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梅

这是老年人的回忆,往事历历在目,让人了解过去也充满信心走向未来。
个人资料
bobby41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征文】这些年我在美国遇到的好人

(2017-04-17 08:46:28) 下一个

 

作为留学生,如果你要凭文化知识在美国过上美好的生活,做好美国梦,那唯一的捷径和通道就是参加一级一级的考试,除此之外,对凭文化知识到美国的学生是没有第二条路的。

在这艰难的考试历程中,要成功就靠自己的努力,但是更重要的是我遇到许多好心的美国人给了我无私的帮助。

现在我幸运的当上了让一般美国人羡慕的美国医生,又当上了让一般美国医生羡慕的美国眼科医生,又当上了让一般美国眼科医生羡慕的 RETINAL  SURGEONS 医生。

美国有80万医生,眼科医生是4万,而RETINAL SURGEONS 医生目前只有1500人。美国50个州,平均算每个州30位,实际上有些州是10位左右。RETINAL  SURGEONS是做眼睛视网膜和玻璃体切割,青光眼晚期等眼底手术,还有对一般眼科医生手术事故进行抢救,目前是眼科最高端的专科医生。

说我很幸运,其实更重要的是我得到了许多美国人的关心,许多美国人的指导和帮助。

刚到美国读博士,真正是人地生疏,一个人也不认识。要租房子,又找不到好一点的房子,开始住在旅馆里,开销很大还不舒适。我到大学报到,见到导师Lin,她就热情的邀请我住到她家,并且安排人带我去办好许多生活和学习上必办的事情。一见面就让我感到美国导师对学生的关心和亲切。

实验室的几位美国同事也是非常热情。导师安排了课程,我要准备课本。美国的书是特别贵,一本就要二百到三百。一位叫Cath的同事知道我买这课本有困难,就回家找出她用过的课本给我,让我有了课本能上课。到今天我还是非常感激实验室的这几位美国同事。Rom、Lan、Shan  , Rom还帮助我换汽车的轮子,Shan经常在实验上给我指导,他们都具有美国人的助人为乐的精神。

 

到今天,我还与当地教会的朋友保持联系。这几个美国人是我一到大学就认识的。他们热心于教会的事情,主要就是通过教会给人帮助。

Cisiliay是其中之一。我刚到美国时候,通过教会我认识了Cisiliay和她的丈夫,Cisiliay是工程师。我不会开车时候,每周六要出去买食品都是靠他们开车带我去超市,他们带我参观许多地方,邀请我参加他们的家庭聚会,以后我每次回家探亲,都是他们送我去机场,回来再接我,一次飞机是半夜到,他们也来接我。他们知道我妈妈来探亲了,专门为她开了个Party。他们二人还花时间教我开车。

虽然我们是通过教会的安排认识的,这么多年了,在我的记忆中,他们从不提及宗教信仰和政治观点,体现了美国人的相互尊重和修养风度。他们对人对生活的许多方面是值得我学习的。他们生活很简朴,从不大吃大喝,家里没有奢侈的东西,房屋是先生自己装修。Cisiliay 很注意自己的服饰,她说人在上帝面前一定要有个好的仪态。

 

要说到参加考医生执照的USMLE考试,至今我还很感激一位偶然在大学的图书馆遇到的美国女大学生。那天我在阅览室看到桌子上有几本USMLE考试的书籍,人走开了,我就耐心等这书的主人回来。过一会那女大学生来了,我就向她讨教有关USMLE考试的事情,原来她已经要参加Step2考试了,她非常热心地给我讲了许多有关的事情,尤其是准备考试复习必须要读的书籍,告诉我怎样从网上购买这些书。就是她的引导让我走上USMLE考试复习的正道。

我的导师Lin,真正是一位令人尊敬的长者,她在她的学术研究范围内有崇高的地位,是系主任,还是大学副院长。几年时间的接触,我感受到她对人的真诚和善意。对学生的期望是她奋斗的目标。名利对年近退休的她来说已经不是驱动工作的动力了,这应该是一种对学术事业负责的精神让她在实验室孜孜不倦的工作着,而且,她认为最主要的还是培养好她的学生。

Lin 希望自己的学生有目标、有抱负,她也会尽量为学生创造发展的环境。我到实验室第二年,实验已经比较顺利地展开,Lin 在为我考虑下一步了,一天她找我谈话,问我毕业后的打算,留美国搞实验是她的希望,她也会为我做安排。

