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如斯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四月六日,村外春树

(2019-04-11 17:21:17) 下一个

4月6日,上午去图书馆取书,村上春树。近一段时间补习日本。下午进城去支持交响乐团,这一次指挥选的三个曲目都不错:

Helvi Leiviska 的Symphony No.2, 李斯特的Concerto No.1 in E-flat for Piano and Orchestra,贝多芬的Symphony No.7 。

带狗狗去的,我们坐在音乐厅里它待在车里,很好脾气地等候。散场后带它去狗公园。车过湖上的浮桥,湖水的两岸,那一头是个城市文化,这一边是村镇生活。

 

狗狗进入它的paradise, 瞬间就跑远了。孩子曾教我将Dog 反着念,再将God 反着念,为了说明狗狗是上帝派来陪伴我的天使。每一个人都有自己接近God 的方式吧。

地平线压低,留下大块的空间给云层。不会画画,所以拍照片。

在苍天下,我缄默无言。北方的云,乡野,初萌的春树。我相信这样的景致,这种色调,是神安排给我的。

如水墨画出来的云,如泼了墨汁的树,可以做小说插图,可是得有一个卡斯特桥市长那样的故事。

荒凉总会触动我内审,看来我就适合在这样的地方待着。都寂静了,我想,那一些已经成为过去。草返青,坚强重生。

修理得很好的草地。也要像这样,照料自己。

河滩,对岸有个住家房子,反而衬出河的寂寞荒凉。那栋树林边的房子、还有里面住的人,与我无关。我与世界无关。它和我,我们彼此对望,视线交织出离群索居者的相惜,和相忘。

彻骨寒凉的荒水流淌过去,小草从淤泥里冒出嫩尖,风冷得让我缩紧双肩。

狗狗在步行道上。它有五十磅了,我正在考虑要不要让它减肥。它下个月年检,预备问一下医生。

空景,有画的质感。说不清楚我看见的是什么。

中午翻了两页村上春树,他说他是在罗马写的《挪威的森林》。“生活在罗马时,日本变成了地球背面遥远的异国,留在日本的桩桩件件,就仿佛把望远镜反过来看一半,变得又小又模糊,看不真切。”是这种不真切,反而令人回味吧。

进公园时驰过樱树,没停车,先去狗狗爱去的地方。等狗狗尽了兴才返转回来,打趣说这是本人的御车返。

京都清水寺的地主神社内有一株樱树,据说嵯峨天皇曾三次让牛车折返赏樱,故名御车返。京都御所的西北角也有一株御车返,也是让天皇经过又折返的樱树。孰真孰伪,又何必追究。

染井吉野,

我的御车返。我感谢神,让我在此地定居。青草长起来,把过去的痛埋进土里。樱花盛放开,瓣瓣细语,劝说你爱这一生。

驱车上山回家,荒草坡上有一小屋,觉得有藤原定家的味道。秋暮下,海滨小茅庵。枯萎之中萌发的青草,又像是藤原家隆的句子。既然这一帧兼有两位藤原,那就作为我对侘寂的理解。他们以和歌诠释,我用照片交作业。

村上在《挪威的森林》里说,死并非生的对立面,而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

走的是小路,住在路右的那家人把马都放了出来,是一些矮种的马。我家住的村子在山上,小路尽头向右转弯。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民.工' 的评论 :
村下?也是呵,我再想想。感谢建议。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olebear' 的评论 :
四天时间应该可以了,你一个人游,跑得快。寻古准备去奈良吗?去看看日本人的佛像吧。
民.工 回复 悄悄话 咋这些天,全跟鬼子干上了?

回村往上走,这树,俺脚着吧,该是村下春树才够鬼子味儿。
polebear 回复 悄悄话 记得最初被你的文字和图片打动,无来由扰动很多的思绪。只要你愿意,God无处不在,无所不在。

正在做日本的功课,以前只是转机的时候停留过。这次要去也是在六月初,娃上学不能同行。我自己想提前两天过去,加上一个周末,直奔京都,用四天的时间,去寻古探幽。然后返回东京干活。不知道可行不可行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