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的传说

从前我风闻有你,如今我亲眼看见你。自从造天地以来,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借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
个人资料
正文

早春阿姆斯特丹掠影

(2018-04-11 19:19:05) 下一个

荷兰的四月才是早春,为去感受一下郁金香浩瀚花田的震撼,四月的第一个周末专门飞到阿姆斯特丹去踏寻郁金香的芳踪。

一大早九点不到,飞机降落在阿姆斯特丹机场了。下了飞机,我们连酒店都没去,就拎着行李直奔著名的Keukenhof库肯霍夫公园了(公园入口处可以免费存放行李的)。可惜,也许是今年天气太冷了,四月初了,公园里的郁金香只有小部分品种刚刚开花,大部分的花苗都还只是青青绿绿的,连花蕾还都还没见着。如果接下来天气能转暖的话,估计也要再过个两三个礼拜,才会全面盛开。公园外面的花田也是青绿一片,只有一个大红品种的郁金香开花了,远远看去,就象一条鲜艳的红围巾绕在公园外。

不过公园里的几个温室花园里的花都开得不错。有兰花、郁金香、非洲菊等等好几个专题温室花园。其中最大的当然是郁金香园,里面可以看到怒放的上百个品种的郁金香争妍斗艳。今年Keukenhof库肯霍夫公园以“浪漫”为主题,公园和室内花园的设计都围绕“浪漫”来设计。

考虑到在机场候机楼里乘火车方便,我们选择了机场边上有机场免费穿梭巴士的酒店住了三天。从机场候机楼火车站乘直达火车到阿姆市中心火车站只需十多分钟,而且火车班次大概也就十来分钟一班,非常方便。我们这次的活动范围也就Keukenhof库肯霍夫公园、风车村及阿姆的市中心。所以我们买了张三天的Amsterdam & Region Travel Ticket(33.50欧元/人),就包括了所有GVB营运的公车、地铁、轻轨及Keukenhof库肯霍夫花园和风车村等专线车了。

我们第一天在Keukenhof库肯霍夫花园大概也就花了两三个小时,由于花田没花,我们取消了公园外租自行车花田骑行的计划,下午四点多提早回到了机场,去酒店入住后,然后就乘火车去了阿姆的中心火车站。

这是水坝广场上的王宫:

这是比水坝广场那个王宫更象王宫的阿姆中心火车站:

星期五的傍晚,市中心热闹非常,我们三转两转,就转到了水坝广场附近的中国城,正好吃晚饭。

吃完饭出来一转,就转进了红灯区。中国人还是厉害,居然把中国城开在著名的红灯区傍边!是人都知道,阿姆斯特丹是一个黄、赌、毒俱全的城市。阿姆的红灯区里的性文化开放程度也许可居世界首位吧。一盏盏亮起的红灯,不知为啥,居然让我想起“大红灯笼高高挂”里男主人每晚高喊“三院点灯”的画面。性,本来是神赐给人类一件圣洁、美好奇妙的礼物,可惜,人的罪使她蒙羞,把她变得龌龊,在这里,可悲的世人更是大张旗鼓、事无忌惮地渲染人性中罪恶的丑陋污秽。

这里还有许多售卖大麻添加品的食品,包括巧克力。当然,据说,这些大麻已经把有毒瘾的成分去除掉。印象中我们以为,荷兰吸食大麻是合法的,所以才导致大麻在荷兰流行,但其实理论上,荷兰法律也规定不可吸食大麻的,然而奇怪的是法律上却没有相应的处罚条文规定如果违反将有什么后果和责任,而售卖大麻带来的暴利,更使商家趋之若鹜。

第二天,为了弥补在Keukenhof库肯霍夫公园外花田的遗憾,我们决定乘火车去视察一下著名的花田之路:Haarlem哈勒姆和Leiden莱顿之间的那段郁金香花田。不过,这段路的花田也是大部分都还是青绿一片,只有小部分已经开始有花蕾,看出田间有泛出淡淡的粉红、蓝、紫的颜色。可以想象,如果这成片成片的郁金香盛开时,一定是美丽得震撼人心的。因为花田没有花,所以,我们也没有下车,直接就往Zaanse Schans桑斯安斯风车村去了。

这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星期六,我们乘着小船延河数点着那些百年风车,在和煦的阳光下听着船家如数家珍般讲述每一个风车的历史和故事。

风车是可以按风向360度转向迎着风的方向的,但一般都只是顶部风车本身可转动。这是村里唯一一个整个屋子底盘可转动,由屋子带着风车转动方向的风车:

