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寻灯

本人以弘扬社会生物学、生物人类学为己任
正文

是文人相轻还是共特卧底?

(2017-08-05 18:08:43) 下一个

是文人相轻还是共特卧底?

郭共战争是当今中国的一件大事,当然也引起了许多边际效应。其中值得一提的是美国之音断播和民运中浮起的带味的气泡。

随着郭文贵检举揭发的次数增加,我们应该能够很轻易地看出郭的斗争策略,可以总结出稳扎稳打,点点出牌的博弈策略。郭打着“保命、保财、报仇”的旗号,其用旗号掩盖的本质还是改变国家体制,建立法制社会、反对愚民、弱民政策。再笨的人,我想也应该看到这点,他只不过是不愿说出民主、法制这类被说烂了的词而已。为什么有些人就是看不透这里边的蹊跷呢?

昨天(85号)我看到美国之音的签约时评人之一的何清涟女士的推特上说,郭的爆料其实都是在《纽约时报》和国内已经报道过的资料,再由郭添油加醋的一番无法核实的演义来哗众取宠,暗示郭并没有什么料在手上。我并不同意何的说法,就回她的推,难道你看不懂郭的策略?郭在做仪式化战斗,我都能理解,你怎么不能理解?结果何的回复是一顿人身攻击,并污蔑说我的推特ID是掩盖身份的假ID,等着去郭那里排队领赏。我反问她:为什么发这么大火?立即就被她拉黑了。

这留给我的疑问是,是何清涟女士修养不够?还是戳到她痛处了?章力凡先生说他反郭是因为郭骂了他,得罪他了。那何清涟女士为什么如此反郭呢?是她想炫耀自己思路不凡,能看出别人看不出的郭的破绽?

同一个推上,何清涟女士说她认为贯君只是一个得些小利的底层平民,而夏业良说他有不能说出来源的电话指认贯君不是一个真人,只是一个虚构的人物帮权贵们持有财富。这种与郭文贵追出的贯君是王岐山的私生子的结果大异其趣的消息,是不是在打郭文贵的脸?

种种迹象,联系美国之音的断播门事件,让我们不得不提着个疑问,来审视美国之音签约的这批人。

龚小夏作为中文部主任说她对中共高层的人物既不感兴趣,糊里糊涂,也不想知道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只想了解中共的特务机关是如何运作的。借此,她解释自己在郭文贵爆料期间的打岔和导引谈话主题方向的企图。

这种解释很有诱惑力,一个社会学博士,却不爱参和政治,不爱听政治故事,像一般的妇女,对政治人物糊里糊涂。这不免引起听者的疑问。于是访问者陈小平不得不说:也许你认为的核弹级别,不是郭文贵认为的,也不是网民们认为的!

同时六四那批民运人士对郭文贵旋风明显口无遮拦,丧失水平,显露着不甘被郭文贵风头全部抢走的“争怀”之气。

于是才有“兄弟阋墙,外御其辱”的古训!

兄弟阋墙英文说的更贴切,叫sibling rivalry。这是一种人性、本能,连动物们也会有的生存策略。兄弟阋墙,不能外御其辱的也多有发生。这个完全看个人的修养、价值观、世界观。联合外敌屠戮兄弟的有之,联合外敌给兄弟教训让他有错改之的也有之;这个度就很难把握。

但是这里的问题是,他必须是兄弟才行!

夏业良与王岐山坐在一起过;郭文贵说章力凡坐过王岐山家的私人飞机。中国人重私德不重公德的文化,也许能在俩人身上开出果实。王岐山只要对俩人好,不需要王对他们有什么要求,凭着私人交往的情感,夏业良和章力凡帮王岐山,在郭共战争中拉偏架也是正常的人情。

仔细品味民运人士对郭文贵的态度,当然有向民众“争宠”的个人小心眼;但是比较夏业良、章力凡、何清涟等,你看不到因为郭文贵抢了民运风头而来的嫉妒心。是兄弟阋墙还是网上传的卧底共特?我不敢结论。但起码我敢说,可能得过好处,比如经费等,甘心替人说话以存私德而不顾公德的中国文化习气,一定是有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potion 回复 悄悄话 这些共产党特务,小骂中共,但帮大忙。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