其实那时候我已经是每天下班一到家就读书,天天读USMLE考试的材料到深夜,准备参加医生考试了。但是现在这不能够让Lin 知道,因为这是占用大量时间的事情,怕她认为我吃她的饭,不好好干她的事情,所以一定要瞒着她。

我不能告诉她实情,又不想欺骗她,因此支支吾吾说不清楚了。由此开始她对我很不满意,认为我是个糊涂学生,没有目标,没有大志在混。

第三年去Florida 参加 Arvo 的眼科论文交流会。这是全美国所有眼科医生和各大学搞研究的人员,还有国际的有关人员参加的大型会议。我的论文是评上了主会场交流,这是说明我的导师的高水平。到交流时,当天是七篇论文上台,都是名校来的,通过专家答辩,最后公布名次,出乎意料我得到第一名。

这个第一名对实验室是很震动的,这是与Harvard 等名校的实验室的竞争中,我们取胜了。过几天Lin找我谈话了,她说同意我再过半年时间就毕业,给我Phd 学位。正常的毕业拿到Phd 学位要六年时间,这样我是三年就毕业了,提前三年了。这也只有Lin才能够做出这决定,而且大学能够通过。Lin问我意见,一般说应该是高兴得不得了。但是我没有马上回答她,因为我脑子里在飞快的计算时间,三年离开Lin,那离我当上医生还差半年时间,那这半年要没有饭吃了。想好了,我说有些实验还没有完成,我希望再加半年毕业。事情就这样讲定了。

我是在到美国的第二年参加USMLE STEP 1 的考试,拿到99分的好成绩。到第三年的7月参加Step2 的ck cs 考试。拿到98分和口试的通过。到这时候我应该告诉Lin了,我要去申请当医生了。这次是我找Lin谈了。Lin一听,她终于明白我不是一个没有奋斗目标的学生了,也知道这三年我真正在忙什么了。她说,这对她来说是听到一个令她非常高兴的事情。她祝贺我,同时表示她尽力帮助我当上眼科医生。

 

过一年,我在Chicago当内科医生。工作了半年,我就申请眼科医生的位置。申请了三家医院,仅纽约B医院请我去参加面试。

B医院的面试是二天,前一天晚上有个Party 招待参加面试的医生。我要值班,第一天的活动就不能去参加,我是第二天一早乘飞机去纽约的。赶到B 医院,门卫说面试是下午进行,还不让我进入医院大楼,我只能够在医院的街心花园坐了三个小时。以后我在这医院工作了,走过这街心花园,我总是想到我曾经在这里坐等的三个小时。

下午进入大楼12楼,参加面试的医生有三十位,当时我还不知道面试是分二批,也就是有60位医生在竞争这仅仅一个的眼科Resdent位置。参加面试的医生围着几只桌子坐下,在我的左边是一位来自哈佛医学院的毕业生,右边是来自Yale 的,看这情况,我想这竞争我是处于非常的劣势了。

下午二点,医院负责面试的医生进来了,这是我第一次见到 Dr May。Dr May 是医院眼科的chairman,他主持面试。Dr May 主持的面试与我过去参加过的面试完全不同。一般面试都是五到七位主持面试的医生与你面对面交流,然后打分。想不到Dr May是给每一个参加面试的发一张白纸,说你们就以为自己是眼科医生在给病人门诊,然后写下病历交给我。

这是所有参加面试的人都想不到的情况。因为参加面试的大多数是没有眼科经历的,不知道怎么搞了。我的左边来自哈佛的,给我说,不知道写什么病好呢,过一会他说他想好了,就算有个人的眼睛被篮球打伤了,他给他处理。我听了好笑,我是在中国当过三年眼科医生的,眼睛被篮球打伤是一点外伤,这不是眼睛疾病。

我考虑自己应该怎么写了。我突然想到前几天,在上海的医院老同事在诊断一病人的相当罕见的眼科疾病遇到困难,要我了解美国是否有好的治疗方法,我就给她查找了一些资料,并且通过电话和她讨论过。我想这是一个很好的病历,我就写了这眼科疾病的现象和我诊断的意见。写好交上去。

