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如斯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侘助山茶

(2018-05-07 17:06:21) 下一个

尚不懂得如何欣赏日式插花,妄论之。去年冬季里遇见一本插花的书,作潜心一阅。落雪无声,看《如花在野》。

作者田中昭光在奈良经营一间古美术店,插花五十载,初期是为了生意,后来成得其趣味。他自己作序《插花之际需要铭记于心的事》,讲到千利休 的茶道第七则 ,如花在野。插花要插得如同在原野里绽放。这本书是他历时一年插四季之花的一个作品集。

我留意到他在反复地用茶花,于是将他用到的品种抄了个单子:

白花山茶,数寄屋侘助山茶、曙山茶、白侘助山茶、红侘助山茶、红一休山茶、红白绞色腊月山茶、卜伴山茶、白菊月山茶、彩瓣茶花、衣通姬山茶、西王母山茶、太神乐山茶、一子山茶。

名单里若隐若现着一个品系,侘助山茶。

曾经读宫部美雪的小说集《幻色江户历》,里面有一篇《侘助之花》。一个制作招牌的人把年青时对邻居女儿的单相思画成挂灯上低迷失落的侘助花。彼时我翻了一通书后才搞清楚,他画的是一种单瓣的山茶花。

小说的结尾那个人从门缝里看见侘助花就要谢了,他叹息了一声,之后是黯然的寂静,人生变得荒凉。

独自沿村道走,看见白山茶探出木篱外。想起那篇小说的结尾,从门缝里看见山茶花。想它会不会也是一枝侘助山茶,Camellia wabisuke。

朴素的木篱,宁静的山茶,侘寂就是这个意思吧,Wabisabi。

侘助又是什么意思呢,为什么叫侘助?

我也种山茶。本地的土壤为冰砾土,像个漏水的筛子,而山茶是革质叶,非常的耐旱。

北美的山茶花种类有限,在苗圃见到一些单瓣和不完全单瓣demi-single的品种都写是侘助山茶,Camellia japonica wabisuke。

我的这一棵是不完全单瓣,买的时候它只笼统地标了是一个山茶的杂交种,Camellia Hybrids。

Camellia,茶属。纪念耶稣会传教士Georg Joseph Kamel。Kamel通晓草药同时是个博物学家,十七世纪末期去菲律宾传教,著有《菲律宾植物志》。

茶属下有几个著名的原生种,因人的干预衍生出数百个变种和园艺品种。一个原生种长茶叶,Camellia sinensis;另一种开花,Camellia japonica;还有一个种产茶油,Camellia oleifera。

山茶花用了一个日本的原生种定名,所以才是Camellia japonica。国际园艺的山茶品种大多也基于这个原始的物种。

中国人说,茶花在日文中为椿,其中山茶为薮椿,茶梅是寒椿。

日本人说,日语的椿指的即是薮椿( yabu-tsubaki),Camellia  japonica,不包括寒椿。他们把椿意译成Japanese camellia,寒椿译作Christmas camellia。寒椿是camellia-like plant native to China。

山茶凋谢时一整朵花掉下来,带着力度,仿佛花落有声。日本人极推崇那种决绝,花颜未败就坠落,暗合着武士的命运,落椿的意象一再出现在作品中。

茶梅和山茶非常像, 主要的区别在于前者落花是一片一片掉的,其原生种是Camellia sasanqua。

村中凉亭旁有一种重瓣的山茶,端方雍容。田中昭光说,在严峻的自然环境中长出来的花比人工培育出来的更有气势,所以他一直秉着挑选野花作为花材的原则。侘助山茶很接近山茶的原生种,比较能够体现千利休‘如花在野’的精神。或许是这个缘由侘助山茶被广泛地应用在茶道之中。在野是一个《诗经》里的词,如花在野却是千利休的汲取和引申,或者译者的融会。

田中插的山茶多半是微启的花苞或者坚实的花骨朵,取它蕴藏着的生机。这使我难以从书中一睹侘助山茶全部绽开的姿态,它就像是一个谜。

中国的园艺文章众口一辞,断言“侘助山茶是十六世纪丰臣秀吉出兵朝鲜时由侘助此人从朝鲜带回日本栽种”。我将信将疑:张郎抄李郎·,人人都写“侘助此人”。这是个日本人的名字还是在讲“侘助这个人”?

