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你知道华人为什么应该支持庇护城吗?

(2017-04-02 07:06:42) 下一个

我们当然不应该支持。- 原文在这里 - 写的好 

作为一个蹩脚的业余网络政治评论员,我跟主流的高大上白左媒体和白左的少数民族装饰品朋友(token)—华左们有一个显著的不同。那就是,虽然我有时候也很刻薄粗鲁,我从来都能做到客观评价左派。我一直都尽量准确地描述左蛆,对不起,粗鲁的老毛病又犯了,是左派。我忠实地叙述左派的政治主张,然后再指出他们什么地方可爱,什么地方痴呆,什么地方无赖。

跟我们的客观诚实不同,左派朋友总是漫天的瞎话和双重标准。

举一个例子:刚刚接触白左先进文明,牙牙学语的华左朋友很喜欢狗哨这个词。狗哨的意思是,由于社会文明进步了,曾经猖獗的(白人)种族主义者们,不敢再公开使用跟不上时代的邪恶语言,为了互相交流,只好发明出密码般的交流方式,比如,支持法治,就是歧视黑人,投票时查证件,也是歧视黑人。(其实,认为成年的黑人连给自己办证件这种小事都搞不定,才是真正的种族歧视)

同一批华左朋友,对要把警察扔油锅里当五花肉炸的黑命贵,和世上最“进步主义”最“自由派”的宗教—和平教,却能够当亲爹对待,不对,这话说得太肉麻夸张了。华左朋友显然把黑命贵和平教当成私生爹地一样亲。

一边,别人随便拉几句家常,他非要支愣着狗耳朵,激动地大喊这是狗哨,要杀人了。另一边,有人拿着大喇叭在他耳边怒吼要杀要砍,他偏偏装作没听见,为了逼真,还模拟出阵阵鼾声。

跟这样的人怎么交流呢?死马当活马医。

我今天就要施展出半身解数,勾引一下骑在墙头上的中立派朋友们,让你们看看右派是多么的温柔理性。

今天的话题是庇护城。

庇护城是什么意思呢?

庇护城的意思是,当地政府和警察不配合联邦政府对非法移民的执法工作。

为什么不配合呢?

从根子上讲,白左是靠标榜爱心煽情走江湖的。从白左的角度,这个问题的标准答案是(我把我见过的答案都列出来,一一反驳):

1 这些非法移民来到美国,是为了更好的生活,人都有追求美好生活的权利,所以我们不能赶走他们。

(反驳:美国是地球上最讲法治的独立主权国家,想来?按部就班申请签证。如果以追求美好生活为借口就可以为所欲为,那人类社会还要法律和秩序干嘛呢?大家都拎着砍刀,穿着草裙出门去追求美好生活呗。见到好东西就拿,见到女人想强奸就强奸,还要什么边境?要什么护照?)

2 当然,这么反驳,死硬的白左华左是不会买账的,他们会说当初白人殖民者来到美洲,并没有申请签证,为什么现在非法移民就不能来了?美国西南部以前还是墨西哥的呢。

(反驳:请观众们不要笑,这种观点非常普遍,绝不是我编出来的,我认识一个理科博士白左,一个给哈粪屯(huffington post)写文章的文科白左,还有在中文网上看到过一个叫李仲永的华左,都秉持这种观点。白人有白人原罪,李仲永们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感染了白人原罪。

说实话,这样的观点没法反驳,没法反驳的意思不是这观点多么正确,而是说持有这种观点的人实在是太愚蠢了,你反驳了,他也听不懂。这就是那种你讲法律,他讲历史,你讲历史,他讲人情,你讲人情,他又跟你讲法律的情况。)

3 运气好的话,你可能会遇到一个左派,装模做样地说,非法移民对美国经济繁荣至关重要,为美国经济提供“宝贵的,无法替代的”遍地都是的廉价劳动力。当然,同一个爱心左派会为了提高最低工资奔走呼号,完全意识不到自己蠢在什么地方。

