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老李的故事:英国篇…日不落帝国:“除了报警采取以暴制暴”)

(2018-01-31 04:01:11) 下一个

26.(我的第三居住地…日不落帝国:“除了报警采取以暴制暴”)

我的鱼条吧除了外卖店提供的餐品和鱼条吧那几种,兼卖香烟、汽水、薯片、冰条,糖果饼开之类小孩零食等等,外卖店生意不好做,总之什么都做想搞点補助,还租了两部游戏机专供小孩玩,小孩不会玩钱放进去一会就玩完要再重放,放一次钱用脚踢一次机子,这样脚踢又吵又响不是办法,必须阻止他这样用脚踢所以打电话叫警察來,警察來到不说他反过来说我们不是,如果怕麻烦就不要租机子,没有机子就不会有人踢,这里什么道理,我们是在做生意要交税的,应该受到保护才对为何会这样?警察越说越凶指手划脚连说带骂都是我们不对,我怎样对付他,我也不同他多说用手指着闭路电视监视器,把他吓得立即缩入门后叫小孩离开,也不敢开声说话,其实监视器没有开机,他以为我把他录了下來,他这种蛮不讲理无理取闹他不怕被录下。

有次晚上我们刚离开外卖店,一进家门接到警局电话说橱窗玻璃被打破,报保险但也要一些时日,重装玻璃也会影响一两天生意,那一排商店经常受到一班十七、八岁年轻人捣乱,被打破玻璃我大约也知道是谁,目标肯定是那三个最捣蛋当中之一人,这三个人经常来捣乱的,但没有证据指证不了,隔天上班开门其中一个拿些气水瓶换钱,我相信他是来打探情况,我不管是不是他拿起磨刀铁条,静悄悄走到他后面向他小腿打去,连打三下铁条都打弯曲,如果打在前面三铁条打下去脚骨不断也差不多了,他一路骂一路走出店门还问我为什么打他,他不走打死他都有分,他也不敢报警不是他是谁。

那三个最捣蛋家伙十七、八岁还带点亲戚关系,有一次其中两个在我魚条吧门口打架,打到头破血流,他们好像不记仇没几分钟握手言和和好而初,这和我们中国人不同,打完架起码很久不说话不来往,甚至有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存在仇恨。有一次两个客人在魚条吧打架,枱凳都用上,我怕打烂我东西出去相劝,那两个打起架来像野兽,劝架不成反而被其中一个踢了一脚,痛得我几乎倒地,从此之后见到他们打架就让他们打到够,走远点最好。

我承认我脾气不好火气暴躁也不愿吃亏,有时做事不顾后果,在老家时十七、八岁,有次放假回队里帮耕一进家门看见母亲在哭,问起原因才知道原來生产队要用我家菜园挖坑积肥,我母亲不同意用我家菜园,队长叫人把菜园种的菜全部扯光,我知道后当晚跑到队长菜园把他的菜也全部扯光,队长母亲大骂她的儿子害人终害己,他母亲也不同意他的这种做法,帮耕完了回学校要队长写监定,在队里表现如何这时才开始怕队长找麻烦写不好,还好队长没刁难写得还不错。

我鱼条吧开张初时生意还不错,午餐全靠后门对出工厂区的工人,后来感觉不对勁生意往下掉,原来我后门不远处停了一辆流动熟食车,后来我询问律师,律师告诉我流动熟食车不能离鱼条吧太近叫我找警察,警察拿个皮尺量后叫流动熟食车离远一点,这样就奈何不了他,有个年轻洋青年问我想不想出钱把他弄走,我问他有什么办法,他说可以放火把他熟食车烧掉,我才不会做傻事没有答应他,这点我不糊涂也不会乱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