日本的园艺界采取一种保守的态度,谨慎申明对侘助椿的起始尚无法定论。从DNA 只追溯到太郎冠者椿。侘助椿有一些中国茶花的特征,是从太郎冠者椿 Camellia japonica Tarokaja 继承来的。

日本人解释,从字面上讲,侘是desolate 的意思,助乃男子名的一个常见后缀。有说侘助是千利休的一个仆从,有说侘和助是茶道中的两种况味。似有似无的,千利休触怒丰臣秀吉,万历朝鲜之役,茶道,一个仆人模糊的身影,好像都寄宿在一枝山茶中,只是看不真切。

上周末刚种下一棵白山茶,Camellia japonica 'white nun’。中国的茶花里有一个重瓣的品种叫观音白,人在北美,我买到的是修女白。又是一种demi-single,不同的宗教,同样的白衣。原本想一棵昭和侘助山茶,Camellia japonica 'showa-wabisuke’,想要有点文学意义。可是种树的时令都快过去了,没有寻到,就选了白衣修女。特为记一笔遗憾,故而有此文。

田中先生的小店在东大寺附近,国立博物馆对面,许多学者和雅屋的主人常去光顾。当年去奈良,错过了。看他的插花也算得以相见,“无法庵 花往来”。

 

国际茶花协会的园艺分类 ~~~~~~~~~~~~

Camellia japonica 山茶:日本“薮椿”的原始种,侘助山茶是为其下的一个变种。

Camellia reticulata 滇山茶:云南茶花的原始种。

Camellia sasanqua 茶梅:原生中国西南,开花期比山茶早,叶片也小一些。

Camellia Hiemalis 冬茶梅:茶梅和山茶的杂交,小型植株的一个品系。

Camellia Higo 肥后山茶:江户时代熊本城(肥后国)藩主细川家从日本山茶品种改良而来,单瓣花型,并有大量的雄蕊,雄蕊有显雌性化,甚至花瓣状。(细川家不但种出了独特的肥后山茶,还培育有肥后茶花、肥后菖蒲、肥后芍药、肥后菊花、肥后朝颜,合称肥后六花。)江户时代肥后国不允许将肥后山茶带出其地界。

Camellia Williamsii 威廉氏山茶:怒江山茶和山茶的杂交种。二十年代英国的 John Charles Williams 在他的Caerhays Castle率先培育出来,以后形成一个品系。他是个爱好园艺的政客。

Camellia Hybrids 亲本不明的杂交种

Camellia species 单纯的原生种:
一例是1930年代在中国广西发现的金花茶 Camellia nitidissima,花瓣黄色,雄蕊橘黄色。

 

田中昭光用过的几个品种~~~~~~~~~~~~

数寄屋侘助山茶是日本山茶和侘助山茶的杂交种 Camellia japonica x wabisuke,在江户时代被俗称为数寄屋山茶。

西王母山茶,Camellia wabisuke ‘seioubo’,江户时代在加贺一带出现的品种。

In the tea ceremony, a charcoal water heater embedded in the floor is used in place of a portable water heater from the day of the boar in the 10th lunar month to late April. Seioubo is often decorated in the tea ceremony on the day. (不懂茶道 原文照抄)

卜伴山茶 Camellia japonica ‘Bokuhan’,名字始出现于1719年的一本植物花卉图书。

太神乐山茶 Camellia japonica 'Daikagura' ,名字始出现于1789年的一本植物花卉图书。

白侘助山茶 Camellia wabisuke 'shiro-wabisuke' 名字出现于1859年的一本茶花图书。茶道中最为常见的品种。

曙山茶 Camellia japonica 'Akebono' ,江户时代培育的品种。

一子山茶,田中先生说是昭和四十一年(1966)在爱知县幸田町近郊一户农家院子里发现的山茶,一子是发现者妻子的名字。他将之种在自家院子里,取内人的名字叫它弘子山茶。他用了两次“好像”一词,好像是昭和四十一年,好像是发现者妻子的名字。但愿那些“侘助此人”的作者能学到他的谦和。

绞色山茶是泛称,指双色相间;姬山茶指的是小花的品种。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山韭菜' 的评论 :
谢谢喜欢,也祝你母亲节快乐。你是一位智慧的母亲。
山韭菜 回复 悄悄话 喜欢茶花!感谢分享,祝如斯母亲节快乐!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民.工' 的评论 :
《茶花女》的茶花,从字面上讲是:La Dame aux camélias 她总是带一束茶花去剧院包厢,二十五天带白的,另外五天带红的,放在包厢的前栏上,没有人知道颜色变化的原因。
民.工 回复 悄悄话 且力,俺认识好像是助。可那个人宅,俺就不知道咋念了。郁闷!木有文化,真是郁闷!
满眼全是茶花,莫非茶花女就是这么来的?
满眼也都是不认识的字,俺看着就闹心。
俺平时瞧来瞅去,茶花好像就红白粉三个颜色,咋知道有那么多名字。那些为茶花起名的人,为哈就不能整些让俺们庄稼人一看就明白的名?像春妮儿,秀巧儿,二雷子之类的,多好。
登录后才可评论.