于无法改变的东西,抱怨也于事无补。后来我想,也许可以换个角度,写写衰老病痛的阴霾下,微弱的亮光和希望。

简单总结一下我家的状况。我的父母都已年过八十,爸爸年轻时因为脊髓病变导致不良于行,老年后渐渐失去自理能力,现在最困扰他和我们全家的,是行动能力的丧失,以及脊髓病患者迟早要面对的大小便问题。妈妈是这个家庭牺牲和付出最多的,这种人生的改变,用高尚或伟大来形容都显得太苍白。常年的独立和操劳,妈妈早已是一个及其坚韧强势的女人。现在,妈妈竭尽全力地维护独立有尊严的生活,她不考虑任何养老机构,也不接受从护工到保姆的任何形式的家政服务。

一个无比强势但已经衰弱的老人,加上一个各方面严重退化无法自理的的老人,没有我弟弟的支持,他们所说的独立,不过是一纸空谈。在回国的飞机上,我终于看了许多人写过影评的电影《无问西东》。影片拍得很粗糙,但是,它通过展示四个不同时空下的清华人的人生,表达了一种信念,那就是,追寻自己的内心和梦想,即使无缘绽放,依然是无悔的青春。我生出了一份感概,这些年来,弟弟的孝与顺,他对父母的关爱与付出,我想不出比“无问西东”更恰当的形容词了。

弟弟的家距我父母家步行不到十分钟。我妈妈因为骨质疏松脊椎出现过压缩性骨折,不太能做炒菜一类的动作。只要可能,我弟弟中午都过来,给两位老人做一顿饭,再陪他们一起用餐。两位老人牙齿不行,所有的菜都要切成碎末状态,而且几乎要煮到糊状为止。这样的饮食,我回去几个星期固然无可挑剔,但是对我弟弟而言,则是年复一年。近一年来,爸爸变得越发衰弱。妈妈和弟弟商量,能否晚上也过来看看,安顿爸爸上床安歇。于是,弟弟的日常又多了一桩。

弟弟每天开心地来,开心地做,再开心地离开,一切都做得自然而然,两个老人也是享受的自然而然。弟弟毫无怨言地把我的责任一起承担了,我心中满是对他的感激与愧疚。有时我也埋怨他:你越是顺着他们,他们越不会接受外人的帮助。弟弟笑笑,没办法,老人其实比孩子还难沟通。孩子不听话了可以骂一顿,还可以强迫。老人就难了。。。

我不赞成这种方式的居家养老。我认为让年过八十的妈妈照顾无法自理的爸爸是残忍的,年已五十的弟弟也应该有自己的生活。还有,这种完全尊重老人意愿的独立,因为衰老导致的力不从心, 加上我妈妈根深蒂固的节俭和有点病态的积物症,几乎没有生活质量可言。当然,这种反对也有我自身方面的考量,现在对我来说,除了回去陪伴,我无法通过物质方面的支持来减轻我无力尽孝的愧疚。

但是,这些年的磨合也让我看到了居家养老的一些好处。首先,它最大限度地保全了老人最需要的安全感和归宿感。我在与父母的相处中体会到,老人对熟悉环境的依赖,对现状的维护,远远超过了对生活品质的要求。第二,适度的家务和操劳有益于减缓老人的脑力和体力退化。我妈妈现在依然耳聪目明,思维敏捷,行动自如。更重要地是,因为掌握着自己的生活,妈妈依然热爱生活,对新事物充满好奇心。

这些年,我也渐渐找到了一些自己的平衡。相比于爸爸的万事不管和弟弟的被动顺从,我是家里唯一一个挑战妈妈的固执和强势的人。我花了快两年的时间说服妈妈用微信,现在,她早已离不开微信和网络了。妈妈节俭又惜物,不经允许扔掉她的旧物,她会和我玩命的。为了稍稍改变她,我会请求她允许我换一条纯棉的床单,或者要求她给我找一双新一点的拖鞋。每天买菜的时候,我故意显出很馋的样子,要求买更贵一些的蔬果。我也在可能的情况下,尽量陪她多出去走走。这次回去,我带着妈妈去延安住了一夜,就是想让她离开家里的沉重彻底放松一下,她对酒店的一切都好奇,开心得像个孩子。我还带她去了一家高档的香薰按摩馆,她在轻柔的按摩中沉沉睡去,回来后感叹年轻人真会享受,在这个变得认不出世界里,老人怎么会不落伍。

我越来越感觉到,在失去自理能力以后,依然可以生活在熟悉的环境中,并接受亲人的照料,是多数人可望但不可及的奢侈。我爸爸是个有福气的人,他享受到了。今年是爸爸的本命年,他整整84岁了。趁着这次回国,我们给爸爸过了一个温馨简单的生日。晚上,家里只剩爸妈和我的时候,我问爸爸,你没有想到会这么高寿吧。爸爸点头同意。我接着说,爸爸,你的长寿有几个因素,第一,你们家有长寿基因,姑姑们也都很长寿。第二,你对自己的身体非常注意。第三,也是最最关键的,你应该感谢妈妈,感谢她这么多年对你的悉心照顾。爸爸又是频频点头。爸妈这一代人,在表达感情方面太含蓄了,妈妈几乎照顾了爸爸一辈子,但是,爸爸没有公开表示过对她的感激。妈妈其实是介意的,这一次,面对年过八十依然操劳的妈妈,还有越来越像孩子的爸爸,让我来说出这份早就该说的话吧,

