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如斯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杂院琐忆 * 大桥上的浮雕

(2018-10-07 10:01:45) 下一个

住在杂院里的时候我有两本图画书,一本《船》,一本《桥》。《船》讲各式各种的船,《桥》是中国各地的桥。《桥》里面有扬州瘦西湖的五亭桥,上海豫园的九曲桥,武汉长江大桥。武汉长江大桥的桥头堡是一对四方八角的亭子,我很喜欢它。九曲桥走到一个水中的亭子里去;五亭桥有五个亭子,在桥正中;武汉大桥的亭子盖在桥头。好看的桥要有亭子,我想。

从前南京没有大桥,火车过江靠轮渡,江南岸的码头叫下关码头,北岸的叫浦口码头。 《船》那本书里有,火车按车厢的分节拆开,车头和车厢依次乘船去对岸,再组装起来。

竺阿姨常常在星期六的下午挽着一只菜篮子去下关,她向母亲请好了假,去看望她的女儿一家,她的女婿在码头上做搬运工。她在女儿家住一夜,星期天的傍晚才回来,而不是她讲的,吃过中饭。她拎去的篮子里装回一只双足被一根苇草扎紧的活麻鸭。住在对岸浦镇附近的农民喜欢乘小火轮到下关来卖他们的鸭子,过江就可以卖高许多的价钱,但是仍旧比城里便宜。看在鸭子的份上母亲对她的迟归也不说什么。

我向往着乘火车,坐船过江。母亲说那很麻烦,将一列火车的车厢全部运过江去要等很久。

那一年的夏天忽然大家都在讲,长江大桥造好了,就要通车了。有了大桥,火车直接从桥上开过江去,不再用等轮渡。我还听父母在谈论一个人,叫李国豪。我先听到李国豪,然后才是茅以升。我以为武汉长江大桥的样子是茅以升画出来的,母亲说不是,他和李国豪一样是负责造桥的。茅以升设计的是钱塘江大桥,蔡永祥为了救红卫兵而牺牲的那座大桥。

南京的大桥在国庆节正式通车,前一天举行全市军民庆祝典礼,母亲去参加。她回来说,桥上全是人。风很大,红旗都展开了,吹得呼啦呼啦的响。游行结束的时候她再次走过桥头堡,那儿放着好几个菜场卖菜用的大竹箩筐,里面满是人们踩丢了的鞋子。

母亲说,大桥的栏杆上有浮雕,等过些天桥上的游人少了,带我们去看。

等到我们穿上小棉袄,母亲带领全家去长江大桥,说再不去就晚了。桥永远都在那里,她的意思是今年一定要去看那些浮雕。

我们坐公共汽车去下关,下了车走过去。先走引桥,引桥很长,走得我很累。走完引桥才到桥头堡,仰头看堡顶巨大的三面红旗,吸引注意的却是灰云在天空的动感,红旗不如在引桥上远望,能够看到全貌。桥头堡前方有两组工农兵雕塑,一组高举一本毛泽东选集,另一组抱着块革命委员会的牌子。

三面红旗,母亲在桥头考我,我全答对了,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我不知道什么是总路线,跟人学舌会这个词。我还听说红旗是用玻璃钢做的,也不知道它究竟是玻璃还是钢,仰头看,辨认不出来。

考过关后我们继续往前走,走到正桥上去,在人行道上行走。灰色的天空,灰暗的江水,凛冽的江风吹得人耸起肩,把脖子缩进棉袄领子里一寸。玉兰花型的路灯洁白无瑕,伸头看桥栏杆外的水面,像站在万丈悬崖边上,底下的江水打着漩涡流过去。母亲指给我看漩涡,我真害怕自己掉下去。

桥栏杆上铸铁的浮雕也是灰色的,有很多镂空的向日葵花图案,每走几步就遇到一块风景浮雕,母亲带我们专程来看它们。

我看见草原,人们打着红旗在草原上骑马奔跑。我的志向是到草原上去放羊,用羊毛织毛毯。美丽的水坝,我把它认作是新安江水电站,江水上有驳船,白云在山间缭绕。渔港被椰子树环抱,扬帆的渔船驰向喷薄而出的太阳。我第一次看见长城,是在浮雕上。

母亲轻声说,真好看,是不是?

我们一起蹲下来,仔细看那些有火车的风景。火车头喷出长长的白烟,在平原上行驶;在丛山峻岭间穿过隧道,我第一次看清楚铁路高架桥的样子。我们看浮雕上的那些树,被冰雪覆盖的松树,垂着冰棱的悬崖,看山岭,云的形状。母亲指点着,让我们注意细节。蹲在浮雕板前是个聪明的办法,江风被挡住了,可以仔仔细细地看。

是五十年前的事了。

 

(原创文章 谢绝转载)

PS: 在微信群中看见南京长江大桥经过两年多的封闭维修又要通车了,大桥今年五十岁。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4)
评论
polebear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如斯' 的评论 : 要想成为白痴还是不容易的!成长成你这般静水深流,有内涵又有趣有才有底蕴,妈妈功不可没,向她老人家问好!
polebear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民.工' 的评论 : 的确应该开放你的评论,你可以不用每条都回的。你筑一方伊甸园,美轮美奂,匠心独运,意存高远!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民.工' 的评论 :
又听见群众的呼声了吧?要顺从民意呀,提供大家一个交流表达的平台。感觉医生筑的三文鱼坝未免太高了些,我们这些鱼跳不上去,医生却站一旁两只手抄在裤子口袋里。。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都不是,其实很简单:大桥在南京建,用了五六年的时间,很多的工人群众都参加到其中去,而且不断组织市民参加义务劳动,大家都桥的事情很熟悉。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olebear' 的评论 :
我感激母亲,在极有限的条件下给了我们一定的教育,弥补学校的不足,避免我成为白痴。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epton' 的评论 :
浮雕是铸铁件。我刚刚查了一下网,先刻木模子,然后浇铸、喷漆,南京晨光机器厂做的。
大桥上的浮雕是我除毛主席像章上的头像之外第一次看浮雕,第一次觉得好看,以后一直是雕塑作品中我的偏爱。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ilyzyl' 的评论 :
我替你向英国医生呼吁一下:请打开评论,让喜欢你的文字的读者有地方表达呵。
民.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ilyzyl' 的评论 : 还是如斯的文字好,有功底,有味道。俺只是搬石挖沟戴眼镜,假冒文化人而已。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如斯妹妹的父母是桥梁业人士?对桥的细节如此关注的人不是桥梁专家就是艺术家。
polebear 回复 悄悄话 温情温暖的妈妈,你有一个非常富有的童年,精神上的滋养,很多很多的爱。一如既往的好文字
lepton 回复 悄悄话 那些浮雕是用什么材料呢?
如斯妈妈在那样物质精神双双贫瘠的年代都很用心地追求美感。
就是那些小小的美好滋养了如斯姐心里的温暖和光芒吧。

lilyzyl 回复 悄悄话 如斯, 秋安!
在看你的文字,听着民工的 flow of Qi, 平心静气...秋意渐渐淡也浓起来
lilyzyl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民.工' 的评论 :
喜欢你的博客文字。
民.工 回复 悄悄话 乡远亲犹在,人鬼情未了。让俺咋说呢?Lots of water has gone under the bridge.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