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到老拼到老

在字句里看过去现在和未来
个人资料
chunfengfeng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六月》(145)

(2019-08-24 14:22:46) 下一个

  身子一躺下,江芙很快睡着了。只是到了半夜,因为酒渴,只好挣扎着起来,发现床边已经有了一杯水,一喝还是温热的。江芙喝完水,怎么也睡不着,因为在想自己睡着了,弟弟进来过,会不会对自己动手动脚。江芙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衣裤,没有任何可疑之处,感受也很正常,知道是自己对西门弟弟不放心的缘故。

  江芙越想头脑越兴奋,在床上翻来覆去,越睡越累,干脆坐了起来。江芙接着把杯子里的水全部喝掉,还是觉得不解渴,起来慢慢走到客厅,见弟弟还在睡觉。江芙看了看客厅墙壁上的挂钟,已经凌晨两点了,想不到自己已经睡了三四个小时。

  给自己倒完水,江芙又把弟弟搁在沙发旁的水杯子也倒了一些热水,刚想放在原处,就听西门喊了一声:“姐姐!”

  “啊——,是姐姐吵醒你了是吗?”江芙被西门的喊声吓了一跳,差点把杯子里的水撒一地。“吓死人,你睡吧!”江芙拍了拍心口,觉得自己对西门一举一动太敏感。

  “姐姐,姐姐!”西门一直还想问问江芙有关毒品的问题,觉得一旦回辛庄,机会就擦肩而过。江芙开了客厅的灯,见弟弟已经把被褥叠好,坐在沙发上,就笑了起来:“不睡了?姐姐还没睡够呢,都是你,让姐姐睡觉都睡得不踏实,小坏蛋!”

  江芙坐在西门身边问道:“喊姐姐干什么?什么话天亮了再说不行吗?你不知道睡眠不好,人都老十岁不止,姐姐可不想那么老!”

  西门放下水杯,注视着姐姐姣好的面容说:“姐姐睡着的样子好美,醒来的姿色惊人,跟姐姐在一起弟弟心情喜悦,就想跟姐姐多说说话好不好?姐姐——!”

  “嘴巴这么甜,都让人起鸡皮疙瘩了!弟弟想说什么呀,歪歪唧唧的,人家好想睡嘛,等早上再说好不好?”江芙心里突突地跳,觉得弟弟随时都会把自己搂进怀里,跟自己舌吻,又会动手动脚,让人只想尖叫。江芙让心里的矛盾追着自己,心绪如鞭,在一鞭一鞭地抽打着自己,欲望如伤口,鲜血淋漓。

  “姐姐,京城的毒品交易,总体的脉络你们知道吗?”西门好奇地问。

  江芙叹息地点点头说:“基本上搞清楚了。你为什么对毒品一事这么感兴趣呀?”江芙靠在沙发上,侧着头看着西门,不知道弟弟头脑里对毒品有什么怪念头。

  “姐姐,因为毒品贻害无穷。我认识的一些人被毒品害得家破人亡。尤其是老人和孩子深受其害,所以弟弟就想对铲除毒品做一些事情。正好姐姐是在缉毒办公室,跟公安部联手,对付这个顽固的敌人。姐姐,在京城,哪里的毒品交易最严重?”

  江芙不知道要不要跟弟弟说这些工作上的事情,尤其主任一直强调,不要把工作上的事情带到家里和亲朋好友中去,那样会破坏工作纪律,给工作和事业带来想不到的影响。“弟弟,你给姐姐说说你知道的毒品交易好不好?”江芙变被动为主动,甜甜地笑着,看着弟弟一张英俊善良的脸。

  西门觉得姐姐吞吞吐吐,估计是不愿意说工作上的事,但是自己是为了协助姐姐的工作,就打破沙锅问到底地说:“姐姐不放心弟弟是吗?”

  “不、不放心,会让你进来吗?”小蓉结结巴巴地说,“你、你想干什么?”西门哑然失笑,连忙解释:“姐姐误会了!弟弟的意思是,姐姐不愿意谈论工作上的事情,因为是保密的,怕说给弟弟听不符合工作原则和要求,心里犹豫不决对吧?”

  “你本来就是小坏蛋,姐姐当然不放心!”小蓉转身不理西门,“姐姐去睡了!”说完起身就要离开。西门赶紧拉住姐姐的手,一下子把姐姐拉进怀里,西门想不到姐姐臀部浑圆有力,一下子坐在西门腿上,沉甸甸地压着西门的呼吸:“姐姐,你好重哦!”

  “是不是屁股大?”说完小蓉就气呼呼地拍打着西门,“坏蛋、坏蛋、大坏蛋!”西门趁姐姐挥臂一阵乱打,连忙呼叫:“姐姐,弟弟哪里坏啊?”

  “心坏,大大地坏,就是欠打!”小蓉不停地打着弟弟,直到打不动,气喘吁吁地伏在西门怀里,“累死姐姐你就高兴是吧?”

  西门也被姐姐一顿折腾,累得满头大汗,还是咬着姐姐的耳朵说:“弟弟喜欢姐姐浑圆的屁股,好性感哦!”小蓉没有力气打弟弟了,不忘痛骂:“变态的西门,姐姐恨死你了!”

  西门搂着姐姐,见她在怀里慢慢安静下来才问:“姐姐,在京郊的辛庄,好像有一个组织叫墨镜党,你们知道吗?”西门说完没有听到姐姐的回答,低头看了看,见姐姐眨眨眼示意知道。西门就盯着姐姐美丽的眼睛接着说:“姐姐的眼睛明亮生辉,动人心弦,美丽不可言传。”

  “还不是你江郎才尽。呵呵,弟弟如果是江郎,那我们真是亲姐弟了!就不许你这样欺负姐姐,知道吗?”小蓉插话戏谑,“继续说啊!”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