在我以前的博客中,我写过我的忘年交Karen。Karen是个独立健康开明的八旬老人,她曾经告诉我,她不考虑去养老机构,因为她不喜欢等死的感觉。她说,到她无法开车的时候,她会考虑雇一个人,在需要的时候带她出门办事。

我自己的底线是不依赖儿女,最简单的选择是去养老院。Karan的话提醒了我,我也不喜欢等死的状态,不到万不得已,我大约也不会去养老院了。不过我想,到我老的时候,自动驾驶技术肯定很成熟了。有了自动驾驶护航,也许还会有容易操作的机器人,我们这一代人独立的日子会长久一点吧。

后记

我把这篇文章寄给弟弟,他回复说:写得很好,有你的理解,不仅觉得满足,已经觉得奢侈了。

我和闺蜜频同病相怜,她家里也有卧床的老母亲。我给她看这篇文,也告诉她我弟弟的回复。她说:你有这样的弟弟,也是很奢侈了。她说得对,我怎么没有想到呢?

一个奢侈变成了三个奢侈,原来奢侈也是可以放大的。如果一件奢侈品也能变成三件就更好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5)
评论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xiaxi' 的评论 : +1

等迪儿更新:)
迪儿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xiaxi' 的评论 : 亲爱的夏溪,谢谢你的留言,错别字一并改过了。祝你夏日快乐。
xiaxi 回复 悄悄话 读了迪儿的文章,很多感慨。你的弟弟真好!
迪儿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曦安.風' 的评论 : 谢谢老乡留言。我非常敬佩和感谢我弟弟,他替我做了很多,而且从不要求回报。
曦安.風 回复 悄悄话 ''国内的年迈父母是一道绕不过去的坎,也是许多人心中难以启齿的痛'',太确切了。我们的父辈经历了动荡年代,变得坚强和固执。我的同学中大多数对父母做到了孝和顺,佩服妳在孝和顺的同时还能设法劝诱他们与时俱进,妳弟弟不容易,担当了很多。
迪儿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白篱' 的评论 : 问好白篱,谢谢你的留言和肯定。弟弟比我付出多得多,能做到他这样的真得不多。
迪儿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水沫' 的评论 : 问好水沫,我真的很幸运,有这样的好弟弟。
白篱 回复 悄悄话 写得真好。你和弟弟都是孝顺善良的子女。你弟弟真的让人感动佩服。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唉,沉重的话题,你弟弟真好。。。
迪儿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 谢谢子乔留言。我没有什么积累,又缺乏才气,说白了是腹中空空。我的博客属于生活记录,当然,我也会担忧隐私问题。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迪儿这个主题比较沉重,因为这是我们不愿意面对又不得不面对的问题。记得以前你也写过几篇,佩服你的真实和坦诚。
迪儿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eonyInJuly' 的评论 : 谢谢七月。我妈妈也说过:我有两个好孩子。儿子孝顺,女儿带给我新的生活方式,让我看到外面的世界。不过我家的情况,主要是要归功于妈妈的坚强和弟弟的牺牲。
七月的文中处处可以看到你柔软纤细的心。不必自责,你家人对客人都那么好,怎么会不爱父母。如果父母不需要我们时时关切,说明他们还可以照顾自己。这时,不必内疚,好好享受自己的生活吧,人生必须先对得起自己。


迪儿亲爱的,我也要握住你手谢谢你!我感动的是你和你弟弟都是好孩子!你们用不同的方式爱父母。我要好好反省自己,慢慢向你学习。对父母耐心,尊重他们的选择。不容易。谢谢迪儿分享。
迪儿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思韵,你给我的文加了一个精辟的结尾,感谢你天才的总结和表达:万家灯火,每家都是寻常一段歌,却是传唱不息的生命之歌,亲情之歌。

你对父母的鼓励是对的。人活着要有一些期待和满足感,居家养老的老人更容易获得身心的满足。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就近照顾老人不容易,我对这样的子女总是怀有深深的敬意。你不必学我弟弟,他也是无可奈何。我父母的坚持也是不对的,他们太不顾及我弟弟的家庭了。如果你父母日后需要更多的照顾,你可以说服他们接受一定的家政和护理方面的帮助,这样他们的生活质量可以保证,你也不必疲于奔命。

