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雨

笔随心走,心随境迁,境随时变
本博客版权属尼微所有,谢绝转载
个人资料
尼微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民国传奇(16)

(2018-03-07 22:30:16) 下一个

毛头老者带着啊黄出了屋,屋里又变得静悄悄,喝了汤,年轻人的气色明显丰润了些,在竹床上躺了会儿,脑子渐渐灵活清晰起来。

          年轻人努力回忆着这几天发生的事。虽然记忆有些断断续续,但大致脉络还是很清晰。自己跟着二爷奉命率兵围困吴大帅的精锐,敌军已被我军围困了数日,眼见胜利在望,突然从斜刺里冷不丁杀出一支精壮的援军,我军毫无防备防线很快被打开了缺口,被围困的敌军又趁势反扑,一时腹背受敌,乱了阵脚,溃不成军,敌军恨透了二爷,扬言要活捉二爷,自己和亲兵拼死护着二爷好不容易突围出来,惶惶如丧家之犬,敌军追赶得紧只好钻进密林上了山,天色暗下来,黑灯瞎火又慌不择路,一脚踩空摔下山,自己腿和胸本已两处受伤,这一摔当时就昏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自己被一阵鸟鸣惊醒,醒来一看,自己躺在一块大石边,而玉青送给自己的紫色荷包却摔落在远处,自己咬牙挣扎着去抓荷包,不想却掉下山崖,这一跤直到今早才醒来,也不知昏迷了多少天。

         荷包。年轻人心里一热,眼泪几乎溢出来,不知荷包还在不在,等伤好了一定要亲自去找回来。想到这儿,年轻人下意识地抬起右手要去摸颈部。刚一动,啊,年轻人一声大叫。一阵钻心的疼痛从右臂传来,霎那袭遍全身,年轻人懊恼不已,自己竟然忘了右臂受伤,年轻人咬牙忍着疼痛,抬起左手摸向颈部,温润光滑的小青石安然地挂在颈下。年轻人闭起眼舒心地松了口气,甜蜜之情溢满脸颊,还好,玉青送的小青石还在,多亏自己战前想得周到,把小青石挂在了颈部被内衣挡住才不至于像荷包被摔出去。

     毛头和啊黄正在院子里嬉戏,听到屋里传来的大叫急匆匆地跑进了屋,啊黄也紧紧跟在小主人后面跑了进来。

大哥哥,你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想动动。

大哥哥,你的伤很重,爷爷说你不能动,有什么事,只管叫我就好。毛头像个小大人一样很自信地对年轻人说。

小弟弟,你叫什么名字?年轻人露出友善的笑容。

我叫毛头,那,你叫什么?毛头调皮地转下眼珠。

我叫刘宗孝。

刘宗孝,好奇怪的名字,我们这儿男孩都叫大牛,大春,女孩就叫二丫,兰花什么的。毛头歪着小脑袋撅着嘴数着山坳里的小朋友的名字。

毛头,在和客人说什么那?老者不知何时进了院子,正向屋子走来。

爷爷,你回来了。毛头见爷爷回来,高兴地转过身喊。

宗孝闻声把目光也投向了门口。

看你气色又好些了,我又采了些草药,不出几日你的伤就会好了。老者放下筐也进了屋。

老伯,毛头谢谢你们的救命之恩。宗孝说着就想坐起来。

快躺下,别动。老者把宗孝摁在了床上。伤筋动骨要休息百天那。快别说什么谢谢,我们山里人朴实,哪有见死不救的理,你只管放心养伤。

宗孝闻言心里涌起一股暖意,自己爹娘早逝,除了玉青很少有人这么关心自己,可玉青的爹又爱财如命,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宗孝想着心里一阵怅然。

       老者以为宗孝想家了,便安慰道,你家在何处,家里还有什么人,刚才听你讲你名字,文绉绉的,像个读书人,明儿我到镇上买些笔纸,你写封家书抱个平安,我到镇上邮局去投去。

宗孝原本有此意,担心二爷长时间找不到自己,一定会以为自己死了,消息万一传递到家乡,玉青岂不。。,宗孝不敢想象玉青知道自己不在人世后的样子,可转念一想,又否定了,二爷自己都生死难料,即使逃脱了,也不知道去哪儿了,玉青一时半会还不会知道自己的事,写了信反而让她担心,她一定会来找自己,兵荒马乱,一个女儿家孤身长途奔波,太不安全。宗孝如此反复思慎一会儿,对老爹道,自己孤身一人,不用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