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老李的故事:偷渡篇 (12) 八日八夜行程之…村长安排厕所住…鹿頸路旁等亲人

(2018-09-10 07:59:18) 下一个

(续)八日八夜行程之…(“厕所”过夜保安全…坑渠躲避巡逻车)上文提到我们进入港境见到“村长”时己是午夜了,“村长”当晚给我们提供了一顿丰厚晚餐后开始和我们交谈了解情况,最后我们写给“村长”在港亲人地址,此时后已是后半夜了。进入港境第一晚在“村长”善意安排下在放草“厕所”度过,到这时止己是七日七夜了。五十多年前的事隐隐约约还记得,“村长”告诉我们这是禁区被人看见很危险,那一晚过后一整天我们都没出过“厕所”门,“村长”还把“厕所”门锁上怕人告发。隐约记得这一天天亮后“村长”女儿还走进草间方便,“村长”女儿方便完后告诉我们,她爸一早就出门到香港(港岛)找我们亲人,这一天我们在“厕所”睡了一天,我们以为“村长”家人会给我们再提供一餐,这一天“村长”家人只给我们几个红薯。

我们写给“村长”的亲人联络地址是,同伴父亲在大古船坞工作地址和宿舍地址,同伴父亲在大古船坞做铲漆工作,当时住的是陆架床上层的笼屋,是大古宿舍还是外面租的忘了,总之是住笼屋我两去找过他。我父亲地址是中环荷李活道中央警署,我父亲在洗衣房工作住洗衣房宿舍,洗衣房宿舍和工作地方都是在中央警署总部内。

洗衣房老板“娘”(老板是女的所以称呼加个“娘”字,并非老板的老婆),老板“娘”是我们妈廟人也是同伴堂姑姑,老公也是我们邻村人,夫妇两在解放前己移居香港。洗衣房老板“娘”的老公找了个年轻漂亮姑娘做二奶,洗衣房老板“娘”后來和老公离了婚,洗衣房老板“娘”和离了婚老公生有两男一女,三个儿女选择和母亲一齐住,全在政府部门工作。离了婚老公和二奶也生有多个小孩,在电车公司工作是电车司机。

听说有一次电车出意外撞死人,离了婚老公亲人找到洗衣房老板“娘”叫她帮忙摆平,初时老板“娘”不愿意帮忙,后来朋友亲戚说一夜夫妻百夜恩救救他吧,老板“娘”才免強出面把案件压下來。洗衣房老板“娘”有点人事背景,整个香港警界和小贩管理队的衣服洗烫几乎全归她管。我在洗衣房帮忙工作时,雷老虎(雷诺夫)那件衣服老板“娘”亲自洗烫别人无法插手。大馆警察从上到下都怕她,警察都烂赌洗衣服钱都输光欠债又欠债何有不怕之理。

说回正题,“村长”出到市区先找我父亲地址,去到一看原来是中环荷李活道中央警署,香港政府中央警署警察总部(大馆),警署大門两边都有警察站岗,外人不能隨便进出,如果他知道地址是警察总部肯定不敢收留我们,“村长”看到这种情况后不敢进去,改到太古船坞找同伴父亲,地址找到后同伴父亲当时不在,但看见他父亲居住环境是笼屋心想肯定无钱,在无其它更好办法之下只好返回中环,硬着头皮走进中央警署内找我父亲。

找到了我父亲说明情况,经过商量收取每人费用80元,时间大久忘了准确数字,当時和“村长”说好,先付一半接到人后再付尾数,我父亲当时无钱向老板娘说明原因,要借80元去带我们出來,由于工作原因我父亲不能离开,老板娘说钱暂时由她先代付,当即说自己叫架警車直接开进禁区接人,还说用警車去接快捷方便还安全,不用被人上车检查,老板娘在总部和警察洗衣洗几十年,和警方有交情叫辆警車给人肯定无问题。我父亲听说用警車去接当即反对,最后才决定由老板娘坐白牌到上水再转车到鹿頸接我们,当年没有小巴只有走新界白牌车。付了一半钱后,老板娘和“村长”商量好后,隔天到鹿頸指定地点接人,

我们在沙头角“村长”家的“厕所”度过了一天一夜,按原计划“村长”(第八日),这一天大约下半夜在夜深人静时,“村长”叫人用一小舢舨把我们送出禁区,临上小仙舨前,“村长”吩咐我两过到鹿頸后那都不要去就坐在公路边等,还告诉我们天一亮会有亲人來接,亲人会把我们带出九龙市区,但没有说明来带我们的人是男是女。还叫我们要多看公路的拐弯处,如有车有人來远远就能望见。他说公路很少有车行,有车都是警察巡逻车,叫我们见到车就走下路边斜坡躲。

我们上了船,小舢舨驶出了沙头角禁区直奔鹿頸,送到鹿頸后小舢舨就走了。我们下船后爬上一段斜坡上到公路边,这是一条沿着海边弯弯曲曲乡村小公路,这时天还没亮小公路上很沉静,小土公路拐弯很多很难望到远处,我两尊照“村长”所说坐在公路边等。出了禁区在通往鹿頸小公路上能否见到亲人下次再述。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