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朔

白云生处是我家

冷眼觀世態
閉目夢神仙,
个人资料
西方朔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第一次动用我的“中指弹”(纪实)

(2017-07-15 13:11:25) 下一个

  在下最讨厌的就是跟在别人后面亦步亦趋,不光创作,写文,甚至穿衣吃饭花钱和骂人也不跟风。

  就如一些口号所喊的,什么活出自我,什么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即便搞经济,经商,也有所谓创业,创新之说。创就是开创,就是去发现去尝试别人还没发现、还没做或做了没做好做成的。人最悲哀的就是找不到或活不出自我价值来。尤其是今天这个竞争剧烈,粥少僧多的时代,似乎绝大多数人都成了找不到自己价值或价值几何的人。绝大大多数人都默默地随着大流,活在自己不意愿的境况里: 从生活目标到生活中待人接物的言行举止。该说的不敢说,该做的不敢做。阿Q式的打发着生命,还要为自己美个名曰中庸之道:宽容、不和他们一般见识、得饶人处且饶人。不悲哀吗?

 几个礼拜前的某天黄昏,在下西漂十九年来第一次对人使用了被西人无辜当枪使的中指。按理说在西方生活了这么久,难免遇到一些龌龊人、事,没道理不会用,当然不是不会,而是我不愿用。

 中西方不光人的长相思维语言文化风俗不同,连骂人这种泄愤方式也大相径庭。对于出自西人的“中指弹”,在下刚到西方时根本不知神马意思,后来在一些香港电影里也常看到这个动作。慢慢心领神会。只是这个西人的东东所含之意,在下并不认为有道理。

 骂人的主要目的是泄愤,就如搞笑是为了让别人笑一样,你自己都不认为那玩意有泄愤的道理,即便你对别人用了它别人有感觉,可你自己还得来个文化转换,跑到对方角度感觉一番,这么转个弯,心中的愤怒指数能降多少?这就是很多国人在和西人争吵中时不时会出现对方根本接收不到信号的国骂。

 为什么中国人之间纠纷时喜欢意淫别人的娘,当别人老子泄愤?主要是因为国人都有孝道观念,儒家的三纲五常道统里老子在儿子跟前那可是权威大大滴,只有当他老子才有资格日他娘,而且日他娘,爽自己同时轻易还对他这儿子施了恩——没老子的爽哪来的你龟儿?即便只是嘴炮,你也侮辱了他最亲的人,他能不疼。而且意淫中那丰富的想象也会在心理上让自己感觉占了对方便宜,反正又不是真能真要当对方的爹,又不用负任何责任,扯远了。既然不认同国人用西人“中指弹”能达泄愤功效,在下为什么要用?且听下面分解。

  却说我桃花源的隔邻,是一枚标准的奇葩。七十来岁的糟老头,人形瘦高,发不白,这枚老奇葩有两大奇处,奇一,不怕冷,即便严冬,湖边潮湿阴冷,他从不穿防寒羽绒衣之类的厚衣服,从来身着单衣。奇二,他是哪里老住户。也是播遍方圆几十里臭名的老家伙。怎么个臭法,他喜欢顺别人家的东西,谁家的东西只要没收好或忘在路边,他就会顺回他家。

  刚买下那个地盘时,他上门打招呼,彼时在下对水电暖一窍不通,当时正好水管水泵都坏了。他自告奋勇,说他什么都会。便答应让他帮忙。他拿来几个零配件,折腾了大半天,部分弄好,但链接水管的主要处没弄,第二天他没来,第三天在我一再催促下他来了,进屋先给我几张发票,说是那些个零件的钱要我先给他,我当时不太信会用那么多,零件会那么贵,但我也不懂便按价给了他钱,(后来发现我多给了不下一百刀),我不想和他有糊涂账,我说你啥时能弄好,弄好共收多少,他说他这几天没空,后来好像他还来讨要工钱,我说你完成后我再给你两百刀,他也再没来。此事就不了了之。之后我就再也没和他有任何交道。

