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米田

不是小米那个红米~~~~~~~~~~~~
正文

也许红楼梦前80回也该署“无名氏作”

(2017-10-12 11:25:40) 下一个

据报道,由红学权威冯其庸先生领衔,中国红学会专家集体校注、人民文学出版社2008年新版的《红楼梦》,书脊上写着:《红楼梦》,曹雪芹、无名氏作,扉页上写着:[前八十回]曹雪芹作,[后四十回]无名氏作,程伟元、高鹗整理。

其实,前八十回也该署“无名氏作”。

“无名氏”当然不是说这个作者没有名字,而是说我们不能百分之百确定他究竟是谁。首先诚如前面网友所言,“文史考证,很多时候都不会有100%准确的结论,因无法完全实证”。要拿出一个真正的铁证,证明红楼梦的作者确凿无疑是某某某,在理论上几乎就是一个无法完成的任务。

再来看实际情况,二百多年来大众给红楼梦找出的作者,少说也有二,三十个。虽然其中多数都是捕风捉影,但同样由于上面那句话的原因,要彻底否定哪一个都不那么容易。当然无可置疑,“曹雪芹是红楼梦作者”的证据相对而言是最多的。但是如果我们仔细检视这些证据,是否有哪一条能够称得上铁证呢?也确实没有啊。

曹雪芹自己说这书本是空空道人从大石头上抄来的,他本人只是“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这个和程伟元在程高本序言里说后40回是自己从各处收集来的,他们二人只是“細加釐剔截長補短”,是很相似的。为什么我们要相信程高讲的就是真话,而曹雪芹的就不是(虽然也不能排除这个可能)?以我们对曹雪芹性格和他穷困撩倒生活状况的了解,他真的很怕文字狱吗?

当然,如果曹雪芹确实是自己创作的红楼梦,他也没法直说自己就是作者,因为这和小说的设定相矛盾,难道他说他就是那石头吗。但是如果小说作者确实另有其人,老曹确实只是个编辑,这也是可能的。我们有什么证据来取舍这两种情况?

另外的证据多半是其他同时代人的记载。由于新红学的努力,我们几乎把能找到的这类记载都找到了。其中最值得重视的,都来自于曹雪芹朋友敦敏敦诚兄弟朋友圈的一些人。可惜的是,凡是我们知道确实认识曹雪芹的人,都没有明确说过曹雪芹就是红楼梦的作者; 而明确说了曹雪芹就是红楼梦的作者的人,我们又没有证据证明他们确实认识曹雪芹

这个又可以和张问陶的“赠高兰墅鹗同年”诗注相比较。我们前面说了,这句注表明,张问陶确实以为高鹗续写了全部后四十回。张问陶不仅与高鹗是同年,而且有诗酬赠,当然是互相认识的,尽管未必很熟(以前以为张妹嫁高,张爱玲即受此说误导。已经证伪)。如果我们不相信张问陶的话,为什么又相信一些甚至都不认识曹雪芹的人说的曹即作者的话?或曰,这些人虽然不一定见过曹雪芹,但他们是敦敏敦诚的密友,而敦敏敦诚总知道真实情况吧?

可问题就是,敦敏敦诚从来没有说过曹雪芹就是红楼梦作者。最接近的,是敦诚《寄怀曹雪芹》诗中的那句“不如著书黄叶村”。如果这一句下面有个注说“其人有石头记一书”,我们可以省了多少笔墨口舌。尽管敦诚诗集《四松堂集》是其身后编辑出版的,其中的注很可能是别人加的,但当时敦敏尚在世,应该会把关。所以如果有这样一个注的话,我们可以认为是接近于铁证的证据(当然要排除伪造)。可惜的是,没有。

和曹雪芹不同,敦敏敦诚是宗室,尽管是边缘的,好歹算是体制内的,而且《四松堂集》是正式出版物,如果说他们惧怕文字狱,倒是有可能。宗室和宗室也不同,既有永忠这样敢于大力夸赞红楼梦的,也有像他堂叔弘旿那样“《红楼梦》。。。余闻之久矣而终不欲一见恐其中有碍语也”的。敦敏敦诚也许更极端,连“红楼梦”这仨字儿都不敢提,这可能性也是有的。