Dr May一张一张看,有几张看后,向写的人问了几句话,话不多。拿到我的一张,他很仔细的看,然后叫我到他边上,问我,你当过眼科医生,又仔细的问我,为什么你会对这疾病有这些了解,他说一般眼科医生也并不会注意到这疾病。最后他对我说;‘You are strong’。

对眼科的申请,我是一定要去申请的,但是我知道这是美国医学院最优秀的学生都向望的位置,申请的成功概率是很小的。Dr May对我说‘You are strong’,这是美国人称赞一个人的很慎重的话语了,但是我当时也只能够当他是客气话了。

我终于收到美国眼科医生match录取的E-mail了。信上祝贺我当上美国眼科医生了。B医院也通知我一年后到医院当resdent。因为美国眼科医生必须先在其他普通科当过一年医生才能够进眼科,所以是要明年才能够进去。

对我来说麻烦来了,我已经当了一年内科医生,我已经录取眼科了,Chicago医院要把这内科位置给别人了。那这一年我怎么安排呢。收到信的这一天,我好象有点走投无路的样子了。想不到第二天一早,Dr May就给我来信,说我马上就可以到他眼科当医生,问我愿意吗。我真正是喜出望外。

因为resdent是第二年开始,这第一年,Dr May是给我办了纽约的attending执照,这执照是很不容易办的。因此我一到纽约就可以在眼科行医了。

现在我明白Dr May为什么在60个人中录取了我,因为我过去已经当过三年眼科医生,医院需要一个能够马上上岗位的医生。Dr May认为我是最适合的人选。

Dr May是犹太人,医院眼科几位主要的医生也都是犹太人。这里的眼科的许多方面应该说都有犹太人的文化和传统精神。

在B医院,我真的接触到了犹太人。几年下来,我真正体会到,Dr May和眼科几位主要的犹太人医生为人的崇高道德精神,对病人的负责,对治疗的一丝不苟,往往在一个病人的治疗上所做的事情会让你感动。

我可以通过二个方面的述说,让你们体会到Dr May和眼科几位主要的犹太人医生的为人和他们的精神。

一是他们对别人的尊重。

Dr May和眼科几位主要的犹太人医生在医院是非常注意自己的形象的,他们每天上班都是西装笔挺,纽约的夏天是很热的,他们来上班,就是在路上也是正装一丝不苟。这绝对不是讲究衣着,这是他们表示对病人和同事的尊重。我有一次上班,穿着正装,但是脚上是穿了双凉鞋。一位attending看到了,马上给我指出当医生是不允许穿凉鞋的。这让我明白,作为医生,这是关系到尊重人的态度问题了。

Dr May和眼科几位主要的犹太人医生对病人的态度,充分说明他们对病人的尊重。我们的门诊,只要上午的病人没有看完,他们是绝对不离开岗位,所以往往是没有吃午饭的时间。

Dr May和眼科几位主要的犹太人医生最讲究工作安排的精确,讲究时间的准时。我们经常是早上七点开业务会议,可以说每一次都是他们到得比我早。当时我就是住在16楼,开会在12楼,而他们都是开车十几miles来的。

和Dr May,和眼科几位犹太人医生一起看门诊,一起动手术,我是resident,他们从来不发号施令,处处表示尊重我的劳动。我们resident看病人的病历、做手术的报告都要他们过目签字,他们从来不吹毛求疵,对我们做得不对的地方的指出,他们往往是用最婉转的语言,绝不让你难堪。

二是他们对别人的关心。

先说对病人的关心。美国医院对无钱看病的人,是必须要给于治疗的,但是服务的态度就有高低了。在纽约,在这方面,B 医院是做得最有人性化的。我在纽约华人网上看到评论,说这家犹太人的医院虽然不是公立,但是他们对无钱看病的病人做到与付钱的完全一视同仁,在纽约的华人都感激这家犹太人的医院。我刚开始做门诊,Dr May和眼科几位犹太人医生就告诉我,对无钱看病的人你要特别注意,不要让他们有不平衡的想法,要帮助他们治疗好病。B 眼科一年用在赠送眼药水上的开支超过100万美元。第一次听到这100万美元的数字,我是很难相信,因为这没有政府供给,没有人捐献,全是B医院眼科自己负担。这就是Dr May和他的团队对人对事的态度。

在我将进入resident第三年的时候,Dr May约我,要和我谈话。在B医院眼科四年,Dr May约我谈话仅仅只有这一次,但是就是这一次,决定了我的发展前途,给我指出一条前进的坦途。

