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瓦厚能源与生态实验室

太阳文火炖地球,洒遍人间都是热。新鲜的能量随手可汲,何必舍近求远挖地球。http://kiwaho.com

安得马力千瓦厚? 不负上苍不负卿!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自动波-vs-手动波,哪个波肉,哪个波劲?兼谈国家机器

(2019-03-20 06:32:20) 下一个

别想歪了:这里的“波”是咱广东话指代的“变速箱”;方言肉代表柔,劲就是刚。

比较

这两波各有千秋。一般来说,男性司机,或老司机爱手动波,女性司机,或新手爱自动波。

记得我曾问一个不差钱的同学为何不买自动波的车,他说这不是钱的问题,而是只有开手动波,才能体会到自己是个男子汉,真正的爷们,否则左脚没有离合器可踩,感觉横身不自在。哎,我服他了!

常有误传:手动波省油,自动波费油。

其实高速巡航,自动波更省油;而起步或低速时,手动波箱省油。

在满负荷奔驰时,两种波都有劲,但起步时,自动波很肉,因为此时前置的液力扭矩放大器,两边速差很大,导致效率很低。现代自动波设计,已经可确保正常驾驶速度下,扭矩放大器的主从轴强制锁定,从而不那么肉了。

正是因为自动波启动时肉,所以低排量的车不适合自动波,一般2.0L排量以上装自动波才能体会驾驶乐趣。

瞧瞧当代的自动波复杂到啥程度了:

longmont-transmission-repair.jpg

自动波.jpg

瞧瞧下面这个不那么复杂的手动波:

手动变速.jpeg

国家机器的“变速箱”- 扯淡篇

国家机器也有虚拟的“变速箱”,一般由总统或主席作舵手,俗称司机。

跟开车一样,老司机偏爱手动波,因为可随意操纵,不像自动波那样,被电脑程序绑住了手脚。

但发达的民主国家机器,配套的是三权鼎立的全自动波箱,各项制度法律很完善,这些都是硬编码,司机无权大幅擅改,要微调也得向国会申请,还不见得批准。所以,这些国家的总统级老司机,都觉得憋屈。

自动波到全自动驾驶,也许就是一步之遥。所以司机有时候就是一个摆设,甚至总统即便把政府关门一个月,国家机器运转也无大碍。

开自动波的车就像玩傻瓜相机那样,不需要专业摄影师。这就是为何加拿大可配一半多的大妈级副驾女阁员,且能力平庸少许,甚至政治素人也无所谓,反正无论啥事基本都是走程序。

瞧瞧大家拿国家机器驾驶室这届靓司机们。据我所知,绝大部分阁员,包括小土豆,平时都是开的自动波上下班或买菜,图个简单省事。

TRUDEAU_CAROUSEL03.jpg

这个等当量甚至略为阴盛阳衰的性别比例,也许在全世界除非历史上的母系社会,才有得一见。政治正确是肯定的,同时也是国家机器自动波化带来的红利,使得更有天赋之人,能专注在智力劳动更密集型的行业。

瞧瞧特朗普这个政治素人老司机多么恨自动波,嫌它碍手碍脚,上台不久就大段删除国家机器波箱内嵌软件:

Trump-cuts-red-tape-750x0-c-default.jpg

尽管删了这么多,美国国家机器仍是世界上最复杂的自动波,堪称波霸

更巧合的是,川普最近借波音高科技飞机737Max坠机事件,对自动波的最高境界-人工智能无人驾驶无情鞭鞑。唉,他这个国家机器的舵手,不也正像被软件抢夺了控制权的飞行员那样,徒劳地人机互搏吗?例如:刚为修边境墙颁布国家紧急状态,不久后就被自动波箱内国会那帮立法高级“码农”们宣布无效,从不服输的他,立马行使了否决权,估计还得几个回合的拉锯战才知胜负。

年轻的国家机器,一般来说装的是手动波,司机想挂哪个挡就挂那个挡。毕竟新生政权打江山不容易,需要摸着枪杆子过河,绝对要求超限的驾驭灵活性,甚至独裁也无所谓。

大体来看,厉害国的手动波都特么的非常厉害,甚至有弯道超车的绝杀技。譬如说:对看不顺眼的坏人,既可以枪毙,也可以犬决,甚至炮决,至少3个手动挡可选。

手动波不见得落后,至少还可以很自豪地嘲笑自动波国家机器的老司机是跛脚鸭,或揶揄:诺大一个车,满车没有一个真男人?哈哈,调侃而已,别认真了。

政体逐步成熟的漫长过程,必然要摸着石头过河,逐步完善法制构架。本质上相当于修修补补,在线升级,向自动波的方向迈进。

可以预见,那些人工智能科技强国,或许最终也能锤炼出一款几乎可以无人驾驶的国家机器,真正实现法理程序化治国,司机干预仅在紧急状态时才需要。这将使得政府编制缩小,国家机器维护成本降低,从而腾出空间尽可能降低税率,留住本地并吸引更多外资企业。

波箱技术最新动态

最近一时兴起,不小心搞出了一个大发明:自动波数字液压无级箱/变速箱,嘿嘿,革命性的创新,里面竟然没用一个齿轮,而且可以回收刹车能量,浑圆一体,波大活好!