这帮人一边宣称机器人的普及很快就会让低技能劳动力失业,一转身又会拼命鼓吹全球第一科技大国多么离不开连英语都不会说的非法移民。

市场上越多低技能的非法移民廉价劳动力,最低工资就会越低。一面大声疾呼开放边境让廉价劳动力随便涌进来,一面要求强制提高最低工资,左派和智力不可兼得啊。

最会声嘶力竭标榜自己,要求世界大同取消边境自由迁徙的左派通常是那些住在深宅大院里把自己跟屁民隔开的的好莱坞富豪们。

白左喜欢说非法移民也纳税,意思是人家也出力了,不要只把他们看成负担。那就来看看纳税,纳来的税是要花的,纳税相当于大家凑钱买蛋糕,然后再把蛋糕分着吃。

2013年,收入的后50%纳税人一共交联邦税343亿美元。2016年,联邦光在食品券上就花了709亿美元,这还只是食品券一项,不包括住房,医疗,教育,和其他公共服务的花费。这说明,从买蛋糕吃蛋糕的角度,收入后50%的纳税人大概交了一毛钱人民币买蛋糕(吃食品券的人群除了消费税应该一分钱都没交),吃了几十上百块的蛋糕。我说这些,当然没有丝毫贬低劳动人民的意思。我只是在就事论事,你想用数字说明非法移民的蛋糕吃得正大光明心安理得,我就用数字告诉你非法移民吃的蛋糕其实就是别人买的。吃可以,不要那么牛逼哄哄的。

上面的数据是总体的低收入人群交钱和吃蛋糕的大概情况,并不是非法移民的专门数据。个别华左表示不服,非要说非法移民也许只交钱,不吃蛋糕呢,那就接着来。2012年,德州非法移民一共交了15亿美元的房产物业税消费税(德州没有州税)。德州非法移民总数大约150万。每个非法移民交了1000美元的蛋糕钱。他们吃了多少蛋糕呢?德州2014—2015学年在每个幼儿园到高中段的孩子(当然包括非法移民的孩子)身上花了9559美元。也就是说,如果每9到10个非法移民,有一个上学的孩子,如果仅仅计算这个孩子上学的公共花费,那么蛋糕钱跟蛋糕已经大约扯平。这么算,相当于我让了车马炮象士,都照样赢你。因为不可能每9到10个非法移民才有一个学龄的孩子,非法移民吃的蛋糕也远远不止公共教育这一项。

http://www.politifact.com/texas/statements/2016/sep/28/tom-delay/tom-delay-says-most-illegal-immigrants-draw-welfar/

http://www.houstonchronicle.com/local/gray-matters/article/Interactive-Demographics-of-Texas-undocumented-6045807.php

http://www.dallasnews.com/news/politics/2016/05/06/texas-still-38th-in-per-pupil-spending-in-u-s-which-may-hurt-its-case-in-school-finance-suit

既然数字这么赤裸裸地不友好,为什么民主党政客白左华左还经常吹非法移民纳税,好像交了一分钱,吃一百块还多么有脸似的呢?

因为他们是一个连男女都分不清的党,只会煽情不会讲道理。

4 运气再好一点,会遇到能够说几句人话的左派。他们的观点是这样的:我们也相信法律和秩序,也不希望开放边境,不希望任何人都可以随随便便来美国,也知道羊毛出在羊身上,天上不会掉馅饼,非法移民来了以后吃福利,是纳税人的负担。但是现实已经这样,很多非法移民已经在美国生活很多年,繁衍生息,把人家赶走也太残酷了吧?

遇到会说人话的左派好像六月天下雪,一定要珍惜。

(反驳:1 非法移民没有得到许可就来到美国,并且居留下来,滥用福利,成为纳税人的负担,驱逐非法移民是美国天经地义的权利。2 更何况,床铺总统根本就不会挨家挨户去敲门抓非法移民,他只是要把犯罪的非法移民赶出去,所谓的纳粹上门抓人的景象,通通是抹黑。)

法治社会之所以成为法治社会是有原因的。如果大家都只会煽情,日子就没法过了。张三带着血汗钱陪老爹去医院开刀救命,李四的老爹也等着开刀救命,可是李四没钱,只好偷张三的钱。这就是偷窃,你不能说李四的爹更惨病情更危急,所以张三活该把钱给李四。

5 水平比较高的左派会告诉你,庇护城并不违法。

不幸的是,庇护城确实不违法。庇护城并不是要跟联邦执法人员对着干搞枪战,庇护城只是在说,联邦无权强制庇护城跟联邦合作。联邦执法人员可以去芝加哥抓一个非法移民,芝加哥地方不会阻拦联邦,但是芝加哥不跟联邦合作,不给联邦提供任何便利和协助。

