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雨

笔随心走,心随境迁,境随时变
本博客版权属尼微所有,谢绝转载
个人资料
尼微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民国传奇(90)

(2019-02-09 23:02:22) 下一个

 一行人大包小包浩浩荡荡回到玉青院子时,芙蓉楼的酒席已然送到,小姐不由分说把张妈等几个婆子和黑丫都请上了桌面。

“红儿翠儿,斟酒”。

玉青帮着红儿翠儿即刻给张妈等几个婆子斟得满满荡荡的。

小姐给自己也满上,然后举起杯道“我隔日就要出嫁,今天是我最开心的日子,不用顾着身份,想跑就跑想喊就喊想吃就吃,就是连累你们跟我累了一天,这是芙蓉楼最好的席面,权当是我赔妈妈们的”。

“小姐言重了,我们那里担得起”。婆子们嘴上说着,眼睛却瞟向席面。

“来,不醉不归”,小姐言毕举杯先抿了一口。

婆子们难得见这么好的席面,自然喜得乐开了花,又见小姐亲自敬酒那还能拒,咕嘟一杯女红就下了肚,红儿翠儿在一旁殷勤斟酒布菜,婆子们也忘了太太的嘱咐大吃大喝起来,只张妈还警惕着不敢放松。

小姐特意斟满了走到张妈面前“张妈妈,吴家除了我母亲最舍不得的人就是您了,当年我体弱多病,都是您一宿一宿不睡陪着我,这杯您一定得喝了,”

张妈感动得不住擦泪,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小姐还能记得,哽咽着说“记得有一年小姐烧得像碳人一般,整夜不能入睡,我就搂着小姐坐了一夜”。

  “连母亲抱我都不要,只要张妈妈抱,张妈妈受累了”,小姐说时又满满地为张妈斟了一杯,张妈被小姐左一杯右一杯劝下去,渐渐也迷糊起来,最后和婆子们一样醉得不醒人事。

  黑丫自打出世以来,第一次吃这么好的酒席,根本不用劝,一门心思只在酒菜上,至于小姐张妈都说了些什么根本无心理会,不大功夫吃饱喝足被玉青扶到厢房睡了。

“小姐,都倒了,”红儿翠儿欣欣然看着几个东倒西歪的婆子说。

“嫂子,决定了?”小姐把头转向玉青。

 从中午离开听春阁玉青就陷入了沉思,从陈家集想到吴家堡,从宗孝想到三少爷,林林总总想了很久。看似流水一样安稳的日子,但安稳中却有种按捺不住的躁动,直到今天小姐逃婚在即,才终于意识到了潜藏在自己内心的这种躁动不安。

“为什么还不走,还在等什么,难道初心已忘?”回到小院听到的话此刻又侵入玉青脑海。

无论是为了蓁蓁还是为了自己那颗蠢蠢欲动的心,玉青都决定要帮小姐逃走。

“决定了”。话音虽轻却很坚定。

小姐感激地看着玉青,其实自己不该把无辜的玉青牵扯其间,玉青从知道的那刻就已无从选择,无论如何选择都会招致的太太嫉恨责怪。

“好,开始吧”。小姐把目光转向红儿翠儿。

红儿翠儿把准备好的东西都拿出来摆在桌上。

几个人合力把三个婆子捆在了一起,之后把黑丫也捆了。

“少奶奶,小姐就拜托您了,千万要照顾好小姐”。红儿翠儿含泪向玉青做最后的恳求。

“放心,我一定会把小姐安全送到”。玉青点头答应。

“小姐,您也要多保重”。

“委屈你们了,等事情平息后我再好好报答你们”。

“小姐,平时你待我们就像亲姊妹一样,我们为你做什么都甘心,时候不早,快走吧。”说吧一把抄起桌上的酒壶咕嘟咕嘟喝了个精光,红儿拿起布带把翠儿绑在椅子上捆了结结实实。

“小姐,给”。红儿把另一条布带递给小姐。

小姐和玉青把红儿也绑在了椅子上。

“嘴,还有嘴”。

小姐和玉青慌慌张张几乎忘了把红儿翠儿的嘴堵上,在红儿翠儿的提醒之下才拿了手巾堵上。

熄了灯,二人拿了包裹,反身锁门,绕到后院从后门跑进了夜色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尼微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ornfield' 的评论 : 是啊,还真是个问题,难啊。
cornfield 回复 悄悄话 玉青惹麻烦啦…… 以后难跟三少爷交代啊…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