Dr May先给我分析了眼科发展的情况,在治疗一般疾病方面,自动化是不断发展,白内障这些手术将完全自动化,一般眼科医生的发展将受到局限。根据他对我做手术的能力的了解,他建议我,下一步应该选择Retinal Surgery 作为发展方向。

他问我是否考虑过做Retinal Surgery 的fellow。我很老实的对他说,我从来没有想过,因为我知道多少优秀的美国眼科医生都想要当上Retinal Surgery,许多人也没有能够成功。

Dr May说,我知道你的能力,我们医院需要这样一位Retinal Surgery 医生,我会尽力给你推荐。你去fellow学习二年,结束就再回B医院眼科。

事情就这样讲定了。其实当时我对Retinal Surgery 的了解还很少。晚上回家,马上上AAO网(美国眼科医生协会网),看到的资料真正是让我出乎意料,下面就是我怀着激动心情看到的一段文字:

 

Retinal Medicine & Surgery in the USA

 

As I write this, there are possibly only about 1500 practicing retinal surgeons in the United States in an overall pool of over 830,000 practicing MDs - that makes them fairly exclusive, and exclusivity in the health arena means huge dollars in income.

 

我开始申请Retinal Fellowship申请了几个医学院的附属医院,很快都得到回复,都是一句话;‘这位置只收美国公民’,对美国人来说这是在医疗高端技术上尽量培养自己人,也有肥水不落外人田的意思。我不是美国公民,那也就是此路不通了。我马上将这结果告诉Dr May。Dr May一听,就说这事情我来帮助你解决。他从几个医学院的附属医院中选择F大学医学院的附属医院,因为这医院眼科在美国是排名很高的,当时这医学院的附属医院还没有确定fellow的人选。Dr May亲自与对方的chairman联系,向对方推荐我的手术动手能力情况和说明B医院的需要。可能是因为犹太人团体在美国的影响力,可能是Dr May的推荐得有力,对方因此同意考虑接受我,要我第二天就去面试。这一天,Dr May是放下其他事情,不断通过电话与对方商量,整整忙了一天。

第二天我乘飞机去面试。这事情落实了,7月我可以去做Fellow了。

过一个月,我接到那边眼科chairman电话,他说他为我办当Fellow的手续遇到麻烦了。原来这是要通过美国劳工局审批,美国劳工局审批是通过的,但是美国劳工局审批中提出给我的最低工资的标准,根据我MD Phd资格,每年是15万。作为fellow是来学习的,这数字他们是接受不了的,因此要说明情况从新送报告,那就要花费二个月时间了。

问题就在这二个月,我与B医院的合同到6月底结束,如果要8月才能够审批好,那这段时间怎么办。美国的法律是不允许没有工作合同的人留在美国的。一般应该是回中国等合同签好再进美国,但是我要与对方联系,他们要我材料等等事情,我离开美国将影响事情进展。我将情况与Dr May谈了,他表示他将帮助我。我想他要帮助我就是要给我安排一个工作,这也要合同,也要审批。我知道医院也没有位置。要我合同不断,那就要在短短一、二星期时间通过审批签好合同。

让我想不到的是Dr May在医生名额没有的情况下,居然想办法在眼科给我增加一个研究名额。而通过审批签好合同也是难办事情,Dr May安排了纽约最好的犹太人律师帮我在几天内把事情都做好。一般这样情况,律师费用要当事人出,但是Dr May知道我不宽裕,律师费三千多就叫医院付了。我从7月1日开始就继续上班,以搞研究为名,实质还是看门诊。

一直到7月底,对方合同办好了,我8月1日一早要开车动身了。要离开工作了四年的B医院了,正好Dr May在医院门口遇到我,他祝我一切顺利,并且叫我二年后一定回来。

现在,我在B医院,在Dr May手下工作。

我在美国遇到许多好人,他们给我许多帮助,他们帮助我,真正是出于一种对人善良的崇高心态,他们帮助别人能够尽心尽责。我遇到的就是这样的好人。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fly_in_sky 回复 悄悄话 不穿凉鞋不仅仅是尊敬病人,而是因为遵守code以防止脚会因手术刀等扎伤被感染,我在美国医院工作过,即使不是医生护士,我做财务,也不能穿凉鞋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