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很中国的博客

自题:梦徊秋水,魂系中华

史迪文:红尘万丈三杯酒,功业千年一品茶。
个人资料
正文

“风帆之歌”背后的故事...

(2018-04-23 14:39:00) 下一个

 

文革,知青岁月。这是那样一个时代,人类古已有之的最美好情感,中华民族最辉煌的经典,竟像拖死猪一样,被拽到一元化的红太阳之下,扒得精光,挂上黑牌,历尽唾、骂、踢、踩。

一天,我从友人手中接过一首手抄体的小诗。象被电了一下: “活着,永是自由的精灵,和动荡的大海朝夕相伴..."

这是我所见过的最悲烈、最倔强的自由的诗魂,她在岁月苍桑中昂首挺立,在诗的韵律中升腾而起...

诗的作者是谁? 友人和我都不知道。

但这是一帧真正自由的心灵孤本:狂飙般力度,海浪般锋利,钻石般品质。

我,震惊、慨叹、忧愤、泪如雨下。是夜,在知青小屋昏暗的油灯下,我奋笔疾书,如雷劈电刻般,把这首小诗一字字,一行行,抄录到我的文学笔记本中,那是我的百宝箱。

在我的百宝箱里,驻着一个个世界级的伟大灵魂:普希金、果戈里、高尔基、巴尔扎克...在那个自尊沦丧、人格扭曲的时代,一夜又一夜,我和这些伟大的灵魂对话和交谈。他们是一些高贵而落寞的声音,并不适合与人共享,并不适合大声播放,只适合在寂静的黑夜里,闭上眼睛,似在低诉,似在耳语。那是一些可以洗涤心灵的句子,润物细无声地融入我的魂魄和精血。知青岁月,很穷很穷。有了百宝箱,我却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

文革和知青岁月早已如落日般沉没在我行进过的崇山峻岭中。从农村,到工厂,到大学,然后越过蓝色的太平洋,我来到自由女神的母国。漫漫人生路,这首自由的小诗,伴随着我,一路走来。

在那样一个晚春的夜晚,我问自己,在今天的网络时代,我是否可以找到这首无名氏的手抄体小诗和她的作者?google了很久,没有答案。 我决定自己把它发表出来。当年的文学笔记本早已失落,这首小诗的不少句子也遗失在记忆的尘埃里,甚至连标题也在遥远的岁月中模糊了。但那几行最美的,最具洞穿力的诗句,却始终在记忆中闪烁。如同在记忆的海洋深处打捞一串失落的珍珠,我拭去时光的尘埃,把珠子一颗颗串起来。缺项的地方,自造几颗珠子补齐。最后,用“风帆之歌”这个标题,发表在我的博客“艺海拾贝”这个文件夹里。是的,我不是这首小诗的原创作者,这首小诗,是我在艺海之畔,拾到的一枚精美的贝壳。

出乎意料地,一位新生代网红“心随风舞”在我的博客慧眼发现了这首自由的小诗。少女的心被打动了,她给这首小诗配了音乐,加了动画。小诗瞬间火了,上了贝壳村的头条,在互联网上点燃了一颗颗年青的和不再年青的网友们跃动的心。风舞MM把我列为诗作者,这实在不敢当。诗人的桂冠,这首诗最华美和隽永的诗句,实际上属于远方一位无名诗人

在这里,仅把“风帆之歌”, 这篇小文,以及我在网络上收获的好评和点赞,遥寄给我的知青时代,那位勇敢的自由诗人和无名歌者,并对他(她?)说,谢谢你这首歌唱自由和追求自由的小诗,它无私无畏地陪伴和鼓舞着我,送走多少长夜当哭的夜晚,迎来多少曙光熹微的黎明...

 

 

 

附:风帆之歌

从出生落地,就高扬起理想的风帆;
对于我,生命的含义就是向前。
风暴和险滩里有着动荡的青春,
起伏和颠簸,是我命里注定的摇篮。
我爱那桃花染红的江岸,
爱渔火似流萤飞向天边。
谁说彩虹是最美的极限,
快冲破它驶出蓝色的港湾!
活着,永是自由的精灵,和动荡的大海朝夕相伴;
死了,就化作轻盈的水沫,为海浪镶一道严峻的花边....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