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ac 的空间

爱到深处,才明白“安得与君相诀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正文

绿水殇流月 (一)

(2017-04-19 22:22:53) 下一个

 

 花园里的栀子花已经开了,香气袭人,米白的花瓣在阳光中凭添一抹灿色。一园芬芳,无边生机,如此宁静平和的生活,没有人还可以不知足。但江南的烟雨也无法埋葬的一段风流旖旎。她孤独地行走在文字的丛林里,寂寞地跋涉在梦幻的废墟中。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一 心动

   当刘慧寒走进面试办公室时,赵焦荣眼睛一亮,好娇俏的小女孩。只见她款款走到三个面试官前。赵焦荣早已看了几遍她的才料。20岁,职高毕业,上了两年秘书专科,仅此而已。赵焦荣立即请另外两个面试官给她面试,自己却默默的看著这娇小的美女如何应付。

   在他的心里此时的刘慧寒-伊人眉似远山,面若芙蓉,远远近近,像一幅清丽的画——蜀山蜀水中盛开的一蕖芙蓉。只是,他在水边徘徊四顾,仍是不得亲近。是不能亲近呀,哪有考场上一见钟情,诉衷情的呢?

  考官们常规的问了许多秘书的责任,职责,等问题,就让她回去等通知。慧寒对这次面试并没有抱多大希望,因竞争者实在太多。对于面试官赵焦荣连看也没看一眼,事实上。她谁也没看,是紧张的顾不过来。也不抬头敢看。

  再看慧寒的的材料里,原来母亲曾经是某区级医院,做了病案室科员。慧寒的父亲却是在某机关做个小职员。人极聪明,又好学。动手能力又强,自己硬是考了一个技术员职称。

  赵焦荣对慧寒的材料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不知其他两位怎么考虑的,职位就一个。应征者近百。刘慧寒的竞争条件并不是最好,看她的运气了。

   然而凑巧的是考官其中一个,家是个越剧世家。看到慧寒的父亲的名字,就问慧寒是否认识一位名角,慧寒很自然地想到了那位很关心爸爸的孃孃。顺口答:那是我的孃孃。这样一锤定音。两票拿下。第三个面试官也无意见。慧寒就拿下了这个工作。

   当慧寒拿到了这个录取通知书,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我被录取啦?为什麽?那么多比我优秀的?”她问爸爸。他爸爸想了一想说:“你很有画画天才,莫不是因为你得画画技巧?”慧寒确实有画画的功底,这是她的一个强项。也就不再多想。高高兴兴的准备上班了。

  再说这赵焦荣其实也不过二十四五岁,白白的皮肤,高高的个子,架着一副金丝眼镜。让人一眼望去,好像这个人,应是青衫磊落,茕然独立于花廊下,低头看着眼前的女子,脸上有阳光阴影的文弱男子,有着暗雅如兰的忧伤。那春草清辉般的邂逅,应是他的。她再娇嫩亦不过万花丛中一朵,不过开得娇艳撩人,摘下来一品芬芳不为过吧?他决定要和她相处一段,再做打算。

  他是上海某经济学院的经济系毕业的。在公司的职务是个科级干部。后因为表现能干突出,调到人事科,做副科长。所以才有了他可以给被招聘员工面试这一资格。

  赵焦荣在慧寒工作了几个月后,对她展开追求。他们一起回家,一起加班,有时还一起吃午饭。慧寒对他的能干和外面的好评听不少,公司里的女孩子们也有想与他接近,交朋友的。他却独爱和慧寒一起。而慧寒一颗少女的心也在悸动。恋爱来临了。正在热恋中的人,却碰到了出国热,移民大潮袭击着年轻人或者是每一个有希望能出国的人。也吸引着年轻的野心家。

  那是一九八六年。慧寒的母亲不安于现状,终于走出国门,远渡重洋,到了澳洲的悉尼。开始了她国外的打拼。一句英语没学过。文化水平也不高,却能做三分工作。一周工作六十小时。周围的人都惊呆了。那年她已经四十二岁。留下了慧寒和父亲在上海等着和她团聚。

  同时,小小的野心家赵焦荣,也在悄悄地办去日本的手续。他终于登上了飞往东京的飞机,临行前他对慧寒说:“等着我,我会回来接你的。”慧寒含泪答应了他。默默的和爸爸走出机场。:“他会回来吗?”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