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音乐之声

(2014-09-24 13:42:58) 下一个
非常喜欢美国一部著名的音乐剧,名字叫《音乐之声》。剧中女教庭教师玛丽娅带着孩子们唱歌,游戏,教孩子们识字。她用音乐开启孩子们的心智,也借着音乐之声走进孩子们的心里。

由此常想起把音乐带给我们的那些老师们,虽然很多年以前的事了,可他们的形象好像没有因为岁月锈蚀而模糊,反而越来越清晰了。

我的第一位专门上音乐课的老师,是在小学一年级遇到的。记得老师姓杨,他的声音很特别,现在说来,就是很有“磁性”的那种。他说话的时候,声音不大,甚至说很轻,可声音好像不是从喉咙里出来的,而是从很深地方。已经不记得他都教我们唱了些什么歌了,大约都是些儿童歌曲吧。而让我至今难忘的,却是他给我们上的一堂没有教我们唱歌的课。

那天,老师带来一台留声机和一些唱片让我们听藏族歌手才旦卓玛唱的歌。其中有“唱只山歌给党听“,”翻身农奴把歌唱“等等。才旦卓玛的声音清澈,干净。歌的曲调舒缓,悠扬。每天课堂上总是叽叽喳喳的同学们此时此刻鸦雀无声。听了几首歌之后。老师深情地说,“听了才旦卓玛的歌声,我好像年轻了二十岁“。直至今日,我还能清楚地记得他说这番话时沉醉的表情,他眼睛熠熠地发着光,似乎有泪水在闪动。老师平日里穿一身带补丁,说不出颜色的制服,从来不苟言笑,眼睛很黑,很亮,但有些深不可测,总是郁郁寡欢的样子。我这是第一次看到他这么感情外露,这么激动。那节课可以说是我有生以来上的第一次音乐欣赏课,是我第一次全身心地聆听一个歌手的歌,也是第一次感到音乐给人带来的心灵触动。

后来大些了才知道,这位老师五七年被划为右派,文革中也受到冲击。我都不记得他后来去了哪里,反正直到小学毕业也再没见到过他的身影。老师走了,却把那节音乐欣赏课长久地留在我的记忆里。

进了中学,教我们音乐的是位三十多岁的女老师,姓王。她中等身材,胖胖的脸庞,平常模样,梳着两条当时流行的短辫子,说话慢条斯理,直到看到她挥洒自如地在黑板上写着五线谱和弹钢琴的时候样子,才把她和音乐,和艺术联系起来。我们虽然不是音乐专科的学生,可她却认真地从五线谱教起。至今还能清楚地回想起在她的课上被叫起来“视唱练耳”的情景。记得当时每次都是小心翼翼,磕磕绊绊地把那些爬在线谱上“小蝌蚪“唱下来,还被表扬“音准不错“。老师还常常用几个手指同时按下几个琴键,然后让我们告诉她是那几个音。说得不对的时候,老师从来都是微笑着鼓励我们再来。。。。。

后来才知道,老师出身在一个热爱音乐的大家庭,虽不是音乐世家,可兄弟姐妹大多都从事音乐艺术方面的工作。教我们之前,她是音乐学院教声乐的老师。后来音乐学院撤销了,她被就近分到我们学校教我们。不久,音乐学院重新开张,她又回到声乐系执教,退休前担任声乐系主任数年,培养出许多优秀歌唱家,有些还得了国际大奖。不久前在新浪看到老师弟弟的博客,我留了言,告诉他我是曾是王老师的学生,虽然没有专门从事与音乐有关的工作,老师教我知识却使我终生受益。老师的弟弟回复说,王老师从声乐系主任的职位上退下来有几年了。因为腿脚不好,很少出门。当年脖子上挂着钥匙跟在她身后的小女儿也已经是教学生视唱练耳的声乐教师了。

到大学里,我不知怎么成了音乐绝缘体。每天忙着读书,很少顾及别的东西。当时社会上流行港,台音乐。校园里也常有“靡靡之音”在空气中飘荡。我却一直没感觉,以至于近年来呼朋唤友,聚众K歌的时候,发现很多别人口里的“老歌”都是第一次听到。

音乐之声再次走入我的生活是在混研的时候。当时学校为了培养学生全面发展,请了许多艺术家,作家给我们开讲座。其中,给人印象比较深的是著名女指挥家郑小瑛带领中央歌剧院的一群青年演员所做的歌剧《卡门》的专题讲座。郑指挥先简单介绍了故事情节和主要人物。然后讲了每个主要人物的主旋律,又讲了 “序曲” ,“幕间曲”,主人公卡门和斗牛士的主要经典唱段。郑小瑛看上去即有大家风范又平易近人。她一边深入浅出地讲解,一边放录音,并请和她同来的演员们唱了歌剧中的一些著名段子。我们既学了知识,又看了演出,十分享受。直到讲座结束,我们还久久地不愿离开。

后来学校还从艺术学院请了个老师给学生们开了门《西方音乐赏析》的选修课。据说老师在他们学院舞蹈系专教音乐欣赏。老师穿军装,小平头,戴副大眼镜,中等偏下的个子,年纪不大,背却有些驼。第一眼看上去,即不像军人又没有我们想象中的艺术家的气质,反正觉得有点另类。大概知道我们这些学生比较”棒槌“,老师上第一节课时,身体斜挎着坐在讲桌上,先说,咱们这个课就讲点比较好懂的东西,就从“标题音乐”讲起。

上他的课,没课本教材,也不做作业,不考试。课外也不用花时间复习。完全是老师讲了就听音乐。在他的课上,第一次了解到交响乐的结构,第一次听到浪漫时期许多著名的交响乐,协奏曲。。第一次知道,许多曲子里其实是有故事的,第一次听到俄罗斯五人乐团,斯梅塔那,德沃夏克,比才等历史上著名作曲家的名字和他们的代表作品。印象最深的有,老柴的《降b小調第一钢琴协奏曲》,《1812序曲》,穆索尔斯基的钢琴套曲《图画展览会》,鲍罗丁的管弦乐《在中亞细亞的草原上》,斯梅塔那的《我的祖国》,贝多芬的几个交响乐作品《命运》,《田园》,《第九交响曲》,比才的《天鹅湖》,《阿莱城的姑娘》,《卡门》,圣。桑的《动物狂欢节》,。。。。因为选课的人多,这门课是在学校一个有很好的音响设备的大阶梯教室上。老师放所讲解的曲子的时候,听得我们如醉如痴,好像整个人都被音乐融化了。

音乐是什么?有人说,  “是思维的声音”,“是灵魂的直接语言“。“音乐是声音的艺术,是把声音按着一定的规律组合起来”表达艺术家思想的艺术。我的音乐老师们上课的时候从来没讲过这些道理。但他们却让音乐之声走进我的心里。

谨以此文纪念那些音乐给我带来的感动,并感谢教我如何感受音乐和生活中一切美好事物的老师们。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