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寻灯

本人以弘扬社会生物学、生物人类学为己任
正文

国际格局下的郭共战争

(2017-07-01 16:52:37) 下一个

 

 

说起国际格局下的郭共战争,首先必须回顾中国的历史和中国历史的特点。回顾中国的历史,又必须先介绍一下大历史观下的历史梗概,也许中国的知识界还不知道的理论和事实。

我们知道人类经历过的时代是旧石器时代和新石器时代,青铜器时代和铁器的冷兵器时代;今天我们正处的时代是钢铁时代和电子时代(所谓的工业1.0,2.0,3.0),以及今天我们称呼的硅时代(工业4.0)。

我们今天的中国人的大部分都秉持的价值观念均来自周代的宗法制度(比如孝顺父母、尊老爱幼、忠君爱国),亦即从周代的锛(铁)的开采冶炼从初始到成熟的时代,(春秋战国到秦汉以降)。铁的广泛应用促成了春秋战国的混乱和最后儒释道的信仰体系统治中国的中央集权格局。

这些凝聚人类大规模人口的思想体系,都发芽生长成熟于铁器时代。

那么在人类的旧石器时代和青铜时代,人们是靠什么样的信仰体系来凝聚人心、形成互利和协作的社会体系的?

旧石器的人们信仰的是万物有灵说;青铜器时代的人们信仰的是神话传说!

万物有灵说认为世界上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一牲一畜都是有灵的并且是平等的;青铜器时代人们造出了超能力的神兽、或者神灵,从图腾兽的超能力,到半人半兽以及全人形的多神。这是个信仰传说与丰富神话故事的时代。

但是中国的神话却是零碎、缺乏血肉,互不关联,不像埃及神话、希腊神话、甚至不如南美洲各个原始部落(比如亚诺马诺人)的神话那样自成一个体系,或有血有肉;比如夸父追日、共工触不周之山,为什么中国的神话如此毫无来头,没头没尾呢?

答案就在于中国的历史是后朝推翻前朝,因而前朝人所建立的传说、神话或者信仰不断被抹杀歪曲的历史。这种事情不仅仅发生在中国的夏商时期,即使在今天,我们宣扬国民党不抗日,三元里抗英,袁世凯卖国,五四运动,朝鲜战争等等历史,都充满了歪曲和谎言。

这种被歪曲的近代历史,充满了悲情,比如鸦片战争。这种我们写的历史,也让西方读中国历史的人们附带上了这种悲情。自认中国的近代史,就是一个被欺凌、被凌辱的历史。

比如当今的西方知识界普遍认为,如果抗日战争爆发前的中国已经是一个工业国,有能力自卫,美国就不需要帮助中国掐断日本战略物资供应而引发珍珠港事件。

怀着这种对中国人民的同情和悲情,即使在进攻天安门广场的坦克群引发全世界愤慨之后,美国和西方世界,还是在日本的无息贷款、低息贷款脚步之后,开始帮助中国实现工业化。

但是,我们的政府过了河就拆桥。本着“民可由之,不可知之”的愚民政策,煽动仇恨美国为首的西方。昨天还在宣传“借鸡生蛋”,“筑巢引凤”,今天就宣传欧美借鸡给你,是为了让鸡在你家到处拉屎,破坏你的环境。

我们不知道川普和习近平会晤之后谈了什么。我们只知道,川普一改竞选前和上任初的对中国的政策表达发言。这说明川普只是个西方社会生长成长的商人。不知道中国社会是个外儒内法的社会;是个挂羊头卖狗肉的社会;是个你他越多,他骂你娘越多的社会;比如对中国和共产党都奸诈的斯大林与真心对中国帮助,连原子弹的全套图纸,从开矿到成品制造都给了你的赫鲁晓夫。

川普赞扬中国在朝鲜问题上的表态说中国也做了很多工作,就可以看出西方的商人,和中国的商人之不同。

中国的商人自商鞅以来就被抹黑,从“无商不尖”抹黑到“无商不奸”。我们中国的知识分子并不知道所谓凝聚人们心灵的使得社会可以形成今天的上亿人口的文明和思想体系其实是一个虚拟的现实。就如神鬼在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不过由于你信他信大家都信,于是这些人类虚拟出来的东西,都变成了现实。比如国家、民族、货币;这个在生物哲学体系里边叫做互为主体的虚拟现实。商鞅抹黑商人,要形成大政府、小社会的国家体系,因而把商人之间的诚信所交换粮食堆积成尖尖的形状,容器(斗)再也容纳不下的状况(无商不尖),抹黑成无商不奸。这种能够无商不奸的虚拟最后变成了现实。这就是中国今天仍然缺乏诚信的道德价值观念的由来。

了解了我们的历史和社会特点,我们再分析比对郭共战争可能的走向就比较容易了。

对于中共来讲,刚刚实现了工业化,牛皮已经吹破了天。如果南海问题上美国对中国施以军事打击,逼迫中共撤出南海,那对中共来讲就是另一场甲午之战。中共离开死亡就不远了。可是记住美国是商人建立的国家,利益和道义相比,高度总是错那么一毫米,注意不是一厘米。因而美国无论在郭共战争还是其它方面,都不可能有实质的帮助。矮上一毫米的道义支援或者道义上的行动支援,还是要做一做的。

我们希望美国能做的,就是援引有关的贪污法律,把这些来路不正的钱没收,一是归入美国国库,一是作为民主基金,再或者就是依照庚子赔款用于中国留学生的教育。

川普对朝问题上的态度,明显被中国忽悠。刚好我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看到了川普在这一问题上的清醒,似乎是仁至义尽也仍然是穷途陌路,在制裁一家中国银行的时候,提出唯有动武解决朝鲜核问题。对于挂羊头卖狗肉的中国,川普不可能了解体会中国的这种文化。

可是中国人早就体会和实践着兵不厌诈的世界观;但是并不了解兵势和战争与构建社会的要素以及博弈策略。当冉阿让遇见卑鄙的旅店老板,也只是尽可能地满足贪婪的旅店老板的金钱敲诈和自私欲望。在《悲惨世界》的小说安排中,也只是借助冥冥的力量安排了旅店老板子女的悲惨命运和芳玎女儿科赛特命运的对比。而生物人类学中的理论知道,社会这一混沌体(吸引子)内的蝴蝶效应或者分形规则,通过母本效应(maternal effects)和父本效应(paternal  effects),实现佛教的报应学说。

而兵不厌诈的博弈策略,得到报应的是中国人民。国际社会对中国这么一个大国所能做的,本来就非常有限,而又没有真正了解和穿透中国历史及文化迷雾的知识阶层,来应对挂羊头卖狗肉的中国政府。因而他们更不会对郭共战争,有实质的帮助。相比之下,叶宁律师的20亿美元的雇佣军计划,倒是不错的可考虑的方案。但是郭为了其它的原因,不会这么做的。海外媒体不理解郭文贵为什么不接受美国的快速入籍,更不了解郭为什么不接受西方除华文媒体以外的采访。所以只能等待着郭的真正开始。

而郭的仪式化战斗,不在我们这些非中国高层权斗游戏中的成员所能理解的范围之内。我们拭目以待郭的摆阵布局吧!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