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斋藤道三 (三十八) 藤左卫门

(2018-09-09 05:37:24) 下一个


三十八、藤左卫门


 


    庄九郎带着内亲王香子公主回到美浓,把香子献给了土岐赖艺。


    “新九郎(庄九郎现在的名字),多谢了!那确实是内亲王!”赖艺在与香子度过了第一个夜晚后的第二天,把庄九郎叫到川手城的一室,抓着他的手,啪嗒啪嗒地流着激动的眼泪,说道,“我做梦也没想到,这辈子能与内亲王共枕同眠!我忘不了你的大恩哪!”真是个没出息的家伙,鼻涕眼泪一起流了出来,一直淌到下巴颏。


    庄九郎从怀里掏出纸巾,替他擦去鼻子下面的脏水。赖艺有些内分泌异常,胸部左锁骨下面长出了一个瘤子。


    “内亲王,真的就那么好吗?”庄九郎问道。


    “好!”赖艺咧开嘴笑了。


    “可是我等凡人只知道内亲王也不过是个女子嘛,能好到哪里去呢?”


    “这你就不懂了!”也不知道是谁不懂。“像我这样已经对女子厌倦了的人,对美丑不感兴趣了,而是对特殊出身的女子感兴趣。我羡慕大唐的天子。如果我是大唐天子的话,就不会为了胡马而去远征西域,而是为了碧眼金发的胡女而出兵!”


    “没有胡女,就找了内亲王,这下子在下明白了!”庄九郎一本正经地附和说道,内心却像尝了苦胆一样,很不舒服。(这个百无聊赖的蠢猪!在这个战国争乱的世道,他却想一直像猪一样活着!简直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按照庄九郎的哲学标准来判断,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不是他庄九郎,而是这个赖艺。


    “深芳野还好吗?”赖艺压低声音问道。这君臣二人通过这一个女子结合在一起。


    “托您的福,无病无灾。”


    “那就好,吉祥丸也健康吗?”吉祥丸就是最近深芳野生下的男孩儿。


    赖艺听深芳野偷偷告诉过自己,知道那是他的孩子,但庄九郎不知道。像庄九郎这么谨慎聪明的人,天地之间只有这件事竟然毫不知情。


    “他也很健康。”


    “好。婴儿的长相随着他的成长会越来越像他的父母、祖父母,现在长得像谁啊?像你这个父亲呢、还是像深芳野这个母亲呢?”


    “应该是像我吧?浓眉大眼,很有神采,骨骼也健壮,将来一定会成为一个勇猛的武士,为主公您出生入死的!”


    “哈哈哈,你也是爱子心切啊!”赖艺洋洋得意地笑了。这是他对庄九郎怀有优越感的最大的理由。


 


    确实,谈到深芳野和吉祥丸,庄九郎完全就是一个家庭之人,每天一下城,第一句话就是,“吉祥丸去哪儿了?”不换衣服就马上抱起来,一起玩一个小时以后,再去做自己的事儿。


    看到庄九郎这样,深芳野心情很复杂。她非常憎恨像变魔术一样把自己从赖艺身边夺了过来的庄九郎。当吉祥丸还在腹中时,只有自己和赖艺知道这个孩子的真正的父亲,这件事多少满足了自己内心的报复心理。这一点现在也没有改变,但当看到庄九郎毫不知情、慈祥地爱着吉祥丸的样子,内心也产生出痛苦的情感。有时她也会想,(说不定,他真是像神仙一样善良呢!)


    随着吉祥丸一天天地长大,深芳野对庄九郎的爱情也渐渐地超过、包容了憎恨,变得越来越浓厚。也许是对这个男人的歉意和怜悯让她的情感发生了改变。


 


    有个名叫“藤左卫门”的人物。


    现在此人住过的岐阜市稻叶山的山脚下还遗留有“藤左卫门洞”这个街道的名称,由此可以想象当时府邸的宏伟,不过现在已经变成了火葬场。


    藤左卫门,正确地说,是长井利安藤左卫门,长着一双白眉。在这个故事里,因为美浓一国是同族社会,会有很多相似的名字登场。长井利安藤左卫门和在这个故事一开始出现的庄九郎的恩人长井利隆的名字只有一字之差。当然了,完全是另外一个人。