打个比方,假设中国是个跟美国一模一样的国家,国家移民局让广州公安局帮忙抓一个非法移民,广州公安局说,对不起,你没有权强迫我跟你合作,要抓自己来抓,广州这么小,自己出去找。不仅如此,广州公安局如果抓到了一个犯罪嫌疑人刚好是非法移民,国家移民局知道了,打电话给广州公安局,要求多羁押一会,移民局马上派人来押嫌疑人,广州公安局说,除非你有移民法庭签发的逮捕令,否则恕不从命。

在三藩枪杀Kate Steinle 的非法移民差不多就是这么回事。这家伙已经被5次驱逐出境,身背7项刑事罪名,杀人前因为多年前的贩毒行为被三藩警方羁押,移民局要求三藩警方多挽留这鸟人些时间,好让移民局过来提人。三藩警方置之不理,把人放了。

为什么三藩公安局这么不好相处呢?

因为地方相对独立,联邦没有权强迫地方执行联邦法律。这当然只是白左的借口。通常情况下,听到“州权”“地方权”这些词的时候,白左华左们的第一反应是:狗哨(华左朋友,我能感受到你在看到这句话时的会心一笑,不客气,我就是想说到你心坎里去)。在庇护城这事上,左派又特别喜欢拥抱“州权”。做人做事没有自洽的原则,像没头的苍蝇一样,到处瞎抓,是白左华左的立身之本。

美国是个联邦制的主权国家,非法移民未经许可进入美国,美国有权驱逐。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嘛!联邦由州组成,非法移民进入美国,联邦要驱逐非法移民,但是除了有限的执法人员,联邦差不多就是个空壳,如果地方不合作,那么联邦怎么操作?

所以说,把庇护城跟“州权”联系在一起,就是地地道道的耍无赖,联邦不认可非法移民,州里却殷勤接待,那还要个屁的联邦啊?根本就是国将不国,散伙好了。

一辆长途大巴上,挤满了人,右派说,大家都有权决定自己是睡觉还是看书还是戴耳机听音乐。左派反对,说应该由司机统一决定大家干啥。偏偏,左派想放一个臭响屁的时候,他就昂着高傲的浆糊脑说,你们右派不是宣称个人权利吗?快来捍卫我在车上放一个又臭又响的屁的权利。

6 水平又高又有爱心的左派会说,承认也罢,不承认也罢,非法移民就住在我们城,如果不搞庇护城,非法移民被坏人欺负,会因为害怕被遣返,不敢报警,这样就会助长犯罪。所以要搞庇护城,大家都安全。

凭良心讲,这个说法有一腚的道理,如果一个城市里非法移民达到一定比例,(比如纽约有超过100万,洛杉矶有100万)。喜欢不喜欢,他们就在那里。

http://time.com/4665544/undocumented-u-s-immigrants-live-in-major-cities/

庇护城接受非法移民,把非法移民正常化,是一种消极无奈的做法。好比,一个懦弱的姑娘被一个男人强奸了,怀孕了,生了三胞胎,这个姑娘想来想去,决定接受这个男人的求婚,不去告发他。

非法移民也是这么流氓,本来不该来,硬来了,你包他吃喝拉撒。你抱怨一下,就骂你排外种族主义。

很多时候,政治不是对或错的问题,政治是看谁的人数多,谁的声音大的问题。一个城市有了超过100多万非法移民,这就是一股强大的政治力量,你拿100个诺贝尔化学奖,也没有100万扫厕所的非法移民声音大。

如果和平教徒占人口的30%,你在自己家里吃红烧肉就可能有麻烦。

其实,床总的非法移民政策,并不建议到处抓人,并没有要无故遣返没犯罪(非法入境除外)的非法移民。庇护城的婊子政客们为了选票和对自己的道德吹捧,选择了最廉价最喧嚣的的叫卖方式,这其实就是他们嘴里批评的民粹。浪里白条:民粹就是民主

庇护城的政治娼妓们,抹黑联邦,吹捧自己,吃着纳税人的血汗,不管纳税人的死活。

联邦本来也没要求遣返没有犯罪行为的的非法移民,移民局只是要求庇护城行个方便,把已经在押的危险分子和罪犯转交给移民局,政治娼妓们连这么一点点的妥协都不肯。(对不起,今天连续冒犯性工作者)