如果我们另有铁证证明红楼梦确实是曹雪芹写的,那么这个理由可以解释为何敦敏敦诚就是不提红楼梦。但是反过来我们却无法证明他们就是因为这个理由,而不肯说曹雪芹就是红楼梦作者。有没有其它可能性呢?比如说就像一些人相信的,红楼梦本来是其父辈写的,但原作远不如成书那样优秀,是经过曹雪芹大量修改才成为了一部伟大著作,那么作为了解内情的人,也许说他是作者不对,说他不是也不对,含糊地用个“著书”来暗示,懂的人自然会意。。。是不是也可以是一种解释?

总而言之,不仅后四十回我们没有证据证明是高鹗写的,就连前八十回,我们也没有百分之百的过硬的证据相信是曹雪芹独立完成的。不过也许可以说,我们有八九分的把握,曹雪芹与红楼梦的创作有十分紧密的联系。

 

附: 张问陶的注里面说,“传奇红楼梦八十回以后俱兰墅所补”,单论“补”字固然也可以解释为仅仅是小修小补,但和前面的“俱”结合起来,恐怕还是解释为“全部补写后四十回”更通顺一些。

[ 打印 ]
阅读 ()评论 (7)
评论
常态 回复 悄悄话 加一句,红楼梦的作者简直是助人为乐的典范。
常态 回复 悄悄话 厉害,一本小说作者灭有收到班费,到养活了多少后人,还有多少叫兽。
绿兰 回复 悄悄话 同意博主提议!

在下在不同年龄阶段,前后阅览近十次此书的各种版本(包括一些脂批附注)后,感觉此书的作者(或主创人)应该为一女性,而且此书所在角度、维度及格局非常高和广,甚至穿透了地域和时间的限制……

在下拙见:此书主要揭示出人类在进化中,对人性自身某种缺陷的绝望,尤其在灵性方面对男性的失望和绝望(当然无论男女,对还身处进化中的人类,自然都无法完美)。我们从书中的这些文字中就可窥见:

此书开卷第一回,就有这样的文字:“今风尘碌碌,一事无成,忽念及当日所有之女子,一一细考,觉其行止见识皆出我之上。我堂堂须眉诚不若彼裙钗,我实愧则有馀,悔又无益,大无可如何之日也。……”

第二回中也有假宝玉说:“女儿是水做的骨肉,男人是泥作的骨肉。我见了女儿,我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还有真宝玉常对他的小厮们说:“这女儿两个字,极尊贵、极清净的,比那阿弥陀佛、元始天尊的两个宝号还更尊荣无对的呢!你们这浊口臭舌,万不可唐突了这两个字,要紧!……”

还有从最初的是以《石头记》为书名(个人感觉此名最为准确),还有“千红一哭(窟)”、“万艳同悲(杯)”这些所引喻的名称文字中,都可窥视到……

以上只是在下现阶段的感觉,贻笑大方了。无论怎样,这部书就象鲁迅先生所说:“单是命意,就因读者的眼光而有种种: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

《红楼梦》真是一部奇书,无论什么年龄、什么职业、什么阅历和经历的人看它,都能从中找出共鸣。
龙湾故事会 回复 悄悄话 十多年以前有大数据方法从惯用词惯用句式分析推测前面的和后八十回的作者是不是两个人的,现在想想汇编又汇编,抄了又抄,校了又校,这种方法不可靠,还得从情节发展上找依据
SSL1234 回复 悄悄话 以前有人骂高鹗狗尾续貂,其实后40回其实也没差到哪里,我反正没本事续出来,现在也有人续写,重新解读,什么明朝末太子写的,影射这个影射那个的,毫无意义。
亘古未见的笔名 回复 悄悄话 很多问题都无法肯定所以便有了“红学”,年青时以为红楼梦的作者是老曹,很多人也这么认为,后来接触一些红学研究成果,发现老曹仅为可能性之一,且对老曹这个人都有诸多疑问,更不要说充分肯定老曹是前八十回的作者了!
nanax 回复 悄悄话 “曹雪芹自己说这书本是空空道人从大石头上抄来的” 这个我觉得纯碎是小说的写作手法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