    利隆、利安是代表美浓国名族长井氏的两翼的人物,利隆把所有一切都让给庄九郎,选择了隐居,在今后故事的展开里影子就越来越淡。相反,利安会在今后以浓厚的姿态登场。


    以前也提到过,长井家代代都担任美浓国的代理守护长官,国内的本地武士们都称之为“小太守”。长井家有两大系,庄九郎的恩人利隆家相对小一些。


    这两个长井家,关系并不融洽。岂止是不融洽,先祖代代在土岐家发生继承问题时,总是分成两派相互争斗,有时甚至发展成战事。在庄九郎来美浓之前,土岐政赖和土岐赖艺这兄弟俩之间发生了争夺继承权的问题是,长井利隆因拥护弟弟赖艺而失败。当时取得胜利的就是拥护政赖的长井利安藤左卫门。但后来,长井利隆向赖艺推举庄九郎,最后把守护长官土岐政赖赶到了越前国,把赖艺扶上了守护长官之职。也就是说,利隆挫败了同姓的长井利安藤左卫门,报了仇,雪了恨。


    但藤左卫门同时也是代理守护长官,是美浓最大的实力派,他压迫利隆,甚至打算要杀掉利隆,这种预测也是成立的。利隆把自己的长井姓和加纳城让给庄九郎,选择提早隐退,其中的原因之一,也有躲避藤左卫门的压迫、迫害的目的。确实,他躲过了。但藤左卫门的压迫自然而然地就转到了继承了利隆身份的“长井利政新九郎”也就是庄九郎的身上。


    藤左卫门盘踞在稻叶山下自己的城馆之中,很少去川手城的赖艺那里拜谒,翻着白眼盯着庄九郎的一举一动。


    这时,发生了一件事。事件跟以前一样都是庄九郎埋下的种子。


    这一年的六月,美浓发生了洪水灾害。木曾川泛滥了,赖艺的川手城只剩下土墙之上的建筑浮在水面上,城下街道流失严重,洪水也迟迟不退,同时也发生了瘟疫,每天都有人焚烧患上瘟疫的死者。讨厌洪水的赖艺发愁了,他叫来庄九郎,问道:“新九郎,你不是有智慧吗?有什么办法能躲过洪水?”这一句话,就改变了赖艺的命运。


    “从川手城移居到别的地方就可以啊!”


    “哎?从川手城搬出去?”赖艺满脸狐疑地问道。这也正常。川手城是美浓国数百年的都城,用现在的话说就好比把天子从东京搬出去。


    当时,川手城的城下街道是东国最大的都市,和西国的山口齐名,被称为小京都,十分繁盛。赖艺在此城中出生长大,也是为了继承这座城池,把兄长政赖赶到越前国,好不容易才接手了。要放弃川手城,这种念头从来就没有过。


    但庄九郎有他自己的打算。川手城是美浓国的政治中心和商业中心。原本对政治毫无兴趣的赖艺不应该呆在这里,呆在这里会碍手碍脚的。最好是把赖艺转移到别的城池,自己则作为这个美浓神经中枢的“代理城主”,在实际上掌管美浓全国的政治和经济。只要把赖艺移到别处,自己掌握了实权,国人对赖艺的印象也就会渐渐淡漠,作为实力者的自己的印象也就会在美浓八千骑本地武士的心中渐渐树立起来。



    “主公,这个川手城,虽说是先祖代代的城池,但抵挡不了水灾,”确实如庄九郎所说。川手城位于美浓平原的中央,地势低洼,木曾川从附近流淌。一下大雨,河水就像神龙摆尾似地改道,川手城附近就变成一片汪洋。“而且城池坐落在平原的中央,风景没有变化,不是王侯应该居住的地方。”


    “就是呀,新九郎”,赖艺露出一副好色的表情,咧开嘴唇笑了。“香子不喜欢这个川手城。她说不愿意呆在这被泡在水里的城里,想回京都。另外,风景也不别致。就像你所说的那样,不是王侯应该居住的地方。香子也这样说。”


    “哦,是吗?”庄九郎想,把香子从京都带来还是有用的。只有女色才能溶化男子汉的铁石心肠,更何况对像赖艺这样的人,只能从闺房入手来操纵他。“香子公主也说过这样的话吗?在下真是惶恐至极!”


