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如斯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耶稣说的语言

(2019-04-17 18:01:11) 下一个

星期三的晚上,佐尔坦·亚伯拉罕站在黑板前,提问,耶稣说什么语言?我答不出来。

希伯来语?有人试探地问。

亚拉姆语 Aramaic。

给出答案我也还是糊涂,手托脑袋瞧着他。我是学生中唯二的亚裔,另一位是个伊朗人,说自己自小熟读《旧约》,从《古兰经》里读到的,可以大段背诵。佐尔坦照顾我糟糕的英文,在黑板上写下这个词。他说,犹太人的一种语言。他不说,那是一种方言。

他引马太福音27:46,耶稣在十字架上垂死前的叫喊:Eloi,Eloi,lama sabachthani? 主啊、主啊,为何你舍弃了我?这是一句亚拉姆语。

我相信他的话,他那个古老的姓氏具有天然的权威性。

《父亲的失乐园》,写一个库尔德犹太人的家庭和民族历史。作者的父亲是亚拉姆语的语言学家,他回顾这个古老语言的起源,我也相信其权威性。

“亚拉姆人身为游牧民族,广泛散居在古代美索不达米亚全境。他们的语言因而成为该地区的实质共同语。。。公元前八世纪,亚述帝国将亚拉姆语定为行政上的官方语言。亚述帝国崩解后,巴比伦人随之在美索不达米亚建立帝国,也将亚拉姆语定为官方语言。巴比伦帝国败亡后,波斯帝国又继承了这项传统。”

三个帝国都没有强制推行统治者的语言,这个事实颠覆了语言随权力扩张的理论。作者,其实是作者的父亲吧,认为有两个原因造成亚拉姆语的存续,其一是使用这个语言的族群是无足轻重的漂移者,财势和政治野心都极为贫乏,采纳他们的语言对统治不构成威胁。亚述王萨尔贡二世刻石铭文,“世界四方不同文不同种的民族,各处高山与低地的居民,我成功让他们书同文,语同种。”萨尔贡丝毫没有被文化征服的顾忌。原因之二是它文字记录的进化,可以写在莎草纸上。在它成为通用语之前近东地区的共通语言是阿卡得语Akkadian,用楔形文字记录,需要用硬化的泥板或石块。

公元前一世纪末期,近东地区的共通语言在向着希伯来语转化。到了耶稣生活的年代,加利利地区的居民仍说着亚拉姆语,但耶路撒冷人已转成说希伯来语。耶稣被相信两种语言都会,而且识字,因为路加福音中写到他走进自己在里面从小长大的会堂,念了经卷《以赛亚书》中的一个段落。

福音书记录有耶稣在十字架上的七句话:

  1. Luke 23:34: Father, forgive them, for they know not what they do.
  2. Luke 23:43: Truly, I say to you, today you will be with me in paradise.
  3. Luke 23:46: Father, into thy hands I commend my spirit.
  4. Matthew 27:46 & Mark 15:34 My God, My God, why have you forsaken me?
  5. John 19:26–27: Woman, behold your son. Son, behold your mother
  6. John 19:28: I thirst.
  7. John 19:30: It is finished/accomplished/complete.

每每读路加的,我总感觉又回到少年。我坐在电影院里,看银幕上的英雄人物在临终前叮嘱交最后一笔党费。

约翰写耶稣人格特质的一面。他在最后的时刻考虑到了母亲,将她托付给门徒。他口渴,他最后的一声喊具有语义。

但是在马太和马可福音中,只写耶稣最后发出喊叫,只是 cry out in loud voice/cry loud again。中国章回小说里也常见这样写,大叫一声、气绝身亡。

英文译本削弱了原作文学上的冲突性。对于能读原文的人,在希伯来文的经书中淬不及防地出现一句亚拉姆语,效果是震撼的,令其感受到耶稣在十字架上至极的痛苦。Eloi, Eloi, lama sabachthani? 他喊出来的,是犹太经卷中的一个句子。他在重复一个绝望的发问,他流离之中的祖辈们喊出来的。在此瞬间他是一个普通的犹太人,使用自己的母语,喊出他自幼在拿撒勒的会堂里学到的经句。

多年前看过一部二战的电影,打入德军内部的女主角在分娩过程中暴露了自己 -- 喊痛时她本能地使用了母语。

Woman, behold your son。耶稣对自己母亲的态度颇让我感到不适,我在课堂上说,如果我的孩子叫我妇人,我要恼火的。佐尔坦却说,虽然是单数名词,在这里却是广义的,指的不是玛丽亚一个人,是所有的妇女。我不置可否,咽下自己的想法。

耶稣在临终前并没有叫出一声妈妈。他有多长时间没有称呼玛丽亚为妈妈了?从他踏上传道的路途以后,对于养育他三十年的、凡人间的母亲,他究竟持什么样一个态度?我是一个妈妈,我很在意。

耶稣说亚拉姆语。亚拉姆语的mother是immah,woman是attha,约翰不大可能听错。耶稣对自己钟爱的门徒说,behold your mother。佐尔坦说这个人是约翰,《耶路撒冷三千年》的作者说,是耶稣的弟弟 James。

Son, behold your mother。后者更近情理。约翰在福音书中没有透露这个人的身份,而是用了 the disciple whom he loved。为什么写成这样?

曾有人说耶稣所用的woman 一词是尊称,相当于英语的Lady 或者法语的Madam。他尊称母亲为夫人?他是那样礼仪的吗?我怀有疑问。佐尔坦也没这么解释。

耶稣临终前的一声喊,是否就是他所持的态度,表现出这对母子之间的关系?我是一个凡俗之人,我追问人伦。我希望耶稣喊的是,Immah!那是他牙牙学语时玛丽亚教给他的叫法。

在他长大的拿撒勒,人们日常说亚拉姆语。在集市讨价还价、发生了争端请出拉比公断是非,用的都是亚拉姆语。在他生活的年代,《塔木德》还没有形成文集,他小时候在会堂听拉比解经,用的也是亚拉姆语。《塔木德》的巴勒斯坦版本包含有希伯来和亚拉姆两种文字,《失乐园》的作者略去《塔木德》中希伯来文的部分不谈,初始造成我片面的理解。

佐尔坦说,有理由相信,耶稣对底层民众传道用的是亚拉姆语,他和门徒之间也会有希伯来语的交流。至于他对希伯来语熟悉的程度,是不是流利的双语者,我们不知道。那么他受审时呢,说什么语言?我问。

应该是希腊语。希腊语是当时的行政官方语言。彼拉多是罗马官员,他的母语是拉丁语,不会说希伯来语。问审时他有旁听众,他在犹太祭司们面前问话,他必须让听众能懂。希腊语是受到良好教育的人学习掌握的语言,四部福音书都没有记述耶稣通过翻译进行对话,耶稣可能会很有限的希腊语。

耶稣受审时说话很少,是受到语言限制吗?我接着问。

从神学的角度不可以这样理解。历史的情形我们不得而知。你也许可以逻辑地做一些假设,但那都还是假设。

佐尔坦继续讲新约文本的形成,我一边抄那些年代,一边思想开小差。我像是看见玛丽亚骑在毛驴上怀抱着婴儿奔逃而去,最终她还是失去了孩子。一本圣经中,她是我最心疼的人物。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茵茵梦湖' 的评论 :
我也基本是个盲,正在学习中。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刚知道我是个圣经盲,需要学习。。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