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老李的故事:偷渡篇 (13)八日八夜行程之…船主怕事走偏僻…坑渠露宿躲警车

(2018-09-11 08:53:42) 下一个

(十三):续(八日八夜行程之…(船主怕事走偏僻…坑渠露宿躲警车)

上篇提到我们倚“村长”吩咐坐在公路边等敢乱走了,这己经是第八天了。这条小公路主要是被鹿頸人步行出沙头角坐车出市区用。我们坐在公路边等到天亮,再由上午等到正午。等到正午还不见有人来。老是坐在公路边等也不是办法,小公路两头那方才是出沙头角我们不知道,只能向小公路其中一头走去,想希望在路撞见来接的人,我们一直沿公路走到路的尽头停了下來,小公路尽头有间乡村小铺子。

我们在小铺子门前旁也坐着,不久随我们后面走来的人问我们,说后面有人沿路找人问是不是找我们,这时我们才知道走错方向,只好沿小路快速往回跑,由于时间隔得太久,原來接我们的老板娘沿着小公路己找了几个小时都找不到我们,这时天也慢慢暗下來,那年代沙头角到上水只有乡村小巴士,班車也很少,老板娘又怕误了时间无車无船回香港(中环),只好返回准备明天再来。

第一次找不到我们原因有两方面,第一是当初商量好在公路口附近接人,驾驶小舢舨的人可能害怕没有把我们送到公路口附近,改为送去最偏僻的地方下船。第二就是我们从早上等到正午见不到來人,向路另一头走去错了方向,由于接人地点当初说是在鹿頸小公路口附近,所以老板娘一直在附近来回找,长长一小公路是很难找的。

我们往回走着走着看见公路有一坑渠,这时天己黑这天只能选择在坑渠内过夜,这一天还是粒米没进肚,自从过了境两天两夜只食了“村长”提供那一次饭和几条红薯,这一晚我两只好带着饥饿露宿在公路底坑渠内,晚上也不敢走上路面怕被香港警察巡逻车抓到,在坑渠隐藏起來也比较安全。公路底坑渠里蚊虫太多,那个晚上简直不能合眼,两人在坑渠里身靠身整整坐了一个晚上。我们过了边界进入了香港境内,第一晚在沙头角禁区“村长”家“厕所”里过夜,第二晚在鹿頸小公路底坑渠内过夜。

第二天一早我们走出坑渠还是坐在公路边等,再也不敢乱走乱动了,老板娘自中环中央警署到统一码头坐船过海,再坐巴士到上水转乡村小巴,到沙头角下车后再步行沿鹿頸小公路找人,最快也己是下午了。老板娘和第一天一样沿公路一边走一边叫名,经过两三个小时寻找,终于在公路边找到了我们,老板娘带我们走出鹿頸小公路坐上沙头角到上水乡村小巴再转车到九龙,坐渡海小轮到香港中环,再由统一码头走路回荷李活道中央警署,这才正式到达目的地警察洗衣房。

见到父亲时己是当天晚上了,怪不得当初老板娘提议叫警车去接。起码不用转车又转车和走路找人。在警车坐着沿路找多方便,也不必走第二天了,还是老板娘想得周到。我父亲听说用警车去接怕惹上麻烦才不同意,如果老板娘一定要用警车去接,那我父亲只好自己去接了,我父亲当时工作走不开又不同意警车接,才迫使老板娘坐车接。这次行程经历了两次被追,一次被抓后逃脱,进入香港后在沙头角禁区在“村长”家“厕所”里只吃了一次饭和几条红薯。从家开始这次一共走了八天八夜,全靠三斤干粮维持。

 后来听说老板娘觉得每人80元有点多,当时工人工资在洗衣房洗衣的师父,按日计早九晚五才5元一日,我父亲按月计100元包食宿,警察每月工资才一百多,同时按约定接人地点有误,第一天接不到人第二天再去才接到。后來听说老板娘接到人后尾数没给齐。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