  • 波大之体现:

  •  更高的功率密度;

  •  通过液压软管可以沿底盘前后轮纵向大跨度布局,灵活大器。

  • 活好之体现:

  •  轻松实现四轮驱动;

  •  与齿轮传动相当甚至略高的效率运行;

  •  齿轮用久后,渐开线磨变形或断齿,波箱就报废了,而液压筒/缸很耐用,旧车报废后,掏出它的液压波箱,也许仍可用于下一台车,至多换一些廉价的密封件而已,如果有些许渗漏;

  •  火车/地铁即便不搞电气化,也具有刹车能量回收功能,同时支持多达256级或更多级变速,而现有电气化列车,还不一定都实现了刹车能量回收,仅通过超大功率发热电阻散热,除非并入国家电网。

  •  可见,仅在刹车能量回收方面,即把传统波箱秒成渣;

  •  非电类新能源开发,此技术是绕不过的关口(Gateway),例如飞轮储能、压缩空气储能等。这也正是这些技术当前一蹶不振的根本原因。因为都在眼巴巴指望这一超级CVT波箱的到来!

详情以及实名科学家教授的评论,参见我前一篇文章:

汽车商拖欠社会一款可回收刹车能量的基本功能

 

好东西不要只顾自己享受哦,欢迎转发此文到朋友圈或其它信道,定会手留余香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339914-1168654.html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0)
评论
千瓦厚 回复 悄悄话 欢迎看过时政论坛我的帖子的朋友在此畅所欲言。
原帖:穆勒报告?呵呵,灯塔国的国家机器也是绞肉机,只不过不见血,略显文明而已。http://bbs.wenxuecity.com/currentevent/1705173.html
千瓦厚 回复 悄悄话 最近加拿大的一桩引渡案,很好反应了国家机器自动波与手动波的冲突。手动波认为自动波放人易于翻掌,而自动波软件指令集里没依据。
千瓦厚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您的分析很有道理!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这个比喻有合理的地方。从机械方面讲,发动机的转速,柴油机可以从每分钟200转开始,汽油机最少也要在每分钟500转开始,否则就会死火。就算从200转开始,车轮子的速度是零。这个比值是无穷大。手动挡可以靠离合器的摩擦,达到发动机不死火的前提下给车轮扭矩。无级变速就没了齿轮,解决了能量浪费的难题,扭矩也增加了。发明无级变速的反而不是研究汽车的人。

电动车彻底让内燃机变速箱走进历史,因为电动机在转速为零时就可以给车轮扭矩。电动机的转速可以从零到一万多转每分钟。为了获得更大扭矩,安个减速器就可以了。

从政权考虑,其实是管理科学范畴。智能机器人当法官当总统当州长,必然更科学合理。然而,地球人是带有崇拜基因的占多数,让他们不崇拜当权者极其难办,他们会生不如死。比如毛粉川粉,让机器人当总统,他们会集体自杀。所以,这是个必须考虑的难题。
星星 回复 悄悄话 喝彩。不为观点,只为文采。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有趣的比喻,所以,马路上自动的越来越多但总会有手动的;地球上民主国家越来越多,但总会有另类的。
千瓦厚 回复 悄悄话 喜闻祖国人工智能(AI)跻身先进国家行列,且国家机器用之于自动波升级,小试身手就有重大进展,让贪腐官员胆颤心惊:
「AI 捕手」现身「反腐大战」:锁定八千余名贪腐官员
www.sohu.com/a/294051237_99985415
千瓦厚 回复 悄悄话 其实,到底哪种波省油,科技界并没有偏向任何一方的结论。
想想看,车轮从零速静止到全速前进,理论上要求变速箱传动比从无穷大到1,显然没有哪个变速箱能顾及这么宽的范围。
尤其启动时,理论初始变速比应为无穷大,所以任何一款变速箱只能靠打磨“菱角”来适应这个“无理变比要求”。实用最大带宽,即变比范围在1~16之间。
具体来说:手动波靠半开半合离合器来打磨,磨的时候难免产生离合器特有的发热胶皮味;自动波则靠液力变矩器打磨,初始效率稍微比零强,当然里面的液压油也被加热了。
股聋 回复 悄悄话 这个比喻很有创意!
唐西 回复 悄悄话 开自动波的车一滴瘾都无,手不能动,又点样动波呢?
归根结底开车要有乐趣,一定要开手动波的。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