    “哈哈,什么至极不至极的?”赖艺看到庄九郎这么敬畏自己的女人,感到十分满意。“所以我也在想,有没有什么好的地方。”


    “是的。”赖艺需要的不是像川手城这样的政厅,而是能够不用在意别人、专心与女人玩乐的别墅庄园。“在下想到一个去处”,庄九郎说道。


    “哦,是哪里?”


    庄九郎手指北方,说道:“枝广。”从川手城往北三里,长良川河畔(枝广位于在岐阜县新市的崇福寺附近,但这个地名现在已经不存在了)。“背靠稻叶山(金华山),面朝长良川,山水相映,风景优美。”庄九郎用优美的词汇描述着枝广的风景。早上会涌现出巨大的绿色雾霭,随着雾色散去,稻叶山渐渐显现出全貌,重峦叠翠,君临在美浓平原。到了傍晚,又引来暮霭,在落日的照耀下,稻叶山全身裹着火红的衣裳,溶化在夜幕里。到了夜里,河畔到处是放养水鸟的渔火。整天望着城外的风景都不会厌烦,而且还会长寿。庄九郎这样描述了一番。


    “可是有没有发生洪水的危险呢?枝广不是也在河边吗?”


    “这就是枝广不可思议的地方了,虽然又是平原,又有河流,但有很多小丘陵靠着河边,形成了立陡的山崖,十分险要。虽说是小丘陵,但地名都是百百峰、鹤峰、岩崎、岩渊等,好像深山幽谷一般。您可以想象,此地跟洪水应该是无缘的”


    “原来如此”,赖艺心中涌出强烈的憧憬。“那就赶快给我设计吧?”


    “现在还不行”,庄九郎摇头说道,“川手城是美浓历代宗家的城府,守护长官若是迁移到别的地方,一些顽固的国人就会出来唱反调。您要有决心压制住这些人才好”


    “我可是美浓之主!我想在哪里建城,用不着考虑别人的感受!谁敢反对我?”


    “主人您发话的话,当然没有人敢反对。”庄九郎话锋稍转,马上又补充说道:“但如果有人还是要强行反对的话,那就是对主人您存有敌意。”庄九郎的理论突然产生了飞跃。


    这让赖艺慌了神,他赶紧说道:“也不能说有敌意吧?怎么能这么说呢?”


    “难道不是吗?像这样一发洪水就被淹的川手城,敌人若要进攻的话,一夜之间就能陷落。非要让主人您住在这么薄弱的城池里,就是为了日后有所图谋。”


    “哈哈哈!新九郎,你出生在其他国度才会说出这样的话。在美浓,我就是躺在大街上睡觉,也不会有人来害我的。”


    “不,现在就有了。”


    “谁?”


    “长井利安藤左卫门将军”,庄九郎紧盯着赖艺说道。他注意到,当提到藤左卫门的名字时,赖艺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厌恶的表情。他追问了一句,“是吧?”


    “哦”这就不好说了。不错,藤左卫门曾经反对赖艺继承守护长官一职,拥立赖艺的兄长政赖,可以说是政敌。当庄九郎发动政变、让赖艺当上了守护长官时,藤左卫门正率兵驻扎在近江国境的关原附近,防备近江浅井氏的大军入侵。等他回城时,守护长官已经变成了赖艺。藤左卫门对此十分不满,身为代理守护长官,却几乎不来拜谒赖艺。


    确实被庄九郎说中了。当赖艺宣布在枝广建城后,藤右卫门第一个站出来反对,并开始在国内集结反对势力。他并不是想对赖艺做什么,而是想借此机会除掉从京都流窜来、想要掌握美浓实权的庄九郎。


    藤左卫门的势力不容小觑。他在国内发出秘密文书,召集同志,约有半数国人同意他的主张,甚至有人提出杀了庄九郎的强硬主张。赖艺的三个弟弟揖斐光亲五郎、鹫巢光敦六郎、土岐赖香八郎更是强硬派的急先锋。他们以稻叶山麓藤左卫门的府城为根据地,开始了密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