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6.(我的第三居住地…日不落帝国:“发达国家阴暗一面”)

(2018-02-13 05:29:26) 下一个

36.(我的第三居住地…日不落帝国:“发达国家阴暗一面”)

社会底层我们所知道有多少?我们所知的大部分是从报章杂志上得知,另一部分是旅游所见,从这些渠道得知,不可能对一个国家或地区评论好坏。报章杂志记者报导出来的,大部分也是转载或听说,深入所见有几个人,旅游所见也不过是风毛麟角,旅游所到之处是比较好的地方,旅游人士有几个会跑去穷乡避壤地方,所以从报章杂志,旅游人士之方面得知的,了解不到社会底层,要了解社会底层,必须经过长期在当地居住或工作,报导出来的才能真实,比报章记者、旅游人士会真实很多,记者、旅游人士也会有倾向,有报喜不报忧?有专门报极端的,专捡不好的说,这类人很多。

一提到西方就会有一些人跳出来,说怎样公平怎样自由民主,我在资本主社会国家和地区住了几十年,香港、英国是资本主义社会吧,是否公平、民主、言论自由,我在这两个地方居住过,香港住了11年,英国75年至今,我所知道的和报章报导出来的大不相同,打工的和自己做生意的接触到的就不相同,打工的除了同事朋友亲戚之外就是从报章新闻知道一些,做生意接触到的各种各样人都有。

英国够发达吧,福利社会主义还社会主义,叫化子还不是照样有,无家可归睡桥底的睡街边的,报章新闻报了多少?政府有的是公房为不安这些人?街边卖艺弹弹唱唱就不说了,街边桥底那些无家可归的叫化子,衣着破破烂烂,冷天热天身上都围着大毛毯,毛篷四射坐在地上(固定地方),等着行人给钱政府视而不见,政府为什么不安置?

我家就遭受到一例,我的居住地方虽然比不上伦敦纽约,但也算个大城市,我自己家门口围起来的小草坪,一个无家可归的叫化子,满身破破烂烂满身都是屎,大白天走进我家窗下草坪睡觉,一连几晚由于实在太臭,自己赶也不走报警处理,第一次是被警察叫走,警员走后又回来,连续一个多星期反反复复最后才弄走,政府为什么不安置他任由他到处睡。

朋友驾车打了个电话是违法罪有多大?罚钱扣分还不成带去警局关了一整晚,犯了什么大罪非要关一晚不可?送几镑餐外卖顾客拿出一百镑來找,为何电话不提前告知?谁会带九十多镑钱头去送外卖,回头拿钱找他不干还打电话报警,警察不问原因到餐馆抓人,把送餐的也关了一晚。还有顾客食餐不付钱,打电话报警警察来到直接叫食餐的不要付钱,和黑社会有何分别,这就是二等公民的待遇,是明明显显的岐视行为。

顾客在餐馆吃餐一味炒大虾,大虾是有数的一碟十二个,顾客食了四个就不食说大虾才八个,他想走不付钱我们打电话报警,警察來后了解一下情况,叫他走不用付钱,当时我就对警察说我们要找律师告你,他摆出一副无賴至極的架势,指着肩膀号码说,不滿意就告我吧,你会因一个餐钱告他吗,当时帮我们做企枱的博士生都觉得奇怪,英国警察都会这样,天下乌鸦一般黑,那里都一样。谁叫你跑来人家地方,这就是发达国家的阴暗一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