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cealways

有你,真好,无需回眸,垂目间,春暖花开。
个人资料
Once-always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永远有多远(十二)差点完美

(2017-08-06 14:03:43) 下一个

永远有多远(十二)差点完美
oncealways


收到陈洁平安到家的微信后,陆曜放下了心,虽然很累,可深夜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大脑依然处于兴奋状态。想想人生真的难以预料,兜兜转转,该相遇的人终究还是相遇了。

他睡睡醒醒,醒醒睡睡,天不亮就爬了起来,跑到大街上蹓跶去了。路过中学门口,想着白天就可以和陈洁一起进去走走了,他们两个有六年的共同时光是在这所学校度过的,该有多少往事可以一起追忆。

吃完早餐回到房间,时辰还早,陆曜等着陈洁早上醒来约他去午餐,尽管昨晚他们见面时一个没提钱的事一个没提吃饭的事,但陆曜总觉得陈洁默认了他吃饭的提议。想想也是啊,两人微信上聊了大半年,一起单独吃顿饭是自然而然的事。

等陆曜在手提电脑上处理完一些公事后,看看还是没有陈洁的来信,有些不淡定了,他又不敢贸然去信,怕她还在睡觉。突然听到有微信提示,赶紧拿起手机,原来是大学里的一个铁哥们,上一次回国时他刚好不在,这次听说他回来,无论如何要专门开车陪他去郊区的农家乐玩一天。

陆曜没有马上答复他,想着不知陈洁那儿怎么说,过了一会儿看看也不早了,终于咬了咬牙给她去了个微信,问她昨晚睡好没有,有没有累着。陈洁马上回了说挺好的,问他是否有时差没睡好。陆曜老老实实说一直在半梦半醒之间,不过没关系他精神可好着呢。

看陈洁不主动提吃饭的事,他也不好意思说,怕她以为他是暗示要她请客。尤其经历了昨晚紧张的一刻,他更不敢再主动提议什么了,怕陈洁误以为他心里有什么歪歪鸟。其实他根本不在乎吃不吃饭,吃什么,就是一碗馄饨也好,只要能两人在一起,面对面地聊聊天。可等了老半天也没看陈洁提起,只得犹犹豫豫地说,刚才大学同学来信要带我去农家乐玩,陈洁马上说那好啊,你要从来没去过,去玩一次挺好的,空气好也安静,祝你玩得开心。

放下手机,陆曜心里说不出的滋味,有点失望,也许是他贪心了,本来这次回来也就是想着能见她一面的。但昨天不是见到了吗,两人也单独聊了一会儿,毕竟她有自己的家事。想了想便答应了铁哥们,又叫上了几位在上海工作的其他同学,一起去郊外了。

这一天陆曜和哥们几个玩得开心吃得也开心,回到宾馆都已经晚上十点了,他收拾完后还没来得及多想就睡了过去,一觉醒来天已大亮。白天疯玩是最好的倒时差的方法,可惜马上回去又要倒过来。

他的机票是下午五点多的,也没什么行李要准备,想了想昨晚头一落枕就睡过去了,也没来得及跟陈洁说几句,于是顾不上是不是太早,就给陈洁发了个早安过去。

陈洁已起床了,马上回信问他昨天玩得好不好。陆曜说很开心,都是大学同寝室的一帮人,玩起来还是跟以前一样疯狂。最后陆曜下定决心说今天没什么安排,机票是下午5点多的,然后紧张地等着陈洁的回音。

陈洁说今天有点事,就不去机场送你了,一路顺利。虽然早有了心理准备,陆曜看到这几句还是失落了几下。但他马上说我理解,你快去忙你的吧,我到时自己走走。

结束了聊天后,陆曜打算一个人去中学看看,他本来还有好多亲戚朋友的,因为怕这次行程仓促来不及见面,也就没事先跟他们联系。没想到还有大半天时间可以自由活动,苦笑了一下,继而觉得这样也好,以前回来,都疲于拜亲访友,很少有空闲的时候。这次既然天赐良机,那就一个人走走吧,也许还能在这个城市找到自己童年的足迹。

临上飞机前,他收到了陈洁的微信,说见到他很高兴,祝他旅途顺利,下次再见。陆曜看到陈洁的信一下子开心了起来,她心里还是有他的,可能真的是家中有事没法多陪他。他赶紧回了她,说几十年后还能相见真高兴,这次聚会堪称完美,期待着下一个见面。

差点完美,陆曜心里更正着,也许这是完美在现实中的最高境界了,留点小遗憾,人生才有无数个下一次。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Once-alway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狮子羔羊' 的评论 : 曜大哥并没有想要回礼的,他就想对他初恋好,是我们读者贪心了。谢狮子关注,等着OA慢慢写吧。看看结局是否在你意料之中。
Once-alway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暖mm问得好,她确实一字没提钱的事,也没送曜大哥任何礼物。今天一更里会更多一些细节。我只能说,每个人对待礼物的看法不一样吧。谢谢暖mm的理解,有些读者不相信这样的曜大哥,觉得作者在美化他。其实我这是真实的故事,一点没有要美化任何人的意思。现实生活中的曜大哥没人认识,实话实说地反应生活中的这一类人是我的原意。:)
狮子羔羊 回复 悄悄话 同意暖美眉的说法,礼尚往来吗,这位陈同学有点不靠谱。不过真的也不惊讶。最近就看到一则类似的故事。如果我认识曜大哥就会送他两个字。算了,还是坐下吃瓜吧,看热闹不愁事大。静候下文。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等一下,这钱呢?你瞧我惦记的,好像曜大哥的老姐似的。还有,陈洁收了人家的礼物,不请吃饭那是不是好像也得还个礼什么的? 难道上飞机前一分钟还有惊喜? 不过如果陈洁就此算告别了,我也不惊讶,我知道类似一个故事的。
这两个人有意思,能理解曜大哥这种欲言又止和这里描述的心理(真实的),但陈洁做的有点说不上来。等着Oncemm的下文。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