这里的每一个风车都有名字:在每个大风车边上的房子屋顶或傍边都有一个小风车,上面的牌子写着就是这大风车的名字。这个风车名叫“母鸡”:

在风车村的另一边,与风车一水相隔的这些小木屋是不是很漂亮?还有小船码头滴。船家告诉我们,这些可是豪宅,在他们这,绿色可是代表有钱,有钱人的房子才会刷成绿色的。

我们乘的是六欧元一人的小船,全程大概20-30分钟,船家有客人就开船,我们那一趟就四个人。天气暖和风不大的时候,乘这小船更有意思。这是小船的网站:

http://www.varenrondzaandam.nl/index.php/en/

在风车村,有一个荷兰特色的木鞋店。我们刚好赶上了一场木鞋制造表演。看着那块四四方的木头在短短的几分钟之内魔术般变成一只木鞋。据介绍,以前手工制造木鞋时,光完成一只木鞋的雏型就需要二十个小时,现在,用机器,只需要五分钟就好了。其原理就象是配钥匙似的,按模复制。不过,从一块原木到制成一只鞋,工序还是挺复杂的,所以,这些木鞋价格也不菲。这些木鞋看似笨重,但其实正是因为它轻便、保暖,特别受生活在水上的荷兰人喜爱。

当然,这里少不了著名的荷兰土产Cheese啦。午饭之后,我们在风车村外乘公车往Volendam和Marken两个小镇去。

Volendam是一个很有荷兰风情的湖边小镇,湖边一排排整洁漂亮的湖景小洋房,不知道是不是周末的原因,小码头边上的餐厅酒吧非常热闹,还有乐队表演。

Marken是一个湖心小岛似的乡间小镇。这里三面环湖,有着与世无争的宁静,有别致的小屋,有古老的教堂,羊儿悠闲自得地吃着草,黑天鹅成双成对在小河里徜徉,这里的一切恍若时光倒流一百年。

阿姆的第三天,我们留给了这个城市中心最古老的部分,探寻这个建在一片沼泽之上的古老城市的故事。

有注意到阿姆的这些“东歪西倒”“前倾后仰”的建筑了吗?知道为什么这些建筑,有向前倾,有向左右歪的吗?

向前倾的,多数是故意的,为了在楼顶吊东西上楼时不会砸到墙边的玻璃窗,那些左右歪的,是因为地基变动:因为这个城市下面是沼泽地填出来的。

这家红房子是阿姆全城最窄的房子:

据说,阿姆的房子财产税是按房子临街的宽度计算的,所以,这是最省税的房子。

这就是著名的安妮屋:《安妮日记》记录的二战时期那个悲惨故事的发生地。

在阿姆随处可见这三个“XXX”,包括垃圾筒都印着这三个“X”,知道这代表什么意思吗?

其实土生土长的当地人也许都不知道呢。有人猜测,是代表驱避当时(欧洲在16-17世纪)最令人害怕的三种灾害:水灾、黑热病、火灾。

知道为什么这里的老房子墙上都打着这些“铁钉”吗?可不是为了装饰用的哦。

它们其实是钉在楼层间的结构架上的固定支柱,所以,它们都是在两层楼之间的。后期的老房子有的为了美观做成各种图案,但最早期古老房子上的就是简单一支铁柱。

荷兰16世纪时的门牌:看着门牌就知道这家人是做什么的

午饭后,我们本想乘火车去Lelystad的,但由于周末铁路工程原因,取消中心火车站去Lelystad的班车,全部要从机场转车过去,这太花时间了,我们只好放弃了。于是,我们乘免费渡轮到火车站对面的A’DAM Lookout的广场,A’DAM的顶楼的秋千,据说挺刺激好玩的,但星期天太多人,没上去。

接着,我们乘轻轨去阿姆的外围转转。阿姆的外围居民区比中心火车站周围的旅游区要整洁有序多了。在中心火车站时,仿佛回到多年前的中国某火车站,真感觉这全世界的中心火车站是不是都一个样:挤、脏、乱、差,而相比之下,这外围的居民区,才找回点欧洲城市的感觉。

我们最后在博物馆区停留了一段时间,这是著名的Rijksmuseum阿姆斯特丹国家博物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边游边学 回复 悄悄话 好帖,谢谢LZ。麻烦给一个你们住的酒店网站吗?
下半場共好 回复 悄悄话 謝謝精彩的分享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