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不聊政治聊见闻…(四十三):(香港之“天堂”)

(2017-07-17 02:16:43) 下一个

不聊政治聊见闻…(四十三):(想到那写到那,加加插插修修改改)

我的自述-(70年经历及所见所闻)

(一)…(自述前言篇),(二)…(可爱故乡篇),(三)…(婴童时期篇),(四)…(随波逐流篇),(五)…(香港生活篇),(六)…(英国生活篇),(七)…(一生历险篇),(八)…(生活点滴篇),(九)…(上天回报篇),

(香港生活:2)

 

香港“天堂”黄、赌、毒、样样齐全,特别是赌五花八門大小通杀,赌马、赌狗、賭字花,别看字花是小赌,一日开三次一元几毫有交易、也是最要命的,不分男女老少來者不拒,豉油钱都拿去赌,输了白飯捞豉油(酱油)过日子,还有翻摊、排九、麻雀馆,等等,等等。买字花伤害最大,一毫子(一角钱)有得买,我赌字花中过一毫子字花胆,赔率多少忘了,花胆是下搭上,花只一个字,字花派彩一般为“一赔三十”左右。字花厂由黑社会操控,那时街头巷尾、楼梯转角、米铺、小商店、到处都有,摆個木箱、开张凳仔,就可以开字花档,警察见到也不会赶,(当然黑白都要交保护费),

有幕后黑手操纵的字花活动,报纸会刊登一些似是疑非的贴士,让大家猜。当时字花一天开彩三次,分別为下午一时、五时及十时,流转密,又有报纸提供的山埃贴士帮忙宣传,所以男女老幼都來參与,不过始終是黑社会操纵的非法赌博。那个年代香港治安非常差,黑白横行勒索钱财,到处收保护费,木屋小铺子摆两台麻将,都要变相交保护费,(警察收,每次两至四元),这就是所谓的大城市“天堂”。

初到香港,没有出来之前农村人的所谓“天堂”大城市,几天过来本原想睡个好觉见见周公,谁知睡在和我家硬板床没有分别,半夜被攻击不能入睡醒來一看,那些床板小洞、枕头、被单,吸血木虱像练橾一样排队进攻我们,简直无法入睡,我们半夜起来用火烧都烧,隔天又有越烧越多,几天后老板娘买了支“六六”杀虫水,杀了几次后才睡了个安稳觉。那时坐巴士、坐电车都有这种讨厌臭虫。

说到臭虫想起过去家乡农村,我家乡属亚热带气候夏天天气炎热,农村卫生条件很差,睡觉流汗床上很容易长臭虫(我们叫干蜱),经常把床板拿到水塘浸泡,由于咬到不能入睡就起来用煤油灯烧,起烧越多枕头被子都有,农村人冬天冷床蓆底放些干稻草(禾竿草)保暖过冬,夏天很多小孩头发长蚤子,特别是女孩子头发长最容易长蚤子,那个年代很多小孩肚子生回虫,大便带着一条条筷子大小的回虫出来,很多小孩两条鼻涕长长挂在嘴上。

(香港生活:3)…(有空再述)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