  今年这里遭遇世纪水灾,湖面水位比往年高出一米,再加时不时一两米大浪,一直生活在水天美景里的很多居民大难临头,不少房屋被淹。我处几家也算幸运,正好在上个冬天一起修了防护缇得以幸免房子被水冲走的厄运。

 修防护堤坝,手续复杂工程巨大费用也很大。当时几家都动员他一起做,他没答应,老奇葩可能经济困难,所以他的地盘直接被今年的水祸凌辱。度秒如年的春夏之间,大浪已经把他的地盘卷走了大半。所谓病急乱投医,这老家伙被水祸逼疯了。

  两个礼拜前,在下开门,发现门口一大堆报纸广告传单,和一封挂门上的信件。在下不知缘故,我那里就十来家人家,每家的邮箱都集中在距我房子五百米开外的路边街口。邮局的人不可能有那闲工夫给我送门口。正计划找空去镇里邮局问究竟。两天后的中午,门咚咚作响,开门,正是那个老奇葩,他黑着脸,满口F脏字,说是不要F….把邮筒里的报纸信件扔地上,污染社区环境。我被他突如其来的莫名指责弄晕了几秒。我责问他你看到我扔报纸了吗?我说没看到不要乱说。他说,没看到,但要注意清洁你的邮箱。一边污言秽语一边往他车里钻。

 原以为是邮差干的,知道是他后,在下就来了斗奇葩的情绪,于是写了个警告,黄昏时直接去找他。

   按门铃,奇葩开门,奇怪的是他看到我时和之前他在我处时的态度迥异。(后来知道他正想方设法到处弄钱,还找过市长闹) 他脸上没任何表情,却侧侧身示意我进屋,并说Come in 。我说我不进去了,我把那张折成方块的信向前晃了晃说,我只是来给你送信,老奇葩可能意识到什么,突然大怒,说不进来就Fuck out of here,开始对我F连珠炮,我把那信往他门口一扔,也回击F炮弹,并向他说信里所写内容:意思是,我已经在我处安装了摄像头,要他不要再到我处去,如果被我的摄像头拍到我会找他麻烦。他听后骂的更凶,同时开始对我竖中指,我也回以中指,甚至回他以双中指。斗狠一两分钟,我离开。

 这是在下西移以来第一次使用这个西式泄愤武器,虽然在下双倍奉还他了“中指弹’’,但并没感到多解气。远没我们国骂当别人老子过瘾。看来,粗俗里也蕴含着文化,泄愤也得分对象。

 对于这种祖师爷级别的赖皮,我不太相信一个摄像头就能让他安分。不出所料,两周后的中午,有人敲门,敲门者是政府电力部门人员,说是有人匿名举报说我房子电路不合规范,很多电线挂在外面。我向他解释我的电路系统是几年前请专业电工安装的,我让他里外检查,他没查出任何毛病,抱歉离开。

我猜这个匿名电话十有八九是老奇葩打的,性格原因,在下对遇到奇葩恶邻并不怎么放在心上,反正一直都特么活得压抑,有点小波澜提提精神也好。唯一不舒服的是,我做不到像他那样不择手段。要是能做到以赖对赖,以阴招对阴招,在下绝对有的是办法让他生不如死。

得饶人处且饶人,这个得该如何理解?在下以为应改成,该饶人处且饶人,不该饶的就要去据理力争,不然一辈子弯着腰窝窝囊囊活着死了都会变成个冤鬼。该娆的是无伤大雅的小利小节,不可饶恕的是什么,也许各人认知、界限不同,但有损人格尊严的行为肯定应该在不可饶恕之列。这个老奇葩的小鸡肚肠是为为苟活生命,从尊重生命的角度,在下就把他和我之间的事列为小节,所以在下对他的教训也适可而止,让他去吧!善哉!善哉!阿弥陀佛!阿门!

西方朔

2017—7—15 北美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西方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illar' 的评论 : 谢谢!你说的很有道理。
Pillar 回复 悄悄话 Not worth fighting with him. He could make your life miserable but you cannot make his more miserable than what he has now.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