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如斯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湖东岸的植物园 (下)

(2019-06-22 21:36:49) 下一个

日本花园

西南角上有一个日本花园,洄游式,名字叫 Yao。“Yao”不是中国人姓氏,也不是某一种植物,是日本的八尾市,在大阪的东边。

看到掩隐在树下的大棚顶木门,沿路的杜鹃和绣球花,就知道里面的花园是日式的。本地多日裔,湖两岸有三个日本花园。这一个最小,也最为闲适。

从枫树和杜鹃形成的孔洞望进去,看那个隐在里面的石头灯笼。虽然称不上一景,却感觉探到了造园人的用心。和石灯笼对望,甚得趣味。

我试图将枫叶和杜鹃依绿叶的对角线取成两个三角形,明花暗叶。觉得镜头能和造园人有一番交流,因为彼此懂得。

并不喜欢日式花园秋天的枫红之景,嫌太照眼。反而是夏季的枫树,明明暗暗的层次有看头。

谷崎润一郎在他的《阴翳礼赞》里谈日本的审美,林下的阴翳蔽日便是图解。中世纪欧洲人用教堂的玫瑰花窗为文盲信众图解圣经,我走这一条粗砂小路,看树枝和岩石块的阴影,接受同类的教育。

园中央一间茶室,用毛玻璃做出纸拉门的效果,一道门翳,衬托出另一道门的明净。

谷崎的阴翳在宋诗中也有:“春风取花去,酬我以清阴,翳翳陂路静,交交园屋深”。树荫浓暗,树枝交接,王安石退隐后写的晚春景就在眼前。

在石板桥的这一头看茶室,可不正是园屋深。

诗里的园指半山园,在我的故乡,古时是谢安的晋谢公墩,后来是王安石的隐居地。现在人们盖了间江南千篇一律的黛瓦粉墙的房子当王安石的故居,一点阴翳之美也找不到。

韦应物是西安人,晚年居苏州。他劝人终老江南: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我想我如果站在那个半山之园中,虽不至于断肠但一定会想念起这里。

这里就是我的半山园了,我这样想。

洄游式,路弯曲折回,跨过水流。

上一次来植物园时女儿还在上幼儿园。记得带着她趴在一个木台边看水,水面开阔。这一次找不着水面了,怀疑记忆出现错误。

直到看见水里的游鱼。

池已被植物覆盖,今来观鱼,水中两尾,岸上孑孓一人。

日式和风的设景也延伸到Yao园之外。玉簪、麦冬草、四照花,特地选了素白色。椅子、栏杆、木屋,无一不用木头的原味,经年的暗沉有特殊的味道。

这一处教人做节水的园景,暗叶的枫树、枥叶的绣球,萱草、玉簪、竹林,使用东方园林的物种。

我最喜欢的,一个小喷泉,像是西化的枯山水。

孤高的石块,难道是奥出云的山地,泥沙借裴伊川之流水入海,形成千里平畴的“出云平野”。

这完全是我的附会,我的形而上。这些年,慢慢学习看枯山水,慢慢懂得为什么有人喜欢。这一个小品高山流水,在这个当年日裔被迫放弃的地方。

石庭边的瘌蛤蟆,童话书里跳出来,完全西化。看见它我才确信,从前来过这里。不记得那个枯山水,记得这只蛤蟆。

人、花、和房子

一对夫妇在高山岩石园拍小花。

我拍了他们身后的石竹。离乡三十年我第一次拍石竹。小时候家里种了许多,这是我童年里的花。拍它们让我觉得很难过。

葡萄架上垂下葡萄的叶子。小时候家里也种有葡萄,没熟就都被小孩子摘下吃掉。那个时候不怕牙酸,怕吃不着。咖啡座上有几个人,园中就算这里最热闹了。

草地那一边有人在替一对夫妇照相,他俩很恩爱、很快乐的样子。

草径中夫行妇随。

和我一样的独行者,她在读地图,无意中站成四柱擎天。

和我一样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人。

园中的古董,从别处移来的早期民房。房主给前廊做了两个星星的装饰,让自己的家在荒野上好看一些。

时代更前行了,园中的植物名牌变成手机扫码式。我来游园本是短暂的逃遁,所以没扫。没扫也就不知道那些花叫什么名字。

落新妇和掌叶大黄 Rheum palmatum 的某一种。叶背的脉络让人想起干荷叶,包盐水鸭、裹糯米鸡。大黄在中文里本来有个雅名的,生锦纹,却不得流行。国人更爱它的中药名,大黄,念起来药性威猛,给病人安慰。

黄的花,欧蓍。

红的花,罂粟。

蓝的花,一种蓟

一种洋葱花

菊科的一种花,还没开。

玫瑰有殊荣,花前插了块牌子:Rosa 'Jude the Obscure'。不如我种的一棵。

广玉兰

园门口的照壁,一棵孤独的树。树后的景观不知怎地我觉得像非洲草原,大概是绿灌后的黄叶灌丛有缺水感,而黄叶灌木之后视线无法越过,仿佛只有干旱的空旷,向天边延伸的大地。

《走出非洲》在结尾时,镜头拉开来是让人一览无尽的非洲原野。凯伦的画外音说朋友来信告诉她每天一早一晚都有两只狮子到丹尼斯的墓地上来。不知怎么的我就想起这个情节来了,是那一棵孤独的树,我想。

我走出园子。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olebear' 阿邕、lilyzyl、觉晓 的评论 :

白熊,读过你的东京湾步道了,期待更多游记登场。

阿邕,我也觉得Yao园intimate。有些日本花园因为做的过于整洁而显得僵化,它因为缺资源?有点野,反而自然。

百合,许久不见,问地主夏安。

觉晓,欢迎归来。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这两篇,美。
默读怕惊了游园拍照的人。
lilyzyl 回复 悄悄话 我走出园子...
珍惜
阿邕 回复 悄悄话 好喜欢这个日本花园,看着不大,有intimate 的感觉。喜欢Yao 园之外那张照片(认真数了一下,第十张),大概是因为喜欢那些植物:)。谢谢如斯用笔和照片带我们游园子。
polebear 回复 悄悄话 漂亮!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