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如斯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己亥寻樱 ~ 小镇上

(2019-04-29 06:49:11) 下一个

这几年经常来山下的小镇,樱花开的季节就顺便赏樱。明年春天看样子不会来了,今年的赏樱便体味到一期一会的意涵。

千利休为武士点茶,行躬身礼将茶碗推至武士的面前。喝他一碗茶的人,或许离开茶室即走去赴死之途,唯有尽全部心意,奉一碗惜别。

家乡玄武湖里有个樱洲,民国元年辟公园时命名。洲上多樱树,是一些结樱桃的樱树。《金陵野史》记,南京过去栽植的樱桃是地道的中国种,清明一过就开花,约一周左右挂果,到五月下旬即采摘上市。端午时节,村姑乡妇提篮叫卖。

记得我小时候去洲上看过樱花,并不特意为樱花去,全家人去湖里划船,也是顺便。如今,那樱洲上的,已经不可期会。

怀一缕别意,我记下小镇樱花的物候。

今年是己亥年,四月五日清明。四号我下山进镇,铁道旁的白樱已经全开。

04/04/2019:

铁道旁先开的早樱。

我来铁道,图的是道旁的停车位。它那个小小的博物馆,我一次也没有进去过。一百年的历史,月台上一间办公室便收藏起。不曾落于纸笔的细碎往事,化作一年年的樱花,免得忘记了。

开粉色花的樱树刚刚爆出花蕾,零星开一两朵。

04/10/2019:

白樱星点落瓣,樱叶盛出。

有一棵粉樱树初开。

站台边的那一棵。售票的窗口紧闭,墙上贴着时刻表,要等到某些个周末才会有人坐在窗户里面售票。我住在这一带十几年,也只遇见过一回。

在来自里斯本的黄街车前,同种的樱花树仍然很青涩的样子。

 

04/18/2019:

天明显变长了,这是傍晚七点钟。淡樱花全开,它可能是普贤像樱、或者一叶樱,因为它有叶状的花蕊。也有可能它是松月樱。不知道何年月我才能得到确定无误的答案。

我停下车的地方,樱树后面那一间烧烤店据说开了二十多年。总说去试一试,还没有去。

明年的四月,节同时异。我如果想着山下小镇上的样子,那就看一看这张照片,山形和樱花。

小屋子原是铁路员工放维修工具的 “speeder shacker”,现在里面放着一个 hand pump car,迪斯尼电影里老鼠 Jerry驾驶着在铁轨上逃命的那种小车。

 

05/02/2019:

枝头最后的樱花将自己描画在小木屋的外墙上,可这花影又何以能够久长。

距离端午还有一个月。

我并没有见过樱洲上结的樱桃。我小时候,樱桃是那种从罐头里取出来,在裱花小方蛋糕上放半粒的红樱桃,从来不觉得它好吃。《金陵野史》里话樱桃,作者是那些四九年前夕逃去港台的人。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早期,他们觉得再也见不到那个石头城了,便响应报纸征稿,提笔忆旧。我也觉得,童年的樱树,再相见怕是难了。好在小镇上,樱花年年开落。

*****

二十几天前的 04/10,我用手机拍下一枝含苞待放:

不想就是我最后一次用那只手机。

小窗洞见,短暂二十几天。一拂手,便人是物非。一转身,即物是人非。

这是己亥樱花的最后时光,死后万事平静。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