再次谢谢你。
迪儿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qun0' 的评论 : 群先生你好,谢谢你远在中国发来的支持。
你的太太都不容易,你们用行动践行着对父母的责任。我们这一代都不会指望孩子,但是我们还是希望传承给孩子一些正面积极的价值观。在这一点上,做永远比说有说服力得多。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迪儿亲爱的,我也要握住你手谢谢你!我感动的是你和你弟弟都是好孩子!你们用不同的方式爱父母。我要好好反省自己,慢慢向你学习。对父母耐心,尊重他们的选择。不容易。谢谢迪儿分享。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迪儿,握住你的手谢谢你,好感动你的这篇。我想听听你父母的近况,一来出于朋友间自然的关切,二来也是给自己的父母打打气。我父母虽然与我同居一城,其实也是完全自理的居家养老。我父母与你父母年龄相近,最多年轻一两岁。前几年妈妈腰腿不舒服,都是爸爸照顾。去年爸爸老得明显了,又改成妈妈撑大梁了。老年人的不离不弃是很感人肺腑的。以前每年爸爸妈妈都是自己报税,自己体检。去年开始,爸爸,妈妈需要我陪同去医院了。今年虽然爸爸报了税,但是税务局至今没有回应,妈妈说估计都填错了。我实在应该学学你的弟弟,更多地担当起来了。

我妈妈跟你母亲一样,不肯轻易放弃自理能力。她倒是开明,说最后不拒绝养老院。我知道,他们宠我惯我,要到生命最后,也不肯苦我。我家反倒是我,心理上舍不得让他们去。我老鼓励他们好好保养,等孙女们进了大学,我就多陪他们,常相守了。

万家灯火,每家都是寻常一段歌,却是传唱不息的生命之歌,亲情之歌。与迪儿,菲儿拥抱共勉,祝福我们的父母,祝福我们自己前面的路...
qun0 回复 悄悄话 迪尔写得好,很实在。谢谢! 我太深有感触了。我现在就在沈阳我妈妈家。我是特意回国陪我妈妈两周多的。我妈妈现在86岁了,一个人住,身体还不错。每天能自己做饭,收拾屋子,洗衣服,去公园跟朋友们玩。(跟你的情况差不多)我弟弟和弟妹在沈阳住的不远。平时照顾我妈妈。家里客厅安装了24小时的视频监控。我弟弟每天中午会打电话。随叫随到。但我不知道以后我妈妈不能治理了会怎么办,大概会请专人24小时在家护理吧.我在国外帮不上什么忙(只能每周固定陪我妈妈qq视频聊天1-2个小时).所以我亏欠我弟弟很多.我已经把父母的房产转到了我弟弟的名下(其实也没有多少钱),每年按能力给固定的钱.我爸爸6年前就去世了.去世前10来年虽然身体不好,有病在身,但还勉强能走动.都是我妈妈照顾的.
我岳父母家就更惨些.我岳母老年痴呆,生活不能自理10来年,去年离去了.期间雇了保姆.但我岳父也年纪大了需要照顾.结果基本只靠我小姨子一个人,几乎搭了半条命.国内的人一般都不愿意去养老院.每家的情况不一样.
我想我自己靠不上子女,只能熬到不能自理然后去养老院.人各有命,只能去面对,尽力去处理,然后就凭天由命了.祝福你!
迪儿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菲儿,我一直在跟读你这次回国的游记,我也读到了你对父母老去的心痛与无奈。我们相互鼓励吧。
迪儿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过客手笺' 的评论 : 亲爱的豆豆。我的闺蜜看了这篇文也说,养老这个话题太沉重了。但是正如你读到的一样,在这段无奈沉重的经历中,我一样感受到爱,支持还有衰老也不会完全浇灭的生命力。谢谢你懂我。
迪儿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谢谢晓青留言。同意你的观点,居家养老也应该雇人。我父母都是高级知识分子,但是在养老这一点上,他们的观念非常陈旧固执。
迪儿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康赛欧' 的评论 : 问好赛欧,我完全赞同你的观点。可是老人有老人的坚持,做儿女的也无法强迫。因此在这篇文中,我没有反复强调子女的困境。这这种情况下,只能尽量乐观一点,孝敬的同时,做一些尽可能的改变。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抱抱亲爱的迪儿,很多同样的感触,以后有机会再分享。。。。
过客手笺 回复 悄悄话 迪儿,我上两个星期出去旅行,漏掉了你好几篇博文,想着今晚安静地坐下来补读。这篇文章的topic是蛮沉重的,但你细腻的文笔让我读出了沉重之外的夫妻间相濡以沫的感情,儿女父母间的那份亲情,虽有太多的无奈,但亦是温暖。。。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居家养老也应当雇人。
康赛欧 回复 悄悄话 人到了一定的年岁,不管在以何种形式养老,都是做吃等死。在家养老,如果老人摔倒,家里没人谁来扶起来呢?就那么躺着?老人很容易摔倒,我这不是危言耸听。
人要活得有尊严,就是少给别人添麻烦,少给别人造成精神负担,精神上的折磨,有时超过肉体上的,一旦依赖于他人,那里有尊严可谈,虽然说照顾父母是子女的责任与义务,可是责任太大,谁都会有崩溃的那一天。
我早已决定了,就是能自理,我到一定岁数就会去养老院,那里有专业的护工,护理上比那些没受过训练的就是不一样。坦然面对死亡,不能掩耳盗铃,人就是从娘肚子里来,到坟墓中去的。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