最后,用一个真实的故事来结束,这个故事来自华左最信赖的媒体—亲爱的纽约时报。

这个故事可以很清楚地反应出各方的价值观,政治立场,和具体政策。

跟所有的大城市一样,丹佛也是民主党的大本营,丹佛市的民主党力量,包括市政府律师,还有民“权”团体都警告监狱警长不要跟移民局合作。如果一个涉嫌犯罪的非法移民被关在监狱里,移民局要求监狱把人交给移民局,监狱警长是不敢这么做的,因为会被民主党人告状吃官司。警长在本地民主党黑暗力量和联邦机构之间做了个折衷,他会在非法移民快要被释放前给移民局发传真,说疑犯几点几点释放,你们自己派人来我们监狱门口等他。

(这好像4X100米接力不允许交接棒,前一棒的人把接力棒放地上,后一棒再捡起来)

2016年10月,非法移民瓦利斯偷车被抓,关在丹佛县监狱里等待庭审。因为瓦利斯的犯罪历史和黑帮身份,他被移民局列在优先遣返的名单上。瓦利斯12月20日交了保释金,当天半夜,监狱给移民局发了份传真,说瓦利斯要出狱了,你们快来抓。发完传真半小时,瓦利斯在11:59分大摇大摆地走出监狱。接力棒自己消失在人海里。

再后来,接力棒抢劫杀人。

从屁民的角度看这个故事:移民局只是要把一个有帮派背景有犯罪历史的非法移民赶出美国,为啥这么难?

从白左的角度:法治国家依法办事,非法移民也有人权,丹佛警察局不能超期羁押嫌犯,要想羁押他,必须先拿到移民法庭的逮捕令。

华左的角度:白左大人完全正确,没有补充。

浪里白条老先生:听华左白左讲“法治”两个字,很好笑。左派的观点是,他们永远代表正义。法律对左派来讲,只是个政治工具,什么时候该执行,什么时候不执行,什么时候紧,什么时候松,都要看心情。连宪法都是能唱带跳的小哺乳动物,还有个鸟的法治啊?他们暴力攻击床粉的时候,是教训纳粹;你开讲座,他来闹场,大喊大叫,那是他们的言论自由。去基督徒蛋糕店碰瓷,他们咔咔背诵宪法条款。和平教打老婆阉女儿,他们又全瞎了。这帮人说的法治不是法治,是钻牛角尖搞政治迫害,就像圆船孙的打假,抠字眼耍赖皮而已。关于白宫对“说唱歌手杀中国人”的请愿的回应

非法移民既然是非法入境,当然没有合法的身份登记,既然没有登记,移民法庭又怎么可能总是知道谁是谁?又怎么可能事事周全,时时体贴,永远做到及时向法庭申请逮捕令?又不是给希拉里发逮捕令。为了掌握非法移民的动向,知道张三是张三,张三在哪里,为了能够更好更符合程序地开展工作,所以就更需要地方警力提供帮助,地方警力说我不合作,这还怎么搞?这不就他妈的陷入悖论了嘛。

非法移民非法来到美国,吃香的喝辣的,美国忍了。干坏事的非法移民,美国说,请你离开,民主党大声说:不—可—以,你是纳粹。

强大的文明从来都是毁于内部,用繁文缛节作茧自缚,对敌人的“权利”却万般维护。用法治的名义鼓励非法移民,是对法治精神最大的破坏。文明的灭亡是个缓慢的过程(slippery slope),当一个社会鼓励非法,以法律的名义鼓励犯罪,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警醒的呢?

从给非法移民发驾照,到允许非公民就本地事务参与投票,再到白左结对帮非法移民和罪犯投票。下一步会是什么?非法移民当纽约市长?

https://www.bloomberg.com/politics/articles/2016-10-28/some-cities-want-their-immigrants-to-vote

https://www.theguardian.com/us-news/2016/may/11/vote-sharing-citizens-immigrants-disenfranchised-elections

幸亏我们赢了。

最后,向在民主党大本营纽约,背靠上千万各色左派,居然手下开恩,没有把一小撮床粉碾死的,神勇的华左“纽约七壮士”致敬,你们OK!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